179得寸进尺

  179得寸进尺

  望着林天成的背影,袁玉莎犹豫了,暗自觉得自己有点不小心,撒泡尿而已,却被夜猫吓了一跳,不但把自己的裙子尿湿了,就连那也被树枝刮伤了,现在一听林天成是医生,她的脸一下子红透了,扭扭捏捏的样子让人无法和一个富婆想到一起,十足的少女姿态

  “林主任,我看还是算了吧,其实也没有啥大伤,忍一忍就过去了”

  草,有故事,有猫腻啊人老成精的林天成一瞬间便从袁玉莎的表情里看出来,她伤的地方一定很隐秘

  “这怎么行呢,袁总,你可是俺们莲花村的合作伙伴啊,你说你身体要是出现了不适,俺心里也不得劲啊你要是不跟俺过去,合同的事也就算了吧”林天成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红着脸拉着袁玉莎的手不放。

  “啊林主任,你这么拉着我干嘛啊”袁玉莎浑身一颤,急忙挣脱回自己的小手。

  意识到自己有些操之过急,林天成只觉得刚才那一攥酥酥麻麻的,又望着袁玉莎那一双水汪汪的媚眼,颤颠颠的奶子,心里腾地被她勾起一团烈火。像袁玉莎这样不描眉不画眼的,更让人会觉得她在床上激战的时候,肯定会有一股野性放肆的妖媚风情。两人电光火石般的目光一对,久在女人堆里打滚的林天成竟然有几分把持不住了。

  “袁总,咱本是合作伙伴,你的身体可是关系重大啊,你要往长远着想,走吧,跟俺去诊所,又不是啥大伤”林天成说这话的时候,心里那叫一个期待,妈的,不知道这个极品处女血的主人伤在哪里了呢

  “林主任,我觉得还是算了吧,咯咯,孤男寡女的,不太好吧再说,你都是有女人的男人了,我可不想被误会呀”

  林天成怎么听都觉得袁玉莎这话里有点醋意。

  妈的,试探一下不会死人的吧林天成觉得,女人吧,尤其是越强硬的女人,心里越空虚越寂寞。你想啊,一个有着身份地位的女汉子,又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人,身边肯定不缺少追求者,但是那些男人只能用视奸来满足,并不敢动真格的。可是林天成天生就不怕这个事,再说这又是自己需要的第四滴极品处女血。

  于是,他又一次拉住了袁玉莎的小手,瞥了一眼,见到四下无人,笑道:“袁总,你是说毛毛吧哎,你误会俺和她的关系了,咱们现在是讨论你伤势的问题,又不是让你陪俺钻被窝,你怕个啥啊”

  “林主任,咯咯,你不会不是对我有什么坏心思吧”袁玉莎狐媚的一笑,似乎是故意撩拨着他的心火。她不是不懂风情的女人,只不过身边真没有什么人能让她看得上眼的。现在对着成熟稳重的林天成,她也不介意让他见识见识自己的妩媚多姿,谁让他对自己不冷不热,不理不睬的呢。再说,刚才一泡尿受伤也憋了一肚子的气,她正想着找个地方发泄发泄呢。管它是心火还是欲火,反正看着眼前这个林天成是一个不错的男人,至少比自己身边那些男人好多了。所以,她的胆子越来越大,嘴里也越来越没遮拦。

  袁玉莎这样一说,林天成倒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造爱这种游戏,男人得寸进尺,女人欲拒还迎,这样才有意思。可是要是女人占了主动,这暧昧游戏往往就玩不下去了。毕竟两个人的关系还没到那么火热的程度,总不能这种地方,不顾一切的把袁玉莎扑倒,就着美臀花心直接捣弄进去吧

  有些女人就是这样,说是说的,做是做的。说的时候百无禁忌,可是一旦要做的时候,就瞻前顾后,不能尽兴了。林天成摸不准袁玉莎的脉络,更不明白她的意思,尽管她是自己铁定要弄的第四滴极品处女血的主人,但是现在他还不敢造次。

  袁玉莎见他涨红着脸不说话,觉得自己刚才话似乎说得太火辣了,不觉也脸上发烧。本来想着勾魂使媚慢慢来的,没想到自己一心急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咯咯,跟你开玩笑的啦走啊,愣着干什么啊,去诊所啊”袁玉莎将粉嫩嫩的小手试图从林天成的手中抽出来,可是没有挣脱,于是她抬脚便在林天成惊愕的神情下,拉着他往前走了几步。她的肥臀在林天成的眼前一扭一摆的十分诱人,那浑圆曼妙的风姿让人忍不住产生种种香艳火辣的遐想。偏偏她的小手牵着林天成也不老实,总是有意无意的在他高高翘起的帐篷上面磨上几下,然后又偶尔回头媚然一笑。那娇媚诱人的万种风情,惹得林天成的大懒鸟乱蹦。

  半夜的诊所必然是空无一人,门也没有锁,林天成和袁玉莎走进来的时候,袁玉莎便做在桌子旁边的椅子上,林天成也小心翼翼的松了手,看那神情好像是怕他跑了似的。

  “袁总,你先坐着,先喝口水”

  “林主任,你还是医生啊咯咯,真没看出来呢,我我身上有点擦伤”袁玉莎说话的时候,见到屋子里的门半开着,里面有一张床,想了一下说道:“我在里面等你吧”

  看着袁玉莎扭着火辣辣的身子走进屋里,林天成忍不住咕咚一声灌了一大口凉水。妈的,先压压火吧。这水嫩嫩的身子要是骑上去荡漾一回,怕是能舒服死吧,他的脑海中已经开始胡乱演绎着各种姿势所带来的不同快感了。

  冷静下来之后,林天成找出消毒的药水和医用的棉签,一推门,一脸窘迫的走进来。

  “袁总啊,药水俺拿来了,你伤在哪了啊”

  “林主任,你放下就好了,我自己来就行”袁玉莎满脸娇羞,美目低垂,像做错了事似的娇滴滴的,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

  “哦,那好吧,俺先出去”林天成挺着高高的帐篷,走过袁玉莎的身便,这算啥事老子怎么能就这么出去呢

  “咯咯,那就多谢啦”袁玉莎直直的盯着他的裤裆,眼睛里说不出是惊讶还是惊喜。有些东西越是不敢看就越是想看,她娇羞的目光越是躲闪就越是往他关键的地方瞄,想掩饰都掩饰不了。她觉得一股电流从花心里突然爆炸开来直冲脑海,她的身子微微一颤,整个人都酥酥麻麻的。

  林天成将药水放在桌子上,回头看了看袁玉莎,她娇憨的伸开双臂撑在床上,随着沉重的呼吸,胸前奶波荡漾的煞是好看,那一双美目盯着床下,两条美腿性感死了。

  林天成挠了挠头发,一步步路过袁玉莎的面前,来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着袁玉莎,两个人的目光又一次碰撞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