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 纵情耕耘

  176纵情耕耘

  一刹那,一股强烈的收缩感和压迫感让鸟蛋隐隐作痛,林天成正想咬牙忍住这次攻击的时候,却不料毛毛这个小美人儿把含在口里的鸟蛋加以拒绝和咬啮,当毛毛那尖锐的贝齿猛的咬住那粒肥硕的鸟蛋时,只听见林天成发出了如狼一般的大叫,整个身躯也是激烈的颤抖起来。

  他一把推开毛毛的脑袋,也不知道他是因为痛的受不了,还是从未那么爽过,竟然边叫边往后踉跄着直退,随后一屁股跌坐了下来,同时还连忙低头捧着他的鸟蛋检查,好像毛毛已经把他咬掉了一个鸟蛋似的。

  毛毛也不知道是玩出了兴趣,还是她已经情欲大发,一看林天成逃了开去,竟然连滚带爬的立即跪倒床边,而且还是不用分说的便一把推倒了林天成,然后抓住林天成护住大懒鸟的双手,接着一面伸手抓住林天成的蛋囊,一面软哝娇语的说道:“林大哥,对不起嘛,咬痛你了,这一次我会轻一点,来,让人家帮你看看有没有被俺咬伤”

  呈半个大字型仰躺在床上的林天成,眼看毛毛变得如此热情如火,知道她必然是春情勃发到了一个无法控制的地步了,因此他只好小心翼翼的告诫毛毛说道:“轻轻咬就好,乖宝贝,千万别把林大哥的蛋蛋给咬破了”

  毛毛轻笑了一声,说道:“林大哥,俺知道,这次人家会让你很舒服的。”说着,她便开始柔情蜜意的服侍起林天成的整幅蛋囊,时而轻吻舔舐,时而吸吮轻啃,并且还不忘握着林天成那根粗长而硬若岩石的大懒鸟,帮他激烈的打着手枪。

  这一次,毛毛的小舌头就像是一把刷子一样,才三分钟不到的光景,林天成便已经爽的浑身颤抖,屁股往上猛挺,他知道自己若不赶快变换姿势的话,只怕很快就会被毛毛的小嘴吸的丢兵卸甲,所以他连忙制止住毛毛,喘着大气说道:“毛毛,来,你爬床上来,林大哥要和你玩六九啊”

  毛毛一听,皱着眉头,丝毫不知道林天成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她还是乖巧的爬上床去,在林天成的指导下,两脚分开跪趴在林天成的身体上面,她一边继续服侍着林天成的大懒鸟和蛋囊,一边毫不保留的将他的神秘地带整个暴露在林天成的面前。

  这就是处女地啊真的好鲜嫩的样子,粉红的花瓣之中,一个很小的肉孔不断的滴出水来,林天成发出了啧啧称奇的赞叹声:“喔,毛毛,你的浪洞怎么长的这么漂亮啊,嘿嘿,你是老子见过最美丽的骚啊”

  毛毛听到这种淫秽至极的赞美,不禁轻扭着她的香臀说道:“林大哥,你讨厌啊,人家不是什么都让你看见了吗只要你喜欢,人家什么都愿意给你”

  林天成知道毛毛早已欲火焚身,所以只是贪婪的爱抚着头上雪白诱人的结实美臀,也不在搭腔,脸一偏便开始吻舔起毛毛的大腿内侧,每当那火热的唇舌舔过毛毛蜜洞的时候,美人儿的娇躯必定轻颤不已,而他也乐此不疲,不断的来回左右的开弓,周而复始的吻舔着毛毛的两腿内侧。只是,他的舌头停留在蜜洞口肆虐的时间一次比一次久,终于让下体早就湿漉漉的毛毛,再也忍不住的喷出大量的浪花。

  她颤栗着雪臀和大腿,拼命把蜜洞压向林天成的老脸,同时放荡的喘息道:“喔,天啊林大哥,求求你不要停,拜托,对,就是这样啊呀好舒服,求你快把整个舌头伸进人家的小洞里,痒死俺了啊,林大哥,我的好哥哥,我服了你了,你真是一个大好人,你的舌头把人家刺的好舒服,亲爱的林大哥,求你让我上天吧”

  看着毛毛胡乱摇摆的屁股,加上充满了屋内的浪啼声,林天成欲望更盛,他忽然大嘴一张,火辣辣的将美人儿那粉红色的蜜洞整个含进嘴里,当他猛吸着那潺潺不止的浪花之时,毛毛便如遭蚁咬一般,不但嘴里咿呀呼噜的不知道在喊叫些什么,整个下半身也疯狂的旋转和颠簸起来,然后,林天成便发觉毛毛已经溃堤,那一泄如注的大量蜜汁,一瞬间溢满了他的半张脸庞。

  而那喷洒在他嘴里的浪水,散发着毛毛身上那似茶花的体味,林天成知道这是俘获美人心的最佳时刻了,他开始贪婪的吸吮和吞咽着毛毛不断奔流而出的浪花,并且卖力的用他的唇舌与牙齿,让毛毛的高潮尽可能持续下去,直到毛毛双脚发软,从嘶叫的巅峰中扑倒下来,奄奄一息的趴伏之下林天成的身上为止。

  “啊不要啊喔好舒服好痒啊”毛毛虽然已经没有了力气,可是身体上的快感却在持续着,这让她一个初经这事儿的少女情难自禁的叫起来。

  而且,此刻的林天成也没有停止对她蜜洞的舔舐和吸吮,他继续让毛毛沉溺于被男人舔舐的快感当中,而且为了彻底征服毛毛的肉体,他忽然翻身而起,变成男上女下的姿势以后,又迅疾的匍匐在毛毛的两腿之间,当他把脑袋钻向毛毛的下身之时,美丽的毛毛居然主动的人高抬双腿,而且还用她的双手将自己雪白而修长的美腿扳开。

  这一个本能的动作露出的那种急急迎合男人插入的曼妙姿态,让所有的男人都会控制不住的戳进去,可是,林天成并不想现在就让她得到舒服,他把脸凑近那依旧湿漉漉的蜜洞,先是仔细的观赏了片刻那窄小的裂缝和大小嘴皮子之后,再用双手扳开花瓣,使得毛毛的蜜洞变成一朵半开的粉红色蔷薇,那层层迭迭的鲜嫩肉瓣上水渍闪烁,更为那朵直径不足两寸的蜜洞之花增加了几许诱惑的妖艳,林天成由衷的赞赏道:“好美的洞,好艳丽的嘴啊”

  说完,林天成开始用一根手指去探索毛毛的洞口,他先是慢慢而温柔的去探测隧道的深浅,指尖触碰到了一层阻碍之后便退出来,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微妙动作,却把毛毛的蜜洞逗出有一个深不见底的粉红洞眼之时,林天成才满意的凑上嘴巴,再度对着毛毛的下身展开更激烈的吸吮和咬啮。

  这个时候的毛毛又是气喘吁吁的哼哼唧唧不已,她大张着高举的双腿,两手拼命的把林天成的脑袋往下按向她的蜜洞,她努力拱起身躯看着林天成在她胯下不断蠢动的头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毛毛忽然像是再也无法忍受的闷声叫道:“我啊林大哥,你不要在这样子了,你,干脆杀了我吧你这样子我怎么受的了啊啊林天成,你在这样我会恨你一辈子”

  林天成听着毛毛如泣如诉的哀求,手指却依旧不急不慢的上下左手撩拨她的花瓣,舌头也继续舔舐着她的肉片好一会之后,才看着毛毛那又再度泛滥出浪花的蜜洞,以及那颗开始探头探脑的小豆子说道:“要不要林大哥在一次用嘴巴让你高潮啊,毛毛”

  “喔,不,不要再来了啊林大哥,如果你喜欢吃俺的妹妹,人家以后天天让你吃就是了,但是现在,求你真的来吧”毛毛带着哭音说着。

  林天成跪立而起,他看着面前肉奶怒耸,两脚大张的迷人胴体,再凝视着美人儿那哀怨的人眼眸片刻之后,才说道:“告诉我,毛毛,你喜欢林大哥的大懒鸟吗”

  正被熊熊欲火燃烧着欲望的毛毛,冷不丁听见林天成这一问,这叫她大吃了一惊,这么难以回答的问题,一时间也怔了怔之后,她羞愧而怯弱的低声说道:“啊,林大哥,你怎么这么问人家啊,叫人家怎么回答嘛”

  林天成咧着嘴坏笑着,一面抱住毛毛大张着的双腿,一面将鸟头瞄准她的蜜洞说道:“嘿嘿,林大哥现在就要你快快乐乐的做女人,你要用你的这一张小嘴儿把俺吃出来如果你不喜欢林大哥破坏你的贞洁,我们现在就悬崖勒马”

  毛毛一听,几乎都傻掉了,她凄迷的望着林天成的身体,不明白他的意思,眼看就要成为他的女人了,为什么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悬在当场呢不肯进一步向前厮杀呢

  林天成一看毛毛没有反应,他立即将大鸟头顶在花唇上轻巧的摩擦起来,这样一来,毛毛马上又被他逗得春心荡漾,流水潺潺,她嘤咛一声,双手紧紧扳在林天成的肩膀上,她一边耸腰扭臀,一边哀求着说道:“林大哥,求求你,弄弄进来吧”

  林天成知道只要在坚持一阵子,毛毛一定什么都可以说出来,因此,他的大鸟头往洞口

  迅速一点之后,马上又退了出来,这种欲擒故纵的手法,让急需大懒鸟纵情耕耘的毛毛来说,在乍得复失的极度落差下,急的差点哭了出来,她双臂紧紧环抱在林天成的脖子后面,嘴唇摩挲着他的耳朵说道:“好人,林大哥,求求你,爱爱我,快进来吧求求你了,好不好”

  林天成也吻着毛毛的耳轮说道:“那你告诉俺,你喜欢不喜欢林大哥的这玩意,喜欢不喜欢林大哥弄你”

  这时候的毛毛也顾不得什么矜持与自尊了,她心浮气躁,欲念勃发的搂着林天成说道:“啊,林大哥,俺喜欢求你快进来,俺要成为你的女人,快点成为我第一个男人吧”

  听到这里,林天成终于忍不住了,他腰部一沉,整支大懒鸟便有大半没入了毛毛那又窄又狭小的隧道内,若非毛毛早已浪水泛滥,以林天成的巨大尺寸是很难如此轻易挺近的,初次尝到甘霖的美少女,也热烈的相迎,一双修长白皙的玉腿立即盘在林天成的背上,尽情的迎合着他的长抽猛插和旋转顶撞,两具汗流浃背的身体终于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不知道换了多少个姿势,也数不清热吻了多少次,两个人由床头干到床位,再由床尾跌倒床下继续翻云覆雨,然后又爬回床上颠鸾倒凤,一次一次绝顶的高潮,一次次痛快的泄身,让原本激烈的呻吟和高亢的叫床声,已经变成了沙哑的轻哼慢哦,但是,双颊红艳艳的毛毛依然尚未满足,她翻身趴跪在床中央,撅起她雪白丰满的小屁股蛋,哼叫着说道:“哦,林大哥,来吧,把你的那玩意进入俺的小屁眼里,狠狠的给俺开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