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吃香肠,肯鸟蛋

  175吃香肠,肯鸟蛋

  虽然林天成尝过深喉的快感,但是这可是一个漂亮的少女,而且还是一个小处女,毛毛身上的一切都让自己是这么的迷恋。因此,林天成的动作尽量温和,但那硕大而有力的鸟头,随着一次比一次更强悍的逼迫和抢进,终于还是在毛毛柳眉紧蹙,神情凄苦的挣扎中,硬生生挤进了可怜楚楚的咽喉里。

  虽然只是塞进去了半颗鸟头,但喉咙那份被撑裂开来的剧痛以及那火辣辣的灼热感,已经让毛毛疼的溢出了眼泪,她发出“呜呜”的哀凄声,剧烈的摇晃着脑袋想要逃开,只是林天成却在此刻又是猛力的一顶,无情的将他的大鸟头整个撞入了毛毛的喉管,就像突然被人在胸口捅了一刀般,毛毛痛的浑身发颤,四肢乱踢乱打,猛的睁得老大的眼睛,充满了惊慌和恐惧的神色。

  正在欣赏她脸上变化不定神情的林天成,嘴角悄然的浮出一丝残忍的诡笑,他轻缓的把鸟头退出一点点,就在毛毛以为她就要拔出大懒鸟,让她能够好好喘口气的时候,不料林天成却是以退为进,他再次挺腰猛冲,差点就把整个大懒鸟全赶紧毛毛性感的小嘴里

  林天成看着自己的大懒鸟只剩下一寸在外面的时候,知道大概是毛毛所能成承受的极限了,所以她并未再硬插硬顶,只是静静的盯视着两眼开始翻白,鼻翼迅速的不停阖张,浑身神经紧绷的俏美人,那副即将窒息死亡的可怜模样

  毛毛觉得整个世界都昏暗了,觉得自己的呼吸就要停止了,她双手死死的抓着林天成的大屁股,一直往上吊的双眼,也证明她已经频临断气的边缘了。

  看到这里,林天成才满意的抽出他硬邦邦的大懒鸟,当大鸟头脱离那紧箍着它的喉管入口的时候,那强烈的摩擦感让他大叫道:“嗷真爽”林天成才刚站起身体,喉咙被大鸟头塞住的毛毛,在咽喉重新灌入新鲜空气的瞬间,整个人被呛得猛咳不止,那剧烈的咳嗽和急迫的呼吸,持续了好一阵子之后才慢慢的平息。

  “嘿嘿”林天成坏笑一声,看着娇躯曲卷,呛得泪流满面,还在大口大口喘着气的毛毛,冰冷而残酷的说道:“站起来,跪倒我面前,开始帮我好好的吹喇叭”

  而此刻,根本还没有来得及恢复的毛毛,在手忙脚乱的慌张情绪之中,不知道何时已经被林天成扯住了她的长发,像是一个俘虏一般的跪立在他的面前,毛毛羞涩的眼睛畏缩的想要不开那怒不可遏的大鸟头,但是被林天成紧紧压制住的脑袋,却叫她丝毫无法躲避和闪开。

  “不林大哥,你饶了我吧”

  “毛毛啊,俺嫂子她们都可以,你一样可以的啊,如果你不听话,林大哥以后就不理你了乖”

  林天成话一说完,毛毛犹豫了半天,她先是面红耳赤的看了一眼面前紫红色大鸟头,然后便认命的张开她性感的小嘴,轻轻的含住大鸟头前端的部分,过了几秒钟之后,她才又含进更多的部分。

  可是她似乎有些惧怕大懒鸟的雄壮与威武,并不敢将整个鸟头完全的吃进嘴里,而是含着大约三分之一的鸟头,抬头仰望着林天成兴奋的脸孔,好像在等待着他下一步的指示。

  林天成一看这个已经被自己驯服的绝色尤物,此时眼中所流露出的那种乖顺,立刻信心百倍的命令的说道:“毛毛,把舌头伸出来帮我整根全部舔一次,知道吗每个地方都要舔到才算数。”

  正如林天成所判断的,跪立在他面前的小美人,虽然涨红着脸,但是却乖巧而轻柔的吐出含在嘴里的肉块,开始仔细而细心的由它的马眼舔起,接着热烈的舔遍整个大鸟头,当她的舌头转往下方舔舐棱沟的时候,林天成看着自己被毛毛舔的亮晶晶,湿漉漉的大鸟头之时,不禁乐不可支的赞许道:“喔,乖宝贝儿,我的小毛毛,你把林大哥舔的舒服极了,你真棒啊不要停下,继续舔,喔,对,就是这样”

  犹如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一般,毛毛更加卖力的左右摇摆着她的脑袋,从左往右,由上而下的舔遍了林天成那巨大而粗长的大懒鸟两次,但是吹喇叭技术还是非常生疏的毛毛,面对眼前这支活蹦乱跳,怒气冲冲的大懒鸟,还真的是着实耗费了好大的功夫,才算辛苦的完成了这趟任务。

  林天成看着一直将双手伏在自己大腿上的毛毛,知道床第经验一点都没有的她,有赖自己临床指导和调教的地方还很多。

  因此,林天成握住毛毛的一双小手,引导她去合握自己一柱擎天的大懒鸟,然后说道:“试试看能不能把林大哥整根的吃下去”

  毛毛水汪汪的媚眼羞涩的仰望着林天成好一会之后,才腻声说道:“林大哥,你的东西这么大一支,人家不知道能不能吃的下去”

  “你先试试,不要担心,林大哥会慢慢教你,以后你就会迷上深喉的快感了”林天成继续怂恿这毛毛说着。

  毛毛再度凝视了林天成一眼之后,便将手中的巨根扳成水平状态,让那硕大狰狞的大鸟头正对着她的檀口,然后她双唇一张,便将整个大鸟头含进嘴里,接着,她脑袋越埋越深,一寸寸一点点的将巨根吞入口腔,一场艰辛而刺激的深喉游戏再次开启。

  但是,无论毛毛如何努力,她始终是无法把林天成的大林看鸟彻底吃下去,尽管她双手紧紧抱住林天成的屁股借力用力,而林天成的双手也使劲按压着她的脑袋希望能成功,然而,已经被林天成大鸟头干的干呕连连的毛毛,虽然知道林天成的大鸟头比刚才更加深入自己的喉管内,但是她的香唇外面总是还遗留着一小节的肉棍子。

  她一试再试,努力了好几回合之后,才慢慢的吐出深抵在喉管内的巨根,当那沾满唾液的柱身完全滑落到她的唇外之时,毛毛才大大的喘了一口气,说道:“哎,林大哥,你的实在是太大了,我吃不下”

  这一次,林天成爱怜无比的轻轻抚摸着毛毛的额头说道:“没关系,毛毛,多试几次你就会成功了,现在,先帮林大哥把蛋蛋舔一遍再说”

  毛毛一听俏脸红晕更深,但是她只是风情万种的瞟视了林天成一眼,便左手掀起林天成的大懒鸟,右手捧住那对毛茸茸的大鸟蛋,然后把脑袋凑向前去,先是轻吻了那对鸟蛋几下,接着便深处舌尖,开始舔舐整个蛋囊,就在林天成爽的抬头闭眼,脚跟直颤,口中也不停冒出爽快的哼声时,毛毛忽然将一颗鸟蛋含入口中用力的吸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