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太细了,我要粗的

  155太细了,我要粗的

  “啊林友良,你这个没有胆子的的男人琳琳恨你一辈子”方琳抓着林天成的肩膀,死命的叫着,在她一声嘘叫之后,林天成也是发出了嘶吼

  “方阿姨啊”

  两人几乎同时大叫一声,高潮的余波渐渐的散去,林天成趴在方琳的身上呼呼的喘着气息,她静静的抱着林天成,胸脯也是大幅度的起伏,娇躯在林天成的身上一个劲的哼哼,这种娇软的呻吟最能令人兴奋

  看着看着,林天成略有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方阿姨,我没有控制住你太美了,你要杀要剐尽管来,俺不后悔”

  “嗯林天成,你讨厌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方阿姨呢,我的身体被你占据了,你这么做是不对的”

  “方阿姨,真的对不起,我去公安局自首吧,就说我强奸了你”

  “哼你还是先下去,压的阿姨喘不过气了”方琳缓过神来,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经是林天成的女人了,自己多年来的肉体饥渴和心灵空虚都得到了满足,见到林天成爬起来时候,他双手拉着自己的胳膊也把自己拽了起来,站在地板之上,方琳差点摔倒,微微活动了一下双腿,低头一看,自己的盘丝洞已经惨不忍睹

  “哼,林天成,阿姨打死你”方琳伸手捶打着林天成的身体,可是没有一点的力气,娇躯靠在林天成的怀里,张开小嘴便想咬向林天成

  “唔”

  林天成笑着看着此刻的方琳,真的是美透了,一个成熟性感的贵妇人撒娇,如一个少女一般,就在她刚想咬自己的这一刻,自己的亲吻迎击而上,唇舌相接,直到两人无法呼吸才分开

  “哼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洗洗”

  “嘿嘿,好”林天成抱起方琳的娇躯,感觉到她柔弱无骨,吐气如兰,两人舒服的洗了一个淋浴,又回到床上,依偎在一起,像对夫妻一样

  “林天成,你对兰兰有感觉吗”

  “方阿姨,兰兰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女人,聪明睿智,精明干练,可是地位太悬殊,我也不敢去想不过,我相信我一定会让李县长成为我的女人”林天成知道,方琳并不会对自己怎么样,因为她已经臣服这些自己身下

  “哼,你胃口不小啊你以为每一个女人都可以拥有林天成,你比你爸爸强多了,我们之间的事情你可不恩呢该跟被人说,不然方阿姨做人都没有资格了,在你的身上,阿姨找寻到了一丝你爸爸的身影,如果你喜欢兰兰,阿姨也不反对,不过你要有那个实力去抗衡翟庆柱父子”方琳只是裹着一条浴巾,看着林天成那无奈的神情,心里有着一丝惆怅和羞愧。

  妈的,老子已经弄了翟庆柱的轻抚,他的眼线早晚都会知道,自己肯定会有麻烦,但是地位在那了,自己现在还真就抗衡不了

  “嘿嘿,方阿姨,我一定会让那些自以为很牛比的高官全部倒在老子脚下”林天成看到眼前这个贵妇人已经变成柔情似水的模样,刚刚发泄完毕的大懒鸟再次坚挺起来,方琳的美腿一直压在林天成的身下,于是,她感觉到了

  方琳低头看着下面,好似撒娇一样的说道:“哎呀,怎么又硬了”

  林天成毫不客气,一把搂过她的身子,一边伸手进入她的浴巾里,一边用手指抓捏着她的大奶子,贴着方琳的耳边说道:“方阿姨我还想干你”

  “讨厌阿姨很疼的不要闹啦,好不好”

  话虽这样说,可是方琳却是一个翻身压倒在林天成的身上,与此同时,自己的浴巾也被林天成拉开了,两只豪乳由于重力正好垂在林天成的嘴边,而林天成不失时机的咬了上去

  奶头被袭击的快感可不是轻易能承受的,方琳娇哼一声,满足的望着林天成,轻声说道:“啊天成,你轻点呀阿姨都被你吸小啦”

  妈的,还小你还要多大方琳的一个奶子自己一手握不住,草,如果不是亲眼目睹,真的无法相信这是真的林天成那里管的了那些,一边不停地吸吮,一边伸手从她的翘臀后面探去

  林天成一边摸着方琳湿滑的洞口,一边明知故问的问道:“嘿嘿,方阿姨,你怎么又那么湿了不是才给过吗”

  方琳饥渴多年的身体突然品尝到雨露的滋润,强烈的身体反应让她自己都觉得羞耻,她也知道,过了这一夜,自己和林天成或许就会分道扬镳,各走各路,她想在今晚尽情的享受美目瞪着林天成,娇滴滴的说道:“讨厌啦你玩过很多女人吧阿姨都被你折磨死了呢”

  随着林天成的手指进行着抚摸,方琳的动作和呼吸都娇喘起来,木已成舟,米已成饭,自己和林天成已经结为一体,他中有我,我中有他,虽然她的女人肯定比较多,可是他男人的魄力真的是一种最好的魔力,而现在,他更加的男人,是他让自己再一次享受了做女人的快乐

  每一个女人都心里都有一个男人的身影,方琳的心中,林友良的身影始终存在,所以对于林天成也没有过多的责怪,如若不然,林天成也不会享受到如此娇媚的贵妇人

  其实,方琳已经不行了,但是她不想在林天成面前丢人,所以一直咬牙在坚持着

  “方阿姨,怎么样爽不爽还想不想要”

  方琳一边叫哼着,一边摇头说道:“太细了我要粗的”

  妈的,林天成无比兴奋的抽出全是蜂蜜的手指在方琳的俏脸面前晃了晃,笑道:“想要的话,你自己来吧”

  “哼你以为阿姨不敢呀”方琳气鼓鼓的瞪了一眼林天成,看样子是说来就来,看着自己雄伟的大懒鸟一点点的被她的小妹妹吞没,感觉非常的刺激

  当方琳完全的坐下去之时,两人同时发出一声舒畅的呻吟:“哦”

  只见方琳坐在林天成的身体之上,眼睛半闭着,洁白的牙齿咬着自己的朱唇,自言自语的说道:“好硬哦”说完,便开始扭摆着大屁股,林天成完全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只是不停地用双手去揉捏着方琳的乳房和白皙的大腿,也许是因为多年来没有这个圆圈式动作的原因,方琳觉得自己很吃力,可是,她却不想丢人,已经吃过你一次,难道还差这一次

  方琳呼哧呼哧喘着诱人的气息,不断上上下下,一会嘘叫一声,一会闷哼一句,双手按在林天成的大腿之上,甩动着自己的秀发,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野性的娇媚

  林天成以手肘撑床,自己开始上挺下身,随着大懒鸟有力的冲刺,方琳开始受不了的大呼小叫起来

  “哎呀别那么深啊啊”

  草,林天成看着童佳文那豪乳颤动,长发凌乱,香汗四溅的魅惑模样,存心想逗逗她,于是动动停停,开口问道:“阿姨,是你想要还是老子想啊”

  方琳小手掐着林天成大腿上的肌肉,只是笑而不答,草,装沉默看你厉害还是老子厉害,林天成停住不动了,妈了

  个比的,你今天不说老子就不动

  忽然停下来的二人,相互看着彼此,这一下可把方琳惹恼了,她怒哼的说道:“你不想的话,阿姨还不要了呢”说完便起身下床。

  这时,林天成看着自己的大懒鸟从她的盘丝洞之中脱离出来,带出好大一滩黏糊糊的蜂蜜,竟然连着她的盘丝洞和自己的腿上,拉成好长的一条

  林天成忍不住笑了,起身看着实力光滑粉腻的后背笑道:“方阿姨,你都那么湿了,还不想吗”

  方琳不屑的哼了一声,转身扭摆着腰肢走近浴室,妈的,老子可不能就这么饶了她,好不容易遇见一个这样的贵妇人,老子怎么能不尽兴

  林天成急忙跳下大床,跟进浴室里面,浴室有着淋浴,同样也有着浴缸,这时,方琳伸手去试试水温,丰满的翘臀高高的翘在林天成的面前。

  看着那两瓣大屁股下的一抹红沟,林天成便走了过去,猛的双手抓住她的腰肢,什么都不说,突然将自己的大懒鸟狠狠地送进她的蜜洞之中

  “啊”方琳娇呼一声,好像料到林天成会这样做,朱唇怒哼着说了一句:“讨厌死啦”

  随后,双手便老老实实地撑在浴缸沿,任由林天成开始飞快的进出,一时间,一种令人陶醉的声音响个不停

  “哎呀,林天成,啊”

  在林天成这非常快速的运动之下,方琳先是低哼着,然后转过她绝美的脸蛋,哀求的看着林天成,求饶似的说道:“阿姨好想叫,啊林天成,我可不可以叫啊”

  没等林天成回答,方琳已经开始不要命似的叫起来,一声接着一声的销魂声音连接不停,声音在狭小的浴室里回荡,显得十分响亮,林天成伸手放在她的朱唇旁边,没想到方琳一下子咬住他的手,这一下,林天成不得不一边享受造爱的快感,一边忍受着手掌的疼痛

  不知道造爱进行了多久,感觉到方琳渐渐瘫软之时,林天成停下了动作,只见方琳转过身坐到了洗手台之上,粉背靠在墙壁之上,双腿大大的分开,盘丝洞赤裸裸的朝着林天成,无比性感的看着他。

  林天成坏笑着站在她面前,抱起她修长的大腿,微微踮了踮脚,大懒鸟正好对着她洞口的位置,那个令人销魂的粉红洞口完全呈现在自己布满青筋的大懒鸟面前

  稍微一挺腰身,便看见自己坚硬的传家宝慢慢的钻进方琳那红润的盘丝洞里,随着这一进入,方琳微启的朱唇瞬间便发出一声娇软的闷哼,双眼迷离的看着林天成,娇喘道:“来呀来呀阿姨的小羔羊”

  草,这一声挑战似的语气彻底的激发了林天成的火力,他扶住洗手台的台前,立刻开始猛干起来,方琳先是用娇媚的眼神看着他,然后有顽皮的从旁边的脸盆里接来水淋在两人不停撞击的地方

  有了水的额外润滑,林天成的动作更加的猛烈,妈的,干不服你仅是片刻的时间,方琳终于忍受不住,停止了一切与造爱无关的事情,转而专心致志的呻吟,于是,浴室里又一次被呻.和喘息,以及唧水声所充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