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我要

  154我要

  片刻的时间,未等方琳缓过神来,林天成再次伏在她的娇躯之上,嘴唇轻咬着她高耸的奶头,猛的,林天成将方琳的身体翻转过来,拉起她的美臀,她的脸侧着贴着桌子,完全的把粉臀撅了起来,姿态撩人无比

  霎时,林天成大吼一声:“方阿姨,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臣服”

  随后,林天成那雄伟的大懒鸟又一次进入她的洞口,只觉得那嫩嫩的隧道里仍就十分细小,心中十分欢喜,想到自己可以再一次的拥有这完美的贵妇人,不禁更加的兴奋起来

  “呀林天成你怎么停下了来呀,阿姨真的不怕你的哼嗯啊”方琳已经知道,自己属于他的了,不知道自己因为什么,此刻,只知道自己很想要,需要哪种充实的快感,需要那种可以焚天灭地的火热,自己真的很想要

  “嘿嘿,方阿姨,你放心,今天老子会满足你的一切欲望”林天成单手握着自己的传家宝,再次狠狠的将自己的大懒鸟入贯于她的盘丝洞之内,一阵快感袭来,只感觉到自己的大懒鸟被一阵阵的温湿包围着,随后,一次次的开始用力的运动着

  一次又一次的充斥,使得方琳的骨骼都作成巨响的穿刺,在她魅惑的声音下,林天成忍不住的和她一起一起呻吟起来,妈的,这样的女人,能不极品吗这样的骚妇,现在老实的被自己享用着,能不兴奋么处于男人的成就感,自豪感,林天成真的发疯了

  很有规律的在方琳的幽谷之中抽插,林天成眼睛盯着自己的大懒鸟推着她的城门一下子进去,一下子出来,冒出的蜂蜜越来越多,那溢出的爱液就像唾液一样晶亮而透明,漫流到方琳的菊花之上,形成亮亮的一层,好似敷土面膜一般

  “哎呀,林天成你就这么点能耐吗”方琳奋力的大叫着,饱满的肉奶儿上下左右的晃动,椒乳之上,一滴滴的香汗四处飞溅,这时,林天成猛的抱起方琳,离开大桌子,开始在房间里来回走动,妈了个比的,反了老子还收拾不了你草

  突然离开桌子,林天成本能的将双腿紧紧地缠住林天成,这样只能让那雄伟巨大的大懒鸟更深入的运动。

  神具,展开下一轮的攻势

  “林友良,你王八蛋你这个胆小鬼嗯啊再深点对就是这样啊”方琳一双白皙的粉臂抱着林天成的脖颈,迷乱的叫着林友良的名字那一张充满了无限诱惑的朱唇贴在他的耳边嘘叫着,丝丝的热流拂过自己的耳边,林天成深入到方琳幽谷尽处的大懒鸟狠狠地攻击着

  方琳成熟性感的身体被林天成这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势惹的直哼哼,身体迎合着林天成的抽送,这时候,林天成猛的感觉到方琳的幽谷紧紧的吸啜着自己的大懒鸟而蠕动着,林天成知道,贵妇人方琳已经被自己连番的刺激推上了高潮,走到大床旁边,妈的,自己的胜利就要来了

  “哎呀林天成,你还是不行啊”

  “嘿嘿,方阿姨,你真行”

  妈了个比的,这个贵妇人嘴硬心软,小妹妹保养的跟处女似的

  “嗯啊你还是不够力度啊难道这就是你的极限吗”

  “哈哈极限方阿姨,老子没有极限”

  林天成从容的欣赏着方琳的媚态,妈了个比的,难道遇见对手了

  方琳半天才睁开双眼,正好看见林天成在笑望着自己,她臻首一偏,伸出那殷红的小香舌,在林天成的耳根之处轻轻的舔着,一双大眼睛里是那无限的诱惑,只听见她轻声说道:“林天成,你使劲啊阿姨没有问题的”话音一落,她还用银牙轻轻地咬着林天成的耳根

  妈的,老子要疯了这个贵妇人真的是一个极品的骚妇尽情地疯吧畅快的享受吧忘我的陶醉吧林天成尤为感到顺畅,在自己有过的女人当中,真的没有一个可以和自己火拼之人,现在,这个方琳,是不是第一个可以和自己交欢而利于不败之地的女人呢

  嘭

  林天成猛的仰躺在温软的床上,而自己的大懒鸟从未停止过运动,他的神具下下一捅到底他瞬间爆发腰力,直挺挺的坐起来,又将方琳压倒在床上,方琳吓得哇哇大叫,幸好这张床够大,方琳的臻首仰出床外,瀑布一般的秀发直垂到地板之上,又娇又憨,惹的林天成捧起她的俏脸狂吻起来

  “啊林天成,你还能坚持多久啊老娘没有事情的”嘴上这么说,可是此刻的方琳真的是穷途末路了,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点力气,只能被动的享受着,这一刻,她想到某位牛比人才说过“生活就像是被强奸,如果不能反抗,只有好好地享受”而自己做到了自己真的是在享受除了最初的疼痛,现在,真的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滋味

  “哈哈方阿姨,你放心,老子很强悍的”林天成现在非常的兴奋,这个女人貌似比较持久于是,他开始剧烈的动了起来,在自己这快速的活塞动作之下,方琳的道口就会不停地收缩蠕动,当自己的神具全部进入到她的幽谷之内,她的道口就会不自主的箍紧,所以,在林天成想要撤退的时候有,感觉好像被一条橡皮全套牢在根处,然后,逐渐的勒住大懒鸟的颈子一样

  数下太差了,数百下太少了,数千下还算符合逻辑吧林天成已经不知道自己运动了多少下,尽管方琳偶尔抽搐,时而大叫,可是她没有昏迷,这就是最好的象征

  一番大战持久的进行着,就像窗外的暴风雨,没有规律的狂喷着,这时,方琳的上半身被林天成干到床外了,只见林天成将妩媚性感的方琳拥住一翻,老鹰抓小鸡一般的把她抱回大床中心,用手臂架起她的腿弯,让方琳的幽谷高高的挺起,这样,方便自己干的更痛快

  “林天成你哦,我的天啊”

  没有在意方琳的喊叫,是呻吟是求饶都已经不重要了林天成低头注视着自己的大懒鸟在她的幽谷里进进出出,方琳忽然觉得自己好丢脸,现在造爱已经发生了,来不及了她只有展开双臂将林天成的背膀紧紧的揽住。

  瞬时,林天成先是腰眼发麻,急急地疯狂运动,随后抵实到方琳盘丝洞的最深处,与此同时,方琳举高自己的美臀,配合着林天成的运动,花心舒畅的涟漪扩散到全身,尖叫着用指甲抠红林天成的后背,道口几阵浪水急流,她呜咽的颤抖,花眉蹙锁不散,一阵接着一阵的高潮,瞬间袭来

  “喔方阿姨,怎么样,服气不服气舒服不舒服”林天成大吼着问道,妈的,你已经很强了偷偷瞄了一眼墙壁之上的挂钟,草,一个小时了

  “嗯啊林天成老娘不服气”

  草,还不服是么林天成猛的抱起方琳走下大床,站在地板上之上,忽然顿住自己的身体,双手先是将她缠绕在自己脖颈的手臂掰开,接着便是甩掉她缠绕在自己腰间的双腿

  霎时,方琳原本紧紧搂抱林天成的娇躯顿时瘫软的坐在地板上

  林天成毫不犹豫,右手猛的探出,抓住方琳的脑袋,在她惊呼之下,她的朱唇直接对着自己的炮口,这是女人对于男人的臣服,而且是最彻底地臣服就像古时候,奴隶屈身于主人脚下,而此刻,林天成将他的神具,全部的放进方琳的樱桃小口之内

  &n

  bsp;林天成暗暗发誓,今夜,自己一定要将方琳的身体变成一缕失去灵魂的青烟,要让她在这浪漫的夜晚化作幸福的灰烬而自己更要与她彻夜旌歌,缠绵不休

  此刻,方琳那小巧的嘴唇里发出带有销魂的呻吟,仔细听,可以辨别出,她在反复的重复着两个字:我要我要我要

  身下美人的举动让林天成有着兴奋的感觉,无论是任何生物,都有着天生的本能,如蚂蚁可以抬起比自己沉重几十倍的物体,小马出世一小时后就会行走,鸭子天生会游水等等的不同本能,但是有一种共同的本能,所有的动物与生俱来就晓得的,那就是交合繁殖

  人为万物之灵,交合繁殖不受季节的限制,而人类又乐于享受交合带来的快乐,和异性造爱是人的本能,此刻,方琳处于身体的本能而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比起方琳,林天成可以说是经验非常的丰富,看着身下那明目皓齿,皮肤白嫩的贵妇人此时是这样的温顺,源于男人的征服欲望心里,林天成沉醉了草,现在服气了

  这样的动作并未持续太久,林天成看见窗口那桌子之上的一滩水渍和血迹,低头望着方琳,忽然,心生怜惜,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女人而已自己已经让她臣服,那么,现在自己就要给她好东西

  想到这里,林天成忽然腰部一个后撤,方琳睁着她迷乱的大眼睛,呆呆的坐在地板之上不知道如何是好,猛然间,林天成将她一个翻身,顺手将她的美腿按在地板之上,只见她的双膝跪在地板上,屁股高高的翘起,林天成忽然将自己的传家宝刺进去

  从背后攻入的快感要远远强烈于正常的体位,妈的,太爽了林天成不停地运动着,双手时不时的拍打着方琳雪白的翘臀,嘴里大叫着:“方阿姨,你哦服不服嗯服不服你说啊”

  “嗯我服了快点吧阿姨受不了了啦”方琳双掌按着地板,疯狂的甩动自己的秀发,一对豪乳几乎都贴在地板之上,满身的潮红,香汗淋漓,娇躯一次又一次的抖动,无数次的摩擦使得林天成渐渐感觉都自己即将喷发,于是,猛的又将方琳的娇躯翻转过来,又换成了正常的男上女下,双手高高的分开她的双腿,被高潮前的快感驱动着。极其猛烈地在方琳的幽谷之中冲击着

  “快啊快啊努力啊林天成,快点啊”

  片刻,狂风暴雨似的运动终于抵达到了终点,林天成低吼着,竭尽全力的喷出积蓄已久的液体,与此,方琳也紧紧地抱着他,随着林天成最后的运动而激动的在林天成的耳边不停地呼唤着“林友良”的名字,身体扭动的几乎要散架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