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鱼水之欢

  151鱼水之欢

  “啊别,那是阿姨的脚,很脏的阿姨没洗啊。”方琳轻声说道。

  令她更没有想到的是,林天成竟然放开自己的脚趾,直接堵住了自己柔软的淡淡红润的小嘴。吓得方琳赶紧闭上红润娇嫩的小嘴,有些挣扎地摇着头。

  林天成现在是老手了,双手紧紧箍住她的柔软平坦的小腹,大嘴直接转移了阵地,咬啮着她的洁白无比的耳垂,轻声说道:“方阿姨,你真美,很有母爱”

  说完就再次堵住了方琳的的小嘴,热烫湿湿的大舌头占领了那香甜的小嘴,直接在里面胡乱寻找。

  “喔林天成,不可以这样,我可是你方阿姨啊”方琳俏脸的红晕中带着舒畅,连衣裙也滑下去了很多,身子上更是透着晶莹的点点汗滴。

  林天成那结实的胸膛压在了她饱满挺拔乳房上,不停的磨蹭着,两颗心都跳的飞快,彼此都能清晰地感觉到。

  林天成的双手竟然肆意地抚上细滑的带着丝丝柔软的衣服,隔着料触摸着如丝绸般滑腻棉软的胸罩,稳稳地抓住那对怒耸的奶子

  方琳惊恐交加,试图用自己的呼喊,唤醒林天成的神智,在他的手下和呼吸之下,自己的心又一次想到了林友良

  “林天成,你喝醉了躺下休息吧”方琳又一次说着,可是她突然间发现,林天成的眼睛是血红血红的,那神情真的和当年的林友良一模一样,但是林友良没敢

  “林天成,你要干什么啊快点下去,不能这样对待方阿姨”方琳一次的呼唤着林天成,她自己都迷乱了

  草,干什么这还用问吗妈的,老子要干你狠狠地干你这个贵妇人奶奶的,老子还没有尝过贵妇人的滋味方琳,你就接受老子的洗礼吧

  扯掉方琳的丝带之后,又是粗暴的扒下她腿上的丝袜,林天成双手握着她的美腿,微微一用力,顿时将她的双腿分开,此刻,方琳双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前胸,可是自己哪并不是很大的小手无法将自己的奶子挡住,两颗莹润的小葡萄从她的指缝之中露出。

  “林天成,你,你怎么了你,你要干什么”方琳身子颤动,声音抖颤,用自己软绵绵的声音想让林天成清醒过来,可是她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不但没有让林天成清醒,反而让他有了进一步的动作

  呲拉

  “啊,我的裙子,我的裙子”方琳甩着自己的头发,晃动着自己的脑袋,扭摆着自己的腰肢,浑身的冰凉,冰凉过后,身上却是难以压制的一种闷热,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现在没有力气反抗为什么自己觉得好空虚

  双手拉起方琳破碎的裙子,林天成盯着她的娇躯,太美了虽然方琳的连衣裙已经在自己的动作下滑落,虽然仍有胸罩和内裤的环护,可是却丝毫不能掩饰方琳那曼妙玲珑的曲线

  当自己的身体遭到林天成的袭击,方琳有些慌乱,扭动着身体,想要躲避,可是自己越是扭动,那股燥热越是强烈,突然间就失去了力气。

  “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该反抗还是接受”方琳露出求救似的神情望着林天成,这一刻,自己的脑海里已经混乱一团,林天成和林友良的身影错综复杂的一再出现自己的脑海里,就在方琳这一失神间,林天成已经贴到她的脸边。

  蓦地,方琳的身上似乎一股欲火燃烧起来,尽在眼前的男人气息给她的内心造成了强烈的冲击。

  “方阿姨,我会对你很温柔的,我会好好疼你的”林天成贴着方琳的脸,说道:“方阿姨,像我这样,放松下来,彻底地放松下来,尽情的享受做女人的乐趣,这样才对得起自己美丽的身体噢方阿姨,你要把我的心都吸出来了”林天成的双手用力地将方琳的小手按在床上,对方琳灌输迷乱的思想。

  方琳只觉得自己的娇躯一凉,自己引以为傲的两个大奶子顿时暴露出来。

  “不不不要”方琳想抵抗,想离开林天成的怀抱,挣扎过程中,自己丰满的奶子摩擦到林天成结实的肌肉,这样一来,更让她的情绪变得焦灼。

  “林天成,我是你的方阿姨啊我有老公的啊我可是兰兰的妈妈啊你,你不可以这样对待我,求你,求你放了我”

  “方阿姨,你老公都死了他死了你知道不现在我是活人,我是啊我可以给你快乐”

  草,老子今天不管如何都要把你弄了,妈的,你这样的贵妇人,老子可不在乎是不是纯洁的,只要有肉就好

  李静兰的娘又怎么了,老子想弄,管你是谁

  “方阿姨,你不是喜欢我爸爸吗他没有完成的事情,我替他完成享受吧”林天成发出摄人的声音,一面吻着方琳雪白的脖颈,双手抓住她那娇挺的肉奶儿,丰盈的弹力与饱满的肉感,直透掌心

  连自己都爱怜无比的乳房遭到了林天成的亵玩,耳中还听着他这么无耻的话,羞辱像猛火一样立刻燃烧了方琳的全身,流露出哀怨的神情,茫然推拒林天成的手掌,但是力量却已经越来越微弱。她的脑海里,林友良的身影完全浮现出来

  林天成急于更进一步,在方琳近乎徒劳的反抗下,双手毫不留情的覆盖住她那圆嫩酥美的乳房。

  “不林天成,你不要这样不可以啊”

  林天成那厚实的手指像虫子一样在自己的奶子上爬行,方琳恶寒的浑身都在止不住的颤抖着,但那娇嫩的乳头反而在林天成的搓捏下悄悄地挺起来

  “方阿姨,你的乳房真的是太好了又滑,又嫩”

  草,虽然这个女人年龄可以做自己老娘,可是现在老子才知道,她那娇挺饱涨的大奶子,起伏之间充满着处女般的弹性,就连有过几个女人的西门庆都不禁发出由衷的赞叹

  “请你不要说这种话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林天成”

  纯洁美丽的身体被这样一个男人亵渎却无法反抗,而心灵上更要承受他无耻的语言,方琳只有用力地摇头,试图排遣抑郁的苦闷情绪,黑色的长发随着她的晃动,散乱飞舞

  当方琳的粉脸转向侧面的时候,脑袋却被林天成强硬的扳住,他的舌头顿时侵入方琳的樱桃小嘴之中。

  “啊”方琳只能在心里叫喊着,迷乱中想用自己的香舌将林天成的舌头顶出嘴外,却相反的被林天成深深的吸住

  林天成贪婪吻着方琳丰润的樱唇与粉嫩的莲舌,吸着如甘露般的香津。强烈的酥麻让方琳几乎快要眩晕,她分明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要享受鱼水之欢身上传来的热度以及口中传来的麻感,使得方琳内心的堤坝开始崩溃,她佛失去了希望的闭上眼睛,原本一直用以推拒林天成的双手此刻也只是无力的搭在他的肩头。

  “方阿姨,你也想要了是吗”仿佛看透了方琳的心情,林天成开始进行语言上的挑逗,与他的话语相迎的是方琳沉重的呼吸声,以及她妖媚的喊声。

   

  ;“不不是的”方琳嘴上虽然不肯承认,可是想到林友良当年逃跑的那个夜晚,自己就像是一个盲童,找不到回家的路一般,迷茫而惊惧

  这个恰当,林天成心里惊呼一声:碰到了,好大啊草,林天成用力地在方琳的奶子上抓捏,方琳突然急了,娇喘着,用自己的手挡在胸前,用力的向下压着林天成的手,想把他的手退回去,可是,林天成已经尝到了美味,又怎能罢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