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要弄丈母娘

  148要弄丈母娘

  方琳刚一坐下,林天成就觉得肉紧,在自己见过和搞过的女人当中,这个女人是最成熟性感的那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在她喝醉之后,让每一个男人都有点把持不住,紧张的气氛不断上升,林天成害怕尤其方琳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一种特别的情愫,在不这个说不清楚的眼神之下,自己有点慌乱,时不时的看着贵宾厅的门外,但是李静兰一直没有回来

  “你叫林天成”微微有些醉意的方琳轻声开口问道,这一刻的她显然没有了刚才的雍容华贵

  “伯母,我叫林天成”

  “你很像一个人”方琳说着话,右手忽然抬起来,在林天成的脸颊上触摸起来,一边深情的看着,一边说道:“真的太像了,简直一模一样”

  方琳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林天成冷汗直流,浑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这可是李县长的老娘给自己一个胆子也不敢怎么样

  “伯母,你喝醉了”林天成说着便掏出电话,接着说道:“我给兰兰打电话”

  “别打她一时半会不会回来”方琳忽然握住了林天成的手,轻轻放下电话,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整理一下头发,问道:“林天成,你和兰兰的事情骗不了阿姨的,我知道兰兰讨厌那个翟峰,其实,阿姨也讨厌他”

  林天成没有接话,只是静静的听着,这个方琳不是一般女人可以比拟的,能教育出一个如此干练的李静兰,这和家教有着绝对的关系

  “哎,你叔叔当年被张喜成挑下马,其中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虽然表面上是张喜成所做,但是背后还有别人,阿姨一直怀疑这件事情和翟庆柱有关,所以,利用翟峰来探听虚实。如果真的有关系,阿姨不会放过他们父子的”

  叮铃铃

  方琳刚说话,她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老妈啊,我现在工作上有点急事,回不去了,你让林天成送你回家吧”

  “那好吧”方琳挂掉电话,看着林天成的眼神一会惊讶,一会迷乱,弄的林天成不明所以

  妈的,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林天成,你都听见了吧阿姨有些醉了,送我回家吧”

  林天成本想拒绝,可是又没有办法拒绝,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搀扶起方琳,丝毫不敢去感受她成熟身体散发出的魅力,第一次很本分很老实的将她从贵宾厅里搀扶出去。

  坐在轿车上的方琳,说了一句地址之后,便阖上眼睛,那抖颤的睫毛下的脸庞,让林天成不得不佩服她的魅力和成熟

  茂盛小区,林天成停下轿车,回头看着已经有些熟睡的方琳,那鼓鼓的大奶子虽然隔着衣服,但是可以看出她的饱满,没有一点的下垂,皮肤保养的很好,虽然年龄有点大,但不是她若是和李静兰出去,没有人会相信这是一对母女

  两条大腿上穿着红色的网状丝袜,那充满激情燃烧的颜色也代表了她的热情奔放林天成可以看出,这一个女人很需要男人的慰藉,但是她绝对不是那种浪荡成性的女人

  “喔”方琳一声梦呓的声音微微从她性感的小嘴里传出,迷迷糊糊睁开惺忪的睡眼,微微一笑,看着车窗外,笑道:“到家了,林天成,阿姨家在三单元四楼,扶我上去吧”

  “阿姨,你慢点”林天成搀扶着方琳从宝马轿车走下,在方琳几乎是挨着自己身体的前提下,好不容易将她搀扶进客厅,这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林天成的大懒鸟不知道跳动了几次,每一次和方琳肌肤摩擦的时候,都会忍不住的想要喷涌

  进屋客厅,方琳可以说是甩掉了鞋子,东倒西歪的坐在沙发上。

  林天成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站在房门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站着干什么这里就是阿姨的家,别这么拘谨,过来坐吧,阿姨有点是情想要问问你”

  林天成心里叹息几声,总觉得这个女人好像对自己有那种想要研究研究的意思,可以在读心术之下又看不出来。若是一个人的心里有着不想提起的事情,就算自己的读心术在牛比也无济于事。

  “阿姨,你喝多了,我去给你冲杯茶水吧”林天成刚一坐下就要站起来,斜倚着沙发上的方琳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两条大腿总是摩擦着林天成的大腿,这种挑逗谁能受得了

  “不用了,阿姨问你,林友良你认识吗”

  轰方琳一句话说出口,林天成一下坐在沙发上,回头看着方琳,眼睛瞪得很大,自己父母的事情,自己也是知道不久,这个女人居然知道

  许久,林天成点点头,叹道:“林友良是我父亲,不过我没有看见过,他去世很多年了”

  “啊,真的是你父亲难怪这么像”方琳似乎醒酒了一般,惊讶的说完,随即两眼变得迷蒙,心里委屈的叹息着,看着林天成的脸庞,忍不住的伸出手去抚摸,说道:“阿姨当年是知青的时候,和你父亲有过一面之缘,如果不是他,阿姨恐怕已经死在那些村民的手下。”

  林天成看出来了,也明白了,感情这个方琳对自己死去的老爹有意思不过似乎老爹没有把人家收了,看着方琳那若有所失的神情,林天成有些替她悲哀。

  “阿姨,过去的事情就别提了,你喝醉了,我扶你去休息吧我一会也要回去了”林天成不容方琳反抗,搀扶起方琳的身体便走近了卧室,方琳刚坐在床上便要躺下,就是在着一个刹那,林天成的胸膛碰到了她鼓鼓的大奶子

  “阿姨,我去给你打点热水”林天成慌忙转身来到厨房,鼓捣半天烧了一壶热水,来到卫生间的时候,拿着脸盆的他顿时愣住

  整个卫生间都悬挂着内裤,而且还是很性感的各种内裤简直就是内裤店一样的齐全林天成回头看着那微微掩着的卧室房门,抬头看着四周的内裤,大懒鸟胀的厉害,这些都是方琳的还是李静兰的呢

  “林天成,你在干什么呢咯咯,兰兰是不会回来的,这个家只有阿姨自己,她不是在县委就是在自己的家,很少来阿姨这里,因为她嫌我嗦。”

  卧室里,传来方琳的声音。

  妈的,这是在给老子一个信号吗她是想勾引自己还是想干嘛

  “阿姨,我在烧热水,一会用热毛巾给你敷一下”林天成只听见了方琳的声音,没有看见她的人走出来,估计确实喝醉了,看着那些悬挂的内裤,几番犹豫,最终还是颤巍巍的伸出手,伸手拿过一条黑色的蕾丝丁字裤,左手伸进自己的裤裆,掏出自己已经忍耐的很久的大懒鸟,鼻尖嗅着内裤的芳香,五姑娘开始上下套动,吭哧着粗气的他,越来越投入,丝毫没有发现今天站在卧室门口的方琳。

  十几分钟,林天成没有喷涌的念头,而是越来越难受。

  “林天成,水开了吧”

  >

  正在投入的林天成忽然听见方琳的一声轻呼,吓得连忙将内裤挂上去,拿着水盆走出卫生间,不一会,林天成拿着一条热毛巾走近卧室,看着依旧躺在床上的方琳,笑着走过去,小心翼翼的将毛巾叠成四方的形状,敷在了她光洁的额头上。

  “你还挺细心呢,你喜欢兰兰”

  “阿姨,你都知道了我是挡箭牌,还问这个。我只是一个小村官,她可是堂堂的县长,门不当户不对的,再说,我只是帮她一下而已。我并没有寻思别的”

  “你是莲花村的村长”

  “嗯,今年刚毕业,被分配到这里的”

  林天成坐在床边,不敢直视方琳,这给女人太美了,自己面对的时候越来越把持不住,只是希望她快点醒喝酒,自己好离开这里。不停的摸着裤兜里的电话,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期待电话响起来,这样自己也好有理由离开。

  “兰兰找什么样的男朋友,阿姨是不怎么管的,但是你叔叔当年的冤案,我和兰兰追查了这么久,依旧没有一点头绪”

  方琳叹息了几声,拿掉额头上的热热毛巾攥在手里,缓缓起身看着身边的林天成,美目里闪过一丝异样。

  “阿姨,我相信会有拨开乌云见青天的时候,李县长会慢慢解决的,如果有需要,我也一定会帮忙的”林天成转过身,看了一眼方琳,吓得又转过去,支支吾吾的说道:“我该回去了”

  “在陪阿姨聊会吧,平日兰兰也不过来”方琳将手中的热毛巾放在床头柜上,转身的一刻,右手放在林天成的大腿上。伸出左手,把林天成额头上的几缕乱发拨开,低声说道:“阿姨一直惦记着你父亲,想不到一别二十几年,你都这么大了物是人非啊”

  林天成坐不住了,大腿上的那只手正在慢慢的靠近自己的裤裆,那柔滑的小手似乎有意在挑动自己的欲望,可是方琳关心的眼神,又让自己觉得,她是真的没有那个心思,冰火两重天之下,大懒鸟雄起了,一秒之下,满脑子都是卫生间里悬挂的内裤。轰的一声,几日不曾出现的那种占有感觉,让自己的兽血又一次沸腾了

  “方阿姨”

  “啊,怎么了林天成,你有没有女朋友”

  “没有固定的”林天成说完,微微转过身,气喘如牛,两只眼睛布满了欲火,不知道为什么原因,猛的抱住方琳那柔软的身子,大嘴居然贴到了她的脸颊,缓缓向她的嘴角移动大手更是激动地可劲地抚摸着她的粉背,一股股的激情,让方琳的身子渐渐没有了力气,本来方琳心里还很清醒,可是那多年没有的感觉竟然出现了,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那个与林友良相见的夜晚,也就不再挣扎,任凭自己的丁香小舌逐渐的都被林天成吸到了嘴里

  见到方琳居然没有拒绝,林天成兴奋起来了,大手忽然滑到方琳的衬衫上,一颗一颗的解开了白色的扣子,直到剩下几颗的时候才停下,隔着薄薄的白色衬衫,大手可劲地揉着那柔软饱胀的奶子,另一只大手竟然胆大包天,悄悄地钻进了那短裙里面去了,摸着那圆圆的光滑的腿上

  方琳全身一震,身子软绵绵的靠在林天成的怀里,脑袋搭着她的肩膀紊乱的喘息着,微微一失神的功夫,做梦也没想到这个林天成居然敢得寸进尺,竟然摸到自己的腿上去了,天啊,他的手居然还敢向上,那里可是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