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啪啪的撞击

  133啪啪的撞击

  看着林天成离开储物房,韩香有些期待,更多的却是惊羞,自己真的要这样做吗可是,身体却背叛了自己的遗愿,咬了咬牙,没办法,只好在储物室的床上等着,脱掉睡衣,站到墙壁上的镜子前,仔细端详自己成熟性感,含苞待放的粉红色奶头,顺手又摸了一下自己那鼓鼓的乳房,感到很丰满,富有弹性韩香自己的心里都嫉妒林天成,这家伙真是艳福不浅,能有机会拥有自己这样天仙般的佳人,任凭他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肆意开垦播种

  韩香正想着,储物室门外传来了流水声,她悄悄来到门口,好奇地将门开了个缝向外张望。

  “哎呀,这家伙太棒了”韩香不由得差点叫出声来。

  走廊里,只见林天成浑身上下已经脱得一丝不挂地站在地砖上,胯下那玩意儿随着他清洗自己结实的身体还在不停地抖动着。

  此时的韩香,强烈的身体欲望如电流般地传遍了全身,性感撞击着她那渴求的身体,激烈得让人心慌,她连忙跑回储物室,在床上躺下来,盼望能尽快做那好似天仙般的妙事,以完成心中无限憧憬的美梦。

  林天成洗完澡,擦干了身子赤裸着走回储物室,坐在了韩香同样赤裸的身体旁边,他燃着了一支香烟,好象没有什么事发生似的抽着,只是两眼火辣辣地盯着韩香一丝不挂的身体。

  林天成越看越是满心欢喜,当韩香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移向他大懒鸟的时候,性的渴望更加激剧难忍,心跳猛烈加速,都快从嗓子里跳出来似的,兴奋之余,韩香不由的说了一声:“时间不早了,你还不快上床,都快难受死了,快点来呀”

  韩香焦急地催着他,林天成伸手摸着她那对丰满的奶子,韩香就势倒在他怀里,肉挨着肉的厮磨着,林天成一个劲的摸着,吻着,一下子搂住她的腰,把她轻轻地抱起来,再次放到床上。

  “讨厌”韩香娇嗔一声,不好意思的打了他一下。

  “嘿嘿”林天成一声坏笑之后,紧忙也爬上床来,双手紧紧抱住了她,动情地用嘴猛亲她的全身,仔细地欣赏着她那丰腴的身体。她用一只手在她的两腿之间揉搓,并用一个手指抠进了她的体内,这样一进一出的,令韩香感到十分舒服,发痒,憋涨,她实在难以控制,那股热流就象火山随时都要喷发一样

  真是快乐呀林天成的另一只手随意地在韩香身上乱摸着,他可能是累了,躺在韩香的身边,两具赤裸裸的身体紧紧的依偎着。

  “这不算什么,更精彩的还在后边呢”韩笑偷偷的想着,偷偷的笑着,两人稍微休息了一会儿,林天成突然爬了起来,压在韩香的身上,双手用力揉着她的两个奶子,狠狠的捏了几下。

  由于生理上的反应,加上自己现在真的很需要那个玩意来狠狠的填充自己,她控制不住这强烈的刺激,不停地使劲扭动着双臀,林天成又在她的细嫩屁股上乱摸

  一股突如其来的快感顿时传遍全身,真是舒服之极。

  林天成的手不断在韩香的奶子上揉着,捏着,搓着,韩香的性需要急剧上涨,身体里热痒的难受,体液一股接着一股地不停地往外流出

  林天成看着她那泛滥成灾的盘丝洞,起身跪在她的两条大腿中间,胯往前猛地一挺,大懒鸟挑开两片陌生的肉唇,顺利地进入了她的体内,一种美妙感迅速传遍全身,韩香空旷许久的隧道舒服的几乎要昏过去了一样

  “啊林主任,你的那个玩意太大了啊”

  林天成双手旋转着她的屁股,大懒鸟进入的刺激再度带着韩香进入了高潮,在大懒鸟进入的一刹那,林天成觉得好像插进了一个温温烫烫的暖壶之中,敏感的韩香很快就泄身两次,加上酒醉未退,她无力的靠在林天成的身上,整个身体紧紧的贴着

  温暖柔软的隧道里,那巨硬的大懒鸟依然深深的插在她的盘丝洞里,下体满是浪水,林天成在韩香身上有节律的运动着,梦境般的美妙感也随着来回的摩擦增长,越来越感到舒服了。

  真美呀太过瘾了

  韩香那软绵绵的身子快支持不住了,乖乖地躺在林天成身下,随着他噗哧噗哧地喘着粗气,顺着他的性子任意地摆布。

  韩香尝到了作女人的巨大快乐,体验到了被男人占有带来的无与伦比的幸福滋味,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韩香舒服的轻轻呻吟着。

  突然,林天成发狂似地抱得她更紧,简直叫她喘不过气来,速度也加快了,呼吸越喘气越急,韩香止不住地狂叫起来

  终于,林天成在韩香的身上瘫软下来,激情过后,两人都累了,便一起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

  韩香一边躺着,一边却禁不住回想起了刚才那会儿的激烈情景,一只手便随手伸了过去,一把摸住林天成那软唧唧的玩意儿。

  那贪婪的大懒鸟再次有了反应,又开始活跃地跳动起来。

  林天成再次起身按住她,二话不说,就将她的两腿抬高而上,在她的身后毫不留情地猛刺过来

  韩香疼得喊出了声,林天成却对她的叫喊置若罔闻,这一下可不得了,疼得韩香心里象火烧一样难受,感到有些头晕目眩,眼泪一下止不住流了出来

  林天成似有些不忍,便将她放下来平躺着床上,亲吻她的身子,经过他的一阵吸舔,摆布和折腾,韩香的欲望也逐渐剧增。

  林天成见时间已经成熟,笑道:“韩香姐,我累了,你先来一会”

  韩香嗔恼的爬到了林天成的身上,两腿跨坐在他的腰间,一种强烈的快感遍布全身,兴奋地俯下身去,吻着他的嘴,林天成用嘴一下吸住韩香伸出来的舌头,吮吸着她的唾液。

  逐渐地,韩香一手握住林天成那饱胀的大懒鸟,对住自己香津淋淋的洞口,屁股往下一沉,快感和充实感瞬间传遍她的全身,韩香想要获得更多,便使劲摆动屁股做着圆圈式的动作,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一种轻飘飘的感觉,有如腾云驾雾进入如梦似幻的仙境一般。

  这大约就是人们所谓的欲仙欲死的境界吧韩香总算明白造爱的快乐是任何事情都不能替代的享受。她暗自庆幸,没有被虚伪的道德所耽误,勇敢地追求和享受了作为女性天赋的自由和幸福。作为生理健全心理正常的女人,充分体味了造爱所带来的最完全,最刻骨,最刺激,最彻底的美好,这一瞬,那啪啪的撞击声也使自己回味无限,受益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