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骑乘位

  124骑乘位

  “你我头好晕,怎么回事啊”柳溪儿满脸通红喘着气说着,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事情,但是又说不上来。

  林天成放下手中的可乐,看了一眼柳溪儿,坐到了斜躺在炕边的谢兰。

  谢兰睁着眼睛看着林天成,狐媚明艳的眼神已经变的迷蒙,微厚诱人犯罪的柔唇微启轻喘。

  “嘿嘿,婶子啊俺想你的大奶子啊”

  只见林天成轻轻解开谢兰衣襟上的纽扣,露出白色的奶罩,胸罩掩盖不住鼓挺挺的奶子,有一大半露在外面,衣衫掉落在炕上

  “喔小鬼,婶子自己脱还不行嘛”谢兰吃力的晃动着和自己的屁股,小窄裙慢慢的滑下,露出修长白皙的大腿,短小的白色三角内裤紧紧的包住她神秘的黑色三角区域,林天成扶住谢兰,让她把窄裙完全脱掉,盯着眼前身穿三点式近乎全裸的谢兰,大懒鸟已经肃然起敬

  “婶子,你真棒”

  “去你的吧”谢兰的双臂费力的绕道背后,摸索着找到胸罩的搭钩,胸罩剥离胸部,两颗鼓胀的奶子显露出来,林天成的双手迫不及待的抓住它们,指尖夹住右乳,拧拧,捏捏,左转转,右旋旋的玩弄着,煞是令人快乐,谢兰红着脸,粗声喘息着,看来被林天成摸得很是爽快,两颗奶子胀的通红滚烫。

  “婶子,继续啊”

  谢兰的盘丝洞饱满厚实,浅浅的黑色泽透过白色的内裤,薄薄的丝质勾勒出花唇的形状,令人血脉贲张的细缝一直延伸到股沟,谢兰抬起屁股,纤手勾住内裤边缘,内裤滑落到膝盖的地方,然后抬起右腿,用手脱下三角裤,当她把右脚抬起来的时候,大腿根部似乎有一条黑色的毛毛虫在蠕动,林天成的大懒鸟猛的一跳

  “啊,天成,你躺下啊”谢兰意乱情迷的说着,随即笑道:“婶子来给你洗澡啊”

  林天成躺在炕上,眼泪几乎要流出来了,上天对老子不薄啊,居然还有一个大美人要用舌头为自己舌浴,如果不是现在这种旖旎的情况,林天成一定会跪下来好好拜谢上苍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温热从下身传来,我操,感谢众家神明,不知道老子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谢兰竟然在为自己吹箫

  “舒不舒服小天成不乖啊”谢兰轻轻用手指谈了一下林天成的鸟头,娇媚的说着。

  “喂,婶子,你没有礼貌啊,这是大懒鸟,可不是小天成”林天成提出严重的抗议,开什么玩笑,老子这么大的玩意居然还说小妈了个比的,等一下老子非弄的你哇哇大叫不可

  “嘿嘿,溪儿啊,你咋的了啊”林天成看见此刻的柳溪儿越来越难以忍受她心中的情欲,心里爽翻了天,看着身下的谢兰,笑道:“婶子,换老子帮你洗,嘿嘿,上面洗完下面洗,左边洗完右面洗,前面洗完后面洗”

  林天成胡乱的唱着歪歌,大肆的满足自己的手口之欲,东摸一下西摸一下,在他毛手毛脚东扣扣西摸摸的攻势之下,谢兰已经半瘫软在林天成的怀里

  “咦,婶子啊,好奇怪怎么越摸越滑啊”林天成用手指头对准谢兰的盘丝洞,弄的她哇哇大叫。

  “好天成,不要扣了啊,婶子快受不了了”

  “什么好太难成婶子啊,你还说俺小不了啊”林天成随口调笑着,轻薄的语言把谢兰弄的六神无主,不住的哀求着。

  “好天成,你一点都不小,真的好大啊”谢兰已经动情至极,俯身堵住了林天成的嘴,一切尽在不严重

  “哇天成,求你不要在舔了,婶子受不了啦快给俺,快点吧,婶子求你,快弄进来”躺在炕上的谢兰不断的蠕动着,两手都快把被子撕碎了,嘴里不断的哀求,两腿更是不停的在林天成的肩上乱踢着,似乎不如此发泄一下,便再也承受不住快感的冲击了,林天成视若无睹,充耳不闻,仍是低头犹如机器般的一下一下舔食着她花房的液体,就像是一只勤劳的蜜缝,永远不知道疲倦的采集着花蜜

  “嗯,好像啊,看你还敢不敢瞧不起老子”

  此刻,林天成一把抓住谢兰三轮的秀发,让她跪在自己的胯下,右手抓住她的头发,左手撬开她的小嘴,屁股往前迎送,已数年,谢兰的小嘴里便是不停的吞弄着林天成巨大的分身,看着自己的大懒鸟在谢兰的小嘴里进进出出着,心里好不得意

  妈的,现在老实了吧林天成忍住想要喷涌的念头,挺动自己的大懒鸟,吭哧着粗气看着此时要多魅惑就有多魅惑的大奶子谢兰

  “哇酸死了好痒啊射你,不要在吸了,停一下”

  刚刚一阵一阵的快感,被谢兰这么一玩,酸痒麻痛各种滋味纷纷涌来,让林天成不顾面子的人讨起饶来,妈了个比的,等一会到了真正开始的人时候,不弄你一个死去活来,老子就他妈的不是男人林天成心里面愤恨的想着。

  “啊林太念成,饶了婶子,俺再也不敢了啊别在填哪里了婶子要你的那个快点来啊”在谢兰大叫一声之后,她又再度丢了婶子。

  “天成,人家以后再也不敢了,你真的好厉害啊”谢兰满脸带着惊悸的表情说着。

  林天成听完不禁大为得意的问道:“婶子,刚才你出了几次啊要说实话,不然”

  “五次啦”谢兰怯生生的举起右手指比划着。

  林天成居高临下,看着谢兰的脸大感怜惜,吻了一下她的最混,问道:“婶子,舒服吗”

  谢兰点点头,目光去看向了堆在炕里墙角的柳溪儿

  “婶子,还要俺插你吗”

  “要”谢兰大力的点头说着。

  “你不说插哪,俺不知道啊”林天成故意使坏,就是要谢兰亲口说出难为情的话语。

  “下面啦”

  “下面是哪啊你不说老子不知道啊”林天成继续挽着问答游戏。

  “死样,快点插婶子的小妹妹啊,婶子的小妹妹就是要你来插”

  “有什么插手指你要那一只啊”林天成把右手也摊开在谢兰面前笑着说着,妈的,果然还是大奶子的成熟女人哪,媚骚起来就是比少女有味道

  “啊小坏蛋,你还玩”谢兰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可是一看见林天成正经的神情,接着笑道:“你喜欢听,婶子就说给你听,婶子的小妹妹他要天成的小亲亲来插,最好用力一点哦”

  谢兰说完,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在炕上滚成一团,听着她着一长串的浪语,林天成不禁仰天长叹,为什么为什么女人想要的时候都这样

  妈的

  ,可恶,竟然敢取笑老子,草,看不老子怎么惩罚你干死你不可等会求饶老子也不会放过你林天成举起自己的大看鸟便刺向谢兰你把早已经泛滥成灾的盘丝洞,洞内果然不错泥泞不堪,湿滑难行,一步小心便会行差踏错,滑出跑道,终于,在林天成耐心的探勘之下,渐渐走出一条康庄大道,凭借着自己强盛的体力,一口气插了一百多下

  “啊林天成,你好猛啊插这么重这下,这下又到底了啊婶子好爽好满足不要磨那里,婶子受不了了啦”

  又叫来林天成,妈的,该罚

  林天成用力的将自己的大懒鸟送到谢兰花房的最深处,抵住里面的一个硬块,用力的磨起来,不到几下,谢兰便是大叫起来。

  “不要磨啊好酸啊婶子会受不了的会死掉的啊婶子要到了啊”谢兰求饶了。

  林天成却是很得意的恢复正常的活塞运动,心想,如果谢兰在不求饶的话,到时候丢人的可能就是自己了

  看着眼前不断晃动的大奶子,心想这个谢兰还真是不错啊,居然这么爱玩骑乘位,欣赏着眼前谢兰浪到不行的表情,两手随意的玩弄着她的奶子和屁股,怎么是每一个爽字可以形容呢享受着大懒鸟传来的舒爽感觉,老二仿佛是泡在热水中似的,连鸟蛋都水淋淋的,妈的,这个稀烂真是够可以的啊,水又多,真是爽翻了

  “驾驾”

  林天成终于听懂了谢兰一直那喃喃自语什么了,妈了个比的嘞,居然把老子当马骑啊伸手在她的屁股上给了一巴掌。

  “喂,婶子,你太过分了吧还驾嘞,老子是马吗下来”林天成不高兴的说着。

  “太难成,对不起嘛,人家太爽了嘛,你不要生气嘛”谢兰腻声柔媚的说着。

  “不行,老子要处罚你”抓着谢兰让她趴下,让她两片肥臀高高朝向自己,林天成翻身上马,从后面将大懒鸟用力的捅进了她浪花四溢的盘丝洞里面,两手用力拉住她的手臂大声说道:“爽不爽,说,居然把老子当马骑,看我不干死你,嘿嘿,你倒是在驾啊”

  林天成每说一句话便用力的顶一下,直顶的她眼冒金星

  “好天成,饶了婶子,俺再也不敢了”

  林天成松开了谢兰的手臂,让她两手散开,随意摊在身体两侧,只靠头盯着墙壁上,屁股后面迎接着林天成新一轮狂风暴雨的轰炸

  “你这娘们,嘿嘿,老子今天非弄死你不可,叫你浪再叫你浪”林天成说着用手狠狠的掴了一下她的屁股,几乎是用吼着一般的与其说完,自己也差不多要到了临界点。

  “啊林天成,用力大,使劲打,婶子要”话还没说完,林天成便觉得谢兰的体内喷出一大股的热流,自己的大懒鸟就像被温水淋湿了人一样,腰脊一酸,大懒鸟一阵抖动,两亿只小蝌蚪争先恐后的向她的宫腔内游去

  “啊,你真的会搞死人啊,婶子从来没有这么爽过”谢兰趴在林天成的匈前,手指拨弄着林天成的小乳头,悠悠的说着。

  “婶子,老子厉害吧”林天成说着看向此刻的柳溪儿,眼光里充满了邪恶,见到她胆怯的萎缩在墙角,她的一双手向上举着,而头则是低着,双眼紧闭

  “咯咯,你这混小子,现在又打算弄溪儿了吗婶子不在这里看了,俺得回去休息了”谢兰满足的穿上衣服,看着屋子里凌乱的被子,摸着自己有些红肿酥痒的小妹妹,在林天成穿好衣服送她出去的时候,谢兰羞得连忙从柳溪儿的家离开,看着谢兰扭动的大屁股,林天成搓着手回到屋子,一瞬间,屋子里弥漫着情趣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