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技术活

  122技术活

  这一刻,白桂花用被子将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盖住,娇嗔道:“讨厌,先把你那个该死的手机关掉”

  “遵命我的桂花姐嘿嘿”林天成急忙按下关机键,掀开被子,搂着她猛吻。一只手在她两腿之间东拨西挑,另一只手贪婪地在她光泽白嫩丰满的奶子上一寸一寸仔细地摩挲着。

  久旱很久的白桂花,身体遭受到林天成的挑逗,不由得发出一阵阵充满情欲的喘息声,她双颊绯红,媚眼如丝

  林天成将她平放床上,用嘴唇亲吻她丰润的奶头,每一阵的轻触,都使得白桂花的身子略微颤抖着,他伸出舌尖,滑进白桂花奇妙的三角地带,慢慢地轻吻她的花瓣,白桂花被性感的电流触到,全身不由自主地耸动起来,嘴里发出一阵荡人心扉的呻吟声

  让林天成始料未及的是,白桂花竟然用她那性感的小嘴含住自己的大懒鸟,一种从没有过的快感袭上他的心头

  林天成忍不住大声的惊呼一声,双手无规律的抽搐着,突然,他的右手碰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侧脸一看,原来是手碰到了白桂花半露的丰胸上。

  “哎呀”白桂花娇呼一声,全身上下遭受到林天成的触摸,实在是享受的很。

  林天成的心里就像有一百只受惊的兔子,砰砰直跳,他艰难地抬起手,伸向了白桂花那雪白的玉女峰,呀,终于摸到了而白桂花在这个时候也加紧了动作,把他那亢奋的大懒鸟包裹得舒舒服服,酥麻连连

  在林天成轻轻地抚摸下,白桂花的身体在慢慢的扭动着,林天成根本没在意,正忘情地享受呢

  这时,白桂花停止了吮吸,爬了上来,林天成赶紧把手缩了回来搂住了她。林天成双手摸着白桂花的丰胸,使劲地揉着,白桂花一次被她揉的大声的呻吟着,白桂花双手抱着自己的身子,双腿紧闭着,弯曲着躺在他身边。享受着快感的白桂花感觉到了林天成此刻的变化,睁开了眼睛,娇嗔道:“你这家伙怎么那么贪心啊还不来等什么啊”说着,打开双腿,将自己流着津液的盘丝洞暴露出来,腾出一只小手向林天成的内裤伸了过去。

  白桂花闭上眼睛,浑身颤抖着,喉咙里传出了低沉的呢喃声。双手紧紧地抓住林天成的肩膀,林天成只觉得她的身体一阵湿暖,一阵的抽动,差点把他那玩意儿给吸了进去

  “快,快点给姐姐灭火啊”白桂花呻吟过后,突然睁开眼睛,用力的按了一下林天成的屁股一下,林天成一愣,大懒鸟带着湿漉漉的体液直接抵在了白桂花的娇躯上,努力寻找入口。总觉得里面有什么东西挡住了去路,徘徊了老半天,才用力一挺。

  “啊”白桂花突然尖叫一声,双手紧紧地抱住林天成的后背,指甲深深地掐入了他的皮肤里,渗出了鲜血。

  那里依旧很紧,像吸盘一样将林天成的大懒鸟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阵阵酥痒的感觉朝林天成袭来,他一时忘记了疼痛,在她身上卖力地动作着

  不一会儿的时间,白桂花全身一僵,一翻白眼,长长地嘘了一声,再也不动了,林天成也觉得头皮一麻,身子一颤,达到了快乐的顶峰

  “哎呀,你怎么又弄在我里面了你是存心的吧”白桂花捶打着林天成的身体,娇哼道:“该死的,如果我怀孕了,不会放过你的”

  说到怀孕,林天成的脑子里猛的一颤,丫蛋似乎说自己怀孕了,可是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带她去看看就被抓了起来

  “桂花姐,你现在可是土城乡的一把手,小日子不错吧”

  清理完战场,林天成穿上衣服躺在床上抽着烟,大手在白桂花赤裸裸的身上抚摸着,掌心不断传来柔滑细腻的感觉

  “你呀,我现在这样还不是为了你”白桂花怒嗔一声,笑道:“现在的土城乡可不是以前了,虽然我是一把手,但是县里已经放出风声,乡长的位置可是要从十里八村的村干部中选拔你可是很有机会的呦”

  妈的,为了这一个位置,那些邻村的村干部已经开水运作了吧

  “桂花姐,这个位置也是需要人脉和实力的,那些土包子异想天开,嘿嘿,你就等着老子坐上这个位置好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虽然你只是新上任的莲花村主任,可是你现在已经是十里八村那些想要竞选乡长这个位置之人的眼中钉尤其是龙岗村的村主任,你要小心提防,他和土霸没有什么区别,而且后面也有一点人其他几个村子你不用担心,在袁大头和他侄子的威胁之下,他们也就是象征性的竞选罢了”

  白桂花的一席话让林天成记住了袁大头这个人,如果自己没有猜错,这个人便是袁水生的叔叔,妈的,蛇鼠一窝,想要对付老子,你们还不配既然县里已经放出风声,自己大展宏图的机会可就来了

  “桂花姐,我们睡觉吧”

  搂着柔弱无骨的美人睡了一夜,林天成自然不会闲着,连番挺刺之后,搞得白桂花是哭爹喊娘一般的求饶,将近天亮的时候才算罢休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房间,林天成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一夜激战,浑身舒泰,似乎自己每一次和女人办事之后都格外的精神气爽,而且体内充满了蓬勃的生机与力量看着依旧昏睡的白桂花,林天成穿上衣服,留下一张纸条离开白桂花的家,刚刚走出小楼,电话开机之后就是一个陌生的电话

  “你是林天成吗”

  “不错,是我”

  “我的爷啊,你是我祖宗啊你没事就好我是土城乡派出所所长王小虎,十分抱歉,刚刚调来的人不会办事,我已经在解决,至于袁水生那个人,随你心情,别弄死就行”

  “弄死他,老子害怕脏了手脚没有特别的事情就这样”林天成将电话揣进裤兜,走在土城乡街道的时候,路过乡政府的一刹那,暗自冷笑,用不了多久,土城乡一把手的位置就是老子的

  徒步离开土城乡,林天成丝毫没有发觉,有一个人一直尾随自己,回到莲花村的时候已经是中午,虽然步行回来,而且也走了很远的路,林天成并没有觉得脚酸,反而全身有着说不出的舒服走近莲花村,顿时看见张大山一伙人手中握着钢管之类的家伙,正在扯开嗓子到大喊大叫。

  “妈的,这个挨千刀的袁水生,居然敢来莲花村撒野难怪老子去了龙岗村没有看见这个败类,兄弟伙,咱们可都是老大的人,如今老大被警察带走,袁水生这个王八蛋还趁着我们不在,欺负丫蛋一家人,这口气不吐不快,咱们就宰了他,顺便去派出所要人娘的,若是派出所不放人,老子就铲平了它”

  “大山哥,走,咱们现在就动手”

  “对,咱们不能当孬种”

  林天成摇头从村头来到张大山一伙人身后,轻轻咳嗽几声,说道:“磨叽什么,老子这不是回来了吗如果你们想去龙岗村的话,老子也不反对,记住,都别太狠了,而且你们不能动手,张大山,赵小秃,你们两个去就可以了”

  “老大”

  &n

  bsp;“你们不是莲花村的人,袁水生也不认识,那里的村长好像叫袁大头,是他的叔叔,老子不管他头多大,让他们叔侄躺上三个月五个月的就好,记住啊,下手别太狠了,去吧”

  草,这还不狠张大山看着赵小秃,两个人皆是一阵苦笑,杀一个人不难,但是让他躺上一年半载,这个还真有点难既不能把人家还弄死,又不能让人家残废,这可是一个技术活儿啊

  林天成背着手来到马翠莲的家,走近屋子的时候就见到郭大柱满脸的淤青,躺在炕上挂着盐水,哼哧个不停,炕边,马翠莲姐妹愁眉苦脸的坐着,地上,丫蛋坐在凳子上,一脸的担心,沈红笑着将盐水挂在墙上之后,随手从自己携带的皮包里拿出一些消炎药放在炕上,说道:“婶子,你们别担心,郭叔叔只是皮外伤,挂几天盐水,记住按时吃药,很快就会没事的”

  “丫头,你叔这伤是没啥事,可是那个土霸不会轻易算完的啊”马翠莲一声叹息,有些哽咽的说道:“俺这是啥命啊咋就招惹上袁水生这个地痞了呢”

  “哈哈,婶子,你们别担心,他一年半载不会再来惹事生非的”林天成大笑一声走进屋子,顿时惹来马翠莲一家人的惊呼

  “天成,你咋出来了没事了吗”

  “你刚才说啥你不会是弄死了袁水生吧”

  “婶子,俺是良民,犯法的事儿俺能干吗”林天成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却落在了丫蛋的身上,妈的,如果她怀孕了,自己可就幸福死了看着有些脸颊发红的沈红以及目光躲闪的丫蛋,笑道:“你们都别寻思那么多,眼下,果子即将成熟,咱们莲花村可要有的忙了,丫蛋啊,你不是身体不好吗跟天成哥去诊所,那里多少还有一些医疗器材,俺给你看看”

  “啊那,那好吧”丫蛋站起身体,搓了搓滚烫的脸颊,说道:“爹,你慢慢打针,娘,小姨,俺和天成哥过去一趟,这几天肚子好疼的”

  “去吧,记得早点回来吃好饭”

  跟着林天成的身影,丫蛋拉着沈红的手臂,一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如果自己真的怀孕了,怎么办林天成会以一种什么方式来对待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