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爬上马翠娇

  117爬上马翠娇

  男人的心愿是啥玩不一样的女人,有数不尽的钱,有笑傲天下的重权林天成的野心很大,但是现在的他却知道,身下这个美人就是自己即将品尝的新鲜美味,原来他紧抓着马翠娇双峰的手,此刻也轻轻的滑下,经过平坦的小腹,探向了她那女人最神秘的幽谷,舌尖从她的嘴唇逃开,滑吻到她光洁的下巴,轻抵住她的下颚,向上撩逗着

  “啊我好难过,天成”马翠娇一个劲的抽动着身子,一边万般娇媚的在林天成耳边轻诉着。

  “翠娇姐,我的好姐姐,把衣服脱掉好吗”林天成急忙问道,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了这个店,妈的,你马翠娇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现在终于又被老子逮着了吧

  “嗯你脱吧”马翠娇轻轻答应了一声,微微点点了头,打算允许林天成接下来的狂暴所为

  林天成如奉圣旨一般,兴奋的搓着手,舔着自己的嘴唇,一双冒着欲火的眼睛,一双因为紧张兴奋都有些颤抖的双手,迅速的脱掉马翠娇的衣裙,褪掉她的内衣。

  赤裸裸的玉体,顿时横陈眼前,她的肌肤洁白而微红,细腻的肌肤,无一点瑕疵可寻,结实而玲珑的玉乳,在胸前不断的起伏着,在两峰之间个露出一道美丽雪白的深沟,均衡而曲线优美的身体,滑溜溜的平坦小腹,修长而浑圆的大腿,千娇百媚的神情,真他娘的是造物主的杰作啊

  马翠娇的绒毛黑亮而细长,柔柔的向两边分开着,中间现出那条粉红的小缝隙,她的花瓣却是很肥厚,只是却如饮水的玉蚌,只是微微张开一张小嘴,却不肯让人一窥内中的嫩肉,而这张小嘴在微微收缩,潺潺的流出玉液来,水沾在绒毛门户和屁股沟上,大腿根部以及床铺上,在阳光的照闪下,一亮一亮的,好看极了

  林天成忍不住呆在那里傻看着,一动不动,只感觉鼻子一酸,泪水已经盈满了眼眶

  “天成,你咋的了啊”马翠娇有气无力却是百般娇媚的说着。

  林天成禁不住哽咽的说道:“翠娇姐,你好漂亮啊”

  马翠娇嫣然一笑,抬手拭去林天成眼中的泪水,嗔道:“真是一个傻小子,俺漂亮是因为弟弟在看嘛”

  林天成忽然握住马翠娇的手,在自己脸上爱抚着,说道:“翠娇姐,你答应俺,以后只给俺一个人看,好不好”

  马翠娇双目含春,纤纤手指在林天成的额头上一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却是开口说道:“傻帽,你还不快点把衣服脱掉啊”

  林天成这才如梦中醒来一般,急忙把自己的衣服也脱光,搂住那曲线玲珑的娇躯,左手掩住她的一个乳房,手心抵着奶头,感觉着乳头在手心中突突的顶着,缓缓的揉动,又低下头,勇猛果敢嘴唇含住她另一个鲜红的奶头,用牙齿轻轻的咬着,舌尖打转的吸吮着,另一只手在那神秘的桃园探索

  一刹那,马翠娇的浪花直往外流着。

  “嗯啊”

  她的呻吟声表达着自己的快乐,林天成伸出中指,顺着她溢出的浪花,慢慢向内抽插,稍稍插进一点点,马翠娇却皱着眉头大叫:“啊痛啊,天成,你慢点啊姐姐那里还没有东西进来过呢”

  妈的,林天成只好按兵不动,但是手指却被她的隧道紧紧的夹住,四壁软且暖和的很是舒服,就这样将手指插在里面,一动也不动

  可是,林天成的嘴和另一只手却是没有丝毫停歇,一边用手指夹住马翠娇因为刺激而挺起的奶头,整个手掌压在半球型丰满的乳房上旋转抚摸着,一边用嘴吧像婴儿吃奶一般含着她的另一个奶头吸吮啃咬着

  这时候,马翠娇只觉得自己的乳尖又酥又痒,被刺激的整个人就像被电流通过全身,舒服到骨子里头,身体也越来越热

  马翠娇几乎快要被刺激的晕眩过去了,感到自己的隧道里,也是痒痒的,酥酥的,麻麻的,百般滋味并俱

  妈的,需要了吧

  马翠娇实在是忍不住这种滋味,高声的嘶叫道:“林天成啊,不要折磨姐姐了,俺里面好痒啊”说着,便将屁股用力向上抬

  林天成一见马翠娇这个情况,就将手指顺势再往里插,其余空闲的手指轻轻按着盘丝洞边上的嫩肉,不时的抠弄着小红豆,伸进去的手指在她滑嫩的隧道里,扣扣挖挖,旋转不停,逗得马翠娇里面的嫩肉不住的收缩,痉挛着,她的浪花流的越来越多,林天成的整个手掌都满是湿腻了,盘丝洞摸在手中也是温温烫烫的

  “林天成,好啊”马翠娇含糊不清的呻吟着,按捺不住的伸出手到林天成的腿间,握住了大懒鸟,一紧之下,那巨大的大懒鸟,霎时暴涨,鸟头一抖一抖的,在她的手心里抗议着束缚

  “啊我的妈呀,林天成,你的这玩意咋这么大啊姐姐的小妹妹怎么能承受的起”马翠娇不禁有些很是惶恐的说着,脸上也带着一丝恐惧

  “翠娇姐,不要怕,俺会很小心的,你放心好了”林天成看着她害怕的样子,趴在马翠娇的耳边轻声的安慰着,还不住的向着她的耳朵里轻轻的哈着热气。

  马翠娇一边娇笑着把头躲开,一边叫道:“要死啊你”

  林天成却是张开嘴巴,把她因为充血而通红的耳垂一下含在了唇间,用舌尖在她的耳垂上轻轻的拨弄着,一边用手爱抚着她的脸庞,马翠娇的脸现在都热的烫手了

  马翠娇把林天成的大拇指含在嘴里,用力的吸吮着,释放着自己身体的压力,握着大懒鸟的手也不由自主而生疏的上下套弄起来。

  在她的玉手拨弄下,林天成更是觉得欲火冲天,浑身火热热的,便放开了她的耳垂,跪在她的两腿间,伸出手来,分开她的双腿大懒鸟在她的洞口一探一探的,徐徐将大懒鸟插了进去

  “啊天成弟弟,这么大啊有点痛啊”马翠娇感觉到了撕心裂肺的疼痛,用手握住大懒鸟不肯放开,轻声娇羞的说着。顿了一小会,皱着的眉头慢慢舒展而开,她却更加小声的说道:“天成弟弟,我们不要在这样了吧到此为止,好吗”

  马翠娇很是不好意思的笑了,把红润的樱唇嘟了起来,向林天成表示歉意,林天成低下头,深深的吻住了马翠娇的香唇,吸吮着她的香舌,舌尖与舌尖在两唇之间翩翩的舞动着。

  妈了个比的,想要现在就结束林天成是不会轻易罢手的,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你让他正兴起的时候拉倒,马翠娇简直就是在说梦话

  这一刻,林天成的两手更是不停的抚摸着她的椒乳,屁股也不住的在耸动着,大懒鸟在马翠娇的手掌间弹跳着,厮磨着她的害人洞口

  经过这样不停的挑逗,马翠娇不禁又变得浑身无力,只是一个劲的乱颤,盘丝洞口更见湿润,终于忍不住发自内心的痒,娇喘吁吁的说道:“天成弟弟,好弟弟,你可以慢慢的,轻轻的进来”

  说话间,她又把两腿尽力八字分开,挺起臀部,用两片娇嫩的花瓣厮磨着大懒鸟的前端,迎接着鸟头的驾临

  &nbs

  p;妈的,林天成知道马翠娇此时春心大东动,便不在犹豫,微微一用力,鸟头被套了进去

  “啊痛死我啦”

  马翠娇仍是大叫了一声。

  此时,林天成只觉得鸟头恍如进入了一条狭隘的泥泞小道,进展不得,前端还有一些东西阻碍着,在看马翠娇,已经头出香汗,眼角处流出了泪水,便按兵不动,不敢在向前推进

  只是用手握住大懒鸟,举起鸟头,不住的在门户洞口厮磨着,时而在轻轻的插进去一些,左手按在她的乳房上,一阵接着一阵的揉捏着,伏在马翠娇的耳边,轻声询问道:“翠娇姐,现在你觉得如何了”

  “天成弟弟,就这样,等一下在慢慢动”

  马翠娇娇哼说完,胸前的小樱桃一瞬间被两片嘴唇裹住,马翠娇再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做酥麻,什么叫做奇痒难耐这,很舒服呢

  小樱桃旁边,那一滴滴的乳晕此时也是泛起了潮红,坚挺的果实被林天成叼在嘴里,滋滋的吸吮声连绵不绝,在这空廖的房间之中形成了一种绝响

  我草,这妞的小奶头真像样儿啊

  马翠娇忍受不住自己的身体传来的感觉,不行了,痒,而且痒死了

  吸吮着嫣红的果实,林天成疯了彻底地疯了如此的美人光着身体在自己身下,不好好享受怎么可以

  吧唧,吧唧,圆润的果实之上渐渐地流着林天成的口水,身在索取之中的林天成只知道自己要饱览品尝这人间美味

  “啊天成弟弟,求不要再吸了,姐姐,姐姐不行了”

  马翠娇扭摆着自己的娇躯,似乎要逃避林天成的双唇,可是一切都是徒劳无功,随着林天成的爱抚,自己的身体渐渐软了下来,没有一点力气,只能任人摆布

  林天成见到时机成熟,悄悄的挺近,就在马翠娇猛力抱着他的时候,但听见一声挤水声,马翠娇这一下痛的热泪直流

  “啊天成弟弟,慢点,慢点啊,你轻一点啊”马翠娇两颊赤红着娇喘着说道:“天成弟弟,姐姐从来没有过,你别把我弄伤了”

  “你放心”林天成极力安慰着她,说道:“老子会很轻的,会让你很舒服”

  “哦啊俺一点都不舒服嗯好痛”

  马翠娇呻吟说话时,林天成缓缓的将大懒鸟往外抽的时候,舌尖舔过她的奶头,温柔嫩滑,马翠娇上下遭受到刺激,喘息声更加粗重,当林天成一次又一次含住她已经发硬的乳珠时,她更是张口呻吟,而且还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酸麻,内心过于紧张,她的两手在林天成的背部留下了指痕

  望着渐渐适应下来的马翠娇,成熟之中带着一股浪劲,林天成心中一股从未有过的爽快感觉,油然而生

  真爽,奶奶的,干过此尤物,不枉为男人一生了

  一次次的攻击,一次次的惨叫,渐渐地,马翠娇不再是被动,开始配合起来,甚至是有规律的有自主的反抗起来。

  在经历了最初的疼痛之后,习惯了那种感觉,马翠娇披散着长发,媚眼如丝望着林天成,两个硕大的奶子随着林天成的动作上下跃动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