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毛毛吹箫

  115毛毛吹箫

  不知不觉之中,过去了五分钟,林天成坐在床上见到毛毛始终没有跟进来,也不着急,心里铁定了可以享受特殊的服务,于是走下大床,看着屋子墙角的抽屉,伸手拉开之后,脸上邪笑了起来。

  妈的,居然还有毛片给老子建造诊所的哥们真的是太了解我的心死了随手拿出一盘男欢女爱的碟片放进dvd之中,再一次回到床上坐着。

  “毛毛,快来看电影,动作片啊真不错,啧啧”

  “嗯,来了”毛毛终于还是答应了一声,从外面走了进来,她依旧穿着那件翠蓝色的紧身短袖,虽然有些皱巴巴的,但是里面的紧身背心却不错,腰身狭小,裹得曲线毕露,浅浅的领口,短短的衣袖,露着雪似的玉颈以及莲藕一般的酥臂,那香软绸滑的衣衫内,裹着那纤纤适度的娇躯

  林天成把碟片放进去之后,从头开始放起。

  一个准备着洗浴的妙龄少女出现在了屏幕上,毛毛蹙了一下眉头,走过来坐在林天成身边,问道:“天成哥,这个片是啥名字”

  林天成看着毛毛一个劲的鬼笑,却不回答,想必这个小妞没有看见过这种动作片吧

  毛毛见到林天成笑的诡异,白了他一眼,自顾的看着屏幕去了,带子中的女主角长的很美,年纪大概也就十七八岁,所以有着完美无瑕的曲线,乳房更是高高的耸起,洋溢着清纯的饱满,少女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对镜自怜,尽情的展示着自己的胴体,然后缓缓的跨进浴缸,一面洗浴,一面抚弄着双乳,而且还做出种种挑逗动作,眼神迷乱的发着声声诱人的呻吟

  林天成看这个动作片看的太多了,以至于现在自己看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很强烈的感觉,可是现在不一样,想到一个青春的少女毛毛就坐在床边上,不由得燥热难耐,连忙偷偷的把腰带再解松一丁点,那大懒鸟更是一直坚挺的耸起很高,偷眼向毛毛看去,只见她面红耳赤,呼吸急促,身子几乎都要软了下来,可是双眼却睁得大大的看着屏幕

  片中的少女洗完澡出来,穿着一袭透明粉的浴袍,走出浴室,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时,忽然听到室内传来一片嬉春声,不禁好奇驻足偷听。

  原来一对年轻男女正在颠鸾倒凤,女的是一个成熟的少妇,此时正在沉醉中,不时的传出叫床呼声,男人的那玩意在少妇的隧道里,狠插乱捣,一副毫不畏惧艰难的模样,少妇的隧道一闭一开,就像自动门一般,浪水直往大门处涌出

  林天成再看毛毛,依然粉脸含春,眼睛睁得更大了,一双手情不自禁的伸进衣衫里,偷偷的靠近了她,毛毛也毫不知觉

  荧幕上,在房外偷听的少女越来越紧张,肩膀斜靠在墙上,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眼神迷乱,嘴巴微张,吐出一截粉红色的小舌尖,鼻息急促,用手在自己的身上上下游走,她的胴体从透明浴袍外露,镜头曼妙,更加迷人

  而此刻,房间里的好戏也渐入高潮,那男人把少妇的身子反过来,叫她跪着双腿打开,自己挺直了那玩意,使劲了腰力,往少妇湿淋淋的门户里刺了进去,那活儿来到洞口,也不稍作停留,鸟头刚刚侵入,便是长驱直入,一下子深抵花心

  毛毛看到这里,浑身不住的发颤,她把双腿尽力的并拢在一起,使劲的绞着,只有这样,她才觉得稍微好受了一些,双手却不由自主的按在自己的双峰上抚弄着那鲜嫩的小奶头

  屏幕上的少女站着头看着,越来越肉紧,两只手早已经一只按在了自己的大奶子上用力的揉捏着,另一只手用手指头在自己的盘丝洞里抠挖着,手也动,身体也动,忽然间,一个立足不稳,跌倒了在地上,房间内的男女一下子被惊动了,男人光着身子出来,把少女抱紧房内,少妇一看大吃一惊,原来这个少女是她的小姑

  这个时候,林天成再看身边的毛毛,她的眼睛却已经眯了起来,嘴巴微张,一副如痴如醉的样子,一双手不管不顾的抚弄着胸脯,趁着她意乱情迷的时候,林天成凑身过去,把手伸进她的腿间,探向她的大腿顶端

  “不要,天成哥,俺还是帮你完事吧,俺俺要回去了,一会溪儿姐好来了求求你,好不好”毛毛的大腿遭受到林天成的触碰,立刻像是触电了一般,身子猛的一震,说完之后,娇躯有点瘫软

  我草,林天成的手指顿时感觉到一股暖流从毛毛的迷人洞深处喷流出来,入手,满是滑腻

  “好吧”林天成倒也不着急,反正早晚都是自己的,而且这个毛毛无父无母的,自然要让她适应一段时间

  “那俺帮你弄出来吧”毛毛说完,俯下身子跪倒在林天成的腿前,小手顿时握住了他的大懒鸟,吓了一跳,她的小手竟然没有握过来。

  “天成哥,你怎么长的这么大,怪吓人的啊”毛毛说着,小手很生疏的开始套弄起来。

  林天成嘿嘿笑道:“天生的,不过女人都喜欢”

  “天成哥,听你这话,看样子你玩过不少的女人啊”毛毛翻动眼珠,瞥了一眼林天成。

  林天成没有想到毛毛的手法虽然生疏,但是感觉很刺激,没几下就让自己生出一波又一波的快感,那要是她的小舌头在上面舔上一下,还不舒服的要死

  “毛毛,你这话可是说错了,向来都是那些女人玩老子呢。”林天成哼着粗气道。

  “啊天成哥,都是你们男人玩女人,难道到你这就颠倒过来了”毛毛瞪了一眼林天成,小手用力一收,顿时加大了对那玩意的压迫。

  “哦耶”林天成轻呼一声,伸手抚摸着毛毛柔软的长发,哼道:“怪这家伙太大,搞的那些女人一个个跟疯子一样。”

  毛毛并没有躲开,而是任由林天成抚摸着自己的秀发,小手还是一上一下的为他服务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很快十五分钟过去了。

  此时,毛毛的两只手臂已经都有一些酸痛了,然而林天成却还是没有一丝要来的冲动。

  “怎么还不出来啊天成哥,俺胳膊都酸死了”毛毛看着墙上的钟很着急的说道,她很害怕这一刻会有人过来,毕竟自己还是少女啊不如村子里那些女人大胆开放,自己打算色诱林天成,已经觉得自己很丢人了,而且现在还在做着自己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林天成不知道毛毛想干什么,不过见她频频看钟,便问道:“毛毛,你有事”

  “没,没事。”毛毛说着小手再次加速运动起来。

  “哦,没事就好。”林天成看一眼有些紧张的毛毛,故意夸张的幽幽喘道:“老子和女人在床上都要搞个一两个小时,打飞机的话,刺激小了些,可能时间会更长。”

  什么一两个小时毛毛哪里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吓得小手不禁用力捏了一下林天成的大懒鸟

  毛毛有些犯傻了,小手也停了下来,近乎乞求的说道:“天成哥,你能不能快点啊”

  林天成摇摇头,也是一脸无奈的哼道:“老子也想快点啊,可是刺激不够啊,除非”

   

  ;“除非什么,快说啊。”

  看着毛毛再一次一步步走进自己的圈套,林天成心里都乐歪了,脸上却是一副难为情的样子,犹豫了一会,叹道:“除非毛毛用嘴巴帮忙了。”

  “什么,你让俺给你”毛毛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项服务自己可从来没有做过,再说,也不会啊

  “有何不可”林天成点点头,深情的看着毛毛,等待着。

  时间还剩十分钟,看着手中粗大的家伙,毛毛犹豫着,最后鼓足勇气说道:“天成哥,俺不会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妈的,吹箫啊,自己可是毛毛的第一炮啊,顿时更加兴奋。

  “放开点就好,牙齿向里收。”林天成说着全身肌肉也绷紧了,不过脸上还是释放着笑容,眼神中充满了鼓励

  毛毛缓缓把小嘴凑了上去,不过看着这么大的东西,心里还是有点颤,抬眼看了一眼林天成,想要退缩

  “毛毛,你一定可以的”林天成轻轻捏了一下毛毛粉红的脸颊,只见毛毛微微开启湿润的樱唇,小舌头像一条蛇一样探出了头。

  此时,林天成心里那个美啊,迫不及待的把身体微微抬起,顿时把坚硬如铁的大懒鸟触向了毛毛又湿又软的舌尖,一股电流顿时传遍全身,弄的林天成不由得颤了一下。

  此刻离自己要走还剩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毛毛不敢再等下去,只好鼓了鼓勇气,闭上双眼,长长的睫毛微微抖颤着,随即张大嘴巴,一口含住,樱桃小嘴顿时被撑得像个茶杯口,温热的舌头让林天成一阵抽搐。

  “哦耶”林天成一声疾呼,顿时狠狠按住毛毛的脑袋。

  咕咚

  一股温热滑滑的东西射进了毛毛的喉咙,她没有选择的咽了下去。

  林天成泄了

  但是,大懒鸟插得太深,那股白浆射出后直接坠入了毛毛的喉咙,呛得她脸色紫红,咳了几声,本想抽回,怎奈摆脱不了林天成大手的束缚,直到林天成畅快的舒了口气后,这才松开毛毛,抽了出来。

  “天成哥,你怎么射俺嘴里了”毛毛急忙抽出一张手纸吐了起来,不过东西已经咽进了肚里,哪还能吐出来。

  林天成心里很畅快,脸上却歉意的说道:“毛毛,老子也没想到一下子就射了出来啊,谁让你这么漂亮,这么吸引人啊”

  “你骗人哼,如果俺漂亮,你为什么回来都不找我啊哎呀,俺要走了,要不一会来不及了”毛毛红着脸,站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走出屋子的时候,突然看见远处走来一个女人,吓得她急忙装作受伤的样子,一瘸一拐走出诊所

  看着毛毛仓皇而逃的曼妙背影,妈的,老子要找个机会给你解决了,满意的提上裤子,探头一看,顿时愣住了,马翠娇怎么来了难道是来找老子玩开心的事情左右一寻思,林天成觉得大有可能

  几日不见的马翠娇见到毛毛一瘸一拐的从诊所走出来,打了一声招呼,两个人面对面说了几句林天成没有听见的话之后,便见到毛毛离开,马翠娇站在原地四下看着,踌躇不前,足足过了十几分钟,她抚弄一下自己的秀发,深深的呼吸一口香气,一步步向诊所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