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十八摸

  107十八摸

  被子上的美人,全身都是美味佳肴,林天成跪在柳溪儿的身边,吃着她趾缝里面的李子,然后发疯的吸吮着她的脚趾,好像那才是真正的人间美味一样,随后,柳溪儿小腿上的西瓜以及西瓜皮覆盖的皮肤成了他第二道菜肴,他的唇在柳溪儿那滑腻的肌肤上流连忘返

  充满奶油的大腿显然让林天成陷入了情欲的漩涡,他毫不克制自己贪婪的吮吸着,赞叹着柳溪儿皮肤的光滑

  “啧啧真是想不到啊,你的肌肤真嫩,真香,极品啊”

  “哎呀,天成哥,你好讨厌啊,坏死了你喔”柳溪儿无法忍受林天成手口并用的挑逗,小妹妹已经洪流直涌,发烫的面颊红红的,可是她的心里却有着一丝幸福的期待,到底会是什么滋味呢这一刻,柳溪儿知道林天成的兴奋,可是自己何尝不是被他弄的浑身飘飘欲仙,有种自己是美食的错觉呢

  此刻,林天成忘情的用舌尖在柳溪儿的肚脐周围画着圈,然后开始品尝她肚脐的咖啡香

  “啊”柳溪儿只觉得自己被林天成吃的全身好像要燃烧了一般,只想要男体贯穿自己极度灼热的身体,很想要那种骨头都酥了感觉来充斥自己的全身

  她想要

  她很想要

  但是,她开不了口

  吃过了柳溪儿肩上的菠萝,林天成开始特别的眷顾起她的乳房来,上面的冰淇淋被他舔了又添,乳头更是林天成的重点攻击目标,直撩拨的柳溪儿娇喘连连,不住的嘤咛呻吟

  “啊喔天成哥哥,溪儿不行了”

  “嘿嘿,好戏才开始啊,慢慢享受老子给你带来的快乐吧”

  林天成笑着说完,又把樱桃从柳溪儿口中洗出来,品味着,同时也品味着她的香舌,滑腻柔软而且又带着甘甜的小舌头热烈激情的回应,柳溪儿双手在林天成的后背胡乱的抓扯,口中的声音断断续续,酥胸起伏不停,正要索求林天成能给的更多的时候,林天成却吐出了她的小舌头

  舌尖轻轻的她的肌肤上游走,一点一点一点的向下,最终,舌尖停在了柳溪儿的黑森林,那里的巧克力都有着一丝晶莹的光泽,那是柳溪儿的花蜜,很香,而且味道很浓

  处女香,巧克力,林天成伸着舌头看着这幅美景,缓缓的低下头,舌尖触碰到柳溪儿黑森林上的巧克力,在自己的唾液和她的花蜜之下,巧克力和着淡淡的处女香,甜美的芬芳徘徊在鼻尖,林天成一点一滴的将巧克力吃了一个干净,可是却嫌不够,他用舌头撩拨开柳溪儿娇滴滴,粉嫩嫩的花瓣,轻轻的舔弄着花瓣上的露水

  “啊好痒啊”柳溪儿娇躯乱扭,只觉得林天成的舌头自上向下的重重的舔着自己的那道细缝,到了最上方,他的舌尖还会有意无意的撩动自己那极为敏感的小豆豆,全身猛的一颤,一股蜜汁又流了出来

  “怎么样老子这一场美食盛宴,你还喜欢吧嘿嘿,溪儿,你真美啊”

  “天成哥哥,求你不要在吃了,溪儿真的不行了啊你停下吧,我我有事跟你说”

  “等会吧,让老子满足你的身体再说,嘿嘿”

  林天成开始把他的舌头刺进柳溪儿的花朵里,柳溪儿娇躯又是一颤,天啊,他的舌头怎么会这么长,这么灵活

  林天成的舌头在柳溪儿的黑森林之处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的抽插着,柳溪儿被弄的是无比的舒服,浑身已经是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香汗了,直到林天成深入的使她感到隐隐的痛

  “不我不要被林天成的舌头破去我的处女之身我要他的男人之处”柳溪儿心里大声的叫着,身体开始躲避他的舌头

  林天成似乎明白了柳溪儿的一丝,开始缓慢的脱掉裤子,这个时候,柳溪儿强自使出身上仅有的一点力气,坐起来,跪在林天成的身前,用自己的嘴巴把林天成身上衬衫的纽扣一个一个的解开,再帮他脱掉,她的这一举动让林天成特别的兴奋

  一刹那,林天成连拉带扯的脱掉自己的内裤,柳溪儿顿时羞红了脸,一双含羞的美目偷偷看着林天成的大懒鸟,他的那活儿粗大笔直而坚挺,好像要刺穿一切似的,充满不了攻击力,而自己要用自己花芯里柔嫩的皮肉接受他,防御他

  “溪儿,躺下吧,做老子的女人,好不好”

  “天成哥哥,我怕啊真的太大了啊,我怕我接受不了”

  “别怕”林天成抱着柳溪儿顺势倒在被子上,自己的大懒鸟顶在她那花蕾的逢席上,扳着花蜜的润滑,往里一定,停住了

  天啊他已经顶在了自己宝贵的处女膜上柳溪儿闭上眼睛,双手抓紧床单,皱着眉头小声说道:“天成哥哥,来吧”

  林天成深呼吸一口,吻住了柳溪儿隐隐带汗的额头,笑道:“别怕啊,老子会很温柔的”

  随后,林天成把住柳溪儿的腰肢,控制了她的身体,然后缓缓的向上顶,柳溪儿紧张的用手按住林天成解释的小腹,做着无力的抗拒,林天成微微一笑,安抚着柳溪儿紧张的小手,然后

  紧打鼓来慢打锣停锣住鼓听唱歌,诸般闲言也唱过,老板听了,不花银两摸不着,老同听了,浑身上下打哆嗦,小伙子停了,抱着枕头喊老婆

  一摸呀,摸到溪儿的头上边呀,一头青丝如墨染,好似那乌云遮满天,二摸呀,摸到溪儿的眉毛边,两道眉毛弯又弯,好像那月亮少半边,哎呦呦,好像那月亮少半边,三摸呀,摸到溪儿的眼上边,两道秋波在两边,好似葡萄一般般,哎哎哟,好似葡萄一般般

  四摸呀,摸到溪儿的鼻子上边呀,大头朝下,小头朝上,好像一座小金山.哎哎哟,好像一座小金山

  五摸呀,摸到溪儿的耳朵边,两个水饺一般般,还有一对大耳环,哎哎哟,还有一对大耳环

  六摸呀,摸到溪儿的肩上边,两个肩膀园又圆,我越摸约越喜欢.哎哎哟,我越摸约越喜欢啊

  七摸呀,摸到溪儿的胳膊弯,好像小河弯又弯,如同牛梭一般般,哎哎哟,如同牛梭一般般啊

  八摸呀,摸到溪儿的咯吱窝.摸来摸去喜死我,好像喜鹊垒的窝,哎哎哟,好像喜鹊垒的窝

  九摸呀,摸到溪儿的脊梁边,并分的麒麟在两边,我越摸越喜欢.哎哎哟,我越摸越喜欢啊

  十摸呀,摸到溪儿的屁股上边呀,两个屁股园又圆,好像两个大木锨.哎哎哟,好像两个大木锨

  十一摸,摸到溪儿的小金莲,脚指头好像大蒜瓣,我越摸越喜欢.哎哎哟,我越摸越喜欢啊

  十二摸,摸到溪儿的奶子边,两个奶子圆又圆,好像出笼的包子鲜,哎哎哟,好像出笼的包子鲜

  >

  十三摸,摸到溪儿的乳头边,两个奶头子红又红,好像两颗小樱桃.哎哎哟,好像一两颗小樱桃

  十四摸,摸到溪儿肚脐子上边,小小的肚脐圆又圆,好像一枚小金钱,哎哎哟,好像一枚小金钱

  十五摸,摸到溪儿的小肚子边,方方正正一块地,好象一块插秧的田,哎哎哟,好象一块插秧的田

  十六摸,摸到溪儿的大腿边,如同白耦一般般,我越摸越喜欢,哎哎哟,我越摸越喜欢

  十七摸,摸到溪儿小肚子下边,好似耕牛耕犁田,还有一道茅草沟.哎哎哟,还有一道茅草沟

  十八摸,摸到溪儿的沟里边,好似洪泽湖水波连天,还有一座小金山,哎哎哟,还有一座小金山

  柳溪儿听着曲子里那香艳的语句,实在受不了,全身都被林天成一边唱着取儿一边摸了个干净,摸了一个彻底,此刻的她,恨不得立即昏过去

  “哎呀,天成哥哥,你可别唱了,要是被人听见多难为情啊”

  “嘿嘿,好,好,老子不唱了,咱们办正事儿”

  两个人的身子全部接触在一起,温度瞬间提升起来

  咚咚咚

  林天成突然停下了一切动作,狰狞着脸孔回头看着窗户外

  此刻,莲花村百十来户家的灯光几乎都亮了,吵吵闹闹的声音在锣鼓之下更显得喧嚣,林天成不明所以

  “天成哥哥,是不是出事儿了”柳溪儿略带羞涩和紧张的问道,心里紧张极了,同样也害羞急了,第一次感觉自己的下面是那么的需要

  真的需要

  真的特别需要那个

  “妈的,不知道啊咱们不管,咱们先办事,完事了再说,来来,快点,分开腿,让俺进去”林天成现在正是箭在弦上,根本就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情,只有一个奶奶头,只想做一件事,草

  柳溪儿死死的并拢双腿,双手推着林天成,嘀咕道:“天成哥哥,我都打算让你弄了,你着个啥急啊,你手机在哪莲花村的村主任,村子里一般不会敲锣打鼓的,一旦出现这种情况,肯定是出事了,你快去看看,我等你回来就是了,我又跑不了”

  林天成很无语,妈了个比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两个大拳头狠狠的捶打着水泥炕,无奈之下,自豪差u树农行衣服,回头看着柳溪儿的羞涩和白花花的身体,妈的,你给老子等一会,走出屋子的一刹那,村子里的人几乎都聚集在小卖部,慌慌张张的样子以及一声接着一声的女人喊叫声让林天成知道,真的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