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张婷婷的命运

  98张婷婷的命运

  “美女,这就对了嘛,配合一点,大家一起玩玩不是很好吗”右边那个瘦猴一边说,一边将张婷婷的右腿拉开放到自己腿上,左手抚摸她的大腿,右手隔着衣服揉搓她的奶子。而左边那个胖子则如法炮制地将她的左腿架起来,放到自己的右腿上,并伸手在她身上乱摸起来。

  这样,张婷婷就呈现出一副张大两腿的羞耻状态,然而,那个高个似乎并不满足,开始隔着内裤抚摸她的私处了。

  张婷婷心里还惦记着那把小刀,生怕一不小心,他们就会用这把刀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所以,仍旧不敢乱动。

  作为一个曾经的官二代,张婷婷还没有享受过自己被男人摸的滋味。今天,终于体验到了,原来是那样的舒服,没过几分钟,她的身体竟然充血地分泌出体液来了,虽然她心里极端厌恶,但身体却做出不同的反应,心理十分矛盾,强烈的生理愿望驱使她,希望他们不要停,继续对她进行侵犯

  “我是被胁迫的,我也是正常人,有着正常人的生理反应,但我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我的身子永远都是清白的”张婷婷心里不断为自已寻找理由,以降低她心中的羞耻感。

  此时,左边的那胖子伸出右手绕过她的后背,一巴掌盖在她右乳上,将张婷婷整个人搂在他怀里,并伸手把她连衣裙的拉链向下猛扯。

  张婷婷本能地用手死死拉住她的衣裙,嘴里大声叫了起来:“不要,你们不能这样,救命,救命啊”

  “你他娘的给老子,再叫老子就废了你”胖子大吼一声,用力向下猛扯。

  “美女,我劝你还是不要反抗了,反抗是没有用的”右边的瘦猴淫笑道:“你不是都有反应了吗”

  说着,瘦猴把手伸进她的内衣里,当他发现张婷婷的身子已经湿了,变的更加兴奋,手指加大力度来回磨擦

  这感觉比刚才隔着内衣抚摸要强得多了,一股电流直通脑门,张婷婷不禁全身酸软,只能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轻喘。

  在张婷婷注意力集中在瘦猴攻击她下身的时候,左边那个胖子趁机一把拉下了她连衣裙上的拉链。

  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地把张婷婷的连衣裙向两边扯,这样,就露出了她只穿着胸罩和内裤的身体

  “哈哈,好白好滑的皮肤,好大好嫩的奶子,好丰满性感的身体啧啧极品啊胖哥,我们遇见好货色了”瘦猴高声怪叫道。

  “美女,你穿一件这么随便的衣服,不是引诱我们犯罪吗”胖子一边用手指轻抠她的乳沟,一边趴在她耳边怪笑道:“本来上面让我们立刻杀了你,但是看见你这样的身体,我们哥俩还真是下不了手啊”

  张婷婷羞得满面通红,可是他的粗重的气息吐在她耳里后,让她产生一种酥痒难挠的感觉,让她生理上变得更加兴奋了但是,她忽然明白,原来自己被绑架并不是意外,而是别人的预谋,难道是因为自己父亲的原因而这两个男人一定是玩女人的老手,下手不轻不重,弄得自己全身酥软,羞耻的体液源源不断地从体内分泌出来,我该怎么办

  他们这样又抠又摸了一会儿,那瘦猴伸手到张婷婷后背想解开她胸罩的钮扣,张婷婷下意识地紧靠住椅背,使这家伙并没有成功。

  “哥们,看我的”那胖子又掏出了那把小刀,伸到她胸前往上一挑,嘣地一声,把那细细的带子一下就挑开了。

  张婷婷的胸罩顿然向两边分开,白嫩的奶子完全外露,这令两个人更加兴奋,他们粗重的呼吸吐在了她的脸上。

  胖子在割张婷婷胸罩带子时,刀子碰到她胸前的肌肤,那冰凉的感觉让她更加惊恐,彻底失去了仅有的一点点反抗的意志,任由那胖子从她腰两边,把她的小内裤一前一后割成两片

  这时,张婷婷已近乎全裸,完全失去了反抗,任由他们蹂躏,内心一片空白,只是不时地发出一些不知是惊恐,还是兴奋的哼哼声。

  他们一左一右地搓揉着她的奶子,还不时低头用舌头舔弄,张婷婷的胸部被他们搞得又痒又酥又舒服

  突然,胖子把带有口臭味的嘴凑向张婷婷的嘴。

  张婷婷厌恶地转头避开,胖子粗鲁地抓住她的头发强行吻了上来,舌头迅速钻进她的嘴里,不停搅动她柔软的舌头,这家伙两手也没闲着,不住地搓揉着她的丰胸

  瘦猴见状,也不甘示弱,低头用舌头去舔张婷婷的身体,还不时将舌头像狗抢食一样,在她身体上扫来扫去

  正当一胖一瘦的两个男人横枪立马,试图在车座上侵入张婷婷神秘的领地时,开车那个小伙子已经将面包车开进了郊外的一幢房子。

  这小青年好像是他们请来的专职司机,负责替他们拉客,拉皮条的,一路上,对两人猥琐的行为熟视无睹,只是专心开车。

  这里是这帮小混混们集聚的窝点,他们的头儿叫做龙五,大铁门外面还有人站岗,一般陌生人是不允许随便进出的。

  绑架张婷婷的两个人,都是龙五的得力手下,一个叫做胖大海,一个叫做瘦驴,两个人算是龙五的军师,专门策划有些不地道的事情,出一些馊主意,说来也赶巧,龙五接到一个秘密电话,只为一件事,杀了张婷婷

  两个人得到龙五的吩咐,拿着张婷婷的照片在通源市断断续续的地方瞎转悠,碰巧遇见张婷婷,原本只想一刀杀了便是,但是一看见张婷婷的美色,胖大海和瘦驴就控制不住了,不知不觉就带着她回到了这里

  当他们回到大本营,才想起了老大在电话里的叮嘱,杀了张婷婷可是现在来不及了急忙替张婷婷穿好裙子,但由于张婷婷的胸罩和小内裤均被胖大海和瘦驴用刀子割断了,只能让她暂时真空,两人将这两样东西一分为二,如获至宝地揣进各自的裤兜里,以此留做纪念

  车子一进入院子里,一个文质彬彬的男人,也就三十多岁左右,背着双手,嘴里叼着一支香烟,站在院中。

  “老大,我们回来了”胖大海推着张婷婷走下面包车,贼眉鼠眼的笑道:“老大,这妞还真是一个极品我和瘦驴没忍心杀了她,这不带回来给老大享受一番吗,等到老大爽够了,宰了她也不迟”

  啪啪

  胖大海刚刚将张婷婷推到这个男人面前,两记巴掌顿时扇了出来,打的他和瘦驴脸上清晰的留下一个巴掌印

  “妈的,老子要的是死人,不是活人,滚”龙五吐掉香烟,随即就是几个大巴掌,胖大海和瘦驴只有闷头的承受,牙齿都被掴掉了几颗,但是却不敢吭声这可是龙五第一次发火

  “滚”

  “是,老大”

  胖大海和瘦驴如释重负,连滚带爬离开龙五的视线,冷汗惊湿了一身

  张婷婷低着头,红着脸不吱声,感到下身黏糊糊的,有些不适,

  急忙将双腿并在一起,夹得紧紧的。

  龙五打发走了两个手下,突然发现她的裙子湿了一大块,还有一些透明的液体从两腿间流出来,于是,诧异地问:“是不是刚才那两个家伙欺负了你”

  张婷婷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点头的是,这两个好色的男人确实轻薄过她,摇头的是,他们仅限于抚摸,并没有对他进行实质性侵入,而且,自己还感觉到很舒服,很享受,想到这里,脸红得发烫。

  “没有欺负你最好,要是我知道他们欺负了你,绝不会放过他们”龙五安抚她一句,说道:“你这条裙子已经弄脏了,要不你先去洗个澡,我去帮你找一件睡衣”

  不知道为什么,张婷婷突然对眼前这个男人有了一些好感。

  这个人虽然不是很潇洒,但在自己被他的手下欺负的时候,能站出来替她说话,一股感激之情油然而生,心里有些感动。

  “谢谢”张婷婷点了点头,随即不解问道:“这是临死前的节奏吗咯咯,你不是想杀了我吗为什么又要这样对我”

  “老子不喜欢一个女人一丝不挂的死去现在你有什么要求,老子都可以帮你做到”

  “咯咯我没有任何要求,如果说有,我只想看见一个人”

  “谁”

  “他叫林天成”

  “哦”龙五点点头,掏出香烟点燃一颗,眯着眼睛看着大门之外,远处,一辆豪华的宝马轿车停靠在路边,抿嘴一笑,只听见车门一响,随后走出来一个健壮的男人

  林天成远远的看着这个地方,安慰了一下沈红和朱美,坐在轿车之上的他并不想下来,但是,张婷婷算是自己的第一个喜欢的女人,现在,林天成很纠结,她是张喜成的独生女儿,而张喜成已经被自己废掉,此刻的她遭遇到挟持,自己该不该搭救

  犹豫不决的时候,见到胖大海和瘦驴鼻青脸肿的走出来,见到张婷婷那柔弱无助的背影,林天成终于决定出手,顺便也想看看这是什么组织,走下轿车的一瞬间,看清楚那个男人的面容之时,林天成笑了

  “哈哈,你先上楼吧,也许你会看见林天成别想跑,也别想着寻死,如果你还想看见林天成”龙五说完,身边立刻走出一个女子,陪在张婷婷的身边走近小楼

  浴池里,张婷婷把热水调得滚烫滚烫。整间浴室里热气蒸腾,她流着眼泪拼命地向身上涂着香皂和各种沐浴液,一遍遍的清洗自己的身子,她不知道,等待她的将是一种怎样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