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一夜四次

  95一夜四次

  随着林天成强劲有力的做着活塞运动,沈红下面的浪水越流越多,都流到了她的屁眼上,林天成的两个蛋蛋上也沾满了蜜汁,沈红听到那抽送时的吧嗒吧嗒声,真浪荡啊想到自己和一个病人在疯狂的造爱,而且林天成那么棒,沈红就好兴奋

  但见床上两条雪白的身躯缠绵在一起,上下颠簸,构成了一幅活色春宫图,还有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女人痛并快乐着的呻吟声,再和着肉体摩擦碰撞之音,谱成了一曲激情四射的交响曲

  这个时候,林天成加大了抽送的力度和频率,使劲儿的干着沈红,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几乎飘了起来。

  “啊太深了”沈红觉得自己已经被林天成弄的要上天了,一股股强烈的快感,从身体深处向外扩散开来,她到了

  林天成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粉背,吻着她的秀发,让她休息了一小会,然后示意沈红转过身去,此刻的沈红如小绵羊一般乖巧听话,很顺从的趴在床上,撅起了她白白嫩嫩的小屁股,咿呀咿呀的哼叫着

  看着那不断流水的粉嫩的鲜红嫩洞,林天成抱住沈红的腰肢,噗呲一声,大懒鸟挑开贞洁的花瓣,刺入那紧凑无比,鲜红夺目的圣地

  妈了个比的,真烫啊林天成一只手揉搓着沈红的小珍珠,一边用大懒鸟狠狠的填充着沈红的水帘洞,另一只手摸着她的奶头,轻轻的捏着

  “不行了呀你的好大,好粗啊塞得我里面满满的”沈红只觉得自己的浪花越流越多,愉快的呻吟着:“啊用点力啊”

  林天成坏笑着,猛的提升了速度和力度,听着这个纯情小护士浪荡的极叫声,刺激了自己的情欲,感觉到她用盘丝洞紧紧的夹住自己的大懒鸟,更是令自己欲罢不能,而且她还翘着屁股英迎合自己的抽送,终于,他忍不住了,大叫一声,一股股浓浓的东西射到了沈红的身体深处

  两个人就这样趴在床上,许久,林天成吻着沈红的粉背,她的香唇,她的耳垂,抚摸着她的双乳,二十几年来,第一次遭遇破瓜之痛,沈红觉得自己被林天成弄的很爽,干出自己那么多的水,享受着林天成爱后的疼爱,他温柔的动作,他的怜香惜玉,他的勇猛,他的强“硬”,感觉自己爱上了这个男人

  “啊”沈红檀口一张,大声呻吟起来,她在林天成又一轮强烈冲击下,登上了快乐的巅峰,好像腾云驾雾一般,这已经是第四次了。

  “老公,别再弄了好不,我受不了了”沈红俏脸红得像个大苹果,娇羞无限地说着。她平时连自慰都没尝试过,今天经受这么强烈的肉体刺激,尤其是林天成到了床上居然如此勇猛,她哪里吃得消

  此时,林天成身上的那股无名的欲火已然消了一半,听到沈红的求饶声,他立即停了下来。

  沈红见他的大懒鸟仍是剑拔弩张,美目泛起一丝愧疚之色,这段时间她自己是快乐得直上云端,而林天成却未尽兴。

  当下她也不顾得身子的疲劳和初经人事的羞怯,坐起来低下头,手口并用帮他泻火,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林天成终于卸甲收兵

  一缕晨光照在林天成的脸上,暖暖的,柔柔的,好似情人的爱抚,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见到沈红正趴在他怀里熟睡着,修长纤美的睫毛随着酥胸的起伏而颤动着,俏脸那抹艳丽的红霞尚未完全褪去,和着清晨的阳光显得十分妩媚可爱。

  沈红香娇玉嫩的身体紧贴着他,那温软滑腻的感觉令他身子一颤,只觉下身又冒出一团火来。

  林天成努力克制住了体内升起的欲念,回想起昨晚占有了沈红的处女之身,心不由得为之一颤,妈了个比的,老子这是怎么搞的昨晚怎么就没把持住自己啊

  他知道现在自己对于女人的免疫力已经大大降低,欲望变得愈发强烈,而且一到床上就威风八面,看来都是因为自己体内合欢铃的原因,性能力不知道提升了多少倍,难道还真要夜御十女不成啊

  林天成坐起身,一眼瞥见了沈红身下那点点落红,心头又是一颤。她将女人最宝贵的东西献给了自己,林天成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她幸福快乐一生一世

  虽然折腾了大半宿,但是林天成今早起来并没有一丝疲劳感,感觉神清气朗,精力充沛,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再看旁边的沈红,睡得正香呢,睡梦中她那秀美如百合花般的俏脸现出迷人的甜笑,估计是梦到了令她开心的事了。

  林天成翻身下床,穿上自己的内裤,这一次才发现,整个病房凌乱不堪,被子不但散乱,而且沈红的那一身制服也是如此,随意的掉落在地上的每一个角落,搓了搓脸,悄悄拿起电话来到门口

  “喂,菲菲啊,我的身体好多了,这几天我可能就要出院了”

  “你是不是人啊那么重的伤势还要出院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医院,嘻嘻,你不知道吧张喜成我们抓到了可是很奇怪,不知道是谁废了他,虽然死不了,可是也够他喝一壶的,对啦,你的那个女人今天早早的就被人接走了”

  “哦,我知道了,菲菲,那你先忙,不过要注意身体”

  吧嗒林天成挂断了电话,谢丽丽被人接走了,想来是谢云龙安插在通源市的暗哨,可是,为什么谢丽丽遇见劫持的时候,这些人却没有出来

  左右一想也就明白了,毕竟张喜成还是一个官员,如果他沦陷在江湖之中,估计不会得到好下场,虽然自己没有遇见谢云龙的人,但是肯定的是他的人时刻都在关注着张喜成的一举一动,现在好了,张喜成已经被抓了,自己的日子这一次会舒坦了吧

  “唔痛”沈红皱着眉头呻吟了一声,缓缓睁开眼睛,看着自己身下红肿不堪的宝地,缓缓坐起身体,见到眼前的男人正是林天成,眼睛急忙闭上,咬着香唇颤抖着,脸上绯红一片,不一会儿,她睁开双眼,握着小粉拳捶打了一下林天成健硕的胸膛,嗔怪的娇哼道:“你还是不是人呀一夜四次,你真狠你不是受伤了吗怎么突然间就好了哼,这一次我可真是贴身护理了,你坏死了呦”

  “嘿嘿,怎么样老子还算厉害吧不知道是谁不服气,现在还得瑟不了”林天成坐在床上,一把搂住沈红的腰肢,嘴巴随即就咬住她鲜红的奶头,一阵胡咬乱啃,逗得沈红哼声不断

  “宝贝,咱们晨练一下”林天成看着沈红的下身又流出了花蜜,急忙脱下内裤就要提枪上阵

  咣

  身后的房门被推开了

  林天成回头一看,停止了动作,沈红一瞧,嘤咛一声瘫软在床上,连忙拿起被单遮盖住自己赤裸裸的身体

  “啊你们你们”

  朱美颤抖着手指指着,不知道何去何从,上班时间一到,朱美就早早的来到医院,虽然自己不是贴身护理,但是也是林天成你的高级护理,所以第一时间过来看看,顺便接手一下沈红的工作,于是,交代了一下护士长就过来看看一推门,虽然锁着的,可是担心林天成的身体安危,也不知道沈红是否在这里,使出吃奶的力气一撞,结果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了

  自己不会是眼花了吧朱美使劲的揉搓着眼睛,看见一根巨大

  的东西不断的弹跳,而且正向自己走来

  一见林天成的身体已经走了过来,朱美吓得身体倒退两步,靠在房门上,惊骇的说道:“你你别过来我我想回家”言罢,她转身打开房门就要离开

  “既然都看见了,你就这么走出去,似乎不太合理吧”

  “你你现在身体虚弱,需要休息,你先躺会吧,我给你去买早饭去”朱美娇躯颤抖,感觉到自己的脖子痒丝丝的,林天成的身体就在自己身后,身体轻微颤抖了一下,她感觉自己的屁股上触碰到了一个带着岩浆一般温度的东西,烫的自己很难受

  林天成暗中好笑,这个朱美应该是刚步入社会的,经历太浅了,感觉她很天真,不过却很善良

  “啊你你干什么啊你放手,要不,要不我可喊人了”

  林天成赤裸裸的身体走了过来,一只大手精准无比地掐住了门锁,随即一扭,关上了房门之后,朱美惊叫声到嘴边就被生生的卡住了,憋得她小脸通红,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充满了惊恐之色,好像一只待宰的小绵羊。

  “你叫唤什么啊你都看见了什么”林天成背着手,玩味的看着这个朱美,见她不敢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的身体,而且身体在自己的前进下一步步的倒退,瞄了一眼床上被单下颤抖的身体,突然邪火窜了上来

  “红姐,你不能这样啊救我啊”朱美坐在床上的一瞬间,掀开了裹在沈红身上的被单,哀求似的看着。

  此时再看床上的沈红,就见她俏脸浮上了一抹艳丽的红霞,美目中柔波潋滟,她看着惊骇之中的朱美,不禁笑问道:“你害怕了啊我咋救你啊,你想什么呢咯咯,我都自身难保啊要不,你也跟我一样他还不错的呦”

  朱美扑闪着美丽的大眼睛,娇声说道:“红姐,我和你想的一样我们联手离开这里吧我不要男人”说完,还回头看着一步步走来的林天成

  林天成哈哈一笑,哼道:“小美人儿,你居然不要男人老子告诉你,沈红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你撞门而入,不留下一点东西,老子不会让你走的”

  “啊我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留下啊”朱美顿时被唬住了,傻傻的坐在床上

  林天成邪笑道:“嘿嘿,想出去也可以,你不是不要男人吗老子这玩意,你敢看不”

  朱美的俏脸一下子红了,嘴上却不落下风,娇声道:“有什么不敢看的前天晚上你来这里的时候我不但看了内裤还是我给你穿上的呢就是屋子光线暗没看清楚。”

  林天成这才知道自己住院那晚,内裤是朱美给换上的,不禁心中一荡,一股欲火悄然升了起来。坏笑着靠近床上,巨大的大懒鸟在朱美和沈红面前晃动着,朱美的脸顿时羞得像一块大红布,眼波却流露出好奇之色,屋里灯光明亮,她这是第一次如此清晰的见到男人的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