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好哥哥,你轻一点

  94好哥哥,你轻一点

  林天成正要把手伸进沈红的浴巾里一探究竟的时候,沈红把脸转了过来,那是一张美丽却又被恐惧扭曲了的脸,眼神里带着哀求,但是,林天成却只看见美人超性感的双唇,猛然间,身体坐起来,林天成把脸靠了过去,沈红吓得急忙把头扭了回去,但是已经被林天成吻中了耳根,林天成只觉得沈红的身体轻轻的一颤,靠在了自己的肩上,林天成趁机一下揽住了沈红的纤腰,而另一只手也不失时机的插进了她的浴巾里

  沿着真丝内裤的边缘,林天成终于将手探到了花溪,一下子按在了蜜唇上,一股股热气顿时隔着丝料透了过去,沈红立刻轻吟了一声,却没有任何动静。

  林天成明白了像沈红这种女人最爱面子,绝对不想自己出丑,所以也没有公开反抗,于是,林天成的另一只手也钻进了美人的浴巾内,摸向了她那是个男人都会向往的美乳双峰

  碰到了我草好大林天成用力把沈红的乳罩推上去,然后开始把玩她的高耸的胸脯,沈红急了,用拿着毛巾的手挡在胸前,用力向下压着林天成的手,想要把他的手退回去,可是,林天成初尝美味又怎么可能罢手呢

  在他不停的动作下,椒乳的乳头开始变得硬直起来,林天成的欲望已经完全打开了,他那坚硬的大林看鸟顶在沈红的臀部,让胀硬的大家伙紧紧的压在弹性一流的股沟上,享受着美肉带来的快感

  终于,小护士沈红嘤咛一声,整个身子都倾倒在了林天成的身上。

  林天成只觉得脑袋嗡地一声,沈红的身体娇嫩无比,尤其是她胸前的那对乳峰此时紧紧地贴在他身上,他可以清晰感受到那里的温软滑腻,他心中的那团欲火已经呈燎原之势,从心中暴窜而出向全身蔓延。

  “护士小姐,你这是干什么”林天成很勉强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问了一句,顺从了吗心里有点想推开她,自己却翻身起来,随后压在她的身上,可是手却不听使唤了。

  “林天成,你干嘛摸我”

  “我有吗现在可是你压在老子身上,我可以说是你主动送上门来的吗”

  “切,就算是我主动送上来的,你又能怎么样啊你可是一个病人咯咯”沈红娇羞的语气中透着挑逗,说完这句话后,林天成就觉得下身好像有一团火窜了出来,蔓延而上,与从他心中冒出的欲火合在一起,蔓延全身。

  自从林天成吸收了极品处女血与合欢铃,他发现自己的欲望也在悄然增长,而且与日俱增,这期间,自己受不了刺激,每受过一次刺激,他体内的荷尔蒙分泌就愈发旺盛现在,没有了病人这种身体的束缚,在这个病房里没有任何外界干扰,林天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他的喘息渐渐粗重起来,忽然眼中闪过一道精芒,抬起沈红那秀丽无比的玉脸,凝住着她那含情脉脉的双眸,沉声笑道:“护士小姐,嘿嘿,你刚才说的话是不是嘲笑老子不行你可要想好了,别后悔现在离开老还来得及”

  如果沈红现在选择离开,那林天成还能凭着最后一点理智放过她,可是沈红没有这么做,她眼中含着笑意和挑逗的韵味,说道:“我后悔什么啊你本来就是病人啊又动弹不得,咯咯,我才不怕你呢”

  林天成闻言仿佛听到心里轰地一声,那是一切束缚被欲望冲毁的声音,他坏笑的看着沈红,正色说道:“你放心,我绝对会给你一个天大的惊喜嘿嘿”

  “你要干嘛”沈红说完,娇躯一抖,不知不觉的,纤纤玉手居然扶上了林天成下身那凸起的大懒鸟

  林天成欲火焚身,一把掀掉围在沈红身上的浴巾,她那粉雕玉琢,完美无暇的身体呈现在眼前猛的一个翻身,在沈红大叫一声之后,林天成的吻就铺天盖地的落下来,从她的额头到眉毛,眼睛到鼻子,最后到嘴巴上,一路又用舌头舔到脖子

  沈红只觉得自己的大脑空白了,潜在身体里的欲望就像洪水决堤一样突袭着自己,渐渐的把自己淹没

  沈红今年二十一岁了,由于护士的原因,对于男女之事很清楚,所以相比起同龄人,她少了一份少女的羞涩,多了一份女人的成熟与水一般的温情,她自信自己是美丽的,丰满妩媚,而这个时候,林天成的手隔着她身上仅有的衣物抓着她的一只乳房,轻轻的抚摸着,很快,他就找到了沈红的乳头,林天成轻轻的捏着,指头在她的乳晕上打转

  林天成的身体重重的压在了沈红的身上,此时的她早已闭上了眼睛,娇躯无力,浑身酥麻,浑然不知道自己即将承受一场灵与肉的快乐冲击。

  她那水艳艳,红嘟嘟的香唇诱人地颤抖着,任人采摘,林天成便迫不及待地印了上去,只觉得樱唇柔软如绵,无比滑嫩。

  “啊”沈红轻声呻吟起来,檀口一张,却使得林天成有机会去挑逗她那条丁香小舌。

  林天成吮吸着她甘美的津液,双手在她身上游走起来,攀上她那饱满挺拔的酥胸,拨弄着中间那娇滴滴的红果,沈红处女之身,哪里经受过这等刺激,此时早已连呻吟都颤抖了,只能任其摆布。

  林天成的手开始往下滑,掠过她那平坦的小腹,抚摸着她纤细的腰肢,所过之处她那洁白如雪的肌肤都会浮上一层淡淡的红晕,最后他按在了那片芳草萋萋的神秘地带,那里早已春潮泛滥

  林天成忽然一把扯掉了沈红的胸罩,这样,她的上身就赤裸裸的在他面前了,沈红的乳房很丰满,林天成一手握不住,可是这个时候顾不了那么多了,他一只手抓住沈红的一只肉奶,然后,一张嘴就含住了她一只小巧的乳头,轻轻的用舌头在上面舔吸着,另一只手轻轻捏着沈红的另一只奶头,一刹那,沈红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好舒服啊而且下面痒痒的,只想有个什么东西插着自己

  本能的反应使得沈红的手慢慢的向林天成的下身那探去,碰到了林天成的大懒鸟沈红脑袋轰鸣了几声,着实让自己吃了一惊好粗,好大,好硬啊

  作为一个护士,护理病人是正常的事情,可以说,有些男人术后都是需要护士来护理的,当然,不是每一个病人都可以让护士贴身护理,不但要有钱,而且还要护士自己愿意林天成是沈红第一个签订贴身护理的病人,虽然没有看见过真实的男人器官,但是同事那些贴身护理的姐妹,闲来无事的时候自然会谈论起这件事,而且自己身为护士,自然也看见过一些模拟的器官

  但是此刻,沈红才知道,自己是第一次摸到一个有血有肉,有硬度,有长度,有粗度的活物身体的自然反应让她坠入了欲海之中,她轻轻的伸手探进林天成的内裤里,结结实实的握住了那个东西,另一只手褪下了林天成的内裤,用手生涩的上下套弄着林天成的大懒鸟,发现它很硬很硬,红红的鸟头泛着光,像是告诉自己,它随时要冲锋了

  此刻,林天成亲的沈红两只乳头硬硬的,都竖了起来,然后,他一边用牙齿轻轻的咬着她的奶头,另一只手向她的下身摸去

  让林天成这一番挑逗,沈红下面早就流了很多水,可以说是早已经泛滥成灾了,他用手摸了一把,笑道:“护士小姐,你的水真多啊”

  沈红只是不好意思的闭上眼睛,林天成轻轻的脱下她的内裤,分开她的双腿,沈红顿觉自己全身无力,任由他摆布

  林天成笑眯眯的将嘴巴慢慢的从沈红的乳房亲到了肚子,再到她的大腿上

  “啊

  难道他要亲自己的小妹妹吗”

  沈红刚刚想到这里,林天成已经低头一口含住了她的那颗小珍珠

  天哪快感像电流一样侵袭着自己的身体,沈红全身一颤,耳朵里听见林天成吸着自己小妹妹的声音,真的好浪荡啊林天成一下子用嘴巴吸,一下子又用牙咬,一下子又用舌头使劲往沈红那一条花溪裂缝之处里面钻,真是搞得她花枝乱颤,做女人的这二十几年来,她还从来没有人让自己这么期待的草自己

  这一刻,林天成不但用嘴巴吻吸着沈红的花溪,还用两只手指轻轻地,温柔的上下滑动着那一道鲜红而汩汩流水的幽径,两片粉红的门扉不自觉地左右分开,沈红只觉得自己像水一样的在林天成面前慢慢的融化

  快感一浪高过一浪,期待一波接着一波,侵袭着自己的神智,燃烧着自己的身体,从来没有这样期待过,也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那种感觉令人刻骨铭心

  “啊”沈红终于如耐不住的大声呻吟着,心里不停的喊叫着:“插我插我啊我快到了”

  林天成突然停了下来,喘息着分开了沈红的双腿,她紧闭双眸,长长的睫毛颤动着,心仿佛要从嘴里跳出来似的,她知道那神圣的时刻就要到来了

  “沈红,现在还得瑟不了你不是不后悔吗你不是不害怕老子吗现在感觉如何”林天成握着自己的大懒鸟,在沈红那鲜嫩的未曾被任何一个男人开垦的土地上上下磨蹭着。

  “我是第一次,轻一点好吗”这是沈红从女孩变成女人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欲火焚身的林天成做梦也没有想到沈红会说出这样的话,只是点了点头,腰一挺,宝刀出鞘,直捣花心

  “啊”沈红大声的呻吟着,只觉得下身一阵酸麻胀痛,那一根灼热的东西居然全部进入了自己的体内,好粗啊好大啊好痛啊沈红忍着疼痛叫唤道:“好哥哥,你轻一点,我痛啊”

  这是自己的第一次,做女人一来,这可是第一次有这么粗大的家伙草自己,一下还真受不了,林天成一听她喊痛,就停了下来,可是这时候,沈红又觉得下面很难受,歇了十来秒,轻声说道:“好哥哥,你轻轻的来”

  于是,身上的林天成已经开始运动起来,那股疼痛感也随着男人最原始的冲刺渐渐演变成了肉体的快感,每送进去一下,都结结实实的顶到了自己的花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