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灵肉合一

  92灵肉合一

  忽然间,张喜成三个人的脚步顿住了六只眼睛齐刷刷的看着从超市里面走出来的谢丽丽

  张喜成一摆手,身边两个男子瞬间欺身而上,其中一人从裤兜掏出一块白色的手帕,猛的捂住从背后捂住谢丽丽的嘴,她手中的水果刹那掉落在地上,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

  张喜成一个箭步冲上来,脑袋四周打量着,大手一挥,两个男子搀扶住谢丽丽的身体,并没有转身离开医院,而是在张喜成的带领下进入医院

  妈了个比的,老子今天死活都不会放过张喜成你自己来送死,老子还差给你挖一个坑吗见到张喜成三个人的举动,林天成猛的从病房走出来,急忙从电梯走下来,因为他相信张喜成会走楼梯,现在就要看看他怎么安置谢丽丽,如何对自己动手

  走出电梯的一刹那,悄悄跟在张喜成三人的身后,林天成带着口罩,并没有引起张喜成三人的怀疑,因为自己受伤惨重,张喜成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现在安然无事

  跟着张喜成三人的脚步,见到张喜成来到二楼的一处高级护理病房停下,谨慎的看了看,推门走了进去。

  几分钟之后,确定几人暂时不会出来之后,林天成悄悄的靠近病房门口

  林天成来到218号房,刚一靠近病房,透过玻璃就见谢丽丽四肢大张地躺在床上,房间里,张喜成和另外两个人见此情景,不约而同地呵呵一阵干笑。

  “虎子,看好这个女人,她可是决定老子的生死啊”

  “成哥,这就是你要的女人”虎子一双三角眼滴溜溜乱转,把谢丽丽浑身上下每个汗毛孔都看了个仔细。

  “不错,她就是老子要的女人,如果不是那晚林天成那个王八蛋出现,老子早已经将她带出通源市这个女人你们可别小看她”张喜成背着手哼道:“她可是老子的一道免死金牌啊”

  “虎哥,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呢这个女人是雏儿吗我看这娘们咋不像呢你看她下面那地方,又红又肿还黏糊糊的,刚自慰过吧”

  “操小狼,你他娘的看得还真仔细,谁规定处女就不能自慰了啊有需要就得发泄”虎子看着床上的谢丽丽,随即看了看张喜成,笑道:“成哥,我们哥俩好久没有玩过女人了,你玩过之后,我们捡个便宜行不”

  “滚老子都不敢动她一下,你们作死吗”张喜成怒哼一声,接着哼道:“林天成就在这里,你们先把这个女人给老子弄回去,安排好了再给我回来,今晚,我们必须要弄死他只有弄死他,将这个女人交给上面,老子才能留住性命”

  “成哥,可是要怎么弄出去啊这里可是有很多人万一”

  “她已经昏了,管那么多干啥咱们不是有袋子吗装上抬走”张喜成吩咐道。

  于是,虎子和小狼把事先准备好的玻璃丝袋子掏出来,将谢丽丽装进了袋子。

  “成哥,不会把她憋死吧”虎子担心的问道。

  “没事,老子在袋子口附近扎眼了快抬下去”张喜成说仔细检查了一番说道:“快去快回”

  虎子和小狼将装着谢丽丽的玻璃丝袋子扛着就走出病房,林天成身体猛的闪身躲在楼梯的拐角。

  两个人走出来的时候,慌慌张张的看着走廊,随即健步如飞向着楼梯走来,林天成大摇大摆的走出来,并没有阻止两个人的脚步,而是瞄了一眼218的病房,只见病房的床上正中还坐着一个男人,四方大脸,鹞鼻猴腮,一双虎目皂白分明,湛湛眼神犹如冷电暴射。他左臂缠着厚厚的绑带,身前桌子上放着一个茶壶,一杯茶水。正是张喜成

  此刻,他拿起电话阴阴地一笑,沉声说道:“康哥,不就是一个女人吗我已经给你抓到了,这几天就给你送过去,为了这个女人,犯不着伤了咱们兄弟的和气。”他的语气平淡,声音也不大,却自有一股摄人的魔力,让人难以抗拒。

  “唉大成子,我看上的女人从来就没有逃出过我手心的,这个谢丽丽我是要定了你不知道,老子要的并不是她的人,而是用来对付别人的你给我精明点,如果你真的将这个女人送到了我的手里,或许组织上还可以饶你不死”

  “康哥,你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

  “我看你小子早晚得败在女人手里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我看你是作死呢我最后告诉你一声把你那个情人给我做了你若是再不动手,老子可就要派人动手了她知道的太多了”

  张喜成闻言咬了咬牙,不再言语了。

  病房里死一般的沉寂,过了半晌,就见张喜成男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双眼寒芒一闪,挂掉电话的一瞬间,表情扭曲,自言自语的哼道:“林天成,今晚就是你的死期让老子杀了娜娜,还真是下不了手啊”

  林天成忽然转身,身影急速顺着楼梯走下来,悄悄尾随虎子和小狼的身影,只见两个人坐上一辆轿车来到一个旅店,随手在路边店买了一根钢管,跟着两个人走进旅店之后,见到两个人来到一个客房,虎子扛着肩上的谢丽丽,小狼从腰间拿出钥匙打开房门肯走了进去。

  林天成猫着腰来到客房门口,客房的墙上挂着两个长条布袋,虎子和小狼一人拿起一个,各自从里面抽出一把大口径散弹枪和一把微冲,二人拿起来比划了两下放进布袋中,忽然听见虎子哼道:“带短的去长的太显眼了”说完,他从抽屉里掏出两把六四式手枪递给了小狼。

  “走吧我们的死活就在今晚”虎子男嘱咐道。

  “虎哥,我眼皮一个劲儿的跳,我总觉得这一次我们会出师不利,连石文兄弟都解决不了的人,我们不是去找死吗这个女人就这么放着”

  “妈的,张喜成都不敢动的人,我们还是别去招惹,走”说话间,虎子从抽屉里掏出几片安买药塞进谢丽丽的嘴巴里,随后又到了一点水,做完这一切,叹口气,脚步向房门靠近。

  两个人低着头推开房门,脑袋还没有抬起来的时候,眼前一花,顿时倒在了地上

  林天成握着手中的钢管,龇牙咧嘴的笑着,将两个人的身体拖进了客房,重重的关上房门,抡起钢管就是一顿揍

  两个人连房门都没有走出去,活生生的被林天成的钢管砸死脑浆和鲜血流了一地

  此刻,见到谢丽丽平躺在床上,挺拔秀丽的酥胸诱人地起伏着,水艳艳的樱唇急促地喘息着,长长的蒙着一片水雾的睫毛轻轻地颤抖着,显得娇媚动人。

  在医院的时候,谢丽丽被吸食了一些催情药,而且刚才又吃了几片安眠药,此时,催情药似乎在发作,而且越来越严重,如果不及时排泄,后果不堪设想。

  怎么排泄最简单,最诱人的方法就是办事,一番巫山云雨,灵肉合一,就能化解催情粉的药力。

  救人如救火,林天成也顾不得那么多,掏出自己的大懒鸟,脱下谢丽丽的黑色蕾

  丝内裤,分开她的双腿就是一顿挺刺

  “好热啊”睡梦中谢丽丽喃喃呓语着,黛眉微蹙,红扑扑的俏脸现出痛苦之色,身子颤抖得越来越厉害。

  自从刚才战斗结束之后,林天成就一直抱着她,再也舍不得分开了。此时一听她喊热,便不由得松开了一些,谢丽丽的身子香娇玉嫩,柔若无骨,抱在怀里真是舒服极了。林天成只觉得触手一片酥软滑腻,再和着她吹弹可破的皮肤中渗出的冷汗,那种湿湿的感觉令人十分的诱人。

  就这样抱着谢丽丽,过了一会儿,谢丽丽的酥胸一阵急剧地起伏,樱口张开,本来林天成打算就抱一会儿,等她恢复意识就带着她离开,要知道,张喜成,这个王八蛋想要逮着他很难

  谢丽丽的身子终于不再抖了,可是她软嫩柔腻的娇躯似乎有一股勾魂夺魄的魔力,抱上之后就舍不得放手了,她那少女特有的体香沁入鼻端,通体舒畅,林天成心里只想着再抱一会儿吧再抱一会吧因为她要离开自己了

  “唔”

  谢丽丽终于吐出一口热气,缓缓睁开眼睛,看清楚眼前的男人是林天成的时候,双眼闪动着几种神情,俏脸一阵红一阵白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惊讶,恐惧,羞赧和感激交融在一起,显得别有一番迷人风情。

  “林大哥,我这是在做梦吗”

  “没有,丽丽,是我,你的林大哥你现在身子很虚弱,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我我下面好疼”谢丽丽羞愧的说完,忽然瞪大了眼睛,惊讶的说道:“林大哥,你你怎么好了”

  妈的,不疼才怪呢老子可是枪枪到底啊不过她也不会知道老子又干了她一次林天成站起身体,笑道:“我没事了,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这两个人被老子揍死了,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林天成抱起谢丽丽的走出客房,拦截一辆的士来到唐菲菲家的楼下。

  “丽丽,上去吧,我已经打电话告诉菲菲了,你记住,千万别说我没事了,菲菲是警察,很忙的,你上去好好休息我要回医院了早点休息,明天再说”

  交代了几句谢丽丽,林天成坐着的士回到了医院,站仔细医院的门口,浑身的血液开始沸腾起来,握着的拳头也嘎嘣嘎嘣作响,不知道张喜成有没有离开,按照道理来说,他是不会离开的妈了个比的,老子今晚就让你死无全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