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暗杀林天成

  91暗杀林天成

  谢丽丽离林天成坐得很近,哭着哭着,身子不由自主地就靠了过来,蜷首靠在了林天成宽厚的肩膀上,低低地啜泣起来。

  林天成只觉得一阵似兰似麝的清香扑面而来,沁人心脾,他的手抬了起来,犹豫了一下,便搭在了谢丽丽香肩之上。

  谢丽丽穿的是无袖小衫,他的手直接碰触到了她那温软滑腻的肌肤,忽然他感到心中有一股火苗燃了起来。

  忽然听怀中的谢丽丽低声啜泣的说道:“林大哥,我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我妈妈的病,我叔叔很担心,所以,我们要去吉峰省,至于以后会怎样,我也不知道”

  “丽丽,伯母会没事的你别担心,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林天成猛然发现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谢丽丽的眼睛和第三滴极品处女血的谢谢有点像想到谢谢在南华医科大学的怪异举动以及她神秘的身份,问道:“你姐姐谢紫怡有没有来过通源市”

  “啊我不知道啊”谢丽丽说这句话的时候,香肩抖颤了一下,随即问道:“林大哥,你问这个做什么你不会认识我姐姐吧她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呢”

  “丽丽,你怎么了”林天成望着怀里的谢丽丽,就见她脸上现出躲闪之色,两腮绯红一片,轻咬着香唇,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低声继续道说:“我我姐姐的事情,你以后会知道的林大哥,我舍不得你”

  嗡地一声,林天成只觉得心中又窜起来一股无名怒火,暗自哼道:“谢丽丽啊,你居然不跟老子说实话”

  意外发现自己拥有了可以看透别人心思的能力之后,林天成自然可以感觉到谢丽丽的心思,但是却看不到关于谢谢的事情,想象也没有什么,谢云龙的独生女儿,身份不用说都知道,谢丽丽故意隐瞒自己,其实也是为了自己好

  林天成暗自生着闷气的时候,又听见谢丽丽继续说道:“我不想回到吉峰省,所以我就从学校里跑出来了结果就遇见了几个绑匪把我绑架,如果没有那个女人,我肯定会死掉的”

  说完,她顿了顿,抬起满是泪痕的俏脸凝视着林天成,一双秋水般清澈的大眼睛满是柔情蜜意,娇羞无限地说道;“我谢丽丽不管是生是死,都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我就是死也不会让别人碰我一下的”

  她言下之意,就是除了他林天成之外,别人休想碰她的身子。

  林突然从心中一热,柔声笑道:“你别难过,听你叔叔的话,他也是为你好,至于张喜成那个王八蛋,老子一定会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我会想办法对付张喜成的,他猖狂不了多久了”

  提到张喜成,谢丽丽抬起脑袋,握着林天成的大手,脸颊感受着林天成的体温,红着脸,幽幽地说道:“我听说那个姐姐说,张喜成和许多人都有联络,而且他的后台好像是我叔叔的死对头”

  林天成点了点头,吃惊的问道:“你说什么你知道你叔叔的死对头是谁吗”

  “我不知道哎不过那个人很害怕我叔叔我猜想,张喜成应该和那个人是一伙的,因为我被绑架的时候,有几个混混想动我,都被张喜成阻止了,而且还打了他们林大哥,你可千万要小心啊”

  林天成听着谢丽丽的话,心中已然有了一番打算

  但见怀里的谢丽丽忽地俏脸一红,低声说道:“林大哥,今晚我可以住在这吗这么晚了学校大门早就关了”

  林天成闻言怔了怔,心想:让她留宿在这儿也没有什么,可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自己怎么可能忍住虽然自己现在受伤了,可是大懒鸟去没有事情啊妈的,也不知道这个小美人有没有怀孕,如果没有,看来老子还需要加把劲啊

  与此同时,心中又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呸林天成啊,事情发展到现在,你还犹豫什么,你已经弄了人家了,人家一个女孩子,你还能忍心叫她露宿街头吗

  想到此处,林天成横下一条心,点头微笑道:“可以啊,你睡老子这里吧,喏,那边还有床。”

  “嗯,我先出去一下,买点水果给你”谢丽丽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衫,红着脸,笑着离开病房。

  林天成躺在床上,微微活动一下身体,突然坐了起来,身上的伤势并没有阻止他一把拔掉针头,走下大床活动一下身体,不可思议的点点头,扯掉身上的绷带,伤口已经结痂,身体里流动着火热的鲜血莫非自己的身体是因为那一部分兽血的原因

  刚一下床,忽然听见门口有对话声。

  “我是医生彭大亮,这里的病人是林天成吧”

  “啊是的,彭医生有什么事情吗我是这里的保安,林天成我需要保护的,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

  “跟你说有什么用啊我要检查一下他的伤势,让开,让我进去”

  林天成一听,猛的回到床上躺下,虽然对话声在门口,但还自己嗅到了一股特殊的气味,那就是来人带着一股子杀气难道是张喜成派来的杀手要做掉自己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枕头下面,那把已经没有了子弹的手枪不知道是谁放在下面,缓缓从枕头下拿出唐菲菲留给自己的两小包东西,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这个玩意是什么妈的,只要能放倒他们就好假装闭上眼睛看着那缓缓而开的房门

  嘎吱

  林天成眼角见到走进来两个人,随手将房门关上,而且反锁,两人身穿一声特有的白大褂,其中一人还戴着一副金丝眼镜

  “小心一点速战速决,千万别发出一点声音”

  “彭哥,我们真的要这么做”

  “刘元,你跟着我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接手的杀人游戏,必须要完成,五百万呢,这个小子的命真他妈的值钱”彭大亮一双鹰眼厉芒闪动,瞥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林天成,然后仔细打量着,冷笑道:“小子,你有两下子啊”

  “啊唔”林天成缓缓睁开眼睛,打了一个哈欠,身体没有动,而是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彭大亮和刘元,带着一副不解的神情,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想杀了你的人哈哈,小子,今天你要是识相的话,就把那个叫做谢丽丽的女人交出来,不然就弄死你”

  林天成冷笑说道:“老子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而且,老子有不会将谢丽丽交给你们这两条走狗的,老子倒要看看你们怎么弄死我”

  林天成说彭大亮和刘元是两条走狗,彻底激怒了他们,其实林天成也是试探一下,他怀疑这两个人是张喜成派来的,此时一看他们的反应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蓦地,两道厉电般的寒芒一闪,一股杀气扑面而来,屋内空气顿时紧张得令人窒息

  只见彭大亮和刘元同时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亮森森的,冷湛湛的令人胆寒。

  林天成镇定自若,嘴角边挂着一丝得意的冷笑

  ,就在彭大亮和刘元掏出匕首的一刹那,他的身体突然从床上窜起来,迅速的冲到彭大亮的面前,只听见啪啪地两声,彭大亮二人同时一阵惊呼

  “操这是什么东西”彭大亮抹了把脸骂道。

  “挺香的啊,是女人的脂粉吧你小子用这个就能挡得住我们吗”刘元冷冷一笑,摆动匕首就想扑过去给林天成来个窟窿,哪知道腿刚抬起来,蓦地身子一颤,浑身就像面条似的软了下来,俯身倒在了地上。

  那边的彭大亮也是一样,身子一软,趴倒在地,匕首甩出去老远。

  “妈了个比的,老怎么浑身酸麻使不上劲啊”彭大亮喘着粗气道。

  “操中了这小子的迷魂药了”刘元躺在地上,如死狗一样的骂道。

  林天成看着手中小纸包上残留的一点粉红药沫,心里大概也明白了多少,想必这些东西就是迷魂药之类的,人一到那吸进了菲里之后就会立即浑身绵软无力,像散了架子似的。虽然全身无力,但嘴里还能正常说话。这个东西既然是唐菲菲从警局弄来的,肯定是一些不法分子用来迷奸少女的东西

  林天成站起身,冲着地上的彭大亮和刘元冷冷笑道:“怎么样这滋味挺舒服吧”

  “你想怎么样”彭大亮的态度有些软化,毕竟现在犯在人手里了,谁不怕死呀

  “告诉老子,谁主使你们来杀我的”林天成冷声问道。

  彭大亮咬了咬牙,闭口不再言语。

  “不说是吧”林天成眼中一道厉芒闪过,转身从枕头下拿出手枪,顶在了彭大亮的脑门上,恶狠狠地哼道:“不说的话,老子就他娘的一枪崩了你”

  一见黑漆漆而又冷森森的枪口对着自己,彭大亮终于妥协了,沉声说道:“是成哥叫我们这么干的”

  “成哥是谁说全名妈了个比的,不说实话,老子立刻嘣了你”林天成把枪往前顶了一下,他只用了半成劲儿,彭大亮便一声惨叫,脑袋长出了个大包。

  “张喜成”彭大亮冷哼着说道。

  “嘿嘿,老子就知道是他你们还不错,很配合”林天成甩手将手枪扔到床上,打开房门之后,见到门口站着一个膀大腰圆的保安,哼道:“他们两个想杀老子,已经被我制服了”

  “啊你你不是病人吗怎么”

  “废话少说,老子不知道是谁让你保护老子,你只要记住一点,不要说出我现在没有受伤的事情,不管是谁来这里,让他们进来就是了,把他们两个带走吧弄进警局自然有人收拾他们”

  林天成见到这名保安拖走了彭大亮和刘元,身体闪在窗口,挑开窗帘向下看去,顿时在医院的一处假山旁边看见了三个行为举止很奇怪之人,正在纳闷的时候,三个男子忽然转身,林天成顿时看了了一个清楚,中间那个男子正是张喜成

  站在窗口,身体躲在窗帘后面,渐渐黑下来的天色让林天成知道,今夜,注定不会太平张喜成也许是最后一搏,而自己与他的终极对决,也许就在今晚,因为自己看见,在那名保安将彭大亮和刘元带出医院的时候,张喜成虽然面色有些动容,但是他却没有离开,而是一步步向着医院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