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林天成VS张喜成

  88林天成vs张喜成

  噔林天成稳住脚步,大腿和腰肋上的鲜血直流,疼痛瞬间扩散全身,一手握住一把匕首,猛的一用力瞬间抽了出来

  嗖嗖

  一手甩出一柄匕首,刹那间,两把短刃带出鲜血之后,一把插进一人的咽喉,一把刺进一人的心脏

  扑通扑通接连两声闷响,再看之时,两个人已经了无声息,地板上全是鲜血

  “啊天成,受伤了,快躺下来啊”

  “娜娜姐,老子没事,你快告诉我,郭丽丽在哪里啊你可知道她是什么人她千万不能出现一点的事情”

  任妮娜脸色苍白,嘴唇都被银牙贝齿咬出了鲜血,心疼的看着此刻的林天成,全身上下就像一个血人一般的骇人,看的她泪水弥漫,双眼朦胧

  林天成现在根本就无暇顾及身上的伤势,如果谢丽丽真的出现了一点的意外,别说是自己的小命,就算是整个通源市以及惠南县都要来陪葬

  谢云龙能站在吉峰省第一老大的位置,手段不用说会而谢丽丽可是谢云龙的侄女,若是真的出现自己掌控不了的事情,一切后悔都来不及了

  “我”任妮娜捂着香唇看着林天成,话到嘴边没有说出来,娇躯一闪,来到床头柜,急忙拿出一些纸巾,看着那不断流出的鲜血,心疼的伸出双手,泪如雨下

  “天成,现在真的不是说那个少女的时候,你听姐姐的,赶紧去医院,不然会出现休克的听话好不好不要让姐姐担心啊”

  “老子没事,老子的身体壮着呢娜姐,你不知道,那个谢丽丽,他是他是老子的女人啊”

  林天成并没有说出谢丽丽的真实身份,因为自己不确定这个房间里有没有张喜成的一些窃听器之类的东西,她的身份很特殊

  特殊到一个看似简单平凡的少女,但是却看两眼牵扯出吉峰省的天

  “你怎么这么倔犟啊听话好不好”

  “说说啊谢丽丽到底在哪张喜成那个王八蛋有没有做出什么事情”林天成双手抓着任妮娜的胳膊,不停的摇晃着,自己的伤势对于谢丽丽的安全来说不值一提

  男人流血很正常,但是现在的情况根本让自己没有时间去考虑自己的伤势

  “好吧,看来你很在乎她”任妮娜咬着嘴唇颤抖了几下,叹道:“你来晚了,张喜成刚从这里离开,带着那个女孩走了原本我想打电话给你了,可是这三个人急急忙忙冲了回来,而且我的电话不在我这里,被张喜成拿走了”

  林天成咬牙切齿,此时的张喜成当真是走上了绝路,如果让他知道自己挟持的女人是谢云龙的侄女,这个王八蛋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

  叮铃铃

  电话响了起来。

  林天成掏出几乎已经被没鲜血染红的电话,半闭着的眼睛对着电话说道:“张喜成,你若是敢动那个女孩一下,老子一定会弄死你”

  “嘿嘿,想要弄死老子林天成,你奶奶的,老子还想弄死你妈的,老子现在已经无路而走,你他妈的要是真想救你的这个小美人,中山公园,老子在等你有种你就来”

  噌挂掉电话,林天成也不管任妮娜有没有反应过来,一脚踹开房门,见到卢香找来十几个人正要冲进去的时候,心里多少还是有着一丝感动

  “你要去哪”

  “老子要去杀人你们谁也别跟着不然老子枪毙了你们”林天成撂下下一句话,坐着电梯走出云峰大酒店,忍着身上的剧痛,开着那辆的士直奔通源市的中山公园

  的士飞驰前行,几分钟就来到了中山公园,林天成拖着受伤的身体走下轿车,他嗅到了一股死亡的味道

  忍着剧痛,在地上拖出一道长长的血迹,身体缓缓进入中山公园深处,一条地砖铺成的道路,滴落着林天成的鲜血,几番寻找之后,眼前渐渐的开阔起来。

  啪啪

  几声手掌的拍响之后就是一个人的笑声。

  “哈哈林天成,我们终于见面了嘿嘿,你现在这个死样还是老子的对手吗”

  呼啦

  几个身穿西服的男子应声向两边分开,在一处凉亭之内,林天成猩红着双眼看着张喜成,他背着双手站着,谢丽丽秀发散乱,双眼空洞,嘴巴塞着一块白布,双手背捆绑,身体也被捆绑在一根石柱上

  “张喜成,你他妈最好给老子放开了她不然的话,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妈的,你以为以你现在的熊样有资格跟老子谈判吗废话少说,你先活下来再说吧愣着干什么,给我上,活活给老子扒了他的皮”

  张喜成一声怒哼,随即,猛的从凉亭窜出窜出一个男子,夜色下,那一双眼睛就像猎豹一般的犀利,玩味的看着林天成

  “三本一郎”

  妈的,这个张喜成和岛国之人还有勾结林天成暗自拔出手枪,还有一颗子弹,自己现在受伤严重,而张喜成的身边有四个保镖,自己一定要速战速决

  嘭

  林天成一句话都没有说,掏出手枪的一瞬间便结束了三本一郎的小命

  噌

  林天成双腿颤抖,眼前又窜出一个男子

  说时迟那时快,林天成的身体高高纵起,身体左右飘忽,抡着拳头便重击这个男子的肩胛骨,一拳落下之际,这个男子的反应也是相当快,一脚踢在本就手上的腰肋上,身体倒退而来几步,稳稳站到了地上,口中连续吐出现鲜血,并陷入了短暂的昏迷中,鲜血将他的衣衫裤子染红了一大片,显然伤的相当不轻。

  谢丽丽忽然反应了过来,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林天成受伤惨重,她忍不住失声痛哭了起来。

  “嘿嘿,想不到你还有两下子吗”张喜成走出凉亭,看着地上躺着的两个人,一个人已经死掉,脑袋被子弹洞穿,探手试探了一下另外一人的鼻息之后,并紧紧皱了眉头

  看到林天成此刻的反应,谢丽丽的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珍珠般不断滚落。

  “林天成,你奶奶的,居然揍死了老子的保镖你们两个给我上,一起上,给我狠狠的揍我草你妈的”

  林天成气血翻涌,只觉得自己现在一个头两个大,并没有破口大骂,骂张喜成这样的垃圾,他都觉得脏了自己的嘴巴,他知道没有实力的愤怒对敌人来说只是一个笑话。

  在任何时候,能够活的很好的也都是那些走在时代前列的最强者,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千古亦然。

  看着林天成现在的模样,张喜成说什么也想不明白,现在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林天成,身上会拥有如此可怕的力量受伤如此惨重,居然还能站在自己面前简直不可思议

  “林天成,想不到你还真是一个高手,我们兄弟二人领教一下老子石文这是我二弟石峰”石文说完,脸上也露出了重视的表情,在林天成冰冷目光的注视下,他硬着头皮说道:“林天成,你若是跪地求饶,我们哥俩给你一个全尸”

  “废话这么多,还不过来领死”

  “好妈的,我倒要看看我们俩谁先死二弟,你退后,大哥先来”

  “大哥”

  “二弟,虽然我们是被雇佣的保镖,但是我也有我的原则,绝对不会以多欺少,林天成虽然是对手,但是我敬重他是一条汉子你一边看着去”

  石文也知道自己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对手,他的两只拳头紧紧攥在了一起,随着一阵咯咯声响起,石文的胳膊和大腿,以及胸膛的肌肉均高高鼓了起来。

  随着他快速奔向林天成,他的身后出现了一排清晰的脚印。

  石文的双腿直接踩碎了脚下的水泥地面,才会在上面印出两排脚印。

  对于林天成的身手,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虽然他有伤在身,但还速度依然不减,这个小子是个高手还没有交手,石文便知道了林天成是一个怎样可怕的存在,稍有不慎,他便有可能命丧这里从此与世隔绝

  林天成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脸面平静的如同没有一丝风拂过的湖面,他渐渐忘了眼前的所有人,也忘了身边的所有事,能够看到的只有快速扑过来的石文。

  林天成的眼睛进入了一眨也不眨的特殊状态,石文奔向他的速度很快,快到他的人还未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吹得呼啦作响,这是一个武术高手

  然而,在林天成眼中看到的却是石文的动作似乎被缓慢的分解了一般,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自己的眼前变得十分清晰缓慢。

  石文转眼间冲到了林天成身前,对着他的胸口狠狠打出了一拳。

  面对石文这一拳,林天成一动也没动,他的身体仿佛一座雕塑一般站在原地

  石文的嘴角露出了胜利者才有的笑容他以为林天成被自己这样快捷的速度给吓傻了,他这一拳,就在打在铁人身上,也能将铁人打的不成形状。

  这一拳的威力,比起刚才的刘虎的力量多了三倍以上,如果打在受伤惨重的林天成身上,立即便可以将林天成的五脏六腑直接打爆,习武之人不是平常人只靠蛮力,作为一个保镖的石文来说,靠的就是拳头

  看着林天成的身体依然一动也没动,石文终于发出了得意的大笑声,就像是一个老练的猎手在猎获猎物之后才有的得意大笑

  明天可能请假一天,感冒好几天了,一直在坚持着码字,为了不传染孩子,已经送到爸妈家,现在我是真的难受,吃药打针不见好转,东北这几天大雪纷飞,很冷,明天要上午一针,下午一针,提前说一声,希望大家可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