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杀人灭口

  87杀人灭口

  一阵一阵如狂风暴雨一般的大力攻击让林天成身下的茉莉香娇柔无力的哼着,满头的卷发凌乱的散落在床上,头不停的左摇右摆,姿势非常的狼狈,她已经双目紧闭,汗珠也已经出现在额际,脸如三月桃花一般红艳,微启樱唇,吐气如兰,一丝不动的,任由林天成摆布着。

  林天成是此中老手,知道女人痛快过后浪水流的太多的缘故,以至于一时休克,所以必须用阳来救阴,只有继续抽插,慢慢的撩起她的欲念,才能恢复体力再战

  女人在快感时所流出的浪水比男人的精华多出数倍,茉莉香一波又一波的涌出,因为女人是以逸待劳,所以不断的有感觉,不比男人一泄如注后,那玩意则是垂头丧气,一蹶不振,必须经过休息后才能重整旗鼓再战

  两个人经过一番大战之后,一起切藩篱尽折,无话不说。

  “怎么样老子厉害不啊比起你以前那些男人如何”

  茉莉香抚摸着林天成结实的胸膛,羞人答答的的笑道:“你这该死的,还是第一个把老娘搞成这样子的男人,咯咯,你是老娘第二个男人”

  “嗯”林天成闭目沉思,忽然问道:“难怪觉得你的小妹妹很紧凑,原来是这样啊”

  “嗯”茉莉香点点头,随即叹道:“我的第一次被人强暴了不过我知道是谁指使的可惜,我现在没有那个实力去报复他”

  “哦是谁啊,说来听听”林天成穿上衣服,打开房门没有看见袁仁出来,回头看着同样穿戴整齐的茉莉香,问道:“怎么不说了”

  “咯咯,如果我说我是被张喜成派人强暴的,你相信吗如果我说我是惠南县公安局局长卢芳的亲妹妹卢香你信吗”

  “信”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咯咯,算了吧其实我在这里只是掩饰身份罢了,你不知道,张喜成最近来过一次,不过好像很担心的样子,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知道我在这里,想要弄死我,可惜这里可不是惠南县算了,不跟你说了,今天就算你便宜了,给我弄的舒舒服服的”

  卢香站起身体走过林天成的身边,胳膊却被林天成一把抓住。

  “你能告诉我张喜成是什么时候来过的吗”

  “前天吧,好奇怪的是他的身边跟着一个女人,还挺漂亮的呢我出去啦,以后有时间还能记得过来玩,我随时等你哦咯咯”

  嘭

  卢香刚刚走出去的身体,瞬间飞了回来,林天成刚一转身,眼前就是一把明亮的刀子,还未反应过来就刺入自己的大腿,鲜红的血流了出来

  闯进来的是三个人,其中一人伸出手握着刀子刺伤了林天成之后,三个人迅速的逃离现场

  “啊你受伤了,是他们张喜成的人他们想杀我”

  “老子没事,我们快跟着他”林天成一把抽出腿上的匕首,活动了一下,虽然很痛,但是还可以动弹,这几个人一定会去找张喜成,现在不能放过

  “可是你受伤了,我们去医院”

  “老子都他妈说了没事你交代一下这里,我的朋友还没有出来,我们走”

  卢香拗不过林天成,看着林天成着急的背影,美目眨巴一会,咬着贝齿跟了出去。

  “他们在那快看”

  刚一出来,卢香就看见那三个男子钻进一辆轿车,拉着林天成的手臂晃着,这时,林天成拦截一辆的士,将司机撵下去之后,驾驶着轿车追随前面的黑色奥迪

  半个多小时之后,奥迪停在了云峰大酒店,周边的交通还算可以,三个人走下轿车四下看了看,一闪身钻进酒店林天成打量着地形,酒店坐南朝北,守着一条宽阔的马路,霓虹灯发射着诱人的红色光晕吸引着准备投宿的路人。

  走下轿车,林天成横冲直撞,从马路上直接来到了酒店的门口,两个保安从里面快速跑了出来。

  “先生”

  一个身材魁梧的保安上来话还没说完,林天成一步一个血印的推门进入了酒店。看着地上一连串的血印,两个保安瞪大了眼睛,面面相觑,不禁冒出一层冷汗。

  “刚才进来的三个人住哪个房间”

  林天成在卢香的搀扶下,径直走到柜台前冷冷的甩下一句话,他知道自己这种态度来酒店找人酒店方面肯定会说没人,因此他直接将腰间的手枪掏出来晃了晃,哼道:“老子是便衣警察,刚才进来的是那个人是逃犯”

  柜台里面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女,一看就没见过什么大场面。顿时被林天成的气势顿时吓懵了,傻傻的看着林天成,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说他们住哪个房间”林天成一拳打在柜台上,木质的圆形柜台顿时被林天成打掉了一块。

  这时两个保安从后面扑了上来,然而还没有靠前,林天成听着声音,旋即转身一个侧踹,顿时一脚把身材魁梧的保安踢飞出去,剩下的那个身材略显瘦小的保安吓得急忙止住脚步,瞥了一眼林天成,接着很知趣的转身去扶那位保安去了。

  “老子来抓人,没事的滚一边去,谁敢反抗,老子就枪毙了谁”林天成狠狠的瞪一眼两个保安,随即把眼光重新落在了柜台里女人的身上。

  此刻,登记员小姐抖着身子,差点吓出尿来,声音颤抖的说道:“警察大哥,我,我给您给您查一下。”

  “357,在357”登记员小姐颤抖着嘴唇回答道。

  林天成进来的时候已经把大堂扫了一遍,电梯楼梯出口等等方位他早就了如指掌,此时听到登记员的话后,旋即拉着卢香向电梯走去。

  电梯很快把林天成和卢香送至三楼,楼道里空无一人,只有天花板上的日光灯孤独的亮着。

  林天成冷冷的扫一眼,只见从西向东门牌号依次减小,他冷冷的瞅着,一步步向东走去忽然停下脚步,伸手试图向下转了一下门把手,然而没有转动,显然是从里面锁上了。

  砰砰砰

  林天成不轻不重的敲起了门。

  “谁啊,这么晚了敲什么门”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些门上面没有猫眼,从里面并不能看到外面的事物。林天成压低声音说道:“送水的。”

  &n

  sp;“你们早干什么的啊,这么晚了才送”里面女人抱怨的叫着,语气里充满了不满,然而也似无奈,还是过来把门上的锁打开了。

  锁眼里咔嚓一声,听到声音后,林天成旋即握住门把手向下转动。

  砰

  林天成一脚踢开房门,开门的女人猝不及防,被房门巨大的力量重重的扇倒在地。林天成接着跳进去冷冷的看一眼,躺在地上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任妮娜

  只见任妮娜披了件睡衣,这么一摔竟把睡衣的带子震开了,里面圆滚滚的白嫩胸脯顿时跳了出来,剧烈的晃动着

  任妮娜骨碌一下爬起身子,急忙把睡衣裹住身子,见到是林天成,先是一惊,接着脸色惨白,紧蹙眉头,哼道:“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说着轻轻摸一下额头,感觉刺痛刺痛的,她哪里知道白嫩的额头此时已经淤青了。

  林天成刚要说话,忽然感觉气氛不对,看着身边的卢香,扫视了一眼屋子,拐过卫生间径直进了卧室,一个男人正翘着脑袋向这边瞅,然而一见到林天成后身子不由得缩了一下,急忙把视线移开。

  “你可真是个大忙人啊,难找的很呢”林天成无视男人的存在,说着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抽出一支烟点上了。

  抬头看着眼前的任妮娜,她的眼睛里尽是恐慌,脸颊上去没有一点表情,看着发呆的卢香哼道:“你又是谁滚出去”说完,双手推拒着卢香的身体,不等她说一句话,重重的将门锁上,身体靠着房门,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哈哈,小子,你胆子不小啊自己一个人就敢来这里”

  噌噌噌一刹那从房门里窜出三个人,正是刺伤自己的那三个人,狰狞着脸孔,呲着大黄牙,咧着血盆似的嘴巴大笑着,一瞬间,每一个人的手中都握着匕首将林天成围了起来

  呼林天成吐出一口烟雾,丝毫没有在意三个人的动作,轻轻弹了一下烟灰,哼道:“老子只问你们一句话,张喜成在哪”

  “嘿嘿,想要找我们老大你下地狱去问阎王爷吧”

  “嫂子,把门关好杀人灭口”

  “嘿嘿,你就是林天成吧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行,你是来送死的吧”

  嗖说话间,一把匕首便从林天成的头顶刺来,直刺他的脖子

  噌林天成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丝毫没有躲避,而是握着拳头直捣此人的面门

  嘭一拳下去,这个男子的身被林天成一拳掀飞,脸骨塌陷,惨叫一声便栽倒在地,同样的,林天成的左肋以及大腿传来两声噗呲的声音,身体蹬蹬倒退两步,鲜血瞬间横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