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英雄救美

  78英雄救美

  咣当房门一脚被林天成踢开,身体刚一冲进屋子,一个箭步,弯腰在地上捡起一个空酒瓶,二话不说,猛的在一个男子的头上就砸了下去

  啪酒瓶正好击中这个男子的后脑,只见这个男子身体踉跄了几下之后,栽倒在地,嫣红的鲜血模糊了他的头发,其他几个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林天成的第二波攻击已然降至

  两个拳头就像铁锤一般,拳拳生风,脚下更是迅速移动,侧踢几次,脚脚踹在其他几人的要害,不是裤裆就是软肋

  嘭

  林天成一记重拳击碎面前一人的下巴,右腿凌空一劈,瞬间将他的身体压倒在地上,与此同时,左手探出,忽然抓住发愣的郭烨,两脚横向移动,猛的将他的脑袋按在墙壁上,左膝顶在他的腰椎,右手将他的胳膊屈在身后,看着地上几个惨叫不断的男子,哼道:“妈了个比的,都他奶奶的别叫唤都他妈的给老子闭嘴不然老子今天就让你们死在这里”

  “兄弟,有话好好说”郭烨脸颊靠着墙壁,鼻尖已经流出了鲜血,想要反抗,但是林天成的出击如此狠辣果断,自己若是反抗一丝一毫,估计都会被他暴揍,甚至小命都交待在这里,既然他冲了进来,必定有着目的

  “哼算你识相”林天成怒哼一声,回头看着桌子上有着一把手枪,拽着郭烨的身体后退几步,伸手拿起手枪,一脚将郭烨踹到在地

  “是是你”郭烨啐了一口血水,猩红着双眼一看,居然是干了自己娘们的那个人难道这小子是来弄死自己,从而占有自己的老婆

  “妈的,老子问你们,你们想要抓的女人是谁如果不老实的交代,老子立刻枪嘣了你”林天成一点都没有作假,不管郭烨是什么人,在这荒郊野外的,弄死几个人又能怎样再说,现在惠南县都乱成什么样子了,死几个人也不会引起警方的过多注意

  “小子,你敢你可知道老子是谁”

  噌郭烨双脚一动,抓起酒瓶就朝着林天成的面门砸来

  嘭

  林天成扣动扳机,准确的穿透了郭烨的手腕

  咔嚓酒瓶掉落在地上,郭烨顿时嚎叫起来,左手捂着自己的右手腕,杀猪一般的惨叫声

  “你你居然敢开枪”

  “妈的,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崩了你你他妈难道以为你的脑袋比枪子还硬”林天成闪身站在郭烨面前,脚下踩着一个男子的脑袋,大脚凌空而下,狠狠的一跺脚,顿时踩碎了他的脖子,一脚踢飞一刹那就冰冷下来的尸体,右手握着手枪顶在郭烨的脑门,冷哼一声:“你他妈最好给老子老实一点,如果你不配合也可以,那你就去阎王爷那混去吧”

  手指缓缓扣动扳机,林天成大有下一刻就按下去的趋势

  “好汉别,别开枪我说,我什么都说”

  郭烨双腿打颤,他在林天成眼里看见了极度的凶狠,那种如猛虎一般的眼神完全没有虚假,他相信,只要自己再反抗一次,子弹一定会穿透自己的脑袋

  “说你们要抓的那两个女人在那叫什么名字”

  “好汉”郭烨艰难的吞下一口血水,咧着嘴巴,脸上的肌肉不断的抖颤,豆大的汗珠滚滚落下,手上的鲜血不断的流出,但是一点也不敢喊痛,强忍着身体上的那股钻心的剧痛,颤声说道:“我们,我们要抓捕的人的确是两个女人,一个,一个叫做林小雅,一个,一个就是俺家隔壁旅店的女老板,就是,就是你的妹妹”

  果然是任妮娜和林小雅

  林天成伸着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扫视着郭烨,许久,确定他没有说谎之后,皱着眉头

  奇怪

  太奇怪了

  这是什么感觉林天成忽然那觉得自己似乎可以看透别人的死死,那是一种和自己遇见极品处女血主人一样的直觉莫非

  此刻,无暇顾及这种直觉,心思全部放在林小雅和任妮娜的身上

  “说,她们在哪”

  “好汉,我,我也不知道啊”

  “妈的,那你知道个几把”

  “好汉,我是真的不知道张喜成只是告诉我们她们的长相和一些警察出入的地点,让我们留意一下,我们经过几天的找寻,昨夜你妹妹回来,我们跟踪跟丢了不过,不过她们好像在偷偷离开惠南县”

  林天成握着手枪看着郭烨,哪一种感觉又一次出现,不错自己的确可以看都他的心思,而他也的确没有说谎

  “很好”林天成缓缓闭上眼睛,手指轻轻勾动

  嘭

  一声枪响后过后,郭烨的身体缓缓倒在地上,睁开双眼,啊卡在讷河地上的几个男子,林天成将手枪揣进裤兜,拿起地上破碎的酒瓶,咬着牙齿,手上轻轻会动了几下,全部挑断这几个人的大动脉

  自己并不是滥杀无辜之人,但是,若是放走了这几个人,搞不好会出现什么情况,何况,他们是张喜成的人,杀了就杀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祸害,留不得

  嘭关上车门,林天成驾驶着轿车开始在惠南县大大小小的地方寻找,足足一夜你的时间,眼睛几乎都没有合一下,但是,依旧没有看见林小雅的身影,而且,一些大大小小的旅店,婶子一些娱乐场所自己也有去过,始终没有一点踪迹

  黑夜即将过去,天色还有些黑暗,川流不息的车辆在繁华的大街上穿梭,飞扬的喇叭和汽笛声给这座混乱的城市增添了一点生机,林天成坐在轿车之中,全身的疲态,闭着眼睛休息着,忽然,前方的街道的胡同传来一阵呼救声

  “你干嘛放开我放手啊”林天成猛的听见一声女孩的声音从胡同传来,这声音夹杂着嘈杂的人流声和车流声一起灌入他的耳朵里。

  林天成摇下车窗向前面看过去,看见那条胡同人行道的绿化带旁有三个分别染着红,黄,蓝三种颜色,发型怪异,流里流气的小混混正扯拽着两名女孩的衣服。

  过路的行人有的驻足察看,有的频频回头,他们一个个都是神色淡漠,似乎对这种事情是见惯不惊,全部躲得远远地,生怕自己引火烧身,谁也不愿意站出来说话,也没人敢管这等闲事。

  “放手放手啊你们这是干什么啊臭流氓”一个女生使劲地挣扎着,叫喊着。

  “嘿嘿,哥们几个看上你们了,哥们几个带你们去喝酒,唱卡拉ok”一名染着一头红发的小流氓奸笑着不肯松手。

  &nbs

  p;“放开我我不认识你们,我们哪里也不去放手你这个臭流氓”小女生继续叫骂着。

  “住嘴”另一名头上染着黄发的小流氓举起拳头,大声吼叫道:“你他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再叫,老子就把你的嘴缝上”

  两名女生似乎被她怔住了,谁也不敢吱声。

  几个小混混见这两个女生开始有点胆怯了,连拉带拽地将她们往停靠在路边的一辆白色的轿车方向推。

  林天成皱着浓眉看着,因为三个男子挡住了时下手呢,自己只能听见声音却看不清少女的面容,而且,一直喊叫的只有一个少女,另外一个少女一枝梅有声音,但是自己却看见了一双十分匀称的小腿,自己停车站的地方正好是他们的必经之路,经过林天成轿车的时候,一个少女用一双乞求的目光看着他,另外一个身材高挑的女生一直低着头,长长的秀发散乱着

  林天成仔细一看,两个少女年龄也就二十三四岁,抬头的按个少女长得很清纯,一身学生打扮,突然,低头的那个少女奋力一挣,双手死死地抱着人行道边的一颗大树上,抬起头,并一双祈求的眼睛看着林天成。

  轰林天成脑子顿时意乱,是她一副可怜的摸样,令人生疼,叫人怜悯。

  怎么会是她

  “喂,你们几个想把老子女朋友带去哪儿去啊”话音刚落,林天成从轿车走出来,向前走了一步,像铁塔似的,站到了几小混混跟前

  “你女朋友”红毛见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心里很不痛快,但是看见林天成身材高大魁梧,心里有点胆怯

  “谁是你女朋友”

  林天成指着他抓在手里,双手抱住树干那个女孩子说道:“就是她,把她给老子放了”

  几个小混混愣了一下,几双眼睛齐刷刷地落到了林天成的身上。林天成用一双锐利的目光扫视着他们,黄毛胖得像一头猪,红毛瘦得像猴子,蓝毛长得五大三粗的,貌似很能打。然而,他们的岁数不大,个子都不算高,并不是自己的对手。

  妈了个比的,如果和这几个小屁孩动起手来,将他们掀翻应该不成问题,就怕他们有帮凶,必须速战速决,迅速带着他们两个离开

  红毛回头看了少女一眼,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问道:“既然她是你女朋友,你说说看,她叫什么名字在哪里读书”

  “就是啊,她叫什么名字,在哪里读书”另外两名混混跟着起哄。

  趁几个小混混将注意力集中在林天成身上的时候,两个少女先是对了一下眼睛,会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一齐发力,挣脱那几个小混混抓住她们的咸猪手,迅速躲到了林天成身后,紧紧地抓住他的上衣。

  刚才抱住大树那个少女轻声说道:“怎么是你他们是流氓,快救救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