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抢人

  林天成没有动作,而是看着此刻美艳美如斯,全身发热发骚的美妇人隋青青,此刻,旅店外面已经亮起了昏黄的路灯,街道上也传来男女的笑声,夜晚,总是让人无法安静,同样,夜晚,也是那些寻求刺激的男女的夜生活的开始当然,现在的惠南县,夜晚也有许多人在火拼,为了一块肥肉,身在江湖之中的人,脑袋都别在了腰带上

  林天成看着外面的夜色,搂抱着怀中的隋青青,忽然问道:“隋姐,你老公不在家吗”

  “嗨,那个死鬼弄完了老娘,现在在睡觉呢我们别提他,一会他要出去的哎呀,你快点来嘛好想让你戳哦”

  妈的,既然郭烨还没有出来,自己还是有时间舒爽一下的而且自己也看出来了,如果不狠狠的戳这个隋青青,这个娘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卖点力气就能吃到免费的蚌肉,品尝一个如此浪媚女人的身体,老子如果不加把劲就是超级大傻比

  这个时候,林天成只感觉到隋青青火热的身体在急促的呼吸,丰满的胸部,纤细的腰肢,滚圆的臀部,结实的大腿是那么充满诱惑力。

  林天成头脑一热,一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双手抓住她的吊带睡衣,向两边一分,再向下一拉。

  隋青青胸前两个白白嫩嫩的肉球,象两只陀螺一样,腾地一下从衣服里跳出来,在眼前旋转晃动。

  隋青青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看着林天成,那种神情似乎正在告诉他,快点占有她,享受她的肉体

  妈的,草除了这样,自己还能做什么如果自己不弄了她,老天爷都不会放过自己

  林天成的脑袋懵了一下,这个时候,他还想什么呢,除了占有她,还有什么呢说干就干,现在是和谐社会,谁怕谁林天成低下身子,紧紧地吻住了她的小嘴,用嘴唇轻轻地挤开了隋青青微张的小嘴,她的舌头带着湿润的水份灵活地钻进他的齿间,两人的舌头搅在了一起。

  隋青青闭上眼睛,鼻腔发出唔唔的声音。

  林天成的双手此时不能偷懒,更不能失业,左手穿过她的黑发她的脸,抚摸她的头,右手则直接抓住了她的右胸,轻轻地揉捏。

  隋青青的奶子在林天成的手上变换着形状,感觉她的丰胸都要从手指缝中滥出来了,手感说多好就多好,想多棒就多棒,那种感觉很美妙

  这个女人简直是人间极品,是每个男人梦寐以求的天然尤物,她的老公怎么就忍心将她放在家里,荒废这块肥沃的土地呢林天成一边想,一边轻轻地咬住她的耳朵,用牙齿在她的耳朵上磨擦着,用舌头伸向隋青青的耳洞内

  好家伙,这一弄不打紧,直接让隋青青娇声连连。

  “别别这样”隋青青轻轻地推开了林天成的头,眼睛微睁着,轻声呢喃道:“坏蛋,你再这样做,我就真受不了了”

  房间里,传出隋青青断断续续的呻吟和喘息声。

  幸亏这次是在旅店客房里的床上,客房门紧闭,外面根本听不见任何声音,要不然,隋青青那位戴绿帽子的王八老公又得闯进来,将他们捉奸在床,与他大打出手了

  林天成嘿嘿一笑,也不做声,身子向下移去,伏在她的胸脯上,睁大了双眼,欣赏着她傲人的双峰。

  这会儿,隋青青可不乐意了,嗔怪道:“馋猫,你又不是没有看过再看,我就把你的眼睛挖下来下酒”

  “草,你那么狠”林天成低下头,坏笑着说道:“那好吧,不看就不看,这下总可以了吧”

  林天成伸出舌尖,在她的胸部上轻轻地拨动,还在乳晕周围做着划圈运动。

  “你真坏咯咯你真会玩啊”隋青青嘴里虽这么说,却表现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随着林天成每一下的拨弄,她都不由自主地弹动着身子,一边把林天成的头按住,紧紧地压在她的胸部上,一边轻声叫唤道:“哎,真拿你没办法,坏蛋”

  林天成用手把她的睡衣向下拉,拉到大腿以下,便用拇指将睡衣扯离开她的身子。她没有穿内衣,林天成用手掌轻轻地盖在她的羞处,隋青青用双手抓住了他的手,不知道她是要他停下来,还是要他继续开发。

  林天成根本没有理会她,继续用手摸索着,妈的,终于,找到了,不过,那里已经是泛滥成灾

  隋青青的身子就象一条蛇一样,在林天成的身子下面不停地扭动,秀发也随着身子的摆动散开着,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呻吟声。

  林天成按耐不住,赶快脱下了自己的短裤,隋青青自动将她的两腿分开,林天成跪在她的大腿之间,身子前驱,努力寻找那迷人的害人洞

  隋青青张开双手环绕着林天成的腰际,用力把他往自己身上拉。林天成顺水推舟,大懒鸟昂首挺进了她那湿润温暖的裂缝之中,紧握的感觉由大懒鸟传来,接着,一起向他的中枢神经涌来

  “啊”隋青青突然叫了一声。

  林天成吓一跳,连忙伏下身子,用嘴堵住了她的嘴,她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林天成的腰开始做起活塞运动,每一个冲刺,隋青青的嘴里都要发出一阵悠扬,犹如梦呓般的呢喃声。

  她的腰身也在激烈地回应着,肉与肉的拍击声,席梦思的振动声,林天成粗重的呼吸声,隋青青的娇喘声充斥整间房子

  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林天成现在是什么也不顾了,支起身子,向她发起猛烈的攻击

  隋青青不愧是一个天生的尢物,林天成的身体就像有无数的小虫子在轻咬,又像一只小手在一松一紧地握住,温热适度,肉感十足。

  那种实实在在的快感非常的过瘾,再加上偷情的刺激,让他很快就尾骨发麻,高潮将近,于是,赶忙加快了节奏

  隋青青感觉到了,微睁开了双眼,娇喘连连。

  林天成开始疯狂地冲击她的身体,隋青青的身子向上腾起,脑袋也随着身体向后支撑着身子,两只手在用力揪扯床单,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呜咽声。

  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咬了一个枕巾在嘴里,尽量不让自己发出那样的嚎叫声林天成双手紧紧地拉住她的腰部,飞快地动作着。

  终于,临界点来了,伴随着林天成的每一声低吼,一股浓浓的液体从他的体内喷射而出,种植入她的体内

  林天成一头瘫软在她的身上,房间里一下静了下来,只能听见两人低沉的喘息声,以及挂在墙上那块电子钟的滴嗒声

  终于,林天成的大脑从欲望时的一片空白恢复过来,轻轻地吁出一口气。睁开眼睛,隋青青眼睛微闭,气喘吁吁,香汗淋淋,仍旧仰躺在床上,保持着刚才躺在林天成身下的姿势。

   

  ;林天成调侃问道:“怎么样,我和你老公比,谁厉害啊”

  “去你的,你这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还好意思嘲笑我”隋青青扑了上来,压在林天成身上,拳头象小雨一样落了下来。

  林天成一把将她揽在怀里,隋青青头枕他的胳膊仰躺着,逐渐消停下来。

  “问你哦,你这个东西怎么这么几把大”

  “嘿嘿,天生的”林天成穿上衣服,翻身下床,看着外面的天色,在夜色下寻找着郭烨的身影,生怕自己因为这一时的刺激而让他跑掉

  “哎呦,疼死了都戳到我的宫颈了”隋青青羞媚而满足的穿上睡衣,看了一眼时间,笑道:“八点了,我该回去了,那个死鬼让我八点喊他改天我在来找你,我们继续玩”

  隋青青亲吻了林天成一会儿,留下两瓣肥硕的屁股蛋,扭着腰肢从客房走了出去,一阵下楼的声音过后,林天成听见旅店的房门轻轻的关了一声,两分钟之后,猛的从客房走出来,几步走下楼梯,身影一闪,贴在旅店门口的墙壁上,侧身看着隔壁

  咣

  一声房门的回荡声,紧接着,郭烨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打了几口哈气,四处看了几眼,很平常一样的在门口逛了几圈,最后,拦截一辆的士扬长而去

  林天成突然从旅店窜出去,随手将旅店的卷帘门放下来,开着停在路边的宝马轿车,跟在郭烨坐着的那辆红色的士

  一前一后,林天成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跟随着前面的的士,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郭烨似乎害怕别人跟踪,的士在惠南县兜兜转转几个地方都没有停下,林天成也不着急,豪华的宝马跟踪一辆扑通的的士,自然不会没让人有所怀疑,就在林天成耐心将近极限的时候,轿车忽然停在路边

  随后,郭烨从轿车走下来,谨慎小心的看了看四周,叼着烟故作没有什么事情一样的走着。

  这里是惠南县的一处荒凉之地,四面都是一些扒倒的房屋,到处都是一些砖头瓦砾。空空荡荡的,也没有过多的遮掩物,然而,林天成注意到,在这个地方的一处路边有着一个临时搭建的房子,里面亮着灯,人影绰绰,似乎有四五个人,郭烨四处看了看,径直走了过去

  “烨哥,你怎么才来啊哥几个可就等着你呢”

  “草,老子要注意不被别人盯住啊,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做这种勾当”郭烨拎着啤酒喝了一口,看着眼前几个赤裸着上身的男子,说道:“张喜成是一个狼子野心之人,和他这种人做交易,我们要小心,如果不是他出价三百万,我是肯定不会做的娘的,想不到那两个臭娘们这么值钱”

  “烨哥,我们现在怎么办啊哥几个可就等你一句话了只要有钱,做啥都行”

  “妈的,我已经得到了消息,那两个女人似乎已经逃出了惠南县,我们这就追过去,不管怎么样,将她们弄到手才能得到钱都机灵点,现在的惠南县可不是以前,一会出去都注意点,都他娘的精明点,听见了没有”

  林天成悄悄的靠近这一间房子,身体贴着房子听着,妈的,在老子喜欢眼皮子底下抢人,似乎不太可能吧,看着四处都是荒凉,透过简制门房的玻璃看进去,屋内一共五个人一张木质的桌子上是一些酒肴,四个人围坐着桌子,郭烨站在地上,足足看了四分钟,林天成摸清了屋子内的一切,猛的踹开房门,飞身冲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