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两个女人

  76两个女人

  随着嘭地一声震响,隔壁的房门重重的关上,妈了个比的,这个有点手段的家伙会不会对隋青青使用家庭暴力呢他到底是不是张喜成的人要知道,张喜成的手下在惠南县真的太多了,自己一天没有找到任妮娜和林小雅,就算回到莲花村也寝食不安

  男人,特别是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就是让与自己发生过关系的女人受到别人的伤害。林小雅是自己的女人,为了自己的大业,以身犯险,游走于李大壮父子之间但是计划没有变化快,谁会想到市公安局早已经顺藤摸瓜,准备好了一切李大壮父子已经嗝屁,但是林小雅却不见踪影林天成担心

  至于任妮娜,虽然他不是自己的女人,但是对自己有恩如果没有她的护送,自己早已经横尸遍野,甚至会葬身荒野,成为野狗之中的美味

  仅此一点,自己就不能对她不闻不问林天成相信自己的直觉,似乎自己拥有了合欢铃这个东西之后,可以很准确的感受到一些模糊的东西,比如刚刚和自己交手的这个男人,直觉就是他是黑道之人

  林天成一来害怕隋青青遭到丈夫的凌辱,二来也想知道这个男人的真实身份,如果可以通过他打探到林小雅和任妮娜的行踪最好不过,若是打探不到,如果他是张喜成的人,顺手宰了便是于是,便走出和平旅店,蹑手蹑脚地来到隔壁隋青青家的房门口,贴着房门,竖起耳朵偷听。

  “开门”客厅里传来了隋青青的丈夫大声叫门的声音:“你他妈的再不开门,老子就要撞门了”

  “你有种就撞门啊”隋青青好像是躲在卧室里,只听见她大声说道:“你在外面养了那么多女人,我都没有和你计较,你每次回家和我吵架,打我,骂我,我早就受够了,我今天找一个男人来报复,你就受不了啦,既然这样,离婚,我要和你离婚”

  “离婚他妈的,你想的美没那么容易。”男人忿忿地说。

  “我们已经到这个地步了,除了离婚,你还想怎么样”

  “我绝对不放过你们这对狗男女你以为我这几年在惠南县是吃屎活着的吗你他娘的居然敢给我郭烨戴绿帽子,你这个死婆娘”

  “郭烨,你有种就冲着我来呀,何必在别人家耍威风呢”隋青青厉声说道:“自己没本事,还好意思在别人面前逞能,我看你分明就是一个孬种”

  “只要你开门,把这件事解释清楚,我就原谅你,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骂你,甚至打你”隋青青这句话似乎命中了丈夫的要害,只听见他说话的口气缓和了许多。

  隋青青理直气壮地哼道:“跟你这种男人没什么好解释的,我就是觉得在家寂寞无聊,想找个男人玩玩不行吗”

  站在房门口偷听的林天成脑子轰了一下,妈了个比的,原来,老子今天成了这个女人随便拿来玩玩的工具了

  隋青青在他心里的地位一下子打了很大的折扣,紧接着,“吱呀”一声,卧室的房门开了。

  “既然你什么都看见了,你说吧,你到底想怎样”客厅里传来了隋青青的声音:“要杀要剐,随便你,悉听尊便”

  “老婆,对不起”

  只听见扑通一声,郭烨跪倒在地板上,向隋青青哀求道:“都是我不好,是我不该冷落你,让你独守空房,更不应该打你,骂你,上午和你吵架后,我开车去外面兜了一圈,觉得很对不住你,就跑回家准备向你道歉,却发现你不见了,我在房间里找了一圈,发觉你所有的衣服,鞋子都在,唯有睡衣不见了,知道你并没有走远,出门寻你时,却听见对门传出了你的呻吟声”

  “后来呢”隋青青稍有兴致地问。

  “我站在房门口偷听,发现你和别的男人偷情,一气之下便将他们家的旅店房门踹开,见你们赤裸裸地纠缠在一起的情形,连杀人的心都有了,便和那个男人扭打起来,要不是你喊住手,我们不闹得一个两败俱伤,鱼死网破才怪呢”

  “哼,还好意思说,你想想,你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碰过我的身子了,我是人,我也有七情六欲,一想起你和别的女人鬼混,我就产生了出轨的念头,上午,我和你吵架,被你一气,加上喝了酒,就再也控制不住了,于是就

  “就什么呀”郭烨不但没有责备她,似乎还有点兴奋。

  “讨厌,你刚才都看见了,还问”

  “那你愿意像刚才和那个男人一样,和我做一次吗”

  “嘻嘻,我是你老婆,怎么不愿意呢”客厅里传来了隋青青妩媚的声音,只听见她妖媚的接着说道:“一切都是你的,你愿意怎么弄,就怎么弄”

  “嘿嘿,老婆,我告诉你我现在在做一个买卖,只要老子将那两个女人安全的弄进通源市,交给张喜成,我们就发达了,这一辈子都不愁吃喝”

  “你又做这种事那两个人是什么人”

  “妈的,两个女人”郭烨嗖地一声从地上站起来,直接把她横抱起来,放到客厅的沙发上,接下来就是一个饿虎扑食。

  隋青青娇呼叫一声,喘道:“你慢点,沙发都要被你弄塌了”

  郭烨醋溜溜地说道:“你刚才在那个男人家,是不是这样啊”

  隋青青娇声说道:“你讨厌,都过去了,还提它干嘛”

  “呵呵,不提,不提,就按照我们的路子走”隋青青将身子压到隋青青身上,一边吻,一边脱掉她身上的睡衣。

  一对巨大而性感的丰胸展现在郭烨面前,没说的,他的嘴凑上去就是一阵猛啃。结婚这么久,郭烨还是第一次这么有激情,这种感觉对隋青青来说,真是爽极了

  郭烨的手也没闲着,伸进她那条还没有来得及换下来,有些湿润黏糊糊的丁字裤开摸了。

  “嗯啊

  隋青青那呻吟声简直就要人命了。

  此时,仍旧站在房门口偷听的林天成脑袋一阵轰鸣

  两个女人张喜成要的两个女人一定是林小雅和任妮娜这个郭烨的手中到底是有她们还是没有她们

  林天成很想冲进去,抓起郭烨一顿狂揍,但是自己知道,如果是这样,不但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搞不好还会惹出一些事端,虽然自己并不惧怕但是自己现在不是以前,光棍一个,虎逼朝天靠着满腔的热血,现在自己有女人有理想,想要叱咤风云,光有热血是不够的,必须智勇双全

  林天成再也听不下去了,转过身,悄悄地走进了和平旅店,微微将卷帘门放下来,坐在柜台里,抽着香烟,一分一秒的等待着郭烨出现的身影

  林天成静静地仰躺在柜台里的椅子上,木讷地望着天花板。

  房间里似乎还弥留着林小雅和任妮娜淡淡的体香,两个女人就像生命中的一部分,一个昙花一现,一个给了自己身体,可是身为一个男人,此刻才感觉到自己力不从心,妈的,张喜成一天不死,自己似乎就和他有着花解不开的恩怨

  等了很久,郭烨都没有出现,林天成感到困乏极了,来到沙发上,闭上眼睛静静地躺着。朦胧中,身边睡着一个身材火爆,穿着蕾丝花边短吊带短睡衣的女人,睁眼一看,原来是隋青青。

  妈的,她不是刚才和老子在沙发上造爱时,被郭烨捉奸,一起回家了吗,怎么来了这里林天成想动动身子,却发现全身乏力,只好闭着眼睛,努力想让自己睡去,结果却越想越清醒,突然觉得耳边痒痒的,再次睁开眼睛,看见隋青青正睁着一双大眼,靠在他的身边,往他的耳朵里吹气。

  草,她在勾引老子吗

  “你怎么不睡”林天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抬头看了一眼,此刻已经渐入天黑。

  “人家睡不着”隋青青恶作剧地说道:“嘻嘻,我睡不着,你也不要睡”

  “你和我睡在一起怎么行你老公知道了怎么办你看他那副熊样,不把我们杀了才怪呢”林天成连忙闭上眼睛,不敢看她。

  “没事,我已经和他讲清楚了,我们现在是井水不犯河水,他玩他的,我玩我的,互不干涉”隋青青说话的口气似有些兴奋。

  “是吗”林天成有些欢喜,有点惶恐,隋青青毕竟是别人的老婆,自己睡别人的老婆,毕竟在良心和道义上有点说不过去。

  消停了几分钟,林天成又感觉隋青青靠过来抓住他的手,牵引到了她的胸部上,身子也紧紧地贴了上来。

  林天成连忙睁开眼,看见隋青青半支起身子,一点点的缩近了距离,妈了个比的,林天成没有犹豫终于,他们的嘴唇贴到了一起,隋青青的舌尖也轻轻地划弄着他的嘴唇,丰胸紧紧地压在他的胸脯上。

  隋青青饱满的身子正好压在林天成的下体,林天成只觉得自己的大懒鸟像一个正在充气的气球棒,一下子就膨胀了起来。

  隋青青的一只手也没有闲着,慢慢地摸了下去伸进他的短裤,抓着那根气球棒,上下揉动了几下,坏坏地说道:“嘻嘻,你的身体不错嘛,你看,现在又起来了真的好大”

  虽然在自己老公身上得到了慰藉,但是面对林天成这样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而且他的大懒鸟又是那么大,对于想要寻求刺激的隋青青来说,林天成的大懒鸟就是一个绝世宝贝如果就不能用小妹妹的小嘴品尝一下,她是不会死心的

  “我们这样不好吧”林天成呆了一下,说道,“你有丈夫,我不能破坏你的家庭”

  “怎么啦,你怕啦”隋青青轻笑一声,说道:“反正,我觉得自己喜欢你,我现在只想和你在一起,什么都不管了,也没有想和你将来怎么样”

  “隋姐,可是,老子觉得你老公很不简单那啊我可是良民,如果老子弄了你而丢了小命,那可划不来啊”林天成试探着问着,既然她自己送上门,替天行道是男人的责任但是,贪图女人身体的同时,林天成也没有忘记郭烨的举动

  “嗨我们先玩完再说嘛”隋青青将手从林天成的大懒鸟上抽出来,抓起他的手,紧紧的按在了她的胸部上,她的身子也紧紧的贴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