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红杏出墙

  75红杏出墙

  欲望燃烧起来的这一刻,林天成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控制不住那份野心,难道看见一个女人自己就要占有不着痕迹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不是那种看见极品处女血主人的感觉,但是同样的滚热,而那种征服的欲望以及大懒鸟传来的胀痛告诉自己,如果自己不能干掉眼前这个女人,自己会憋死猛的将隋青青的睡裙撩起,将黑色的蕾丝胸罩推到丰乳之上,张嘴含住她的小蓓蕾,温柔的吸吮起来。

  “嗯啊”隋青青轻呼起来,林天成用自己变得亢奋的大懒鸟顶着她的私处,隋青青感到一阵眩晕,急速地喘着大气,双手逐渐抱住他的头。

  “不要不要嘛”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品尝阵阵快感侵袭。

  林天成似乎体会到隋青青的反应,就暂时停下来,只是仍压在她的身上,端详着她美丽的脸庞,隋青青也张开已经迷朦的大眼睛,看着他。

  “隋姐,你知道吗老子曾经被女人抛弃,那个时候,老子发誓,总有一天会让她后悔而且那个夺走老子女人的男人,老子也会让她死掉老子要一捅天下的女人,只要是老子看中的,都要她臣服在老子的身下现在,老子就要你臣服”

  隋青青娇嗔喘道:“吹牛,你那个女朋友很漂亮吧咯咯一捅天下的女人你野心还不小呢可是你要知道哦只要有色心,铁杵磨成针那个女人离开你肯定会后悔的,那个男人现在怎么样了”

  “死了被老子弄死了”林天成看着身下千娇百媚的少妇,隋青青的身段还是不错的,随即笑道:“女人裙下死,做鬼也风流人不风流枉少年她光漂亮有什么用她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我们虽然同居了那么长时间,可是,她还是抛弃了我,隋姐,让我们放纵一回吧”

  “可是,我们是邻居离得这么近让我老公知道的话”

  “别可是了,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吧,这种事情,只要我们不说出去,就没有人知道,老子现在自只想占有你占有你的脸,你的胸,你的臀,尤其是那双雪白的奶子”

  林天成一边说着,手可是一刻都没有闲着,一直温柔的搓揉着她的胸脯,用姆指及食指捏揉着她的小蓓蕾。

  原本只有一颗绿豆大小的奶头,在他的姆指和食指捻弄下,很快的就变硬变大,站立了起来像一对鲜红的樱桃

  林天成现在弄了这么多的女人,已然成为一个风月高手,比起隋青青的老公更会揣摩女人的心,更会挑逗玩弄,自从隋青青发现老公有外遇后,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和他同房了,她也想红杏出墙,体尝一下和老公以外的男人造爱是什么滋味。

  就这样,隋青青对林天成愈来愈没有抵抗力了,可是,毕竟是自己的邻居,想到日后在同一个楼层里,抬头不见低头见,难免又爱又怕

  “可,可是

  在林天成掌指并用的搓揉下,隋青青呼吸喘急,变得语不成声。

  “隋姐,别再那么多可是可是的了,我们共同把握今天的机会吧,保证日后我会好好疼爱你,不会让我人欺负你了”

  一个男人要女人的身体时,什么条件都开得出来,什么话也都说的出口,女人听了这些话,还是非常欢心的。

  “可是,可是”隋青青还是不能一口就答应他,还是要继续装一下。

  林天成早已失去了耐心,已不顾一切地俯下身来吻她,将她已经睡裙脱掉,然后,伸手到她背后解开胸罩背扣,顺利的脱下她的胸罩,一对又白又嫩又丰润的尖挺肉奶完全裸现了,隋青青不自觉的用双手捂住奶子。

  林天成拉开了她的手,右手握住她左边胸部搓揉着,嘴巴向右边胸部上的小蓓蕾含下去,然后,用舌头在上面来来往往地舔扫着。

  林天成真的比她的老公更会玩弄,更有经验,一阵又一阵酥麻的快感阵阵袭来,令隋青青心花怒放,

  不一会儿,林天成换边用右手环抱着她,左手去搓揉着右边刚刚被他吸吮过的小蓓蕾,嘴巴就像强力吸尘器一样的向左边胸部用力,几乎把整个丰胸都吸入他的嘴里,嘴里的舌头还不停地在她的奶头上转圈圈

  这种感觉妙美了,也舒服极了。

  隋青青的老公从来没有和她这样调过情,感受到自己的私处泌出的蜜汁,已浸湿了她的丁字裤。

  “我应该暂时忘记自己的老公,接受眼前这个无比亢奋的男人,或许,今天他可以让我享受到这辈子也无法在老公身上得到的快感”隋青青这样说服自己之后,她的身体已无力再做反抗了,决定向林天成缴械投降,嘴里发出含含糊糊的呻吟声,满身难耐起来,舒服得已神智不清的她,不自觉地双手抱住林天成的头。

  林天成很了解她的心态,从她的右胸腾出左手,经过平滑性感的小腹,一路滑到她的腿上,并摸向细嫩而发烫的大腿根部,在那里放肆地,爱不释手地抚摸着。

  隋青青满足地呻吟着,呻吟声越来越大

  林天成的嘴巴仍旧吸吮着隋青青左边的胸部,身体开始由她的身上滑到沙发椅旁,跪在她的身边,手口并用,左手交互的在她的两腿上温柔的爱抚着

  接着,嘴巴和舌头也由左乳慢慢经过平滑的小腹,舔吻到她的腿部,隋青青的眼睛迷朦的看着他的亲吻,增加了不少的刺激,整个身体酥麻难耐的抖动

  隋青青稍微爬了起来,将头部依靠在沙发的扶手上,半躺着的身子,更清楚的看着林天成正在给予她的温柔

  隋青青将双腿大大的张开,林天成跪在她的脚边,将头趴在她的粉腿上,看着她仅剩下蕾丝丁字裤诱人的下半身,那条丁字裤早已被隋青青的体液潮湿而变得几近透明,挡不住裤底下黑色的阴影

  林天成垂涎三尺,吞了一口唾沫,就隔着薄而透明的小丁字内裤,用右手食指揉着她的私处。

  隋青青仰起头,开始大声呻叫起来。

  林天成手上的动作越揉越快,隋青青的身体就直发抖,而且,整个裤底都湿黏黏地透出到薄纱的外面。

  终于,林天成停止了手指头的攻击,低头去舔吸着薄纱上的蜜汁,双手拉着她的丁字裤两边的蝴蝶结,慢慢地解开,然后往下一拉

  隋青青象征性的抵抗了一下,便任由他脱下了自己的丁字裤。

  脱下之后,她也不再害臊,依然将双腿张得大大的,好让林天成看得清楚,林天成面对着她美丽的私处,两眼发直

  “简直是太美了”林天成一边说,一边把她的双腿扛在肩上,隋青青的私处便完全暴露在他眼前。

  林天成将嘴覆盖上去,伸出舌头由下而上地舔着。

  隋青青难耐地摆动着自己的臀部,一波又一波的体液分泌出来,嘴里发出一阵又一阵歇斯底里的呻吟和喘息声

  就这样,林天成挑逗了隋青青好一阵子才停下来,脱去自己的衣服,把隋青青推倒在沙发上躺正,伏身压在她身上,两具赤裸裸的躯体紧紧的贴在一起。

  林天成满足的抱紧她,说道:“隋姐,你真好,我一定好好地爱你”

  “嗯”隋青青羞涩地点点头,配合地张开双腿,双手忍不住的向下探去,摸到了林天成那巨大的大懒鸟,顿时睁大了嘴巴,惊叫道:“好好大一根啊”

  “喜欢吗”

  “嗯喜欢就是不知道它实用不呢咯咯”

  成熟的女人自然有着她魅惑男人的手段,林天成一瞧隋青青那无比浪荡的媚态,猴急地挺动着身子到处乱闯乱撞,一时找不到入口,隋青青就挪动肥臀帮他,林天成终于进入她的体内,隋青青皱着眉头轻轻地“喔”了一声。

  林天成的两只手紧抓着隋青青胸前的两个肉球,趴在她身上有节律地做着活塞运动,他们的分泌物越来越多,身体接触部位发出噗甑淖不魃,此时,林天成已经顾不得怜香惜玉了,一下比一下狠,一次比一次猛,一次比一次深

  隋青青极力配合着林天成的节奏,身体在沙发上不停地扭动,她的嘴里发出象是哭泣的呻吟声

  突然,房门嘭地一声,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了。

  “啊”隋青青惊叫一声。

  两人像触电似的分开,赤条条地从沙发上跳下来,同时将目光投向房门口,只见隋青青的老公怒不可遏地出现在那里。

  “你这个臭婆娘,居然敢背着我,在这里和野男人偷情”隋青青的老公闷喝一声,扑了上来。

  “你你要干什么”林天成见势不妙,急忙将隋青青挡在自己身后,迎了上去。

  “老子要打死你这对狗男女”

  话音刚落,一记小勾拳向他袭来,林天成本能地用手臂档了一下,“啪”地一声,顿觉手臂发麻。

  妈了个比的,还动真格的啊林天成知道,这家伙找上门来捉奸,一心想置自己于死地,如果让他占了上风,后果不堪设想。

  急忙穿上裤衩,裸露着上半身,捏紧拳头进行还击。

  两人都身材高大,身体结实,林天成也没有施展自己的本事,万一揍死了这个男人也不好整,所以全凭贴身肉搏的爆发力,就看谁的骨头硬了。

  一场肉搏战正式打响,双方你来我往,拳膝肘交加,噼啪的撞击声,柜台后面的那些酒瓶和菜碟落地的脆响声不绝于耳,双方互不相让,攻防在瞬间转换。

  几次交手下来,林天成才发现,这个男人的身手很不错,绝对不是那种老实的人,就这一副身手,在惠南县绝对会混出一个名堂,难道这个人是黑道的会不会和张喜成有关联

  在这个狭小的客厅里,两人似乎都无法施展拳脚,只能硬碰硬,彼此都挨了对方几小勾拳,感到肉疼骨痛

  “住手”双方正在僵持之际,隋青青已经穿好了睡裙,站在客厅中央,大吼一声:“你们都别打了”

  两个大男人愣了一下,立即停手,一起将目光投向隋青青。

  “今天这件事与他无关,是我主动送上门来的,你别在这里生事了,要杀要剐,要打要骂,我们回家再说”

  隋青青冲着丈夫喊了一声,捂着脸冲出了和平旅店。

  “臭小子,你他妈的等着,这件事老子跟你没完”

  隋青青的老公见老婆离开,再继续这样耗下去也没多大意思,于是,狠狠地瞪了林天成一眼,朝他啐了一口,追出了旅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