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你是老子的女人

  72你是老子的女人

  “草,老弟,现在都啥时代了”杨大伟来到按摩床边坐下,看了看林天成,笑道:“现在的女人都他娘的一个味,你有钱她就跟你铁,你没有钱就是个几把这里的娘们还不错,年龄都不大,大多都是生活所迫出来的,如果老弟不喜欢的话,老哥一会带你去别的地方”

  “伟哥,你认识这里的老板吧”林天成看着那没有关闭的房门,起身站起来,背着手缓缓的向外走着,在门口顿住身体,说道:“麻烦伟哥去把这里的老板找来,老子要买下这个碧泉洗浴中心,还有,将这里38号的按摩技师一起带来我在外面等你”

  看着林天成的背影,杨大伟就是一阵莫名其妙,这个林天成到底什么来头难道他还有着另外的身份,出手购买碧泉洗浴中心虽然这里并不是惠南县最豪华的最奢侈的地方,但是也算是中上等了,也具有一定的档次,而且这里还有特殊的服务,他一个莲花村的村长,居然要购买下来

  杨大伟寻思了好长一段时间,想到林天成的眼神以及自己为莲花村铺路的事情,猛然间茅塞顿开

  能将张喜成弄到自愿去铺路,这个林天成不简单啊中间肯定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这个人了不得杨大伟瞬间做了一个决定,就算自己结交不了这个林天成,也不可得罪他就是一条困龙,虽然现在没有崭露头角,但是他一定会有一番作为

  想开了一切,心也坦然了许多,杨大伟急忙回到原来的地方,利落的穿上衣服,看着同样已经穿戴完毕的林天成,笑道:“老弟,你等一会,这里的老板正好还是我同学,我去给你叫来”

  “去吧,只要他有价钱就好别忘记将那个38好女按摩师给我叫来”

  “好嘞,你等着”

  杨大伟就像一个小弟,林天成俨然是一副老大的样子,但是杨大伟也不在乎,比起自己以后的发达,地位的改变算个屁

  杨大伟离开之后,急忙掏出电话打了起来,确定之后,也不需要服务生的带领,来到碧泉洗浴最高层的一处办公室,推门就走了进来。

  “我说伟哥,今天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平头之下,一副很普通的国字脸,叼着雪茄坐在老板椅子上,眯着眼睛,流着口水看着电脑屏幕。

  “陈强,你前几天不是说要将碧泉洗浴卖掉吗”

  “是啊,咋的,有人想要购买”陈强抽了一口雪茄,站起身体从办公桌子里走出来,坐在杨大伟身边,递上一根雪茄,笑道:“伟哥,你也知道,现在惠南县不太平,老子这里已经很久都没有荤客来玩了,他们都害怕,而且这几天惠南县的警察盘查的也厉害,好几家娱乐场所都被封了,哎”

  杨大伟抽着雪茄,忽然拍了拍陈强的肩膀。

  “我早就跟你说过,干这个,白道如果没有强硬的后台是不行的,现在张喜成被调走了,惠南县已经开始翻天,你这里也快要被查到了,今天赶巧,我一个哥们对你这个碧泉洗浴有点意思,他想购买下来”

  “这伟哥,你也知道,不是可靠地人,我不能出手啊我这里可是有很多小姐的,万一出事,老子可就吃窝窝头了”

  “草,我办事你还不放心信我的出手,而且要以最低价这个人我不知道他的后台,但是张喜成却栽在了他的手里,张喜成调离惠南县,跟他有直接的关系,他现在就在你这里”

  嘶陈强倒吸一口凉气,额头一下子就渗出了豆大的汗水,张喜成在惠南县是什么身份不需要过多的解释,能让他吃了哑巴亏的人,还需要说他是什么背景吗

  “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们走”

  “慢着,咳咳我兄弟说了,你这里有一个38号女按摩师吧一起带过去吧”

  “哦你说穆思思啊哎,这个小丫头才二十二岁,虽然辍学来我这里,可是这个丫头很精明,可惜,可惜啊如果她从商的话,你我都不是对手,她简直就是商界的天才,我这里有很多地方都是她给出的点子”陈强站起身体说着话,按了一下桌子上的电话,随后向大堂经理吩咐了一下之后,整理一下衣衫,跟着杨大伟总走出办公室。

  咚咚

  “门没关,进来吧”

  林天成盘膝坐在床上,身边一个黑色的皮包,手指夹着七块钱的红塔山,正在吞云吐雾,妈的,办事这滋味当真是上去欢,下来蔫,寻思寻思还不如抽根烟

  “林老弟,这位是碧泉洗浴的老陈强”

  林天成顺着走进来的杨大伟手指看过去,眼前站着一个三十多一点的男子,也没有仔细看,随口说了一句:“说罢,你打算这里多少钱出手,开个价,我听听”

  陈强见到林天成的稳重以及那双犀利的眼神,顿时身体一个哆嗦,看着杨大伟点头示意,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支支吾吾说道:“兄弟,虽然我这里不是惠南县最高档的,但是也算过的去,我也不拐弯抹角,原本别人想要买少了两百万是肯定不行的,不过伟哥是我同学,你又是他的兄弟,这么办吧,一百五十万,怎么样”

  “成交”林天成打开皮包,大致看了一眼,少也有一百七十万,将银行卡揣进自己的兜里,和上皮包,笑道:“这些钱肯定不会少于你的数目,拿去吧”

  咚咚

  这个时候,又是两声敲门声,随即,林天成的双眼发亮,38号女按摩师

  “老板,你找我”

  “思思啊,现在我已经不是你老板了”

  “老板,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你要炒我鱿鱼我现在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你告诉我,我那里做错了,我以后会注意”

  “思思,你做的很好,不是老板炒你鱿鱼”陈强拎着黑色的皮包,指了指坐在床上的林天成,笑道:“现在,他是你老板”

  唰四只眼睛顿时碰撞在一起林天成缓缓从床上走下来,来到穆思思面前站住,伸手挑起她尖尖的下巴,笑道:“老子说过,你是我的女人,一辈子都是,你要老子买下这里,老子买了老子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什么也别说,什么也别怕老子不是坏人,你是老子的女人,这里就由你来管理,出了事情我兜着”

  林天成说完,掏出电话,随即笑道:“李县长,我是林天成,麻烦你一个事儿啊我一个朋友在惠南县经营一处娱乐场所,碧泉洗浴按摩中心,还希望你多和刘局长提一下,关照一下好好麻烦你了”

  挂断电话的一刹那,杨大伟和陈强眼珠子几乎都要掉出来了,这个人到底什么人啊堂堂的李县长,居然就这么被他吩咐

  “你”

  穆思思颤抖着手指指着林天成,半晌说不出话

  一个熊抱,一个激烈的吻落在穆思思的香唇上,几番亲吻之后

  ,直到穆思思的身体由抗拒到适应,最后到瘫软的时候,林天成才算罢手,捧着她清纯如水的脸蛋,回头哼道:“陈老板,麻烦你一会跟她交接一下合同的事宜,别耍心眼,不然你知道后果”

  “林老板,你放心,江湖上的事情,我懂得规矩”

  “那就好”林天成看着穆思思震惊羞涩的脸蛋,接着说道:“陈老板,我希望你将合同上写上她的名字,她是我的女人”

  “你就不怕我私自吞钱你都不知道我叫什么”

  “哈哈哈老子只知道一点,你是老子的女人这一点足够,而且,老子也不会看错人”

  “穆思思”

  “哈哈哈林天成思思,管理好这里,我还会再来的,现在就不留下了,剩下的事情你就着手和陈老板办理一下”

  林天成很放心这个穆思思,就算碧泉没有什么大发展,自己也不后悔,毕竟那些钱来的们也不太地道

  “林老弟,你要去哪”

  “伟哥,我还有点急事,这里以后你有时间就过来照顾一下,如果有人下这里惹事的话,给我打电话,我会解决的思思,我先走了”

  林天成本想留下来梅开二度,但是,林小雅和任妮娜这两个女人到底去了哪里

  离开碧泉洗浴,驾驶着宝马来到记忆中的和平旅店,看着那紧锁的门,顿时难受起来

  忽然“碰”地一声爆响,挨着和平旅店隔壁的房门被撞开了。

  一名身材高大的男人从里面冲出来,气冲冲的路过自己身边差一点撞到他。

  “我操,你这个臭婆娘”男人嘴里骂着脏话时,用眼睛斜看了林天成一眼,然后匆匆的走了。

  这时,旁边的门开着,林天成歪着脑袋从门缝里看去,一个身材柔柔弱弱的漂亮女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脸上挂着寒霜。

  看情形,这两口子一定是吵架了。

  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林天成正苦苦寻找林小雅和任妮娜的踪影,心里正感到消极而窝火,林小雅连一个电话都不打给自己,此时此刻的他,哪有心思去管别人的家务事

  迟疑了一下,想要撬开和平旅店的门锁,手上拎着扳子,撬锁的同时,斜眼向旁边看过去的时候,女的依然坐在沙发上沉默着,过了很长时间,她才站起来关上了门,一切都仿佛又恢复到平静的状态

  由于这是商品楼,而任妮娜的地方又是旅店,所以,林天成也看的出来,邻居之间都应该很少相互来往。

  林天成见到隔壁已经关上门,再也没有什么看头,便转过身。

  咣当,门锁掉落在地上,林天成走近和平天旅店,楼上楼下的房间都空荡荡的,林天成想起这里有一个自己和林小雅曾经充满欢乐,充满活力的小屋,顿觉心力交瘁。

  于是,拖着疲惫的身子走上楼梯,进了卧室,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想着林小雅和任妮娜现在的处境,迷迷糊糊中居然睡了过去。

  咚咚

  隐约中,听见了几声敲门的声音,刚开始的时候,声音不大,好象很犹豫,后来,声音逐渐变大了。

  “谁呀”林天成心丽顿时一紧:“难道是任妮娜回来了”

  翻身起床,揉了揉眼睛,确信有人敲门之后,走出客房,急忙从楼上走下来,到旅店的房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