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过河拆桥

  蹬蹬林天成背着手,笑眯眯的从楼梯走下来,来到唐菲菲的身边,宠爱的捏了一下她的脸蛋,报以一个会心的笑意,一句话也没有说

  在安妮和这六个人眼里,这一个亲昵的动作无非就是情人之间表达爱意的一个动作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然而在唐菲菲的眼里却不是这样

  林天成的笑意告诉了自己一切他用宠爱的方式告诉自己大蛇已经被他控制现在,就是自己和他解决这几个人的时候

  “咦大蛇怎么没有下来啊”

  安妮站起身体,抬头看着楼上,足足看了两分钟也没有看见大蛇的身影,不禁疑惑起来,回头看着林天成,问道:“他干什么去了啊”

  “嫂子,你也知道大哥抓来两个人,这不是让俺上去吗,俺顺手解决了一下,你们内部组织的消息,我一个外人不方便知道,所以大蛇哥还在上面处理一下,所以大哥一会就下来了”

  林天成活动了一下脖子,似乎很随意的一样绕到了窗口,东瞅瞅西望望的,脚步一点一点向着站立的五人背后靠过去,很缓慢,心脏似乎都提到了嗓子眼

  看着林天成这一细微不可察觉的举动,唐菲菲抿嘴一笑,站起身体,说道:“你们这一路也很辛苦了吧我去给你们倒点水,以后还需要你们多多提携和帮助啊希望我可以将惠南县稳稳的掌握并且控制,为我们组织带来更多的利润”

  “嗯,虽然惠南县已经没有了什么油水可捞,不过张喜成毕竟还是打开了一点市场,如果眼睁睁的看着被别人瓜分,也的确是窝火了一点,希望妹子有这个能力如果有什么人敢滋事的话,随手杀了就好在吉峰省,咱们的组织可以说到处都有,虽然不说是呼风唤雨,但是也算一呼百应”

  “咯咯以后还要几位大哥多帮忙啊”唐菲菲端着六个水杯,眼角闪过一丝紧张,不过这几个人也没有注意,毕竟唐菲菲是一个美女,她的那一丝紧张在她的美貌之下完全没有被发现

  “那是那是,哈哈如果以后咱们组织出现一个绝顶的美女老大,想来也是不错的事情”

  咕噜男子喝下一口水,随后将被子放在茶几上。

  唐菲菲抿嘴一笑,说道:“几位大哥也喝点水吧”

  但是,在这个坐在沙发身后的五个男子就像门神一般一动不动,如果不是还有呼吸,和死人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唐菲菲端着水杯,眼角笑的弯弯的,娇躯绕过茶几,刚刚走出一步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的男子一头栽倒在茶几上

  唰

  唐菲菲猛的将手中杯子里的水泼洒了出去

  嘭

  几乎是同一时间,林天成也动了他两手伸出,一手在一人的背后抓住他的头发,两臂用力之余,右脚也踹倒了身边的另外一个男子

  嘭

  又是一声闷撞的响声,林天成将全身的力气都使了出来,只见到他手中的两个脑袋硬生生的撞击在一起

  啪啪唐菲菲两记侧踢踹飞了另外两个男子,脚步刚刚站稳,接连几记凶狠的侧踢连踹,一瞬间,五个男子全部趴在地上

  惨叫声不断,但是,这一切并没有结束林天成非常快速的出击了好几次,拳打脚踢的力道都非常的重,片刻的时间完全的将这五个人击昏,甚至其中一人的锁骨都被林天成的拳头击碎

  唐菲菲看着林天成迅速的动作,内心一阵震惊,他居然还是一个武术高手短暂的惊诧之余,丝毫没有忘记这里还有一个安妮娇躯一侧,白嫩的右臂轻轻的在空中留下一道晕了屋子的润泽光芒,右掌直接击中在安妮的脖颈之处,只见她轻哼一声,瘫软在地上

  待到唐菲菲回过神来的时候,林天成已经将趴在茶几上的男子五花大绑,而且地上那几个昏迷之人,林天成丝毫没有留情,已经将其击杀

  裤子和衣衫全是猩红的鲜血,林天成搓了搓脸,健步如飞来到楼上,不一会,拖着大蛇的身体从楼梯走下来,用力一扔

  “嗷呜”

  大蛇一声惨叫,林天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干涩的吞了一口口水,拉着唐菲菲坐在自己身边,双眼注视了半天

  “你有没有受伤”

  “没,没有老子身体壮实着呢”

  林天成看着唐菲菲那有些动容的绝美脸蛋,心中一阵疼痛,一个如此漂亮的女警混入狼窝充当卧底,还好遇见了自己,若是遇见了别人,她的清白是不是也要牺牲呢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忽然被唐菲菲的美目神情的注视着,林天成还有点不习惯起来,还未等到他说出下一句话,自己的嘴巴就被一张泛着香气的红唇给封住

  温软滑腻的小舌头俏皮的钻了进来,它舔着自己的牙齿,勾动着自己的舌头,林天成一下子紧紧的搂抱住唐菲菲,翻身将她按在沙发上,大手撩起她的衣服就要伸进去

  “住手,你这个流氓咯咯”唐菲菲羞媚的拉住林天成的手,没有让他得逞,绝美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笑意。

  清醒过来的林天成,现在脑袋发蒙,两眼发黑,面色惨白,全身发抖,看着唐菲菲的神情以及地上的几个人,耗费了那么多力气,现在是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菲菲,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嗯”

  唐菲菲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衫坐在沙发上,羞不可抑,拍着自己发烫的脸蛋,咬着嘴唇看着林天成,这才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真的有一点奇怪的地方,但是又不知道是什么,只是觉得林天成就是自己的男人那个可以给自己幸福和快乐的男人

  “嗨,现在一时半会跟你说也说不明白,我们还是将这些人送进警局吧”

  “好”

  唐菲菲站起身,娇躯开始在别墅里四处翻找,林天成也同样如此,每一个地方都不会放过,除了搜出大量的毒品,还有很多小红票其他的也没有翻找出来什么,不过茶几上的那份资料却很重要唐菲菲翻开看了几眼,很满意的点点头,笑道:“这份资料比我们警局里的要全面一些,希望可以帮助我们追查到欢喜天的一些头目”

  “菲菲,这些东西不能留在这里,这几个人也要带走”林天成看着那些毒品和钱以及几张银行卡,妈的,死人财最好了

  “咯咯,这一次我们晴雷行动,雷局长下发了一条指示,凡是参与这一次剿匪行动的警员,除了毒品和我们警方需要的资料之外,其他的东西都归个人所有”

  操林天成摸着下巴看着这些银行卡和小红票,这

  可是很大的一笔财富啊

  “林天成,你这个流氓,咯咯,钱对我来说没有什么观念,这些钱你都留着吧”

  “这怎么可以”

  “跟我还这样”唐菲菲嗔恼的瞪了一眼林天成,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随即哼道:“哼几个月的卧底行动可算结束了,只要我将他们送回警局,这一次晴雷行动就算完成了,我们走吧”

  唐菲菲将毒品和资料整理好,那些钱自然留给了林天成,唐菲菲留在房间,林天成一个人将昏迷的那个男子和大蛇接连的扛到了楼下的豪华轿车之上,最后将安妮也弄进了车子里之后,两个人才彻底的放松了一下

  “愣着干什么啊走啊”

  “菲菲,你看,我们也算完成了任务,你要抓捕的大蛇也被我们擒获,而且这个陌生的男子在欢喜天里也一定是一个有点脸面的人,这一次,你要执行的晴雷行动很成功老子觉得不能便宜了他们”

  “你想干啥”

  “嘿嘿,你看啊,这里有三辆豪华的轿车”

  “你是想要一辆吧”唐菲菲眨巴这眼睛看着一脸尴尬的林天成,捂着嘴笑道:“随便你了,开一辆吧,牌照的事情回到市局,我会帮你解决的”

  唐菲菲一下楼的时候就已经看出来了,因为安妮一个人在一辆轿车里,而大蛇和那个陌生的男子在另外一辆轿车里林天成很明显的想弄一辆轿车,不过唐菲菲也没有在意,毕竟这是自己用清白换来的,当然,如果没有林天成的努力,自己搞不好不但不会顺利完成这一次晴雷行动,甚至还会被大蛇几人玷污

  轰轰

  两声轿车马达的声音刺破了夜空,林天成驾驶着白白得来的宝马轿车尾随在唐菲菲架势的轿车后面,在黎明即将破晓的时候来到了通源市

  毕业前后不过一个多月,但是这一次,林天成回到着熟悉的通源市,心境完全是不一样的,当初那个穷小子,虽然现在还没有什么大能耐,但是现在却有钱,尽管车上的是不义之财但是也足以用来建设一下南华医科大学了

  谢丽丽,老子来了不知道你他娘的有没有怀上老子的种

  通源市公安局门前,唐菲菲稳稳的停下轿车,这个时候,林天成驾驶的车子还没有尾随而来,不过也很快就到了,这个时候,警局里走出来几个警察,唐菲菲简单的交代了一句,推着安妮就步入警局

  轰唐菲菲进入警局也就是五分钟的时间,林天成驾驶着轿车便停在警局大院内刚一下扯,呼啦一下就冲上来几个警察将自己围住

  “快走”身边的一名警察用力推了一下,淬不及防的林天成被推了个趔趄,差点摔到在地。

  “我操,你们搞错没有”林天成心中不由大怒,站稳身子怒视着推自己的人,说:“你用那么大力干嘛有你这样的警察吗”

  林天成顿时有种想和他干一架,将这家伙打得满地找牙的冲动。

  “少废话,老实点,跟我们走”推林天成的那个警察喝道,没有理会他的怒目相视。

  “喂,小子,你听见没有叫你老实点”另一名警察上来,一左一右地将林天成强行挟住,拖着往前走。

  四下看了几眼,并没有看见唐菲菲,操,这个女人不会是过河拆桥吧林天成脑子里一片空白,唐菲菲那妖媚的身影在自己的眼前化成了泡影,心里隐隐作痛,有如无数把刀子在那里剜割,几个警察同样推着已经苏醒过来的大蛇和那个陌生男子,同样的,自己也被推进了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