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虎口脱生

  轰鸣熄火的轿车马达接连响起来,林天成急忙松开唐菲菲的手,一个箭步来到窗口,拉开窗帘往下一看,顿时惊骇起来

  楼下,三台轿车之中走下来六个身穿西服,带着黑色墨镜的男子,四处看了几眼,闪身就朝着这座小楼走了进来,唐菲菲同样站在林天成的身边,忽然看见这六人,倒吸一口香气,脸色瞬间变得有点难看

  “嘘”林天成伸手捂着唐菲菲的香唇,皱着的浓眉缓缓舒展而开,小声说道:“他们一定是大蛇的兄弟,不一定就是惠南县的人,也许是来自其他地方,你有没有发现,他们的脚步很稳健,说明他们每一个人都会两下子,菲菲,你别害怕,就算老子死了,也不会让你出现一点意外”

  “你凭什么这样说”

  “因为你是老子的女人一辈子都是,如果想要动老子的女人一根头发,除非老子死了,踩着老子的尸体走过去,不然的话,只要老子有一口气在,谁也别想伤害你”

  唐菲菲抬头看着林天成那坚定的眼神,嗅着他男人的气息,想起刚才的一幕,一颗绝望的心在缓缓的燃烧,似乎自己的清白没有白白的牺牲,似乎自己最重要的东西给了一个真心疼爱自己的男人,可是,他真的可以做到不离不弃吗

  两个人紧紧的对望着,忽然间,唐菲菲觉得自己的胸口一热,那种莫名出现的感觉让自己知道,自己坚守了这么多年的心被林天成的几句话就融化了,小手紧紧拉着林天成的手指,笑道:“如果这一次我可以完成任务,我们可以死里逃生,林天成,我会一辈子都做你的女人,一辈子只做你一个人的女人,现在,我们出去吧”

  “好你相信我,我们一定可以虎口脱生”林天成心里也没有底气,但是自己打架的本事还是给了自己一点信心,而且唐菲菲也是一个擒拿格斗的高手,两个人对战七个男人,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结果

  嘭

  蹬蹬

  一声关门声之后就是一阵皮鞋踢踏这地板的摩擦声,紧接着,六个身穿西服的男子走了进来,一字排开的站在大蛇面前

  呼披着浴袍,叼着雪茄的大蛇正舒服的坐在沙发上,金发洋妞安妮则是跨坐在他的大腿上,像是一个永远都吃不饱的小馋猫一样,伸着舌头舔着大蛇的胸膛,咿呀咿呀的叫个不停

  “你们来了”大蛇吐了一口烟圈,斜眼看见林天成和唐菲菲甜蜜的从卧室里走出来,满意的点点头,示意两人过来坐下。

  林天成和唐菲菲刚一坐下,六个男子忽然抬头看了几眼,其中一人说道:“上面的指示你也知道吧惠南县现在已经是老大的舍弃之地,不能留下一点祸患,张喜成这个废物做事不干净,有些人必须得弄死”

  “上面的指示不用你告诉我,老子跟随张喜成几年,多少还是知道他一些事情的,今晚,老子就会离开惠南县,虽然这里现在有些小帮派开始浮出水面想要出来分一杯羹,但是那是异想天开,虽然张喜成已经被调走,但是这里毕竟是他的老窝,油水还是有的,我现在不能出面,所以我临走之前将惠南县的一切打算交给我这个妹子”

  唐菲菲冷酷的看着这六个人,拿起茶几上的雪茄抽了起来,宛然一副女老大的姿态和神情

  “可靠吗不会是卧底的条子吧张喜成已经是弃子了,他知道的太多了,你要清楚一点,上面是不想留下任何把柄的”

  “哼,老子做事情不需要你指指点点吧”大蛇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说话的男人,怒哼一声:“在总部,老子多多少少也比你强吧你不要以为你这几年得到老大的信任就可以目中无人”

  “大蛇,你小肚鸡肠了吧”说话之间,男子坐了下来,伸手摘掉墨镜,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一直在打量着林天成和唐菲菲

  一双眼睛而过,林天成觉得自己似乎所有的秘密都被这个人看穿了一样,但是林天成也不是菜鸟,没对于这种场面也不害怕,并没有表现出一点奇怪的举动,而是很傲气的看着这个男人,丝毫没有一点惊惧的意思

  “安妮,去把东西拿来吧”

  “嗯,好的”

  安妮舔了一下大蛇的脸颊,翻身离开大蛇的双腿,不难发现,她并没有穿着内裤,而且一滴一滴的蜜汁顺着她的大腿缓缓流下,在灯光的照耀下,她白腻的大腿散发着晶莹的光泽

  几分钟之后,安妮从卧室里走出来,手里捧着一个黑色的小皮包,轻轻的放在茶几上,随后又是跨坐在大蛇的腿上

  皮包刚一放在茶几上,唐菲菲冷酷的面孔微微闪过一丝动容,心里更是跳个不停,这就是关于欢喜天的绝密资料吗

  “大蛇,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里是张喜成的具体产业和他一些与别人来往的具体资料,虽然上面已经放弃了他,但是我们要知道,他这个人心狠手辣,如果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价值,他一定会反咬一口,所以,这些资料上的人,我们必须要干掉断了他的退路”

  狠实在是后狠林天成只有这一种感觉,在这样的组织里,如果没有了一点的利用价值,面对的就是人头落地,这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一旦涉足就好比进入沼泽之地,想要脱生很难而张喜成可是惠南县唯一一个知道一些秘密之人,杀人灭口的事情在这样的组织里一点都不奇怪

  “大哥,张喜成到底有啥秘密,我们们必须干掉”

  “菲菲啊,其实大哥还真就不想你进入帮派,张喜成掌握了我们组织里太多的秘密了,他可是一个官员的身份,虽然他也是我们组织里的一员,但是他这个身份却不得不让我们组织上面的高层来警觉”大蛇掐灭手中的雪茄,看着林天成那不屑一顾的神情,笑道:“妹夫看来也是一个豪杰,不知道有没有心思加入我们组织”

  “大哥,我暂时还没有想过这个,不过如果大哥有吩咐,我倒是可以尽力完成”

  啪啪大蛇推开自己身上的安妮,站起身体拍了几个巴掌,哈哈大笑:“很好,那么现在你就替我做一件事,如何”

  “大哥请吩咐”

  林天成说着话,心里却在想着如何将这几个人全部干掉,怎样才能知道他们后背的组织

  “你跟我来吧”大蛇一转身,笑道:“你们几个先坐着”

  “大哥”唐菲菲忽然看见大蛇眼底深处那一丝莫名其妙的深意,他想对林天成做什么

  林天成也看出来大蛇似乎有事情要自己来做,至于什么事情不知道,微微安慰了一下有点不放心的唐菲菲,笑道:“放心,大哥不会对我怎样的,如果我解决不了大哥的事情,你要替我解决”

  说完,林天成一个笑眯眯的眼神,这一个眼神,唐菲菲知道,林天成要对大蛇动手了,自己也要随时出击了

  跟着大蛇的身影上了楼,来到楼上的时候,林天成卡在讷河眼前的一个卧室房门,很奇怪的是用锁链锁着的,而且房门也是铁质的,正在纳闷的时候,大蛇走近另外一个卧室,随后手中拿着以

  阿布要是走了回来

  哗啦啦铁链掉落在地板上大蛇缓缓推开房门

  林天成半眯着眼睛,抱着肩膀,随时都准备迅捷的出击,以防万一,自己相信,以自己的伸手瞬间制服这个大蛇还是可以的

  跟着大蛇走上二楼,停在走廊的时候,林天成看见有一处房门,而且还是锁着的,哗啦房门刚刚被大蛇打开一道细缝,林天成便听见一阵支支吾吾的声音,大蛇冷笑一声走近房间,自己也跟着走了进来,随手关上铁门

  “哼,这几天过的还不错吧今天,老子就要离开这惠南县,很高兴地告诉你们,今天也是你们的死期,来年今天就是你们的忌日,嘿嘿,一路走好”

  大蛇冷笑了几声,身体缓缓闪到一边,这时,林天成才慢慢看清,房间四周都没有任何可以离开的地方,没有窗口,没有卫生间,四面都是墙壁,屋子里浓浓的弥漫着一股腥臭的屎尿味,在房间的地上,两个嘴巴封着胶带,脑袋上套着黑色袋子,手脚都被捆绑在一起之人正在地上蠕动着身体

  “唔唔”

  支支吾吾的声音又一次传来,林天成不解的看着大蛇,笑道:“大哥,你这是”

  “妹夫,你能被菲菲妹子相中,肯定有着过人之处,虽然菲菲来组织没有多久,但是她可是女中豪杰,这两个人是张喜成的走狗,大哥临走至亲要解决了他们,现在你就动手代大哥弄死他们吧”

  这是在试探自己吗林天成耸动一下肩膀,妈的,反正是张喜成的人,自己弄死了就弄死了,心里这样想着,几步就来到两人的面前蹲下,刺鼻的屎尿味令人作呕,房间不透风不说,而且还隔音,难怪自己在楼下都没有听见这里的异动,强忍着呕吐的感觉,伸手死掉其中一人嘴巴上的胶带

  “啊啊你要干什么”

  突然得到释放的空间,这个人大口的喘着气,身子还在地上挣扎扭动,可是由于他和另外一个人是背对着背被捆绑在一起,所以,他的挣扎是徒劳的林天成猛的一皱眉,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回头看了看大蛇,在他点头之下,林天成一把扯掉这个人头上的黑色袋子,顿时一惊,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