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夹的太紧

  “就这样,小宝贝你动的真是太好了在浪荡一点,对”

  唐菲菲的动作虽然生涩,但是在征服的快感和新鲜的刺激作用下,在加上唐菲菲那娇美的盘丝洞是处女的紧凑鲜嫩,令林天成连连发出赞叹,并用力挺动下身去回应那绝妙的套弄

  在林天成娴熟的配合之下,性感再度从唐菲菲的肉体里涌现

  恪守礼教和道德观念的唐菲菲,性感的身体的被林天成的勇猛所刺激,身为警花遭受着这样的事情却又迫于任务重大而不能反抗的无奈,这一切复杂而矛盾的情绪在越来越强烈的官能反应冲击之下变得更加的紊乱,于是,美丽女警一面放任的耸动着屁股,一面又流露出哀怨的表情

  “小宝贝,用你的行动告诉我,你到底是纯洁的还是浪荡的”

  林天成已经非常的清楚,每当遭受到自己的语言刺激,唐菲菲的隧道就会紧紧箍住自己的大懒鸟开始收缩,从而给自己带来更加美妙的感受

  再次听到林天成的话语,唐菲菲又萌生起逃离魔掌的想法,但是雪白的屁股却仍在继续上下起落着,在心绪迷离的状况下,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是因为受制于林天成牢固的搂抱,还是无法舍弃那玩意充塞隧道的饱满感

  “你真的很任性呀,我的小宝贝女人的身体是最诚实的,就让你下面的小嘴儿来回答我吧”

  林天成说出这些话,一半是出自真心,一半是用来蒙蔽大蛇对自己和唐菲菲的怀疑,因为他看见,不管大蛇是如何的享受,总是时不时的偷看自己和唐菲菲,那种眼神并不是偷看自己和她是如何动作,而是带着警戒的心里

  而此刻,好像是回应林天成的语言一样,从两个人的肉体相连的胯间,传来一阵阵甑纳音

  “不不是的”羞恼的情绪就像热浪一样,冲击着唐菲菲红成桃花一样的粉脸,同时又惶惑着自己的肉体在林天成的亵玩下表现出来的敏感,只能在心底予以否定

  “可爱的小天使,摘掉你端庄的面具吧让我看看你虚伪外表下那颗真实的的心,是不是跟我想象中的一样纯洁”

  林天成故意加重了最后两个字的语气,跟着就把上身向后仰倒,只留唐菲菲跨坐在他的大懒鸟上,从而形成骑乘的体位

  突然失去依附的美丽女警差点要向前扑倒,刚用手掌撑着林天成的健硕的胸膛,就感觉这样的姿势下,两个人的秘密结合更加的深紧

  “小宝贝,这样是不是更好舒服一些”

  说着,林天成就开始用力挺动着屁股,由于插入的角度不同,粗壮的大懒鸟与紧凑的盘丝洞发生强烈的摩擦,再度尝试这样一种完全陌生的姿势,唐菲菲感到紧张而又新奇,同时一种异样的刺激带着雄猛的冲击力从门户深处扩张了开来,不由自主的开始试探性的扭动着屁股

  男下女上的体位,似乎能够淡化唐菲菲心里那种被吃了的羞辱感,这样的情况下,来自于官能的性感就更加的激升起来

  潮热的盘丝洞紧紧的套着灼热的大懒鸟,每一次的摩擦都会撩起一片燥热的浪花

  “对,就像刚才那样扭动你的小屁股,我的小宝贝你真聪明”

  此时此刻,经过林天成用力握住唐菲菲那纤柔的腰肢进行协助,由两个人的交合处所迸发的官能反应就更加强烈,唐菲菲无意识的甩动着长长的黑发,就有汗珠从雪白细嫩的肌肤上滑落

  “大蛇哥,我还以为你妹子菲菲真的很纯洁呢”经过一轮口腔套动,安妮改用灵巧的舌尖舔舐着大蛇的男根,一面对大蛇说道:“看上去那么清高,被妹夫的那玩意插入后,一样会浪荡的扭动起屁股”

  看着美若天仙的唐菲菲骑在野兽般的蛮汉胯间娇喘吁吁的反复起落,两个饱满的乳房也有节奏的上下的跳动,雪白的屁股撞击到林天成黑毛浓密的大腿就会发出异样的声音,大蛇的疑心才缓缓的减少,而且他发现,唐菲菲流露出来的妩媚与性感,与平时在斧头帮的端庄和冷酷无情完全是两个样子,这才踏实不少

  妈的,如果不是这个妹子的确有可以震慑惠南县那些小帮派的实力,自己早他妈的吃了大蛇在极度和怨恨的情绪下很容易产生这样的想法,但是一想到上级的指示,一颗不甘的心也只好收起来,只好将自己的欲火都对准金发洋妞安妮来发泄,而且此刻全身都处在一个暴烈的躁动状态

  这时候,安妮正吮吸到大蛇男根的顶端,仿佛所有的亢奋找到了一个宣泄点,大蛇用力按住妖冶安妮的脑袋,把她的口腔当做是下面的小嘴儿一样,开始疯狂的抽动起来

  “小宝贝,你发什么呆啊我们继续啊”

  林天成此刻已经近乎了癫狂,美丽女警在近乎哀痛的心情中,盘丝洞遭受着林天成的大懒鸟上下往上的持续顶撞,强劲的冲击力使得她很快的就向前瘫倒,软绵绵的伏在林天成的胸前

  “小宝贝,别害怕有我呢”

  林天成被香暖肉圈的女体所覆盖着,他还在品味着玉乳压在胸口的嫩滑,这时候,又感觉大懒鸟被唐菲菲的盘丝洞一阵阵的勒紧,于是用力挺起屁股去迎接那奇妙的收缩

  生长在优越而和睦的家庭,在师长们的关爱和青睐下完成学业,进而从事自己理想中的又是被尊崇的职业,一直没有经历过挫折的唐菲菲,却在这个夜晚接二连三的受到沉重的打击,依附在林天成的身躯上,第一次感到身为女人的柔弱,在道德,尊严和感情被一一被践踏过后,似乎只有来自于官能的自然感觉才是真实的

  大懒鸟的每一次顶入,就会有一种饱满的充实感从狭小的洞眼开始,经过幽深的粘膜,蔓延到神经的花蕊,强大的冲击力好像要将整个身体都穿透一样

  而当林天成的鸟头从隧道中开始退却,坚硬凸起的茎冠就挤迫出浓郁的蜜汁,撩刮到娇嫩的肉壁上每一系褶纹,就连心脏都仿佛被触碰一样开始颤抖

  “唔”

  唐菲菲咬紧的牙关终于承受不住性感的涌现,从鲜艳的樱唇间发出甜美的叹息声,虽然没有任何的动作,完全是依靠林天成单方面的努力在进行着交欢的动作,但是唐菲菲的浑身都因为媚热而流淌着喜悦的体会

  同样汗如雨下的还有斧头帮的大蛇,夹杂着怨气和怒火,大蛇用力挺动着那玩意在妖冶的安妮的嘴里抽动,与其说是为了满足生理上的要求,更像是在享受施虐的快感

  这一刻,林天成忽然觉得自己的胸口很滚热,也就是这种滚热让自己抬头,清楚的看见自己和唐菲菲的连接处的情形

  黑中透紫的大懒鸟完全充塞在流露桃色光泽的胯间,从大懒鸟坚硬的程度来看,仿佛随时都有将精致娇嫩的盘丝洞撑裂的可能

  每当大懒鸟进入,强劲的力道就会将两片已经有点红肿的花瓣也卷带着向洞眼里陷入,而湿漉漉的大懒鸟从盘丝洞抽出的时候,藏在蜜缝里的粘膜就被硕大的鸟头挤迫的向外翻起,并且闪动着糜烂的光泽,散发着浓郁气味的蜜汁从交接处向周围慢慢的流溢,将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的毛草装点成沾满露珠的草丛

  这样

  的场面很快的将大蛇的亢奋刺激到了爆发点,大蛇用力扶住安妮想要躲闪的脑袋,一阵迅猛的抽动,那玩意开始猛烈的抖动,直接就将大量的东西喷射在安妮的口腔里,同时还发出满足的吼声。

  “啊我射了射在了你这女人的嘴巴里啊我太爽了”

  仿佛受到感染一样,保持着大懒鸟与盘丝洞的契合,林天成搂住唐菲菲侧向一个翻滚,重新又将娇媚的她压在身下,同时抬起她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上,屁股开始快速挺动的同时,一面说道:“小宝贝,你的这里夹得太紧了老子的精华都要被你挤出来了”

  迷失在性感里的美丽女警这才反应过来,想到根本没有采取任何安全措施,清白被玷污已经是一种耻辱,如果再不幸的被这个林天成播下种子,那将会是终生都无法磨灭的伤痛,至少此刻的唐菲菲是这样想的,她在官能的波浪里极力的扭动着腰肢,试图阻止林天成的想法,并发出惊慌的声音:“不不要”

  紧裹着大懒鸟的隧道又开始一波波的收缩,由于女体的动作,使得鸟头与肉壁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发生摩擦,由此激起更加高昂的愉悦浪花

  “小宝贝,把我全部的精华都射在你的小洞里面,好不好”

  为了不让唐菲菲逃离自己的控制,林天成把身体完全向前倾下压着,这样就让唐菲菲高举的双腿被挤到胸前,屁股也因此而抬起。,大懒鸟进入盘丝洞的程度就显得更加深切和直接

  “不好不要在里面”

  受到性感持续刺激的女体已经酥软的难以聚集力气,美丽女警唐菲菲试图从林天成的侵占下摆脱的动作也显得徒具声势,却并没有任何实际效用

  “什么不好不要什么小宝贝,说清楚点,好吗”

  像是看着落入狼窝的小白兔一样,林天成满是笑容的脸上露出兴奋的神采,妈的,老子终于拥有了第二滴极品处女血,虽然有大蛇在看,不过,下一刻就是你和张喜成完蛋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