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收了她

  54收了她

  唐菲菲的身体终于不动了,林天成心中暗喜,他要抓紧时间调整体内气息,一丝丝地恢复自己的体力。

  林天成死死控制住她的腰身与双手,不敢有半分松懈,他在等待身下的唐菲菲下一轮的挣扎,他现在只能勉励控制,想腾出将她击昏都没有办法。

  唐菲菲一直没动静,林天成窃喜,准备彻底将她制服,却听到唐菲菲的啜泣声,声音很压抑,很委屈,很轻

  唐菲菲发出的声音让林天成停止了动作,此刻,林天成的脸侧在她脸蛋的另一边,瞧不见她的表情,当下微微抬起头瞅她。

  唐菲菲脸颊上布满了泪痕,美眸里珍珠般的泪珠还不断的往外涌,鼻翼微微煽动,唇角向下,黛眉微皱,小模样楚楚可怜,一幅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现在的唐菲菲,在林天成眼里从发怒的小母狮瞬间变成了柔弱的小羔羊,瞧这她这般模样,林天成哪里还下得了狠手

  林天成紧压住唐菲菲丰满弹性的娇躯,鼻息间嗅着她醉人的体香,体内的男性荷尔蒙加剧,那种一次又一次出现的占有欲望,不停地怂恿胯下的大懒鸟急剧膨胀

  极品处女血这几个字再一次从脑海里蹦出来,林天成眼里灵光一闪,心中犹豫着,踌躇着,思考着,最终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太漂亮了,别怪我”

  “放开我,色狼”唐菲菲无力地反抗着。

  林天成用手死死地摁着她,尽管唐菲菲不停地阻挠和反抗,但她的小嘴还是被林天成火热的双唇堵住了。

  “唔唔”唐菲菲闷哼着闭上眼睛,一滴滴眼泪从她的眼里流出来,顺着她美丽的脸颊滑落到地毯上。

  林天成丝毫没有放松,唐菲菲蛇一般在他身下扭动,前所未有的快感使他变得更加亢奋,更加卖力地蹂躏她

  渐渐的,唐菲菲的腿终于软了下来。

  一个火热的娇躯软绵绵地被压在林天成身下,一种强烈的征服感使得他无比亢奋,更加疯狂。

  林天成用一只手按着她的两只手腕,腾出一只手抚摸着她滑如凝脂的丰胸。

  虽然是想占有,但是林天成并不如唐菲菲想象中的变态色狼一般,狠狠蹂躏她,而是如情人般柔情地抚摸,尽一切努力挑逗她的情欲

  唐菲菲的胸脯上下强烈的起伏着,小瑶鼻中气息嘘嘘,林天成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唐菲菲对他舌头的挑逗既没有回应,也没有咬他的意思,林天成手指轻轻按着她的丰胸上,不停地旋转,揉搓,身体在她娇躯上缓慢的蠕动,轻轻地挤压着,灼热着。

  唐菲菲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柔软,林天成索性将她的手松开。

  唐菲菲的手获得自由后,粉拳不停地落在林天成的后背上,饱满而弹性的娇躯在他身下轻轻扭动。

  林天成将手伸进她的裙子里,抚摸她的大腿和美臀。

  阵阵快感袭来,唐菲菲最终抵抗不了林天成这种感官刺激,不自主地用力抬起丰满的臀部,迎合着他邪恶的侵袭。

  唐菲菲已经完全迷失在这种美妙的刺激里,开始轻声呻吟起来

  疯狂的音乐,燃烧的情欲,蛮横的手段,诱人的体香,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身体,勾勒出一幅旖旎的画面

  在林天成“温柔”的抚摸和挑逗下,唐菲菲的身体逐渐起了反应,胸前两颗愤怒的葡萄渐渐地挺立起来,腿间那条神秘的小溪因冰雪消融而流水潺潺,身体也主动地蠕动和磨蹭起来

  林天成小心翼翼地将嘴从她的樱唇上移开,唐菲菲并没有喊叫,而是气喘吁吁地发出一阵压抑已久的呻吟声

  “唐美女,如果你愿意,我会对你更加温柔一些”林天成一边亲吻她梨花带雨的脸,一边喘着粗气说。

  “你你先放开我”唐菲菲的肌肤火热,喘着气:“让我喝杯酒”

  “你同意了”林天成狐疑地问。

  “嗯”唐菲菲点点头,羞红了脸。

  尽管如此,林天成还是用半边身子压着她,伸手拿起茶几上没有被她的一记秀腿扫到地上一瓶啤酒,用嘴咬开瓶盖递到她嘴边。

  唐菲菲张开嘴,叽里咕噜地喝下了一大半瓶,顿时变得满脸通红,美眸发亮,全身发烫。

  “你真想要我你可知道我是谁”唐菲菲用手擦了一下嘴,直勾勾地望着林天成。

  林天成点了点头,粗暴地脱掉她那双白色的软皮鞋,疯狂地撩开她的裙子,将穿在身上的一条带有蕾丝花边的情趣内衣腿到膝盖处。

  唐菲菲嘤咛一声,配合着他,伸伸腿将情趣内衣脱到地板上,将两腿笔直地张开,两条如莲藕般洁白的美腿,在昏暗的灯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泽。

  林天成分开她的腿,迅速将头埋到两腿之间,用嘴去吮吸起了在她茂密的丛林下,那条迷人的小溪,并伸出舌头在里面轻轻地搅拌

  刹那间,感官上的刺激如电流般传遍了唐菲菲的全身,她的身体不停地颤栗,情不自禁地用手按住了林天成的头,嘴里发出梦呓般的呻吟声

  突然,一汪滚烫的清泉从她的体内喷射出来,灌进了林天成的嘴里,林天成急忙将头移开,移动身体,顺势将唐菲菲压到身下,将嘴覆盖到她的小嘴上,热乎乎的清泉随即与两人的唾液混杂在一起,在他们的唇齿间润滑和流淌

  一股咸咸的,腥腥的味道滑进了唐菲菲的嘴里。她一边捶打着林天成的后背,一边挣脱着将脸别开,闭上嘴,两人的唾液和自己的蜜液便从嘴角上涓涓的流出

  林天成附着她的耳朵,捉弄一般的笑道:“唐大美女,味道怎样”

  “你你坏死了”唐菲菲小声梦呓般地说道:“我我不应该喝酒,喝了酒,我我就会”

  “就会怎么了”林天成嘲笑着打断她的话。

  “讨厌,你这个色狼”唐菲菲声音变得温柔,甜美多了,她的脸上还充满了笑意,好像根本没有被人即将强奸的意识。

  林天成一边与她亲吻,一边将手伸向她那片芳草地,手指在潺潺的小溪里遨游,另一只手伸向她的胸部,在她坚挺的丰胸上揉搓

  唐菲菲似乎非常享受,嘴里娇喘着,任由林天成在她身体最为敏感的部位上侵袭,随手抓起还没有喝完的酒瓶,嘴对着瓶口又咕咚咕咚灌了起来

  林天成愣了一下,猛地夺过她手里的酒瓶,半开玩笑问:“你真想把自己灌醉,然后,去派出所报案,告我强暴”

  “你说什么你这个臭流氓,我还需要去报警吗”

  唐菲菲似乎被林天成这句话激怒了,骂了一句,猛然抬起膝盖,狠狠地顶到了林天成的小腹上,痛得林天成呲牙咧嘴,也幸好这一膝盖是顶在林天成的小腹上,如果是落到了他的大懒鸟上,恐怕那个惹事是生非的玩意儿就一辈子报废了。

  由此看来,唐菲菲算是手下留情,或者,对他那玩意儿有着一丝眷顾,对它法外开恩。

  唐菲菲刚才还好好的,做出一副享受的样子,因为林天成说错一句话就为他翻脸,足见这个女人有着变色龙一样的性格。

  这个唐菲菲真不简单,一不留神,就会上了她的当,必须给她点颜色看看。

  “我操,你他妈的还动真格的啊,看老子怎么收拾你”林天成痛得咬牙,气得吐血,冲她大声咆哮起来。

  林天成将手中的酒瓶摔得老远,“碰”地一声,砸得粉碎,用力将唐菲菲压在地毯上,分开她的双腿,伏在她身上

  “你他妈的刚从监狱里出来的吗,八辈子没碰过女人”被林天成压在身下的唐菲菲突然冒出一句脏话。

  “哈哈”林天成如野兽般地咆哮着,用力捏住了她的一只肉奶

  突然,“吱呀”一声,这间ktv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一个服务生推门进来,突然看见林天成撅着屁股,疯狂地朝仰躺在地毯上的女人亲吻抚摸,一下子惊呆了,顿觉脑袋有点发蒙,神经有些错乱。

  同时,他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用手揉了一下眼睛,确认两人在地毯上纠缠在一起之后,结结巴巴地问:“先生你在干什么小姐你没事吧”

  林天成心一紧,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扯开嗓子,大声吼道:“你他妈的给老子滚”

  “滚”唐菲菲也跟着尖叫起来。

  服务生从未见到过如此香艳的场景,见到如此喷血的镜头,感到非常尴尬,脑子一片空白,睁大眼睛,张着嘴,他的脚像灌铅了一样,无法移动。

  “滚”林天成再次大吼一声。

  服务生回过神来,跌跌撞撞地来到房门口,带上房门离开。

  嘭随着房门的关上,林天成的脑海也突然一阵震荡,猩红的双眼猛的清醒过来,低头一看自己身下的唐菲菲,顿时惊呆了

  老子这是在做什么

  就在他清醒的一瞬间,唐菲菲也恍惚清醒过来,一脚踢开林天成,慌忙的穿上自己的内裤,红着脸站起身,震惊的看着自己林天成,双手环护着自己的胸脯,许久,才怒哼一声:“林天成,你对我做了什么”

  林天成捂着小腹的疼痛站起身很提,看着包房里的凌乱,脑海里一片混乱,木讷的看着唐菲菲,皱着浓眉,说道:“老子不知道头好疼”

  林天成真的头疼,全身的血液似乎都要爆出血管一般的难受,脑海里模糊的出现一个女子一身的白衣,看不清容貌,她反复的说着一句:“成儿,收了她收了她”

  唐菲菲同样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林天成,为什么自己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这还是自己吗为什么自己在林天成面前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

  半个多小时,林天成抓着自己的脑袋,头疼欲裂,许久之后,那种疼痛才缓缓的消失,看着眼前绝美如花的唐菲菲,叹息一声。

  “对不起,老子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林天成头疼感消失之后才知道,面对极品处女血的主人,合欢铃会产生一种幻觉,也就是这种幻觉,自己可以控制极品处女血的主人,从而得到她们的身体

  “算了,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唐菲菲整理一下凌乱的秀发和衣衫,坐在沙发上,哼道:“实话跟你说,你还是第一个敢这么对我的人”

  林天成同样坐下,抽上一支烟,手指有些颤抖,双眼恢复了清澈的眼神,看着唐菲菲,笑道:“如果老子说你注定是我的女人,你相信吗”

  “咯咯,想要拥有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来这里做什么”

  林天成的脑袋摇晃的跟拨浪鼓似的,静静的等待着唐菲菲接下来想要说出的事情,自己也想知道,一个会点功夫的女人,来这里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