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占便宜

  43占便宜

  咣当一声,推开刘寡妇屋子里面的门,由于用力过猛,在屋子里面反插着门的门鼻子哗啦一声掉在了地上,要是他用的力气小的话,门肯定是弄不开的,这一点,他早就有防备了,也有自已的对策

  “你干啥啊哎呀,这不是林主任吗”刘寡妇从大水盆里面站起来,看着林天成闯了进来,马上就又蹲了下去,表情尴尬,脸色红润。这些年没有爷们是不假,不过也还真就没有人看过她洗澡。

  “听说你得病了,俺闲着没事就过来瞅瞅”林天成要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就不是流氓了,急忙走到了刘寡妇的水盆前面,就这么盯着看啊雪白的身子,一丝不挂的坐在水盆里面,两只纤细的小手捂着她最为敏感的下面,以至于她的上面完全的暴露了出来。

  她和王英差不多一样的想法,都只是把林天成当成是一个孩子,不过就这么被盯着,她也受不了了。

  “婶子,你到底咋的了哪里不舒服”林天成的眼睛肆无忌惮的在她的身子上面打量起来,那白花花的奶子,真他妈的让人意乱情迷啊,好想上去抓几把。

  “啊,俺似乎得了啥病”刘寡妇皱着眉毛说着,心里七上八下的看着林天成。

  “啥病啊”林天成装成很关心的样子,其实心里痒痒的要死,女人嘛,不单是用来看的,最重要是要用来心疼和玩的

  “俺前几天被咬了”

  “被啥咬了咬哪了俺瞅瞅”林天成说完之后,两只大手就在她的身上抓捏起来,一边摸着她的身子玩弄一边说道:“婶子,你快点站起来,让俺看看咬哪儿了”

  “俺洗澡呢”刘寡妇岂能不知道他是存心的。

  “行了,林主任,你看别摸了,摸的俺这个难受啊”

  林天成就知道一会刘寡妇发起疯可不好整了,所以得在她发飙之前把该占的便宜都给占了。两只手上下翻飞,故意装出一副很关心她的样子,说道:“婶子,你说实话,是不是真的被啥咬了”

  “小兔崽子,婶子都说了在洗澡呢,是你听差了吧”刘寡妇被林天成这么来势汹汹的进攻着,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了,干脆就用双手阻止着他的双手,可林天成狡猾着呢,上面摸一把下边摸一把,根本就挡不住,自已身体不能给男人看的地方他都看了,不能给男人摸的地方这小兔惠子也都给摸了。

  “林主任,你有没有头了”刘寡妇干脆从水盆里面站了起来,双手叉着腰,怒气冲冲的望着眼前你的林天成

  “婶子,你看你咋还急眼了,俺这不也是担心你吗再给你看病呢”林天成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收回了手,眼晴盯着她的身子,稍稍有点发胖,但是却恰到好处,这样的女人有肉感,丰满,也很讨男人的欢心

  刘寡妇这么一站,可就把她的身子完全的暴露了出来,尤其是那个劈着双腿叉着腰的动作太经典了。太好看了,把她原本用来伺候男人的地方都给露了出来,看的林天成那叫一个痒痒啊

  “林主任,瞅够了吧转过去,俺要穿衣服了”

  “行,一会再给你看病”林天成转过深去,听着水盆里面的水声,就知道她已经从里面出来了,等了一小会,估计她擦完了身子,慢慢的转过身,这个时候,刘寡妇正在低着头穿裤衩,裤衩是黑色的,洗的很干净,先是套上了左腿,再套上右腿,往上一提,穿好之后,接着是胸罩,把包裹着两座山峰的那一侧放在了身后,在身子前面将罩子上的搭扣系好,再转过去,套在身上。

  为了避免被她发现,林天成在看完了最关键的表演之后,转回了身子。

  等到刘寡妇都弄好了之后,林天成靠在她家的墙坐在了炕沿上。

  “林主任,你小子就知道占便宜”刘寡妇瞪了他一眼,把水倒了出去。

  “婶子,俺占你啥便宜了。你都是结过婚的人了,俺还是光棍呢,不知道谁占谁便宜了”林天成显得有些失落的说着。

  “林主任,哎,你说你啊,刚才说俺被你摸的难受,是不是又想女人了”

  “婶子,难道你不想男人吗”

  “你拿俺当你呢,一天到晚就琢磨那点事儿”刘寡妇指着林天成的鼻子说道:“今天的事儿你要是敢说出去的话,俺可不管你是不是村长,你看老娘咋收拾你”

  “婶子,你就别吓唬俺了,俺又没干啥”林天成撇撇嘴,说道:“哎,刘婶,俺问你一个事儿”

  “问吧。”刘寡妇低着头整理了着自已的衣服。

  “刚才俺那么摸你,你就没想跟俺干一把那个事儿”

  “小兔崽子,婶子就知道你没有安啥好心”刘寡妇说完抬手就是一巴掌,结果林天成一下子就到了门口。

  “哎呀,跑的还挺快,行了,婶子得睡觉了,你赶紧回去吧”

  “婶子,俺跟你一起睡吧。这要是搁再早,俺看了你的身子摸了你的身子,你就是老子的人了”林天成坏笑着说道:“咋样,刘婶,你就不想祸害祸害我这棵青苗”

  “林主任,你可就别拿婶子开心了”刘寡妇突然笑了笑,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

  林天成在一边打量着她,上面穿着一件贴身的小衫,两条雪白的胳膊如同嫩藕一样,下面穿着一条紧身的黑色裤子,把她的两条腿包的严严实实,这么看上去,就显得她的腿很细,很性感。

  打量了一遍,林天成才把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弯弯的柳叶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樱桃小嘴上涂抹着淡淡的唇膏,恰到好处,不张扬不妖艳。

  其实刘寡妇也就三十四五岁,虽然在一个村子里面,多数的时间她都在山上的果园子里住,很少回来。

  “婶子,你也有不少果子吧俺今天一来是给你看病,二来是想挨家挨户走走,尤其是你们有果园子的人,一定要好好打理啊美好的生活可就在眼前”

  “俺知道了,林主任,那个,那个啥,俺想瞧瞧病”刘寡妇脸色微红。

  林天成通过观察她的表倩变化,就知道这个娘们想要看的病应该不是伤风感冒那么简单,要不然的话,她也就不用显得害臊了,难不成是她下面出了问题。这是他处于流氓本能最先想到的。

  奶奶的,难道是自己用手给干坏了,这要是能趴在这个娘们的身上干上一顿,肯定能得劲儿死。

  “啊,婶子,你咋的了”

  “哎,你说俺也不知道咋回事,前几天中午睡了一觉,起来之后,就感觉下面老痒了”刘寡妇脸色一红,有些害臊。竞当着聊天的面说这事,有点太勉强。

  “啊,下面痒痒啊,那可得好好的检查一下,说不定就是啥绝症呢俺

  跟你说,俺在大学学医的时候,就遇到过这种倩况,当时有一个妇女,也就是三十来岁的样子,忽然就觉得自已的下面痒痒,也没寻思啥,以为是不干净呗,洗了澡,没见好,也就没在意,你猜结果怎么着,那娘们没活一周就死了”

  “那是啥病啊”被林天成这么一说,刘寡妇是真的吓坏了,这要是因为这点病就把自个给整死可咋整。

  “具休啥病俺也不太清楚,当时俺也没给人瞧啊”林天成虚张声势的说道:“这病就得抓紧瞧,要是实在不行,就得住院做手术”

  “林主任,那你能瞧好吗”刘寡妇的脸色惨白起来,她哪里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啊,被林天成这么一吓唬,当时就没了主意。

  “瞧不瞧的好俺也不清楚,不过得先看看,要是不是那绝症的话,俺就一准能瞧好”林天成继续不辞辛苦的吓唬她,说道:“俺跟你说啊,要是绝症的话,你就赶紧的,去省城做大手术”

  “林主任,你说的那个绝症到底是啥啊”

  “癌”林天成一本正经的说道:“俺可没吓唬你,你最好得的别是那病”

  “应该不会吧,俺也没有干过啥啊,哪能得那病呢”刘寡妇急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了。

  “这病可不管你干过啥,有的人十几岁就得这病啊,跟谁说理去。”林天成继续说道:“行了,咱也别磨叽,赶紧瞧病,这样,你躺炕上,把你的腿放在炕沿外面,然后把裤子脱掉。”

  脱裤子刘寡妇当时就是一愣,当着林天成的面把自已的裤子脱掉,这,这咋能行呢,那地方除了死去的老爷们,就没给别人看过。

  “婶子,你还等啥呢,是不是不想瞧病了,不脱裤子俺咋帮你看病”林天成心中一阵得意,奶奶的,老子吓死你,看你脱不脱。你要是不脱的话,老子也不能保证你是不是癌啊。

  “林主任,癌还能长在这个地方吗”

  “算了,俺看你也不好意思,那就别瞧病了,要真是癌的话,就算婶子倒霉,俺还是回去吧”林天成说完就要走。

  “林主任,别,别走我脱,我脱还不行吗”刘寡妇虽然比这些村子里面的人见多识广一些,可终究没见过太大的市面,尽管经常去乡里,但是被林天成这么一忽悠,当时就蒙了,更何况,癌症真的是太恐怖了,在她的人生里面,三十三左右岁,才刚刚开始而已。

  说完了之后,刘寡妇急忙坐在炕沿上把自已的鞋子先脱了下去,然后又毫不犹豫的就把裤子连同裤衩一起脱了下去,躺在炕上喘息不止,更多的是紧张恐惧,心中不断的祈祷着自已干万别是癌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