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肥水不流外人田

  37肥水不流外人田

  林天成不是一个无所事事之人,也不是那种坐井观天之辈,用他自己的话就是风流不下流,只要是和女人有关的事情,自己都想知道可以说,这是一个性格郭大柱的那种惊怕神情以及临走之时的那份魂不守色,让林天成的灵魂都感到震撼所以,他一定要搞清楚郭大柱口中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还在沉思之中的林天成,突然听见房门嘎吱一声打开,随后,王英端着脸盆走了进来。

  “嫂子,你去哪了”

  “啊,刚才俺去洗衣服了”王英羞红着脸,想到衣服上的那些东西,心跳更是加快

  “嫂子,水泥路很快就可以铺上了,等俺有了钱,带你去城里逛逛”

  “以后再说吧,村子里的男人这回都回来了,你以后可别总做那种事,如果让人家男人知道了,不太好的昨晚在袁大姐家睡得很香吧”

  王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问,心里酸溜溜的不是一个滋味,而且刚才在河边洗衣服的时候,方立梅几个女人总是谈论着林天成,虽然没有很直接的说出来,但是自己又不是傻子

  “嫂子,俺知道了,俺想问你一个事儿,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

  “嗯”王英捋了捋自己额前的头发,抬头看着林天成。

  “嫂子,郭大柱说村子里有一个什么女人死了,具体我不太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这事儿你清楚不”

  “啊嫂子也不太清楚,不过俺嫁给你二蛋哥的时候,他也提起过这个女人,你可以去问问村子里别的女人,也许会知道一点”

  林天成总觉得这个事很蹊跷,按照郭大柱所说,他们这一代人都硬不起来,想了想,低着头就走出茅草屋。

  林天成在莲花村里面年岁大一点的老人们嘴里开始打听那个女人的一切。挨家挨户拜访了一圈之后才知道,关于那个女人的传说

  原来,二十多年以前,村子里有一个小伙叫做林友良,一次进山打猎救了一个女人,后来,两个人相爱在一起,但是以前的莲花村是一个很封闭的村子,村子里的男人不可以娶外面的女人,最后,老村长逼死了林友良,而那个叫做白欢欢的女人产下一子之后,开始报复起莲花村,最后被莲花村的人活活烧死她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我诅咒你们莲花村的男人永远都是废物”

  然而,还有一个另外的传说,那就是林友良进山打猎救了一只千年的白狐,白狐幻化成人,为林友良生了一个儿子,可是后来被村民知道林友良的妻子白欢欢是狐妖,硬生生的逼死了两个人

  传说不同,但是有两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林友良有一个儿子,那个女人叫白欢欢,而且自打两个人死后,莲花村的男人突然一夜之间就硬不起来了大家都说那是白欢欢的诅咒灵验了

  林天成摇摇头,总感觉这事儿有点过于老套,和那些讲评书的人说的一样。这种诅咒的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

  村子里面知道这个传说的老人都希望他们能在临死之前见一眼这个白欢欢,希望她不要在诅咒莲花村不过一直到现在,二十多年来,传说始终是传说,没有人在临死之前见过白欢欢。

  回来的路上,林天成去了一趟小卖店,买了一些油盐酱醋等生活用品,和袁美芳聊了一会拿着东西回到王英家里,正赶上嫂子在做午饭,林天成把东西放下之后,就蹲在灶坑前面给她烧火。

  “你买这些东西干啥啊,家里都有”

  “嫂子,给你买你就用着”林天成看着王英的屁股蛋儿,心想,总有一天会让她心甘情愿的成为自已的女人。

  “天成,你也老大不小了,应该考虑一下娶个媳妇是正道,不要总想着弄村子里那些女人”王英转身拿过水瓢在水缸里面舀了一下子水填到了锅里,放平锅叉,将饭菜搁在上面,盖好锅盖,说道:“行了,你去屋里歇着吧,我烧火,这不是你们男人该干的活儿”

  看着王英蹲下来,林天成马上就站了起来,她穿着一件碎花的小短袖衬衫,很好看,站在她旁边居高临下,很容易就能看到她碎花小衬衫里面的那两座大山峰。被黑色的罩子包囊的很严实,就像是一朵娇艳欲滴的杜丹,就等着他这个男人辣手摧花呢。

  “嫂子,俺去打听那个女人的事儿了,不知道为啥,俺总觉得心烦意乱的”林天成的眼珠子差一点就掉出来,他看女人最大的毛病就是一点都不留余地,就这么光明正大肆无忌惮的瞅着,王英那两个诱人的奶子在她弯腰填火的时候不断的颤抖着。

  “啊,那你就去睡会吧,虽然修路的声音很吵,你这几天为了这个事也忙活了累了,歇会去吧”王英笑了笑,很漂亮

  “嫂子,你长的可真带劲,哪都好看”林天成咧着嘴笑。

  “你都看着哪儿了,还哪儿都好看”说完之后,王英的脸马上就绯红起来,那一天的芦苇丛里,他可是把自已扒了个精光,该看的地方他都看了。

  “嫂子,俺要是找媳妇就找你这样的”林天成的欲望不知不觉中就流露了出来。

  “去去,屋里等着去”王英看着林天成进了屋子,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已的胸口,却是很满意,波澜壮阔的,只可惜,她女人的身子到现在还都是一块处女地

  林天成躺在炕上等着吃饭的时候,把所有关于林友良夫妻的事情都在脑子里面整理了一下,忽然间,胸口一阵滚热,脑袋迷迷糊糊的,猛的看见了一件事,顿时眼睛一亮

  嗡

  脑子一阵震荡,胸口一阵滚热,眼前再一次出现了梦中的那个女人,很虚幻的样子

  “夫君,你很想知道我是谁吧”

  “你是谁”

  “咯咯,你已经吸收了合欢铃,你知道吗,你是我恩人的孩子你就是林友良夫妻的儿子啊而白欢欢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能做的就是让你快乐你如果想让恩人的怨念消散,一定要筹集十滴极品处女血,那个时候,恩人的诅咒自然会消失你不但要拯救莲花村的女人,还有挽救那些男人,你还要征服天下统治一切,只有这样,恩人才会放心的离开啊”

  唰林天成眼前一晃,自己还坐在炕上,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事情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的父母居然就是林友良和白欢欢

  震惊无法理解十滴极品处女血

  林天成再一次觉得胸口一阵滚热,全身就像处于暖炉之中一样,那种暖阳的感觉很舒服,不一会,他发现,自己胸口那种滚热消失了,全身都充满了力量

  这个时候,王英把热乎乎的饭菜给端了上来,炕桌上面除了饭菜之外,还有这里的人每天吃饭必备的大葱和大酱,大酱都是自已家用黄豆酿的,吃起来很香甜。

  林天成端起饭碗就吃了起来,脑子里想着那个女人说

  的一切,吃着吃着,就感觉自已的脚在桌子下面好像是碰到了啥东西,低头一看,王英在一边提醒说道:“你蹬着俺的脚了”

  “哦”林天成点了点头,十滴极品处女血啊,忽然间,自己的胸口又是一热,脑海里出现了对王英的一种渴求。王英就来第来第一滴吧,因为她在自己的眼中,是一个极品的女人,而且她的脚很美很美,男人看了都会动心。

  下意识的用自已的脚尖搓了搓她的小脚,能感觉的出来,她穿着一条丝质的袜子,滑滑嫩嫩。这感觉比吃红烧肉都牛。

  “赶紧吃饭”王英红着脸紧忙把自已的脚往回抽了抽。

  “嫂子,俺稀罕你的小脚,让我再玩玩呗”林天成突然死皮赖脸的把自已的脚又伸了过去。

  王英没有说话,她忍了桌子就这么大一点的地方,自已能躲到哪里,林天成的脚都能够的着。索性也就顺其自然吧,反正就是碰碰脚而已,又不会咋样。

  边吃边玩便享受的林天成一个人忙的不亦乐乎。

  吃过了饭,特意趴在炕上看了一眼,王英的脚上果然是穿着丝袜,而且是黑色的,几根脚趾微微的向上翘着,看着就有感觉,把手伸过去摸了一把,笑着说道:“嫂子,俺先出去了,今天晚上可能晚点回来”

  “你又忙活啥去啊”

  “没啥,这不村子里铺路吗,那些人咱也不认识,俺得出去瞅瞅如果他们在这里惹出什么事情,俺得解决了”

  林天成提上鞋子走了出去,站在厨房满腔的疑问,浑身的血都热了起来,这一刻,他想要的不是别的,而是王英这个极品处女血

  林天成并没有离开王英的家,而是在厨房里前思后想着这一切如果自己真的得到了极品处女血会怎样而这个十滴极品处女血的主人又会是怎样的女人冥冥之中,似乎自己并没有选择的权利,而自己吸收的合欢铃似乎会自主的给给自己选择一样

  “天成,你在屋子外面嘟嚷啥呢”

  “没,没啥”林天成急忙回答:“嫂子,俺没事儿,就是一个人没啥意思,自个跟自个说几句话”

  王英端着饭菜站在厨房,盯着林天成的脸,笑道:“真的没事”

  “没事儿,俺能有啥事儿”林天成刚说完,脑子里面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多么美丽的女人啊,占有她,肥水不流外人田取下她的第一滴处女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