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要干袁美芳

  34要干袁美芳

  “嫂子”

  “啊”王英羞答答的偏过头,声音越来越细。

  “天成,嫂子想跟你说个事儿”

  “啥事儿”林天成咽了咽口水。

  “天成”王英羞答答的捶着头头,这会她才发现,自己的裙子已经将掉了下来,不知道是怎么掉的,上衣的扣子也掉了两颗,其余的也都掉了,露出自己傲视群芳的绝美山峰

  一刹那,王英羞得拉起被单遮掩,却发现整条被单都被自己的浪水给泡透了

  白皙的迷死人的肌肤上有着点点的殷红,全身发烫的王英只能靠着意志在控制自己的情欲

  习惯扎起的头发,现在已经完全散开了,柔亮纤滑的秀发自然的垂落,在半露的王英身上,引导着林天成火辣辣,赤条条的视奸

  “嫂子,你想和俺说啥啊”林天成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看见王英的时候,胸口指出的滚热再一次出现,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这一刻,自己只想弄女人

  “啊,你和晓燕她们的事情嫂子都知道了,如果你真的想,嫂子跟你说,有一个人惦记你很久了,她让俺给你你捎个话,你若是想的话,就去她家”

  “嫂子,谁啊”

  “她是袁美芳”

  林天成顿时一个寒颤,袁美芳自己早就知道了,可是二丫不是在家吗自己就算去了也不方便,看着王英酒红的脸蛋,知道她没有说谎,起身走下炕,妈的,就是这一铺炕,老子只睡过一晚上,可是就是这一晚上就睡了张晓燕,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最近忙啥,一点都不朝面

  林天成怎么知道,张晓燕几个女人都是一个心理,之所以不出面,不是不想林天成的那玩意,而是给他更多的机会去弄村子里的女人

  摸着自己滚热的胸口,林天成的眼睛几乎要着火一般,再不走的话,嫂子要被自己扑倒了拎着墙角的一壶散酒,林天成使劲的喝了半桶,林天成撇开脚步跑出茅草屋

  跑到了村部,拿出自己还有的一些小红票,接着又跑进村子里。

  林天成迷迷糊糊的来到了袁美芳的家里,看见小卖店亮着灯,晃荡了几下脑袋,笑着走了进去。

  听到响声的袁美芳急忙从炕上爬起来,看了一眼险些跌倒的林天成,忙下地扶了他一把。

  “这大半夜的,喝这么多酒干啥啊。”

  “婶子,俺没事儿,俺乐呵,就得喝点。田刚已经被抓起来了,水泥路的事儿明天就开始修了,二丫不在家啊”

  “嗯,她去丫蛋家了,她叔叔回来了,这不是去凑热闹了吗天成,婶子”

  “婶子,蒋婶没有什么事情吧”林天成从自已的衣服兜里面把一沓小红票掏了出来,说道:“婶子,这儿有一万块钱,你拿着,以后家里有啥事,应个急啥的。”

  “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啊”袁美芳看着手里的钱,感觉沉甸甸的,双眼看着有些醉意的林天成,让他去打工,他没有去做过,而且村子里现在也没有啥特别的项目,这钱怎么来的不好说

  “婶子,你别瞎合计啊,这钱来的光明正大,你就随便用吧,它是俺朋友给的俺也用不上,现在五根叔也走了,挣钱也不容易,婶子就留着吧”看着袁美芳犹豫了一下,林天成解释道。

  “天成,你的钱,为啥给婶子啊婶子不能要“袁美芳说着话就要把钱给林天成送回去。

  “婶子,你对俺好,这是你应该得的”林天成再次晃荡了几下脑袋,酒劲上来了不少。

  “那也不行,婶子对你好是应该的,但是这钱婶子不能要,要不你留给大英子”袁美芳还是拒绝。

  “婶子,俺还有,俺不会让俺嫂子过的不好的,如果你真的不想要,那你就成为俺的女人,这样你就会收下了吧”说完,林天成才仔细的瞧了瞧袁美芳,这一瞧可真就了不得了。在酒精的作用下,马上就兽血沸腾起来

  原来,因为担心二丫在家总也不烧火,炕太凉,所以袁美芳就多烧了一些苞米杆子,这么一烧,炕就热了的不行,她盖着被子,很热,又从炕头挪到了炕稍,结果还是热的不行,索性就把自已身上的衣服头脱了下去,等到林天成来的时候,她想都没想就下了地。

  这一刻,她穿着的是一身的白色,白色的短袖,白色的大裤衩,和她雪白的皮肤一样,身子匀称的袁美芳是林天成喜欢的类型,再看到她这一身穿着,能不兴奋吗。

  “你,你说啥呢”袁美芳顿时脸色一红,微微的低下了头。

  “婶子,俺可是喜欢你老长时间了”林天成说完之后直接就扑了上来。

  “你干啥啊”袁美芳猝不及防直接就被他扑到了炕上,吓得脸色惨白,这小子喝了酒,力气却是很大,她咋挣扎都挣扎不出来

  “婶子,你不是让俺嫂子带话吗,俺这不是来了吗,你别动,就让我操了你吧”林天成盯着她因为紧张不断起伏的肉奶,咽了咽自已的口水。

  “天成啊,你喝多了,先睡觉吧,有啥事明儿咱再说”

  “婶子,今天的事儿,咱就得今天干”林天成两只手瞬间就隔着胸罩抓住了她的乳房,很大,一只手根本就抓不过来。

  “天成,别,别来人了咋办”袁美芳吓得双手急忙推着林天成的身子,可是根本就不管用,像是小山一样压在自已身上的林天成根本就不是她能推动的,只好把手拿回来护着自已的两个肉奶。

  林天成的反抗更是增强了林天成的征服欲。两只手分别抓着她的两只手,压在了她头部的两侧,用自已的脑袋和下巴把她的短袖顶上去,随后嘴巴就含住了她的一个小奶头,开始拼命的舔弄起来,他知道女人的身体都是敏感的,只要自已先把她给弄舒服,没了力气,接下来才有的玩。

  林天成在酒精的作用下终究忍不住对袁美芳展开了进攻,实际上,他也只就是嘴巴上说说心里面想想,谁对好自已好谁对自已不好,他都清请楚楚,他是流氓但不是畜生,但是胸口之处的滚热越来越难以忍受,那种只有弄了女人才会舒服的感觉一次一次出现,在加上酒精的作用,林天成现在什么也不管了

  双手抓着袁美芳的奶子开始揉弄起来,随着自已的动作加大,袁美芳的奶头不断的膨胀坚挺,就算是再不愿意,这个时候她不可能没有一点生理上的刺激感

  “天成啊,你知不知道你干啥呢”袁美芳喘息着说道,她知道自已阻止不了这一切,索性让他摆布,两只手紧紧的抓着自已的裤衩,只要裤衩不被他脱掉,他就没办法得逞“俺当然知道,俺是想让婶子更舒服一点”林天成浓重的喘息伴随着酒气,有些醉蘸蘸的笑着说道:“婶子,你别动了,一会就会很舒服的”

  “天成,不行啊”袁美芳咬着牙说道。

  “婶子,俺稀罕你俺想弄你”林天成的潜意识里面一个声音说道。

  妈了个比的,对,一定要把袁美芳变成自已的女人,不惜一切代价,林天成下定决心,俯着自已的身子开始亲吻袁美芳的每一寸肌肤。

  “天成,婶子求你了,你摸婶子也行,亲婶子也行,求你,别这样,行吗”袁美芳希望能唤醒他的清醒,也清楚他喝了那么多的酒,脑子里面已经完金被性占据着,既然是明知道徒劳无功,还是想试试。

  “好啊”林天成很开心的应允下来,随后把自已的两只手伸到了她的腰后,把她胸罩扣子解开,拿着白色的的胸罩在自已的鼻子下面闻了一下,和她身上的味道一样,淡淡的,让人心醉。扯开了胸罩,林天成骑在了袁美芳的身上,伸手去解自已的腰带。

  “你又要干啥啊你刚不是说不碰婶子的吗”袁美芳顿时一愣。

  妈的,老子刚才解开她胸罩的时候都没有挣扎,她很有诚意的。

  “婶子,俺太热了,脱了能凉快一点”林天成全然不顾的解开了腰带,站起身,连同自已的裤衩子一起脱了下来,刚脱掉,袁美芳就从炕上起来,要跳下去。

  “婶子,你干啥去啊”林天成一把抱住她的身子拽了回来,煮熟的鸭子说啥都不能让它飞掉

  “天成,你”等到袁美芳看到了他下面,捂住了自已的嘴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看似挣狞的东西。

  “婶子,给俺吧”林天成晃荡了几下,趴在了她的身上,趁着她还在发愣的时候,抓着她的白色小裤权就往下拽。

  好在袁美芳反应够快,及时的弯曲了自已的双腿,将他的动作阻止在自已的膝盖位置上,再往下,真的就全都脱掉了。

  “天成,不可以这样的”袁美芳弓着身子,企图要抓住自已的裤衩子。

  林天成把自已的脑袋和身子探过去,阻止她起来。

  “婶子,你别怕,没啥的,俺今天让你做一回女人,俺要让你知道知道做女人的好处和乐趣”

  袁美芳使劲挣扎了一阵,还是没起来,累的气喘吁吁。

  林天成暗自一笑,用自已的双腿夹着她的双腿,使其并拢在一起,伸出手扯着她的裤衩子往外一拉,直接从她的身子上脱掉。

  裤衩被脱掉了,袁美芳顿时就觉得下面一阵凉风吹来,身子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迅速的把自已的双腿并拢起来,这是她的最后一道防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