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金蝉脱壳

  30金蝉脱壳

  肩膀上,一只手掌抓着自己的骨头,那粗大的五根手指似乎要将自己的骨头捏碎一般,非常的有力道

  他在示威他在故意的挑衅自己林天成知道,这个动手的人有意如此这样做

  “林天成,你他妈放开俺不错,五根是俺杀死的,蒋珍刚才也被俺弄了,都是俺干的你能把俺怎么地吧别他妈以为你是村长就有多牛比”

  “杀人偿命,还需要老子和你说吗田刚,你犯法就应该受到惩罚”

  “呸,林天成,你他娘的少跟老子说那些大道理俺今天就在这,有种你动俺一下试试”

  见过嚣张的,但是林天成没有看见过像田刚这么嚣张的他是借着这四个人来挑战自己的地位妈的,以为有人为你撑腰就可以胡作非为了吗

  “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不如放手如何”抓着林天成肩膀的男子冷冷的说着。

  “你们是谁,来自哪里,老子没有兴趣知道,这个田刚,老子今天一定要惩治他,若是你们想插手这件事情也可以,尽管来老子想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阻止”

  林天成丝毫没有让步,心知肚明的事情,田刚和李大壮有所勾结,同样都是张喜成的走狗,这四个人也是如此,想必来到莲花村就是为自己添乱的但是有一点林天成却很明白,不管这四个人如何插手,他们都不敢闹出太大的动静,张喜成已经是泥菩萨过河,无暇来管他们

  轰轰

  村子里的上空突然传来轿车的声音,众人回头看去,一辆警车遥遥的从崎岖的山路缓缓的行驶而来。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这是莲花村进来的第一辆轿车,而且还是警车以往的平静和谐,所有的女人都知道,似乎林天成解决了铺路的事情而变得不再宁静

  所有的人呼吸似乎都停止了

  所有人的目光看着那逐渐而来的轿车

  轰

  轿车终于熄火,车门也终被打开

  里面走出来两个人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看他走路的姿势就是每一个干练的警察,脚步稳重,一身的便衣他的身边一个二十四五岁左右的高挑女郎

  她有一头又长又直可以比美电视美发广告的秀发,显得格外的飘逸动人,只有美人胚子才有的鹅蛋型脸,光洁的额头,皮肤洁白如玉

  如春山般的秀美下是一双深邃而透着神秘光彩的大眼睛,如雕塑精品般细致而挺直的鼻梁,带有充分的自信,弧度优美柔嫩的唇形让人看了就想咬上一口,尖而圆润有个性的下巴,让她那股让人不敢逼视的冷艳,增添了无限的妩媚,总之,这是一张完美无瑕的脸孔

  她的乳白色长袖丝质圆领衬衫掩饰不住大约38d怒拔而挺秀的双峰,肩上挂着淡蓝色的精美皮包,下身是粉蓝色印乳白小碎花的及膝薄纱裙,超薄通明的肉色丝袜以及将近三寸的细高跟鞋,使得她浑圆修长的美腿更增添魅力

  身高大约一米六八,迷人的风采使得她走来的身影宛如天仙,更是让莲花村的女人黯然失色,她是属于那种不敢亵渎的美,林天成平常看见美女就不安分的大懒鸟,这个时候却颇为老实的呆在裤裆里沉思,脸如皓玉,肤如凝脂,眼似深潭,优美至极的桃腮给人一种秀丽无伦之感,她的身材也是亭亭玉立,盈盈仅堪一握的细腰如织,她那上衣下,一双玉乳挺凸俏耸,还有一双滑嫩玉润的修长美腿,而她那如梦幻般清纯如水的气质,让人倍生爱怜,更是让人不禁会佩服造物主的神奇,要造就这样的美女不知道要耗费多少的心血

  林天成彻底的看痴了这是自己见过最完美最漂亮的女人,也是自己无法去亵渎的女人,看着女子逐渐走来,心动了

  “谁是这里的村长”

  “我是”

  林天成开口应了一句,尽管美女很美,但是比起现在的形势来说,还是处理掉田刚比较重要,他们是怎么来的有什么目的

  “你好,我是惠南县公安局副局长刘水成,这位是刚刚毕业的实习警员谢”刘水成不着痕迹的咽了一口唾液,话到嘴边却没有说出来,脸上的肌肉抽了一下。

  “我叫谢谢”美女谢谢甜甜一笑,伸出小手,等待着林天成的大手。

  林天成颤巍巍的伸出手,这才发现自己的掌心居然流出了汗水,脸红着说道:“俺叫林天成,莲花村的村长”

  “林天成,你奶奶的,你想咋样”

  田刚突然转身,双眼顿时直勾勾的看着谢谢

  “你们是县局的人”

  这时,四个男子之中走出来一人,上下打量着刘水成,皱着眉头哼道:“不知道你们来这里是做什么”

  “接到消息,田刚杀人了我来抓他绳之以法,怎么,你们是同谋”刘水成上前一步,神情严肃冷俊的哼道:“如果你们是同谋的话,一起进警局吧待遇也不错,专车接送,赠送一副精美的手铐,看守所大合影一张,时尚囚衣一套,外加万人拳脚按摩,这些都是免费的”

  “哼我们走”

  为首的男子怒哼一声,一摆手,剩下的三个人话都不说一句,跟着这个男子便走

  “你们不能丢下俺救俺啊”田刚突然回过味来,拔腿就想跑,刚刚动弹了几下的身体扑通一声一个狗吃屎,趴在了地上

  啪啪刘水成一个箭步,双手扣住田刚的双手,伸手从腰间取下手铐,一下子就制服住他挣扎的身体

  “你以为有张喜成为你撑腰,你以为有人护着你回来滋事,你就可以逍遥法外既然张喜成想牵扯出一些事情和人,老子就随了他的心愿,你给我老实点,不然我就地崩了你”刘水成控制住田刚,怒哼了几声,起身来到林天成的面前,微微一笑。

  林天成一摆手,说道:“大家都去忙活吧,这里没有啥事儿了,田刚已经被抓起来,俺相信刘局长会给他该有的惩罚是,散了吧”

  呼呼啦啦莲花村的女人开始一哄而散,每一个路过田刚的时候,不是踹上一脚就是吐口唾沫,谩骂声不断

  回头看着小卖店如惊弓之鸟的袁美芳娘俩,林天成报以一个笑意点点头,说道:“婶子,没事了,你们去看看蒋珍婶子吧,她别想不开啥的,俺现在有点事”

  林天成说完,一伸手,笑道:“既然来了,走吧”

  没有理会刘

  水成和谢谢是什么表情,抬起脚步就走向马翠莲的家

  “咯咯”谢谢掩嘴轻笑,美目闪过一丝特别的笑意,小声说道:“刘叔叔,我们跟过去吧”

  “好”

  林天成丝毫没有发觉,刘水成就像一个下属一般,对待这个谢谢很恭敬拎起田刚的身体,连踢带踹的推搡着,跟着林天成的身影来到马翠莲的家

  刚一进远门,林天成就看见马翠莲姐妹来正火急火燎的往外走。

  “婶子,你们这是要去哪”

  “啊,听说田刚那孙子回来了,婶子刚睡醒,这不打算去看看吗”

  “已经被抓起来了,进屋吧,喏,他们是县局的警察,婶子,进屋再说”

  林天成走近瓦房,一屁股坐在炕沿上,低着头,抽着烟,不一会儿,刘水成一个人推着田刚走了进来。

  扑通

  一脚踹倒田刚,刘水成也不矫情,坐在林天成的身边,同样抽着烟

  林天成看着站在屋子外面的马翠莲和谢谢三人,许久,笑道:“说吧,有什么目的”

  “哈哈,爽快”刘水成精光一闪,笑道:“张喜成已经被市委批准调走,下周就会正是上任,惠南县一把手的位置他要交出来了”

  “和俺有什么关系”

  “林主任,你我都是明白人,咱们推开天窗说亮话”刘水成站起身体,抖了抖衣服,笑道:“我知道你是一个怀有雄心大志的年轻人,张喜成的事情虽然你知道一些,但是你却不知道他的后台,不要以为他离开惠南县就会老实,他被你搞得现在虽然是困境,但是我敢保证,他会辞职”

  “哼,想要金蝉脱壳他已经上了贼船下不来了俺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妈的”

  “你也不用担心,建设好你的莲花村,我希望有一天可以看着你走出这里,希望我们会有很愉快地合作”

  林天成吐掉烟头,仔细扫视刘水成,许久,嘴角带着一抹笑意。

  虽然是初见,但是一个人的性格,无论怎么遮掩都会露出一点,刘水成浑身上下没有一点造作,全身流露着一丝刚正不阿的气势

  “你也想干掉张喜成”

  “林天成,不瞒你说,李静兰的父亲李德对我有一点恩情,他含恨离开人世,一切都是张喜成所做而他不但黑白通吃,而且还杀了局长卢芳,死在他手上的人很多,但是他现在不能死,因为他的背后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后台”

  “你不是惠南县的人”林天成突然冒出这么一句,随即,双眼紧紧的逼视着刘水成的脸,等待着他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