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又找操了?

  26又找操了

  “啊”腰上的裙子虽然碍事,但是还是能向上推去去,林天成在火热的大懒鸟上涂上口水,对准白桂花的隧道口

  “啊不要”

  林天成听到白桂花的叫声感到更愉快,同时,用力把自己的大懒鸟插进去

  白桂花在林天成的怀里不动了

  这时候,林天成的大懒鸟也终于进入到根部,开始活动身体。

  林天成的身体终于离开,快要接近昏迷的白桂花分开双腿没有动弹,从她的下身流出大量的液体,经过大腿根在雪白的裙子上留下水的痕迹,白桂花再一次的做了一回女人她站在铁柱的旁边,身上仍就穿着天鹅的服装,简单的说是形成双腿分开一百八十度的姿势,所以,从紧身衣的洞露出来的山丘,已经分开到最大的限度。

  “白姐,再来一次”

  林天成早就想用这个姿势去找寻快乐,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到这样点,白桂花做到了

  林天成慢慢的向上挺起屁股,这时,白桂花的美丽脸孔露出痛苦的表情,头上的小皇冠随着摇动,林天成本来想把衣服剪开露出乳房,但是还是想欣赏白桂花的无奈

  然而,林天成越来越觉得没有什么快感,停下一切动作,拿着剪子将白桂花的衣服剪开。

  “啊不要”

  比衣服还要雪白的乳房终于露了出来,乳头上面直立膨胀。

  “这样的气氛更好吧”林天成要白桂花双手抓着镜子面前的横杆,上身当然要向前倾斜,好像翅膀的白裙子就像伞一样的围在白桂花的腰上,中心的地方是雪白的屁股和裂缝,看到这种情形,林天成的身体立刻又变成兴奋,再一次进入。

  “饶了我吧,真的不行了”

  “不行,现在起才更好玩”

  大懒鸟向前进,立刻的进入白桂花的身体里。

  “怎么样,白姐有快感了吗”林天成用双手揉搓着乳房,屁股不停的前后移动,这不是叫声,是痛苦的哼声。

  白桂花已经彻底的被林天成所征服,那中被虐的感觉让她忘乎所以。

  “啊林天成,继续折磨我吧”

  林天成手中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根细小的钢针,拇指和中指拈动着钢针,笑道:“白姐,扎你的大奶头,好不好”

  白桂花柔媚的微笑,说道:“好啊别手软,用力呀”

  林天成点点头,手中的钢针一颤,针尖刺入红色的肉蕾之中。

  “啊哦”白桂花像一只给掐住脖子的母鸡,打嗓子眼儿里憋出疼痛的呻吟。

  林天成松手,看着额角微微沁汗的她,右手又拈动气一枚钢针,说道:“听着,疼也不许叫唤”

  白桂花用雪白的门牙咬着红润的小嘴唇,轻轻嗯了一声。

  林天成伸出左手,捏着另一个粉红的奶头,把它捏的变了形状,然后右手的针尖很仔细的深入。

  “唔唔”白桂花强忍着剧痛,她的手指甲使劲的挠着地毯,还有两条泪水像毛毛虫在似的爬出眼眶,但是林天成的心里却有着一点心痛,这可是自己的女人啊可是,自己喜欢暴虐这个女人,喜欢看见她婉转哀啼的柔弱样子,也许,世上的男人都隐藏着施虐的欲望,而女人则渴望被虐,男人在过程中活的征服的快感,女人在过程中享受被侵犯的喜悦

  林天成跪在白桂花的身旁,手掌掠过她的小腹,那里蓬勃着乌黑发亮的小草,象征着女人的旺盛欲望。

  是的,白桂花不但有一丛健康润泽的毛草,还有一个健康丰腴的盘丝洞,此刻,林天成弯腰低头,向白桂花的黑色大鲍鱼行注目礼,她的鲍鱼好像很饥渴的样子,一见到自己的大懒鸟就乐的合不拢嘴,往外翻着红嫩嫩水汪汪的肉,相比之下,她的大肉唇颜色偏深,像是涂抹了一层青紫色的唇膏,十几根弯弯曲曲的毛草点缀在两侧,为这个迷人的门户平添了几分俏皮

  这一刻,白桂花是彻底的疯狂了,她嘶哑的嗓音在林天成的耳畔响起来。

  “宝贝,天成,姐姐的洞好痒好痒你赶快的弄我一会吧”

  林天成费力的吞了口唾沫,坏笑道:“白姐,俺的桂花姐,俺还有更好的办法”

  林天成拈起钢针

  针尖挑开花瓣,颤巍巍的对准了娇嫩的凸起,那个突起的的小豆子是女人的快乐神经源头,是最脆弱的兴奋点

  白桂花的双腿簌簌的发抖。

  “啊不宝贝,不要”

  林天成手指一捻,钢针旋转着入肉,白桂花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身子像虾米一般弓起来,林天成站着,居高临下,看着白桂花,她泪流满面,嘴唇要的发青,而脸色涨红

  林天成俯身的时候,抓住白桂花的脚踝,把她的两条腿提起来,然后,自己稳稳的站成丁字步。

  灯光在将两人的影子照在墙壁上飘忽摇曳,像是片片起舞的灰色幽灵,白桂花仰面朝天,她的膝弯架在林天成的肩膀上,这个姿势正好可以他让林天成的大懒鸟完全的深入

  此刻的白桂花,有一点是非常好的,那就是蜜汁充足,她的盘丝洞就像汪洋大海,源源不绝的分泌

  “白姐”

  “嗯”

  鸟头进入的一刹那,林天成感到快乐的瞬间,他就这么停滞了十来秒,让久渴欲饮的白桂花神魂颠倒

  白桂花眼神凄楚,林天成勇猛无敌

  坚挺如铁的大懒鸟恶狠狠的打穿打透了隧道,白桂花魂飞魄散,两只腿的脚后跟使劲的擂打着林天成的脊梁骨,搂着林天成的脖子,没命似的亲着他。

  最后,两个人一起来到灵魂出窍的境界,这是那档子事的最高境界犹如大剂量的海洛因在血管里呼呼流窜,犹如热气腾腾的吗啡熏烤着大脑,反正天地都不存在了,宇宙也是一片空白。

  林天成只想做一件事

  那就是射

  不顾一切的激射他要将自己的精华在白桂花的宫颈壁上淋漓,继而淹没白桂花的五脏六腑

  r>

  许久两个人一起尖叫着。

  林天成直起腰杆,撤出疲软的大懒鸟,低头一看,草,我的上帝老子怎么把白桂花操成这副样子,实在有些惨不忍睹

  原来适才的疯狂使得白桂花的小红豆破裂出血了,她的桃源已经变成了一个湿淋淋的血洞,还有一些乳白色的液体整缓缓的溢出洞口,红白相间,使她的胯下有着惊心动魄的景色。

  白桂花欠起上身,用手掌掂了掂林天成沉甸甸的大懒鸟,娇哼道:“要死的玩意,弄死姐姐了”

  “嘿嘿,白姐,这一次过后,你还想不想被虐了啊”

  “你去死吧折腾死我了我要好好休息一下你什么时候回莲花村”

  “今晚就回去白姐,刘大棍子等人在土城乡,他们会帮你摆平那些不听话的人,俺的莲花村就要开始了它的辉煌,俺高兴啊”

  林天成穿上自己的衣服,满意的看着白桂花,一个乡长,一个绝美的女人,谁也不会想到她有着被虐的心理,更不会有人知道,她会是自己的女人

  “嗯,回去吧。苟乡长这一哑巴,土城乡都乱了阵脚,我也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多拉拢一些人,以后或许会有帮助的至于刘大棍子他们,你倒是大可放心,那些人都很义气的,土城乡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事儿,我自己可以解决回去吧,好好建设你的莲花村,姐等着你有一天扬眉吐气的从那里走出来”白桂花休息过来之后,处理了自己身上的东西,洗了一个澡,回到床上就休息起来。

  林天成拿着马翠娇的裸照,一个人走出白桂花的楼房,回头看着的时候,心想,下一次见面,老子一定不是今天这样的被人看不起

  拦了一辆三轮车,晃晃悠悠的离开土城乡,临走之前,林天成也交代了刘大棍子一番,自然是保护白桂花的安全,如果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及时告诉自己

  回到莲花村的时候已经很晚,林天成并没有去王英的茅草屋,而是来到村部,空荡荡的村部,毛毛也不在,将马翠娇的裸照放在桌子里,躺在水泥炕上就是舒服的睡觉

  天一亮,林天成舒服的伸了几个懒腰,换了衣服的他显得格外的精神抖擞,大步离开村部,顺着弯曲的陡坡进入莲花村。

  如今,林天成怎么看莲花村怎么高兴,越看越觉得顺眼,背着手,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二丫家的小卖店,刚一进门,正好赶上袁美芳娘俩吃饭。

  “呀,林大哥回来了”二丫的高兴都写在了脸上,袁美芳看着突然出现的林天成,一想到那一晚的旖旎,脸上闪过不自然的神色。

  “林主任,吃饭了吗坐下来吃点饭吧”

  林天成看着坐在炕上的娘俩,抬腿坐在炕边,端起酒瓶子就喝了几口,笑道:“婶子,二丫妹子,咱们莲花村水泥路的事情,俺觉得两天之内一定会有实质性的进展,你们就等着咱莲花村富裕起来吧”嘴上这么说,眼睛却直勾勾的顶在袁美芳的胸脯上,猛地感觉到自己的腿上一疼,侧头一看,二丫嘴角含着笑看着自己,妈的,这个小妞不会是又找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