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安全离开

  24安全离开

  林天成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所震撼了,原本还以为这几个人也是黑道之上的人,但是现在看来却不是

  白晃晃的刀子在灯光下散发着渗人的寒光

  砰砰

  一刹那,酒吧的场面混乱起来,那几个男子的身手相当的敏捷,一看出手便看得出来,都是专业的保镖,虽然手上没有什么家把式,但是出手却是很猛,拳打脚踢,只是片刻时间就放倒了几个人

  “老二,保护好小姐千万不能出一点差错”

  “大哥,你放心,俺就是拼了命也不会让小姐受一点伤,哥几个,我们跟随小姐已经多年,今天就是我们表现的日子拼了这条命也要离开这里”

  砰砰

  只见一个彪形大汉迅猛的舞动着拳头,瞬间砸在面前的一个男子身上,一声骨裂瞬响起,张喜成玩味的看着这一切,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手中端着酒杯,自顾的喝着酒,一双眼睛里尽是无尽的轻蔑之色。

  酒吧的场地,此刻已经是人群混乱,几十把刀子不断挥舞,虽然那几个男子的身手相当不错,但是面对有着刀子的人,依旧不堪敌手

  十几分钟,原本的六个人已经倒下了三个,剩下的三个人也是身负重伤,全身流着鲜血,惨不忍睹

  “张喜成,你够狠,如果我今天留在了这里,你的好日小子也到头了,如果我可以安全离开,你一样不会有好下场,你若是敢动我一根头发,你会死无全尸”

  张喜成扔掉酒杯,站起身体哈哈大笑。

  “开玩笑呢想要弄死老子的人多了,我他妈告诉你,在惠南县,老子就是天你在老天爷耍威风不自量力愣着干什么,给我宰了他们,妈的,老子一直没有看见你这小娘们的脸,也不知道你这一张面具之下的脸蛋是漂亮还是一个丑八怪”

  “你王八蛋,我不会饶了你”

  噗噗

  又是两声闷声,带着面具的女子身边又倒下两个人,她的身边只有一个人,全身已经被砍了几道伤口,摇摇欲坠的身体,只要轻轻的吹口气就可以将他吹到。

  “小姐,对不起,我们没有保护好你你快走啊在不走就来不及了”男子尽管全身负伤,但是还是用他即将倒下的身体挡在这个女子面前

  蹬蹬

  张喜成握着手枪,脚步一步步靠近,每一声脚步都如死神一样逐渐来临

  林天成看着这一切,如果自己不出去,也许没有什么事情,但是这里已经出了人命,张喜成这个狠人一会肯定会将酒吧搜查一番,如果他看见可疑之人,绝对不会留下在他的地盘,自己可以躲到哪里

  想到这里,右手推开房门,自己是在楼上,而那打斗的地方却是酒吧的大厅,悄悄的贴着墙壁向下走去,并没有人看见他,因为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酒吧的场地上,太多的人都已经忘记自己现在在哪里,更不用说在不断摇晃的霓虹灯下,一个人影的走动了

  “哈哈,小娘们,老子一直很好奇,你到底是来自哪里”张喜成握着手枪顶在挡在女子面前那个男子的脑门上笑的阴森狰狞,笑的冷酷无情,手指轻轻扣动扳机

  嘭

  枪响过后,男子的身体缓缓的到了下来

  带着面具的女子,娇躯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

  林天成悄悄的走下楼梯,眼睛突然看见桌子上一块小小的台布,抓起来就围在了自己的脸上,自己并不想张喜成看见自己的真实身份

  噌

  就在张喜成伸手去抓女子面具的时候,千钧一发之际,林天成的身影如猎豹一般窜了出来,与此同时,右手将桌子上的一瓶空酒瓶在桌子上一敲,左手手臂从半空划一个弧线。

  啪

  脚步飞奔出来的这一刻,左手猛的抓住张喜成的手臂,全身一用力,猛的将张喜成的身体拉了回来,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碎掉的酒瓶已经卡在他的脖子上

  “妈的,别动,你他娘的若是敢动一下,老子今天就割断你的大动脉”

  林天成死死的卡着张喜成,右手之上的酒瓶子一点也不含糊的触在他的脖子上

  “你你是什么人你可知道这里是哪里”

  张喜成用尽力气想要动弹,手上的手枪已经被没林天成夺了下来,而且林天成力大如牛,他丝毫就动弹不得,脖子上那凉飕飕的寒意可不是假的

  “老子是谁跟你没有关系老子好好的只想睡一个女人,你们却在这里打打杀杀,妈的,一个大男人居然敢欺负一个女人该死”

  “兄弟,你哪条道上的你要知道这里是哪”

  “别他妈和老子磨叽,我他妈管你是谁,你若是敢反抗一下,老子不管你是谁,立刻给老子去死”

  林天成嘶哑着声音,手上一点不留情,酒瓶子轻轻的一划,甑囊簧,张喜成的脖子顿时被划开一个细小的血口,鲜血顿时流了出来,脖子上的疼痛以及身后之人的狠辣让张喜成再一次确定,如果自己真的敢动弹一下,自己的命真的会交代了

  “兄弟,有话好好说,你想怎样”

  “老子不想怎样,这个女人老子要带走,你就勉强的护送我们一下吧”林天成架着张喜成的身体,见到还在发愣的女子,哼道:“你傻啊,走”

  咣

  林天成一脚踢开酒吧的木门,回头却看见,十几个人握着砍刀尾随在自己身后。

  “你们若是敢跟出来,老子立刻就宰了他”

  “都他妈的给老子滚回去听见没有”张喜成一声怒哼,生死存亡之际,尽管他是黑白通吃之人,但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就如此刻的林天成,张喜成很清楚,这就是一个不要命的主

  架着张喜成走出酒吧,林天成头一歪,示意那个女子去把轿车开过来,片刻,三人钻进轿车,而那个女子坐在了驾驶的位置,轿车一路飞奔,安全的离开惠南县

  如果是平常,张喜成的那些手下肯定会跟随而来,甚至是通报警局而封锁惠南县的各大街道,但是,张喜成在牛比,他还有一个对手不要忘记了,那就是李静兰何况现在闹出了人命,他的手下只能心急如焚的等着,却不敢年轻举妄动这可是关系到张喜成的性命和他的地位,一个举动,

  或者是一个决定都可以改变一切

  南丰街,一条十字路口,一辆黑色的奥迪a6停靠着,林天成将张喜成身上的衣服扒了下来,撕碎成布条,将他的手绕过背后死死捆绑上,双脚也同样如此,随后又扒掉他的臭袜子将他的嘴巴给堵上,按着他的脑袋,将自己脸上的台布扯下来蒙在他的脸上,做完这一切,确定张喜成没有认出自己之后,跳下轿车就走

  “喂,你要去哪”

  “老子去哪和你没有关系,你还是赶紧离开惠南县,这个人的实力很庞大,你若是还留在这里,搞不好会再次落入他们手中”

  “你救了我,谢谢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

  “相逢何必曾相识,你还是先寻思着自己怎么离开这里吧”

  对于女子的问话,林天成发自内心的没有一点意思与她继续攀谈,将张喜成弄成这样,不出半个小时,他的那些手下就会全城搜索

  噌噌

  林天成玩了命的奔跑,不知道多久回到小岛的公路上,驾驶着奇瑞轿车,急速离开惠南县

  林天成消失之后,那个女子看着轿车上的张喜成,娇躯也缓慢的离开

  驾驶着轿车,林天成提心吊胆,满脑子都在想着张喜成接下来会怎么做,那个女人的身份又是什么

  忽然,电话响起,林天成停下轿车,回头看着已经离自己视线很远的惠南县,接起了电话。

  “林天成,你要的裸照我已经给你弄出来了”

  “彪哥,俺刚刚将张喜成给挟持了”

  林天成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问道:“你现在在哪照片在哪”

  “你要回土城乡吧在惠南县与土城乡的公路连接处,路边有一块石板,照片在一个黑色的口袋里,去拿吧,惠南县最近可能会出现大动静,没有特别紧急的事情,你千万不要在进入县城”

  林天成挂断电话,叹出一口气,马翠娇的照片如今已经拿到了,惠南县的烂摊子就由李静兰去收拾,自己还是开始征服莲花村的那些女人才过瘾

  轿车逐渐来到岔路,林天成看了看路边,并没有什么人,走下轿车,看见路边的石板旁边的确有一个黑色的布袋,拿起扔进车里也没有多看,他相信谢彪不会和自己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下午四点多,林天成驾驶的奇瑞终于回到了土城乡,拿着黑色的布袋,坐在轿车上,轻轻的打开,随手拿出里面的照片,这一看,眼睛就没有离开过,一张接着一张的照片被拿出来,全是马翠娇的裸照,而且各种姿势都有,那种妩媚的浪态别说多么的诱人了,看着照片,林天成窃笑,妈了个比的,这回你应该会让老子干一炮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