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狼入羊窝

  23狼入羊窝

  这是一个游戏一个玩命的游戏一个大意,一个疏忽,脑袋瓜子就会滚落在地,林天成静悄悄的打开电视,一瞬间,那种处于生死边缘的危机感和刺激感遍布他的全身,一墙之隔,一念之差啊势单力薄,要如何解决掉张喜成如何一网打尽

  林天成头疼,这一刻,孤军奋战的落寞在自己豪气云天的心理下被一点点的侵蚀,甚至已经虚无。

  咬牙切齿,无济于事,拳头紧握,只能暗自吞下那种不甘的苦水这就是实力和地位上的悬殊

  啪

  电视悄悄的打开,屏幕上,张喜成简直就不是人

  “哈哈,看见没有这就是惠南县的公安局局长卢芳,那个该死的臭娘们现在就在老子胯下呻吟哈哈”

  七零一,几个彪形大汉围绕着一个女人,她还带着一张面具,林天成看在眼里,眉头却皱在一起见不得人

  从她的身材看去,林天成被这个完美的身姿所折服

  虽然看见的只是女人的身体轮廓,但是却可以确定,面具下是何等的惊世容颜

  “妈的,金钱是什么女人是什么地位是什么权利是什么老子这几天已经看得很开,哈哈今天是老子离开惠南县最后一次和你们做交易不过现在嘛,老子要先享受一番”

  卢芳带着半妩媚的眼睛看着张喜成,一脸温柔的样子。

  “主人,求你,虐我吧”

  “哼,看见没有这就是惠南县曾经的公安局局长,如今沦落到这种地步”

  “张喜成,我来这里是和你做买卖的,不是来看你做这事的”

  带着面具的女子说话了,声音很冰冷,有点如同从地狱走出来的死神一般,如此的没有人性,那么的不近人情

  “为了我们的合作愉快,我不得不决定弄死这个女人,杀了她,我下不了手,所以,我决定操死她这样的话,她也爽了,我也开心了”

  带着面具的女子看不出什么表情,也没有接话,几个彪型的大汉身体一闪,挡在女子的面前,将张喜成的表演完全的阻挡在女子的视线之外

  卢芳,惠南县的公安局局长,父亲也是一个政府人员,母亲则是银行职员,卢芳是他们的独生女,养育绝对没有什么困难,可是,卢芳的人生,渐渐走上疯狂的道路,就是她在大学三年级的时候的春天,她被比自己大两岁的爱人给抛弃了,而且饱受堕胎的痛苦之中

  但是,她没有倒下,大学毕业,凭着自己的能力和美色逐渐的有了一点地位,她的目标也很简单,惩治所有的坏人

  她和张喜成认识,也是不期而遇的事情,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张喜成很英勇的抓了一个惯性的盗窃犯,卢芳恰巧是执行任务的人,就这样,处于正值年华的两个人很快地就坠入爱河

  那一夜,卢芳带着醉意,在张喜成的家里,又喝了两杯鸡尾酒,张喜成交给她一粒白色的药丸,卢芳根本就没有存在什么疑心,就用鸡尾酒代水将这颗药丸给吃下,的确是没有什么防备,但是那个时候,在卢芳的心里,浮现着未来成为县长的夫人,这个却又是事实

  第二天,卢芳在床上醒来,一个和平常醒来不停环境的房间,一双酒醉的朦胧眼睛,看到睡在旁边的原来是张喜成,内心立即吓了一跳下意识就看看自己是否穿着衣服,上半身那件衣服像是张喜成的蓝色t恤,下半身则是一条内裤,其他也就没有什么了

  “嗨,卢芳,你醒了吗”张喜成很是快活的说着。

  “我”

  “嘿嘿,昨晚真是太美妙了你用力的拥抱着我,很厉害啊真是做梦也想不到你会如此的大胆豪放”

  “不会吧,我真的是这样”

  “当然是这样啊很是豪放,我反而更喜欢你了”

  “怎么会,我什么也记不起来啊”卢芳在被子里,做出防卫起来。

  “是吗那就让我帮你记起来吧”张喜成快速的将他的面孔靠近,卢芳的嘴唇立即就被他的嘴给含住了,张喜成的右手,说时迟那时快的滑进内裤里,终于,卢芳的喘气声,响遍这个狭小的房间里,慢慢的又变成轻轻的饮泣声

  卢芳先前所吞下的药丸,其实是安眠药,之后的白粉,不需要多解释,也知道是毒品了,就这样,卢芳成为了张喜成的性玩物,并且把她当做歪曲的用具,孤男寡女的晚上不断延续,张喜成开始对卢芳要求开始s游戏,这样的事,竟然在他们相识不到两个月就发生了,萝卜,茄子等,也成了塞进卢芳体内的东西,十足的蔬菜店铺一样,每一次,张喜成都会偷偷给卢芳服用小剂量的白粉,久而久之,卢芳已经上瘾,但是身为警员的她还是有着一点清醒,在一次无意的窥视之中,居然发现了张喜成的黑幕,本想将他抓起来,却没有想到自己成为阶下囚

  “张喜成,你闹够了吧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交易了这是你最后一次做这种生意,不要耽误我的时间”

  带着面具的女子怒哼了一声,张喜成有点不情愿的提上裤子,一脚踢在卢芳的身上,哼道:“你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可以死了”

  说完,张喜成猩红着双眼,拿出一条绳子,狰狞着脸孔靠近卢芳,猛的,绳子勒住了她的脖子。

  卢芳双手抓着张喜成的手臂,双腿乱踢,逐渐的,她那美丽的脸上没有了血色,双眼翻白,嘴角流出唾沫,双手缓缓垂落下来,双腿渐渐绷直

  做完这一切,张喜成哼道:“以为老子真的爱你妈的,你只不过是一个老子的玩具而已,呸你他妈和李静兰那个臭娘们之间的来往能瞒得过我现在你死了,不知道李静兰那个死丫头会不会很开心不呢”

  张喜成没有理会这几人是什么表情,勒死了卢芳,换上了衣服,笑道:“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和你们交易,老方式,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同样的,也是老地方”

  “张喜成,你还真是小心,好吧,老地方我们走”

  在林天成的眼球下,这些人先后离开了七零一房间,知道卢芳已经死掉,林天成只有惋惜,悄悄地退出房间,跟着张喜成一行人离开小岛,抵步于惠南县的红楼酒吧

  刚一进入酒吧,林天成便看出来,这里是张喜成的地盘,许多的打手都在酒吧里巡视,而张喜成一行人进入酒吧之后就消失不见,林天成大为恼火

  妈的,张喜成还真是小心,现在该怎么办

  “先生,喝酒还是找女人”

  还在发愣的林天成忽然被一声甜腻的声音止住了思绪,抬头一瞧,眼前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从那穿着打扮来看就是学生妹

  “上面坐里面小姐漂亮,技术好”

  “带路吧”

  林天成背着手,张喜成的事情越来越多,只要他离开惠南县,他的狐狸尾巴自然会被李静兰揪出来,此时此刻,比起张喜成,林天成更为注意和在乎的是,那个带着面具的女子是谁

  登上狭窄陡峭的木梯到二楼,细条式扁长的空间墙角处,一个接着一个不到五十尺的包厢,在收银台柜台的沙发上,坐着一排打扮入时的年轻少女,正用眼睛瞄看走进来的客人

  林天成无心欣赏少女的春色,随便点了一个少女,开了一个包房,一进屋,少女就麻溜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似乎很着急一般的等待着林天成的进攻

  “小姐,你搞错了,俺不是来找女人的”

  “喂,你不找女人你来做什么”

  “俺想找人”

  “哼,大哥,这里可是张县长的酒吧,你千万不要现在这里闹事,不然你的脑袋就得搬家别罗嗦了,快点做,完事儿了我还要出去接待其他客人呢”

  林天成苦笑着,从兜里掏出几张小红票递给少女。

  “把衣服穿上吧,你可以出去了”

  嘭

  就在这一瞬间,包厢之外传来一声枪响,随即就是一阵阵的嘶吼声以及惨叫声

  “一个不留关门打狗”

  这时,一声怒火冲天的声音响了起来,声音中有着无尽的暴怒,这一声熟悉的声音让林天成猛的一个激灵

  张喜成的声音

  打开房门的一道细缝,林天成眯着眼向外看去,顿时一愣

  红楼酒吧,此刻的客人已经蜷缩在桌子底下,或者靠在墙壁站立着,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惊骇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几个男人握着砍刀将五六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围在中间

  “哈哈哈,想要扳倒老子也不拿镜子好好照照自己”张喜成握着手枪,在两个保镖的保护下从楼梯走了下来,脸上横肉拧在一起,吹了一口枪口,哼道:“你们知道的太多了今天,你们谁也别想走”

  “张喜成,你居然敢黑吃黑”

  “小娘皮,你以为老子是傻子你们是特意和老子做交易的吧想要搜集老子的铁证,以此来干掉老子是吧,都他妈愣着干啥,给我杀了他们,出了事儿我兜着”

  嗖一瞬,酒吧里冲出十来个男人,一个个嘴角含着阴森的笑意看着被围绕起来的男子和女子

  林天成一掐自己的大腿,犹豫不决,自己确定张喜成不会知道自己跟随他们来到这里,如果那几人真的和自己一样,想要端掉张喜成,自己就不能袖手旁观,还在处于观望的时候,张喜成的手下已经抡起了看到如狼入羊群一般,挥刀砍向哪几个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