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绝密光碟

  22绝密光碟

  林天成静静的看着,心里不断的冷笑,越来越佩服李静兰的手段,这个女人不可低估,似乎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有她的眼线出现一般,与这样的人在一起,利害并存

  “不要呆着了,主人回来了啊,跪下来,这是你最喜欢的棍棒啊”张喜成挺起自己的腰,从股间的森林,取出那根垂着唾液的棍棒,压在卢芳的面颊

  卢芳跪在地板上,两手握着张喜成的那玩意,放进嘴里,不消数秒间,一种温暖的液体在她的嘴中流进了体内,而且,液体的份量也逐渐增加了

  “咕噜咕噜”卢芳的咽喉发出闷声。

  她将液体喝下去。

  张喜成一看,美滋滋的说道:“美味吗在喝下去啊”

  张喜成的双手抓着卢芳的长发,粗暴的扯着,她含着东西的红唇,露出一丝黄色的液体,从下颚流到她白皙的颈项,再流到乳沟。

  卢芳的咽喉闷叫了六次,喝尿的仪式也结束了。

  “好了,觉得美味吗”

  “是的,非常的美味”

  “真是听教听话,很可爱呢,卢大局长,想不到吧,你想干掉的我,现在还是一样的自由自在,妈的,不要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在市里有人草,想要端掉老子的地位,你还做不到”

  卢芳的嘴唇刚刚脱离棍棒,再次含着。

  “哈哈哈,你真是一个喜欢吃的荡女,睡到床上吧”

  张喜成拉起卢芳,将她压倒了在床上,躺卧在床上卢芳的身边,张喜成定睛的凝视着卢芳雪白的身体,随后从床边取出一小包的东西,从里面取出少量的白色粉末。

  卢芳仍就闭着眼睛,双腿伸的直直的,一米六七的身材,真是令人喘不过气来的美丽,淡淡的青草地和小山丘,暴露在张喜成的眼前,显得是有点害怕的颤抖着

  “卢大局长,嘿嘿,这就是你做梦都想抓到老子把柄的东西,妈的,你给老子张开双腿,在张开些,张开大腿啊,快一点”

  “但是,很难为情啊”

  “妈了个比的,你他娘的还假装什么还想装清纯吗你不是想要这个东西吗”

  张喜成拿起那包白色的粉末摇晃着说着。

  “主人,我的确是想要但是这样会很为难的”

  “哈哈,是吗那么老子就不给你了”

  “不要啊来啊,给我”

  卢芳慢慢的张开了双腿

  “哈哈,不是已经湿透了吗好像爆了水喉一样呢”

  张喜成的中指,擦着卢芳的龟裂部分,从蜜壶溢出的液体,给弄成了一条幼长的白线,她张开那个洞口,让中指的白色粉黏湿了,在轻抚卢芳的花蕊,在慢慢的埋进了她的蜜壶之中,卢芳低声的呻吟起来。

  “哈哈真的是立即见效呢老子现在就来花浴去”

  张喜成用令人焦急的战术,那些白色的粉末原来是毒品

  “啊呀咿呀咿呀主人,快点来呀”

  卢芳摆动腰肢,全身疯狂的扭动起来了,这些毒品涂抹在粘膜上,变成强力的刺激,她的腰犹如是小猫一样的扭动着,有若下半身熔掉了的感觉,袭击着她的脑袋,全身也变了敏感的性感地带,所有的肌肉,只需要轻轻的接触,便会立即达到高潮了,极度兴奋的状态

  林天成叼着烟看着这一切,心里着实为卢芳感到遗憾惠南县的局长啊,沦落到这样的地步

  一个堂堂的局长,本应该是为市民除暴安良,但是此刻却变成了张喜成的玩偶一般,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天大的悲剧但是,悲剧的背后肯定有一个天大的秘密,现在自己能做的就是慢慢的等待这个秘密即将揭晓,它的暴露时间就在张喜成交易的那个人出现

  林天成确信,卢芳一定是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事情,而且被张喜成发现,按照张喜成的性格一定不会绕过他,所以才会控制她

  可怜的女人啊成为了张喜成的玩物林天成微微闭上眼,心里越发的厌恶张喜成,心狠手辣也就算了,居然连一点人性都没有,他到底做过多少坏事,杀了多少人难道官场上都是坏人当道

  卢芳在等待张喜成的时候,自己用手指抚摸着湿润的花瓣周围,在那一瞬间,一种贯彻脑部的快感,有若电流一样,走遍她的全身,遍布她的每一条毛发

  黑色覆盖着白色的裸体,渐渐染成粉红色了。

  “哈哈,大局长,你似乎不能忍耐了,真有意思啊”

  正在冲着花浴的张喜成,将剩下的毒品沾湿在手指上,涂上她的那还有七成精神的棍棒上,最后在卢芳的左面躺下来。

  “哎呀,求求你,快点啊快点给我啊”卢芳蹲在张喜成的身边,如此的哀求着。

  “什么,想要什么说的清楚一点啊你不说出来,老子就不给你啊”

  “主人,我最想要的东西啊是你的那东西啊”

  张喜成的棍棒完全屹立着,从他的密林里,垂直挺立的棍棒,在卢芳不能忍耐的情况下,一手握着了

  突如其来的一下冲击,从张喜成的下身直透天顶

  “真难忍受,妈的”

  张喜成再也禁不住冲动,压倒卢芳的身上。

  卢芳那犹如孩童的手指,急不可待的将张喜成的棍棒诱导到自己的蜜壶,并且挺起腰将它迎接入内

  “呀,使劲呀融掉了呜啊高潮了高潮了”

  借着毒品的效果,将他们两人也带到了绝顶,张喜成少许的活动,卢芳眼睛翻白,头部左右摇摆,银牙紧咬,有若巨浪拍打岩石的快感,她拼命的忍受着,汗水如泉喷出,身体与身体之间,连续爆发出咕嚓咕嚓的声音

  互相连接的部分,有若火烧一样的火热。

  “啊要死了很厉害啊咿呀”

  浑身湿透的身体上,张喜成的裸体也按照一定的韵律活动着,卢芳的喘息声,再一步的提高,接近绝叫的

  阶段了,卢芳抬起自己的腰肢,脊背极度弯曲了,让张喜成更加深入的样子,用头部和脚部来支持两个人的体重,她用双手围着张喜成的腰,这个,就是没有终结的性宴

  毒品的效果,那种持久力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两人的结合,超过了两个小时以上,仍旧是互相的贪婪着对方的肉体,最后,精疲力尽的两具肉体,有若泥巴一样的软下来,还是吸啜着对方身体上的汗水,好像是蠕动的样子,窗外,仍旧是狂乱的吹着

  林天成关掉电视,默默的坐在房间里,烟雾缭绕的卧室,他半眯着眼睛,掏出电话,犹豫了半天还是拨打了出去。

  “喂,是谢彪吗”

  “是我”

  电话那端传来嘶哑的声音,很低沉,很冷酷。

  “我是林天成”

  “我知道是你”

  “我发现了张喜成想要和别人做毒品交易,还有,我想求你一件事情,我的一个女人叫做马翠娇,她的裸照在张喜成那里,现在的他并没有在家,我希望在我解决掉这场毒品交易之前,你可以将她的裸照给我拿出来怎么样,办的到吗”

  “呵呵,小意思,等我的消息你自己注意一点,我现在并不在惠南县,张喜成很快就会倒台如果在你插手毒品交易的时候,他若是反抗,你可以杀了他,后事我来处理”

  啪,电话扔在沙发上,林天成站起身体,贴靠着墙壁聆听了一会,只听见张喜成谩骂声不断,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也似乎很不满意

  妈的,张喜成,你今天怎么也不会想到,老子就在你的隔壁吧

  时间,早上七点,海滩的阳光照耀在屋子里,林天成听到无比沉重的脚步声,猛的身体替靠着墙壁。

  “卢大局长,嘿嘿,你他娘的在这里好好的回味一下,老子去接待几个人,哈哈哈”

  咣当一声强烈的关门声,张喜成的身影走了出来,林天成透过房门的猫眼看去,他并没有拿着任何,一个人就那么在走廊里走着,渐渐的消失在拐角,静静的等待了十几分钟,不见张喜成回来之后,林天成这才提心吊胆不的走出房间。

  咚咚

  一边敲着门,一边看着楼道的拐角,生怕张喜成这一刻就会出现

  嘎吱

  几分钟之后,卢芳轻轻的打开房门,看见林天成的时候,脸色惨白,那种毒品和激情过后的折磨尽显

  “你是谁”

  “别害怕,我是来就你的”林天成看着卢芳,心里不是疼痛,而是诧异

  “救我呵呵,我已经生不如死了”卢芳打量一下林天成,凄惨的笑道:“张喜成这个人不好对付,你想对付他,一定要小心”

  “我和张喜成是死对头,我叫林天成,我知道,他今天就在这里交易毒品,你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

  “哦呵呵,如果你真的是好人,我希望你比一定要将张喜成绳之以法,我是惠南县的公安局局长,告诉你一件事,我有一张绝密的光碟,她在一个叫做小怡的女孩手上,关系着张喜成和一些官员的生死,你一定要找到不好,他回来了”

  卢芳说完,一闪身进入卧室,林天成同样也用最快的速度回到房间,这时,张喜成那嚣张跋扈的声音和几个人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林天成眯着眼睛从猫眼看出去,张喜成走在最前面,她的身边有五六个男人,每一个人都拿着皮包,但是,最令林天成注意的是,五六个男人身体围成一圈,在他们的身体中间,有一个女人,一个看不清容貌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