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女上男下

  19女上男下

  马翠莲双眼眨巴着看着林天成那青筋暴起,充血发胀的大懒鸟,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笑道:“小兔崽子,你这几天在村子里和那些女人打的火热,是不是又看上谁家的小媳妇了”

  “婶子,俺觉得吧,俺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莲花村的一切都和俺脱不了关系,俺不但要解决这里的贫穷,俺更要解决她们的饥渴”

  “现在觉得莲花村好了对了,二狗他们走的时候说了一件事,田刚有一次偷偷的潜回了莲花村,似乎他和李大壮勾搭上了”

  林天成坐在床上听着,随手拿起了电话,也赶巧,这个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林大哥,你现在真的在土城乡吗”

  “刘大棍子,你咋知道的”

  “林大哥,前几天有一个人找到了俺,他让俺保护你在土城乡,你没事听到说苟乡长被人废了妈的,活几把该先不说了,俺明天在找你有件事和你说”

  林天成扔掉电话,如今的土城乡,苟胜是完蛋了,白桂花不说现在是一把手,也算有着说话的权利,李静兰一定会将白桂花扶持我真正地一把手,土城乡将要彻底洗牌

  妈的,张喜成的爪牙也会一一暴露出来了吧

  林天成并没有打算立刻离开土城乡,解决了土城的那些杂碎,让白桂花彻底掌控局势才放心

  握着大懒鸟便要作势插马翠莲,她似乎想抗议什么,但是林天成不给她任何机会,用热吻封住了她的嘴唇

  两个人已经从床上翻滚到地板上,林天成把右腿放在她两腿中间,稍稍撑开一下,用自己的臀部前推,大懒鸟再度进入她的体内,林天成的身体向她推过去,压在她的身上,离开她的香唇,马翠莲缓缓的睁开意犹未尽的媚眼,叹了一口气:“天成,你要好好疼惜婶子,别太用力,婶子这身子骨可经不起你的狂轰乱炸”

  说完,再次闭上她令人痴癫的双眼

  林天成双掌分别放在她身体的两侧,臀部施加力量向她顶去,大懒鸟在她润滑的隧道中畅通无阻,鸟头在和她的体壁摩擦,在一伸一缩中,林天成的身体就像驰骋在平原上,逐渐加大力量,越来越快

  这时,马翠莲的头偏向一边,双手扣住林天成的肩膀。

  林天成每一次推进,马翠莲的双乳就颤动一下,像豆腐一样,让人感到无比的兴奋,汗水从肩上流下,就这时候,被压在地板上的马翠莲翻起身体和林天成对调

  她直起身子,坐在林天成的大懒鸟上,双掌放在林天成的腹部,但见她微微前推,然后,身体蜷曲低下头来,似乎无法承受林天成的大懒鸟,她微微用下身前推几次,双乳的尖端滴下汗珠,而那早已湿透的长发扫过林天成的脸颊

  这一个女上男下的姿势,林天成很喜欢心跳加速,双手抓握着马翠莲的大奶,开始将自己的大懒鸟上挺,她好像骑了一匹野马一样,上下震荡着,不过这匹马却能进入身体控制取悦她

  几次后,林天成没有觉得有快感,也许是因为马翠莲非常生疏的原因,只见他发狂的起身再度将马翠莲压在地板上,双手抓住她的纤腰,大懒鸟用力的顶她,插她,刺她,使劲的交欢,几百次的来回摩擦之后,马翠莲大概到了高潮,有时闷吟着,有时狂叫着,最后她缓和下去,手从林天成的脖子上滑落,垂落在她上下摇晃波动不已的乳房上,面部表情是那样的祥和曼美

  马翠莲的吟叫声,林天成的喘息声,挥洒在两人之间的汗水,床面被两人撞击到的蠕动和随着大懒鸟进出隧道时的韵律而蠕动的她,构成原始的旋律,并且使得林天成逐渐达到高潮

  妈了个比的啊林天成开始感到在她体内交欢有些困难了,接着,奋力,猛的倒吸一口凉气

  此时,就在燥热的身体中,爆发出一股一股无法形容的畅快之感,林天成感到浓汁从自己的大懒鸟喷射而出,上千万的虫子奔入最深处

  天地间除了那赤裸迷炫的马翠莲和林天成那阵阵交欢之后的愉悦兴奋的快感之外,周围不复存在

  林天成突然冷了起来,全身好像无力一般,倒了下去,躺在马翠莲滑软的胸脯上

  许久,马翠莲才满足的闷哼了一声。

  “天成,婶子很累了,你让俺休息会吧,咯咯美芳她们一定都知道你在弄俺”

  林天成站起身体,穿上裤子,搀扶起马翠莲,咧着大嘴丫子笑着,晃着身体就走出卧室,忽然看见袁美芳低着头走了过来,林天成的大腿瞬间接触到了她的大腿,也接触到她的内裤。

  袁美芳低着头,开口说道:“林主任,怎么可以这样啊你”

  是林天成很心虚的往一边一闪,逃避到浴室洗澡,就在他洗到一半的时候,急迫的敲门声

  一开门,袁美芳捂着小肚子说道:“哎呀,憋不住了,俺要上厕所”

  林天成犹豫着,妈的,想让老子弄你也不至于找一个这么烂的借口吧处于刚才与袁美芳肌肤接触的快感里,她一进来,门也不关,也不管林天成是如何看着她,很直接也很自然的脱下睡裤,尿了

  袁美芳一边抽取卫生纸,一边还看着林天成

  林天成只好呆若木鸡的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站在门边,看着袁美芳折好卫生纸,尿完之后,擦拭完浓黑的下面,掀开垃圾桶盖,丢掉卫生纸,冲水,拉上内裤,穿好裤子,然后全身上下的看着林天成有好一会。

  “林主任,你真是一个爷们哦”

  然后,突如其来的很爱怜的摸着林天成的脸颊,又说道:“要好好帮主村子里的人,不要想太多”

  林天成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觉得眼睛里热热的

  “婶子,你没有受到惊吓吧”

  “没有,赶明个儿,婶子就和嫂子回莲花村,你要回去吗”

  “俺要在这里呆几天,还有一点事情要做婶子,你的内裤真好看”

  袁美芳突然羞红了脸,双腿并拢,吃力的睁开眼:“婶子又来尿了”

  “婶子,俺帮你尿,你看中不”

  “啊”

  袁美芳做梦也没有想到,林天成已经抱起了她,掀起她的裙子,帮她吧把内裤脱下,让她坐下来尿,在尿尿的过程中,袁美芳的头不知道什么时候靠着林天成的胸膛,一手环住她的脖子,而林天成则是费力的一手抱着她,另一只手撑在墙壁上,静静的等待着她尿尿,等到袁美芳尿完,就在此刻,她睁开眼睛看着林天成。

   

  ;“林主任,等到回村子里,婶子让你弄,现在不行啊婶子放不开”

  “婶子,要不咱们一起洗个澡吧”

  林天成话一出口,袁美芳犹豫了片刻,看了来看门外,几下就脱了自己的睡衣,这时的林天成强自镇定,装着很平常的样子

  看着袁美芳坐着趴在洗脸盆上,身上只穿着白的内裤,笑道:“林主任,帮婶子洗洗头发吧”站在袁美芳的背后,林天成开始帮她抹洗发精,慢慢的小心的帮她洗头发,洗着洗着,袁美芳居然还睡着了

  林天成其实是边洗边窥视她的胸罩边缘,只看一藕片白皙的胸脯,并无法很专心的做自己手上的事,还把水冲进她的眼里,也把她弄醒了,但是,袁美芳只是把眼睛闭紧而已,等到林天成把她的头发冲洗干净之后,她坐起身子,手捂着胸口好一阵子

  可能是在考虑什么,慢慢的,袁美芳就把胸罩的背扣打开,随手就扔进篮子里,然后把手放在内裤的裤带上

  草她要脱内裤了

  林天成等着,好紧张原以为她会把内裤也脱掉,但是没有原先的睡衣也没有了,但是她却把手交叉着护住乳房

  “林主任,给俺搓搓后背吧虽然婶子刚才已经洗澡了,但是那场惊吓,婶子还是后怕,只有感觉到你在俺身边,婶子才觉得放心”

  林天成也清楚,那总处于生死边缘的神经是多么的可怕,站到袁美芳的身边,一手扶住她的肩膀,另一手帮她搓洗背部,从她的左肩慢慢的,仔细的搓揉,再沿着她的脊背往下搓洗,由于水的温度,再加上心里很紧张,或许是很亢奋吧,林天成觉得自己很热

  很快地就洗到了袁美芳的臀部了,这时,她站起来要林天成继续往下洗,当她站起来的时候,空下一只手扶住洗脸盆,她还穿着内裤,林天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沿着内裤的边缘搓洗。

  “林主任,你帮婶子把她脱掉吧,不脱掉咋洗啊”

  林天成愣了好一会,终于,双手探出,沿着她的臀缝,缓缓的就把袁美芳的内裤脱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