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缠绵

  17缠绵

  林天成的举动让马翠娇发愣,两个人你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愣在当场,说真的,其实林天成什么也没有看到,大约只看见一小半的屁股,连股沟也看的不太明显,只看见两件裤子的裤带把她的臀部压迫的皮肤都有些凹陷

  “林天成,你的胆子不小啊”

  “以前老子是有贼心没有贼胆,后来有贼胆没有贼心,现在老子贼心贼胆都有了,妈了个比的,可是贼没了娇娇姐,你这么漂亮,老子又是男人,摸两下能咋的”

  林天成的大胆并不在于他的一张嘴,就如此刻,他的手往前一伸,立刻便进入到马翠娇的内裤里,这一次,很快的就摸到了她的绒毛,细细的,如绸缎子一般,马翠娇捂着脸颊,想要阻挡,但是却没有伸手去阻拦,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

  蹬蹬门外传来高跟鞋的声音,林天成摸到的时候感到一阵兴奋,可是也有一点害怕,也没有摸多久,笑着看看马翠娇,回头看着卧室的房门,小心的把两件裤子的裤带拉回原来的位置,林天成好像虚脱了似的,摊开身体平躺在床上喘息着,脑子里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只觉得胸口极度的闷热,就这样过了一阵子,马翠娇突然娇滴滴的说话了。

  “林天成,在你没有足够的把握对一个女人负责的时候,希望你不要脱下俺的裤子,脱下来简单,穿上可就难了”

  林天成一咕噜翻身从床上站起来,此时,马翠娇用这种冷笑话的方式化解了两人的尴尬场面,四目交神了片刻,马翠娇起身离开卧室。

  林天成目送着马翠娇的美丽背影,心里有点复杂起来,一方面,自己不知道为何会对她的身体产生欲望,但是另一方面,以一个男性荷尔蒙充斥着体内的角度来看,此时马翠娇婀娜美丽的倩然背影,仍还是会不断的勾起自己体内原始欲望的无限遐思

  而自己现在能做的,只有目送她如此的离去

  静坐在床上,房门左右闪动,一个成熟的女人穿着高跟鞋走了进来。

  “天成,你咋的了”

  “婶子,俺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林天成揉捏着自己的眉心,拉着马翠莲坐在自己的身边,握着她柔滑的手,问道:“你们到底是咋被挟持的”

  “哎,事情是这样的”

  林天成静静的听着,原来,袁美芳因为自己的女儿要过生日,在莲花村有没有啥好衣服,毕竟是一个花季的少女,都喜欢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所以找到马翠莲来到乡里,马翠娇也自然跟着。

  三人来到土城乡,赶完集市,三人便来到饭馆子吃饭,事情也就是从从里开始的

  “天成,婶子有点热,你先帮我把衣服脱下来”

  草,马翠莲这个提议让林天成肝胆俱裂,白桂花那么强势,绝对不会容忍自己在她的床上弄别的女人可是又不能拒绝

  林天成想了想,还是脱掉了马翠莲的衣服,自己站着,马翠莲坐着,她的位置很低,她一弯腰脱下短裤的时候,林天成自然看见了她的肉奶,依旧是那么的浑圆,那么的雪白,跟天上的月亮一样皎洁,肉奶上的两点菩提子,宛如画龙点睛一般那样夺目

  林天成只觉得口干舌燥,欲火瞬间烧了起来,略显不自然的扭了扭腰,马翠莲问道:“天成,你腰坏了”

  “啊有一点”林天成这句话倒是大实话,在干掉哪几个绑匪的时候,每一次出手都是迅速,现在休息过来,也觉得全身有点酸麻

  “坐下,婶子给你捏捏”

  林天成趴在床上,忽然感觉到马翠莲的肥臀压在自己的后腰上,非但不重,而且还很舒服十分的有肉感

  “天成,婶子重不重呀”

  “婶子,不重,一点都不重,婶子轻着呢”

  马翠莲一边按摩着林天成的腰部,一边说道:“原本我们三人在饭馆吃饺子,可是却进来了几个人,好像还和翠娇认识”

  草,那些人都是计划好的,自然会如约而至

  “婶子,后来呢”

  “后来他们就坐下来和我们能吃饭喝酒”

  马翠莲一字一句的述说让林天成皱起了眉头,按照她的述说,有一个人自己没有看见过,但是却听过,他是斧头帮的大蛇

  他居然在土城乡妈的,如果遇见一定要顺手弄死他卸掉张喜成的左膀右臂

  “后来,等俺们几个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在那个工厂,还好俺们几个没有被糟蹋”

  “婶子,那几个人是不是马翠娇找来的”

  “好像不是,俺觉得俺一到土城乡的时候,就被人盯上了哎,俺妹子为了裸照的事情,日夜憔悴,俺这当姐的看着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天成,张喜成曾经签下的那份资料,俺想给妹子拿去”

  马翠莲越按越低,柔滑的跟软丝一样的头发不时的碰到林天成的脸颊,林天成能嗅到她身上传来的肉香味儿

  “婶子,俺觉得就算你把资料给了马翠娇,张喜成也不会那么轻易就把裸照给她,那份文件你还是保留起来,或许有一天可以派上用场,至于马翠娇裸照的事情,俺想想办法”

  经过马翠莲的按摩,林天成的确舒服了许多,心里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谢彪

  不知道他有没有能力潜入张喜成的家,将马翠娇的裸照找到

  “咯咯,你那玩意又硬了想弄婶子了”马翠莲看了一眼林天成的裤裆,掩嘴偷笑。

  “婶子,不太好吧白姐可是在下面”

  “小兔崽子,你是不是也弄了她了”

  林天成有点不太好意思,略微尴尬的肚子和马翠莲笑了一下,点点头以示回答。

  “嗯,别急,夜还很长”马翠莲牵着林天成的手,温柔的笑着,关了门,林天成知道,卧室里即将要发出怎样的事情

  面对着马翠莲一步一步的走来,林天成有点情不自禁的站着身体。

  “咋的了天成”

  见到林天成站在床边,马翠莲用她明亮皎洁的大眼睛笑看着她,那种妩媚的成熟味道让人兽血翻腾

  “没,没什么,婶子,俺好像有点紧张”

  &

  nbsp;林天成老实的说着,心跳越来越加速,不是自己不想弄马翠莲这个白虎,而是门外有白桂花啊万一这个娘们一激动,割掉自己的大懒鸟,那可如何是好

  “放松点,天成”马翠莲轻轻的推着林天成,然后将他转过身,搂住林天成的肩膀,面对着他,笑道:“来,摸摸婶子的心跳”

  马翠莲拿起林天成的手就往她温暖的胸部靠近

  “啊婶子”

  马翠莲笑着白了一眼林天成,笑道:“天成,你心跳也好快呢”

  林天成有点吃惊于马翠莲现在的没举动,这个娘们可是啥都敢做啊

  “天成,这是婶子最期待的一次,你要狠狠的弄俺,你要让白乡长她们听见,你不知道,婶子和你美芳婶说你来着,她不相信呢”

  草,原来如此马翠莲还真是贴心啊,在帮自己牵线搭桥呢,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弄了她的闺女

  “婶子,俺知道了”

  站在红色房门的马翠莲真的好美,她那对跟肌肤颜色相称的,洁白明亮的,成熟女人独有的那种会说话的大眼睛,带着温柔的笑意不断的望着自己,房间微弱的灯光,泛在马翠莲与生俱来的白皙肌肤上,跟她身后红色的们,以及屋子里的蓝色装饰的颜色,巧妙的完美搭配成一体,见到此景,昂然生气的大懒鸟此时完全的站起来

  见到它再度振发,马翠莲赞叹的眼神望着它,用双手脱掉林天成的内裤,巧妙的握住那炙热的铁棒,林天成也开始在马翠莲如容华绸缎的肌肤上探索,虽然同样是女人,但是马翠莲的肌肤和郭丽丽几人不同,她的更显得滑嫩,更是令人喘不过气,也许是因为她是一个小白虎的原因吧

  这是林天成渴望又兴奋的感觉,令他爱不释手,但是,双眼看着门外,还是带着丝丝的胆怯不断的游移

  由五指,渐渐的用双手的整个掌面来回抚摸,这种新奇的肤触刺激,让林天成有股电流直直的冲击着他的下腹部

  “啊”

  当林天成轻轻触碰到马翠莲那可爱性感的乳头时,她不禁轻轻娇喘了一口气,从几人来到白桂花家里的那时起,今晚所有的禁忌,林天成猜想,似乎已经使得她们兴奋了吧不知道今晚会不会发生群战呢

  马翠莲皎洁明亮的眼神流显出迷惘的眼神,鼻头也开始渗出了碧玉般的丝丝小汗珠

  白皙的肌肤已经开始泛红,乳房也渐渐的浑圆坚挺了起来

  抚摸着马翠莲那令任何男人沉醉的乳房与肌肤之后,林天成抱住了迷离温柔而又成熟的她,笑道:“婶子,亲个嘴儿吧”

  “嗯”

  马翠莲抱住了林天成,媚眼的粉唇贴上了林天成早已干燥的嘴,两个被欲望灼伤的人,拥吻在一起,躺倒了床上缠绵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