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狼子野心

  15狼子野心

  噗鲜血流出来,猩红刺眼,马翠娇似乎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闭上眼,咬着青紫的嘴唇,颤抖着手拔出水果刀,林天成一松手,死掉的女人都市瘫软在地上,死了这个娘们出手够狠

  林天成几步就来到马翠莲的身边,解开捆绑住她身上的绳子,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自己的衣衫几乎的湿透了,眼光看着马翠莲,忍不住的吞了口水。

  因为被挟持,马翠莲的衣衫已经凌乱不堪,胸口的衣衫几乎已经被撕裂,露出两个奶子的边缘,黑色的胸罩已经向下滑落,左奶子的小奶头俏皮的从胸罩里露出来,鲜红鲜红的散发着光泽,而她的短裙几乎已经不存在一般,大片的碎布仅是能面前遮掩住她的内裤,那模糊不清的碎布下,一条粉红色的内裤包裹着她鼓鼓的盘丝洞,比起她的狼狈,二丫他妈更是惨不忍睹

  她的外衣早已经被脱掉,露出里面白色的紧身背心,乳罩显然已经脱掉了,乳头清晰的印在白色紧身背心上,她的下面缠着旅店的白色浴巾,露出两条丰满的大腿,看上去好像一条毛巾做成的超短裙子一样。

  林天成的心砰砰的跳起来,终于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

  “婶子,你们怎么会被苟胜他们挟持的”

  马翠莲没有说话,拉着二丫他妈袁美芳站了起来,整理一下破烂的衣服,看着一直不曾说话的马翠娇,良久,一声一声的叹息。

  “呜呜姐,俺也不知道张喜成会这么心狠啊,真的不知道,俺只是想拿回俺的裸照,你也知道,俺还没有嫁人,如果真的传出去,俺还怎么做人”

  “翠娇,你以为你得到了资料,你就可以拿回你的裸照了张喜成狼子野心,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善罢甘休他每走一步都计划好了的,他在牵着你的鼻子走,你现在看清楚了他不但让苟乡长挟持我们,而且还把天成牵引出来,他是想一网打尽啊你怎么这么傻啊”

  “嫂子,别说了,翠娇也是被逼无奈,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刚刚离开的那几个人肯定是出去买吃的了,搞不好一会就回来了,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婶子说的对,我们赶紧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林天成现在无心观花纵情,虽然马翠莲三个女人此刻的模样的确诱人,但是比起现在的安全,美色远远不如生命重要

  几个人急忙离开废弃的工厂,逐渐消失在夜色下,刚刚走进蒿草里的几人就被远处急速而来的轿车声静止住脚步,几个人蹲在蒿草里,远处,那辆离开的轿车打着明晃晃的车灯再次回来,林天成身边蹲着袁美芳,她裸露的大腿贴着自己的大腿,厮磨间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

  侧头看了一眼,见到轿车飞驰过去之后,猛的站起身,说道:“我们快走,他们一会就会发现工厂的情况,我们不要走山路,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我们走大路”

  “为什么我们这样不是明摆着被他们抓吗”

  “他们不会的他们一定以为你们是从山路逃跑,量你们不敢走大马路,所以,他们发现你们不见之后,肯定会向着这里的山路寻找相信老子的判断”

  林天成也是在赌,之所以走大马路,原因也很简单,不但人多,而且也可以遮掩几人的身影,山路虽然崎岖,但是以自己的判断,他们一定会在山路搜寻马翠娇皱着眉头没有回答,马翠莲一咬银牙,拉着袁美芳的身体站起来,笑道:“美芳,你就委屈一下,虽然你穿的少,但是我们很快就安全了有天成在,我们谁也别怕”

  “嫂子,俺不怕我们走吧”

  几个人从蒿草里钻出来,大摇大摆走在马路上,身后的工厂传来几声震耳欲聋的谩骂声,不消片刻,一阵汽车的马达声停在一条山路脚下,林天成远远的看过去,几个人影拿着手电迅速的朝着山路飞奔而去

  走在土城乡的街道,三个女人的穿着打扮无疑惹来一些流口水的声音,可是一看见林天,顿时都收回目光,不单是因为他人高马大,主要的是因为他的衣衫上还有着令人感到惊怕的鲜血

  林天成掏出电话,脱掉衣衫,不想过于太明显,拿着电话边走边四处看,确定没有人盯着自己才对着电话小声说道:“白姐,是我,你在家了吗好,我马上过去”

  “天成,我们现在去哪”

  “走,我们去白乡长的家,只有那里才安全”

  四个人很快地就消失在街道上,来到白桂花的楼前,看见白桂花握着手来回走动,林天成一歪头,马翠莲三个女人急忙走了过去。

  “白姐,俺回来了啊”

  “啊,马大姐,你们你们没有事情了快,快进去,别让人发现了”

  嘭白桂花刚关上房门反锁上,此时,马翠莲三个女人顿时瘫软下来,经过惊吓的他们许久才反应过来。

  此时,客厅里大片的春光乍现,白桂花仅是穿了一件薄纱的睡衣,没有戴胸罩,两个成熟的如蜜桃一般的肉奶突突的顶起睡衣,睡衣的裙摆在她的走动下,贴着圆翘的屁股荡漾出优美的风景,蕾丝的内裤透过薄纱睡衣隐现,包裹着她浑圆饱满的臀瓣。

  马翠娇算是好一点,身上的遮羞物虽然没有那么的破败,但是她牛仔短裤的裤裆却被剪开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坐在地板上的她,两腿微微叉开,正好可以看见她短裤里那条白色的内裤,白色内裤很清晰的印出里面纠结的黑色毛草,林天成只是看了一眼,草,这个女人的毛草还真是多啊胸前两个大奶颤巍巍的跳动,深深的乳沟让林天成垂涎,妈的,如果自己的大懒鸟可以在她的乳沟里整两下,应该很不错

  林天成并不局限于女人的盘丝洞,跟李文轩在一起,几乎所有会的活玩遍了,但是现在,林天成却寻思道,自己现在身边不缺乏女人,什么爆菊,什么奶炮,甚至是深喉等等刺激的玩法,自己一定会在莲花村的女人身上施展的淋漓尽致

  侧头看着袁美芳,此时的她丝毫不在乎林天成流露着的贪婪目光,一把扯掉自己围在腰间的浴巾,顿时露出她的秘密之地,林天成眯着眼睛偷偷的看着。

  袁美芳的三角洲两边毛草不是很多,但是那颗小红豆却是躲在皮肤里面,两片花唇紧紧的闭合着,正常来说,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花瓣应该呈现紫黑色,但是袁美芳的却没有,就像少女一样的粉红,可以想象它是多么的鲜嫩

  “马大姐,你们洗个澡,我这里有几件衣服,你们先换上”白桂花拿出几件衣服,看着三个几乎都没有人样的马翠莲,摇头叹气。

  “白乡长,这多不好意思啊”

  “嗨,咱们现在都是一条船上的,客气的话就别说了,你们还是先洗洗吧,歇息一会,我们在想一下接下来怎么办”白桂花将手中的衣服挂在浴室外面的衣架上,扭动着身体走近厨房,开始忙活起来。

  林天成看着三个成熟的女人接连走近浴室,心里那叫一个痒,操,如果能拥揽着三个女人一起来一个鸳鸯浴,然后在一个干一炮,那才是爷们的日子

  脱掉自己身上的裤子,林天成光着脚在卧室里走动

  ,身上衣衫已经沾满了一些鲜血,虽然自己并没有直接的杀人,但是苟乡长夫妻和自己有着直接的关系

  叮铃铃

  林天成猛的一转身,两步就来到客厅的沙发上,白桂花的电话在响

  “白姐,电话”

  “好,我马上来”白桂花扔掉手中的青菜,擦了擦手从厨房走出来,看着电话皱着细细的眉毛。

  “喂,对,我是白乡长什么苟乡长被人割掉了舌头什么,他的老婆被人杀了王所长啊,你是咱土城乡的警察,出了这么大的事,你可要尽职啊,赶紧召集人手下去查我等你消息”白桂花拿着电话,笑意盈盈的看着林天成,粉拳捶打了一下他的胸膛,刚要开几口说点什么,电话又响了起来。

  “兰兰,啥事儿咯咯张喜成现在应该疯掉了吧不错,林天成在我家,好”白桂花递过电话,笑道:“兰兰让你接电话”

  林天成一手拿过,犹豫了一下,双眼看了看浴室,如果马翠娇没有在这里,自己可以肆无忌惮的说,但是现在并不能完全确定她是什么心理,拿着电话闪身走上二楼的卧室,随手关上房门,靠在窗口,笑道:“李县长”

  “林天成,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出色,你够狠斧头帮的郭振全是你干掉的吧苟乡长的舌头也是你割掉的吧咯咯,你不知道,土城乡一出事,张喜成第一时间就知道了现在的他已经坐不住了,明天我和他最后一次去市委,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张喜成绝对会被调进市里你就等着他给帮你铺路吧你要怎么感谢我啊”

  “李县长,你想俺怎么感谢你”

  “咯咯,以后再说吧,你不要以为现在很安全,就算张喜成离开惠南县,他还有一些手下在呢,你好好建设你的莲花村吧先这样,等我的好消息”林天成握着电话的手渗出了汗水,铺路的事情终于就要实现了,老子征服莲花村的女人也要真正的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