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忘恩负义

  14忘恩负义

  噌噌林天成钻出甘蔗地,眼前是土城乡的野外,土城乡就在自己不远处,回头看了看甘蔗地,冷笑了几声,苟胜现在被自己切掉了舌头,肯定会是一个哑巴,就算他能说,自己也相信他不会猜出自己是谁,加上那个女人在说一点小道消息,想必就算他不能说话也会憎恨张喜成,至于他能做出什么事情跟自己就没有太大关系,自己只希望张喜成的麻烦越来越多,只有这样,李静兰才有机会对付他

  离开甘蔗地,林天成抱着丝袜,废了苟胜,自己也小赚了一笔,管它是谁的钱,只要能花就行,看了一眼天色,此刻已经有下午五点多,沿着街道一个人走着,脚步逐渐靠近废弃的工厂

  轰

  一声轿车的马达声音响起,躲在路边大树后面的林天成见到一辆黑色的轿车从废弃的工厂行驶而过,车速非常的快,看不清车里有几个人,可是在那废弃工厂,站着一个女人,旁边站着两个男人,林天成只看见他们嘴唇在动,距离几百米,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林天成没有继续往前走,蹲伏在大树后面,偶尔也躲在废弃工厂旁边足有人高的蒿草之中,太阳逐渐西下,废弃的工厂亮起了灯,林天成几乎是爬着一般一点一点靠近工厂,爬一会停下会,竖起耳朵四处听着,不知道爬了多久,直到眼前的视野变得开阔,蒿草已经不能遮掩他的身影,但是他却迅速的绕到工厂的旁边,蹲在墙角,夜色完全掩盖了他的身影

  咣当

  一声踢门的声音,随后就是一个男子骂骂咧咧的声音,夜色下,一个看不清容貌的男子拎着酒瓶从废弃工厂里走了出来,就站在林天成的不远处,喝了一口啤酒,左手掏出自己的那活儿,喷射了一股尿水之后,哼道:“妈了个比的,这几个死娘们,只能看不能弄,草,苟乡长到底想干啥妈的,还别说,苟乡长那媳妇还真他娘的一个水灵,如果不是张县长有交代,老子一定扒了她的裤衩子干一炮”

  咕咚咕咚

  男人仰口就是几大口啤酒,丝毫没有看见躲在墙角的林天成

  一转身,男子还没有来的及尖叫,林天成用最快的速度来到男子的背后,左手抓住他脑子的头发,右手肘部勒住他的脖子,左手向左一扳,右臂发力

  咔嚓

  男子脖子之处传来一声清脆的骨裂声,身子缓缓从林天成的手下瘫软下来,顿时满没有了呼吸一招解决掉这男子,林天成迅速的将他拖到墙角,潜伏着身体逐渐向废弃工厂的铁大门靠了过去。

  “嫂子,这三个女人到底有啥用让俺们哥几个弄两下吧”

  “虎子,你们找死吗她们你们也敢动就算苟胜可以罩着你们,张县长也不会饶了你们,现在她们就是诱饵,只要林天成一天不出现,这三个女人就不能动一下”

  林天成侧耳倾听,工厂里面传来一男一女的对话,而且还有几个女人挣扎的支唔声

  “嫂子,林天成到底是谁啊为嘛张县长这么想弄死他”

  “就是啊,嫂子,你说苟哥给俺们从县里弄过来,不会是天天看着这几个女人吧”

  “哼,老娘要是知道上面是啥意思,还至于这么狼狈吗,那个该死的苟胜,趁着老娘在这里看守着三个女人,他居然敢去找女人,等老娘看见他的,一定剁了他那活儿”

  林天成悄悄的挪动着脚步,废弃工厂的铁大门是开着的,夜色之下看不出到底是多大的一个工厂,但是铁大门里面却是很宽敞

  嘎吱嘎吱

  铁大门在夜风之下微微发出轻响。

  “嫂子,老三出去撒泡尿怎么还没有回来俺出去看看,俺也憋不住了”

  蹬蹬

  皮鞋踏着地面的声音越来越近,林天成一个后撤步,身影一闪躲在墙角,这时,里面走出一个男子,黑漆漆的夜色下,他很明显,全身穿着一套白色的衣衫,右手拿着牙签扣着牙,越来越靠近林天成

  “呸奶奶的,该死的几个娘们,老子正他娘的在城里按摩呢,打个鸡毛电话啊老三老三你死了啊尿泡尿这么久啊你”

  男子双眼猛的圆睁,他的眼前,林天成高大的身影就像幽灵一般出现

  啪

  林天成突然右腿踢在他的软肋,右手的拳头就像挥舞起来的铁锤一般,带着一股泰山压顶的气势重击在他的太阳穴上

  嘭

  地上掀起一丝灰尘,男子应声倒下,林天成弯腰抓住他的小腿,急忙将他拖到墙角,仔细听了一会,废弃工厂里并没有走出来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妈的,里面到底有多少人那个消失的轿车什么时候会回来

  一切都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如果傻乎乎的冲进去,若是里面有十来个强壮的男人,自己放开手脚倒也可以拼一下,可是那里还有着马翠莲三个人质啊,如果自己不能瞬间制敌,马翠莲三人的安危可就不保

  呼呼

  耳边接连吹来凉风,夜空乌云密布,几道闪电也是一闪而过,林天成看了一眼天色,用不了多久就会下雨

  “嫂子,老三他们两个咋还不回来啊”

  “放心吧,死不了就是了”

  “嫂子,漫漫长夜的,这可咋过啊”

  “你小子又想娘们了吧”

  “嘿嘿,嫂子这么漂亮,俺一看就憋不住,嫂子,要不你让俺弄两下,这里就咱俩,这三个死娘们俺又不能动”

  “咯咯,嫂子就这么让你着迷啊,是不是又想弄俺了好吧,在让你弄一次,你要快点啊,就这么弄吧,从后面插进来”

  一瞬间,林天成清楚的听见工厂里面的对话,身体贴着大门逐步靠近,终于,靠近了大门,终于,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几乎都要露天的屋顶下,马翠莲三人嘴巴被胶带封住,三个人坐在地上,手脚都被绳子捆绑住,在那墙壁的窗口下,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头发散乱着,短裙被撩了起来,两手按着窗口,撅着大屁股,她的身后,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一手把着她的腰,一手拉扯着她的内裤,挺动着屁股向前充斥

  “啊你快点啊,如果老三他们会来看见了咋办啊喔”

  “嫂子,你这小比还是那么湿润柔嫩,啊好爽啊”

  沉醉在愉悦之中的两人丝毫没有看见已经贴着墙壁走进来的林天成

  “嘘”林天成伸出手指做了一个手势,马翠莲已经看见了自己

  悄悄地尽可能地放低脚步声,一步,两步,距离两人肉搏的窗口越来越近,林天成猛的大步飞驰,右拳紧握,控制了距离之后,一记偷袭直接砸在男子的耳侧

  “啊”

  一声惨叫,男子的身体逐渐瘫软在地,女子刚一转身,林天成一个踏步,与此同时,丝毫没有留情,右脚猛的踩在倒在地上男子的锁骨上,使劲一跺,接连的碎骨声响了起来,随后右脚又是重重的踢在他的脑袋上,左手探出,猛的卡在女子的脖子。

  “别动动一下老子都掐死你”

  “唔”

  突然出现的林天成吓得女子浑身颤抖,脸色苍白

  林天成微微松开了五指,感觉可以让她说出话的时候,哼道:“你和苟胜这件事做得很不好,张县长十分不满意,苟乡长的舌头已经被老子切了,张喜成有吩咐,让你也消失,这三个女人的事情由老子接手”

  “唔唔不可能”

  “老子没有必要骗你”

  “你以为老娘是傻子,你是来救她们的吧”

  “可笑,你信也好,不信也好,老子是斧头帮的大蛇,老子已经关注你们几天了,但是你们始终没有在他们身上找到张县长要的那份资料,现在,老子就送你一程”

  林天成咬着牙齿,自己实在不想动手宰了这个女人,但是自己的相貌她已经深深的记住,不能留下一丝的祸患,闭着眼睛从腰带上抽出水果刀,叹息了几口,老子是禽兽吗连女人都不放过真的要杀了他吗

  “你放了我你想要什么都可以,哪怕是你想睡了我”

  “对不起,老子不喜欢你这样的女人在老子眼中,只有死人才安全张县长的命令,老子必须无条件的执行,要怪就怪你是苟乡长的老婆”林天成闭着双眼,迟迟没有动手,就在他缓缓抬起右手之中的水果刀,一只白嫩的胳膊抓住了自己的手腕,回头一看,马翠娇站在身后

  在林天成冲进来这短短的一瞬间,马翠娇已经悄悄的解开绳子,抓着林天成的手腕,右手夺下水果刀,赤红着妖媚的双眼,狠狠的瞪视着苟胜的老婆

  “哼,张喜成真是什么事情都敢做,忘恩负义之人,他的走狗也不会好到那里去”马翠娇夺过水果刀,白嫩的胳膊忽然向前刺去

  噗

  “啊我的眼睛你这死娘们,你居然敢捅瞎我的眼睛”

  噗

  又是一声,林天成虽然狠,但是比起现在的马翠娇却觉得自己还没有狠到地步,两记刀子下去,苟胜的老婆眼眶飙射出鲜血,林天成还没有松手,滴着鲜血的水果刀狠狠的扎进了她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