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引蛇出洞

  12引蛇出洞

  “啥事儿啊,你说俺听听”唐小翠低头的时候,眼睛就没有离开过林天成的裤裆,那一个高高的大帐篷,惹得她心痒难耐,不自觉的一股花露顺着大腿滑落下来。

  “小翠姐,你要是真想让俺弄,你就去柳溪儿的家,让她也参战”

  “啥你还要弄她”唐小翠惊讶了。

  “嗯,俺有一次看见她洗澡,她的小屁股那叫一个嫩,她也答应俺了,可是俺现在忙啊,一个一个的弄,俺招架不过来,你和她一起来,俺能行”

  “说是这么说,可是柳溪儿还是一个小寡妇呢,也不经常出来,俺尽力而为,你小子野心咋这么大呢一下要弄两个,不过俺可跟你说好了,如果柳溪儿答应了,你得先弄俺”唐小翠伸手隔着裤子摸着林天成抖动的大懒鸟,蹲下身体,笑道:“俺这几天先忍着了,俺看看村子里还有没有想现在就让你弄的女人,俺一起给你弄过去,咋样”

  “小翠姐,你对俺真好,别整太多了,在弄一个女人就行那就先这样,俺出去看看,也该着手一下铺路的具体事情和村子里果园的事儿”

  林天成站起身体,美滋滋的离开屋子,妈了个比的,一下可以弄三个女人,这样的日子还真是期待啊,只是不知道那第三个参战的女人,唐小翠会把谁拉进来呢反正不是自己的嫂子

  走出院子,林天成见到土道上围着几个女人,一个个都带着大草帽,扛着锄头,一会笑一会惊讶的说着话,人群中,王英挎着一个小包站着,看见林天成的身影,目光急忙避开。

  王英的身姿在这几个女人面前显得更加的俏丽完美,成熟又窈窕,丰满有纤细的身体前凸后翘,虽然穿着衣服,但是林天成的目光却是死死的往肉里面看。

  “大英子,你说啥,这事不可能吧”

  “嗨,也不一定啊,马大姐他们走了两天了,可是却没有回来,搞不好真的出事了呢”

  “咳咳”林天成轻轻咳嗽了几声,晃着大脚步走了过来,看着王英依旧有些躲闪的眼神,笑道:“嫂子,你回来了”

  “嗯,你们先聊,俺回家收拾收拾”王英羞涩的支应了一声便迈着小碎步离开。

  望着那娇弱的背影,林天成越来越难以控制自己对嫂子的占有欲望

  “你们刚才在说啥啊”

  “林主任,大英子说马翠莲姐妹好像在乡里出事了”

  “啊嫂子咋知道的”林天成一愣,回头看到王英渐行渐远的身影,急忙追上去。

  啪伸手抓住王英摆动的胳膊,虽然她有些执拗的想要抽回去,可是站住的身体,微微转身,看了看四周,嘀咕道:“天成,你松手,赶紧去乡里一趟吧,翠娇和马大姐出事了”

  “嫂子,到底是啥事,你咋知道的”

  王英从小包里掏出电话,林天成拿过来一看短信息,愣住了,马翠娇发了一条求救的信息。左右沉思着,这事有点蹊跷。不管马翠娇是什么目的,马翠莲可是和她一起啊,还有二丫她妈呢,自己不能坐视不理

  “嫂子,那俺去乡里看看,你自己在家小心点”

  林天成来不及多想,跑到马翠莲的家并没有看见摩托车,心急如焚之下只好撒丫子开始跑,顺着那条通往乡里的路,足足跑了三个多小时才算站在水泥路旁边。说来也巧,刚要休息一下的他正巧看见一辆小货车,连忙伸手堵住。

  “司机大哥,能不能搭个脚,俺想去土城乡方便一下呗”

  “行,上来吧俺正好从外地回来回家”

  坐在小货车的副驾驶,林天成和司机聊了起来,几句话下来,林天成的心里看见了曙光

  “大哥,你真是鼓捣山货的啊”

  “嗯哪咋的了小兄弟,难道你手里有货你放心,你有多少俺要多少,而且绝对是高价购买”

  “大哥,俺不卖给你,但是咱可以合作”林天成抽着烟,莲花村的山货数不胜数,自己现在缺啥市场,人手,最重要的是车

  小货车渐入土城乡,司机歪着脑袋打量了一番林天成,笑道:“咋个合作法子”

  “大哥,俺觉得你也是实在人,你如果能多找几个实在人,但是必须都有自己的小货车,而且要听俺的,俺的条件是,你们要随叫随到,俺保证一年给你们三万块咋样咱们的合作可以是一年,也可以长久”

  “啥三万块俺考虑考虑,你留下电话,等俺和他们谈好了,给你答案”

  林天成留下电话,站在土城乡,掏出电话打了出去。

  “白姐,是俺俺现在在土城乡,你在哪了”

  “啊你咋来了,俺正好要找你呢,你先找个地方躲一会儿,我马上来接你”

  林天成心里一下子翻腾起来,白桂花是十分冷静的,电话那端很吵,而自己却清晰地听见了马翠莲三个字

  躲在土城乡的旅店门前,半个小时之后,一辆奇瑞轿车行驶过来,车门一开,白桂花紧张的四处观望,林天成一个箭步钻进车子里,前后不过几秒的时间。

  小楼门前,奇瑞轿车已经停放着,卧室的席梦思床上,白桂花擦了擦额头上的香汗,甩手丢掉自己的公文包,身子一下就软了下来,略显颤抖的右手拿着可乐喝了几口,润了润干涩的嗓子,看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林天成,急忙拉上窗帘。

  “白姐,你这是咋的了”

  “天成,你快坐下,姐跟你说点事”

  林天成在白桂花身边坐下,抱着她的娇躯,嗅着她的体香,大手不老实的探进她的胸罩里,捏着小奶头,揉着丰满的乳房

  “喔天成,现在可不是做那事的时候,马翠莲三人被挟持了”

  “白姐,你说啥”

  “哎呦,你轻点捏,奶头都要被你捏爆了啊”白桂花耸了一下娇躯,转身托着林天成的脸,轻轻地亲了一下,靠在林天成的怀里,享受着他大手温柔的抚摸,娇喘道:“马翠娇是张喜成派回去搞什么文件的,但是文件在马翠莲手里,她借着赶集的机会把马翠莲弄进了乡里,可是她们都被挟持了”

  “白姐,派出所有啥消息没有”

  吧嗒吧嗒林天成手指很利落的拨开白桂花的格子衬衫,随着衬衫向两边分开,黑色的蕾丝胸罩顿现

  &nbs

  p;“啊派出所并没有什么消息,但是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我怀疑挟持马翠莲的人是乡长苟胜”

  “啊妈的,如果真的是他,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他白姐,他家在哪”

  “天成,苟乡长是张喜成的人,你不要过多的露面,白姐会注意盯着他你大老远的跑来,也累了吧,你先休息,我还要去乡里,晚上回来和你一起快乐咯咯”

  白桂花娇羞的扣上自己的衬衫,拎着公文包急急忙忙离开卧室,林天成盘腿坐在床上,越寻思越觉得蹊跷,马翠娇如果是张喜成的人,苟胜为什么要挟持她呢猛然间,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苟胜是想引蛇出洞,将自己从莲花村里吸引到土城乡,他葫芦里卖的到底什么药

  林天成背着手在卧室里踱步,许久,冷笑一声,既然他想自己露面,也应该会出现吧鹿死谁手不知道呢

  嘭林天成关上房门身影走出小楼,临走之时还拿了白桂花的黑色丝袜,来到街上的时候看见几个人在打量自己。

  “哎呀,听说苟乡长在视察咱们乡里承包的甘蔗地”

  “是啊,也不知道今年的收成咋样”

  林天成侧耳一听,草,这是在给自己提示路线吧,叼着烟仔细听清楚之后,向着土城乡的东南方向徒步走去。

  “嗯那不就是乡长苟胜吗”远远的,林天成就见到苟胜挽着一个女人的手,而那个女人似乎是一个大老板,穿着十分的洋气,几乎整个身体都贴在了苟胜的身上

  林天成看见苟胜一边坏笑,一边摸着那个女人诱人的屁股,暗自吞了口水,女人的屁股特别翘,一看就是成熟女人的屁股蛋儿,走起路来晃动的屁股,真是特别迷人

  林天成四处看了看,虽然有几辆车停在路边,但是却没有人出来,咬了咬牙齿,悄悄的尾随在身后,甘蔗地范围不小,林天成并没有看见苟胜和那个女人去了哪里,正纳闷的时候,耳边却听到一声啪的声音,那种似乎是拍打皮肉的声音,随即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呻吟声

  妈了个比的,大白天,苟胜这对狗男女在这里做那档子事儿林天成带着郁闷的心理顺着女人的声音靠过去,自己并不想偷听,也不想亲眼看见,但是自己要收拾一下苟胜,马翠莲是不是真的被他挟持,在自己的拳头下,一会就会知道

  蹲下,停下脚步,林天成看见苟胜和那个女人的时候,眼睛瞪得溜圆,仿佛看见了什么稀奇的动物一般,一边强行压着体内的欲望,一边看着地上散乱的衣服和裤袜,苟胜和那个女人什么都没有穿,就在地上打滚,虽然热的一身汗,但是这野外的激情汗水反而让两个人更爽

  林天成掏出电话,偷偷找了几个清晰地角度拍下几张照片,女人那一身白玉般的身子暴露在太阳底下,没有什么瑕疵,那一对浑圆的奶子晃荡晃荡的要个不停,林天成越看越是喘着粗气,同样还有着闷气

  啪

  那个女人的屁股又被苟胜狠狠的打了一下,换来的是她爽到了顶点的尖叫

  “啊梁老板,你还真是尤物啊啊”苟胜也大叫了几声,在女子还没有高潮的时候就败下阵来,女人有点不高兴的推开苟胜,这时,苟胜裤子上的电话突然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