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臀交

  8臀交

  “够,够了天成哥,停手啊”丫蛋全身僵直,死命的夹紧修长柔嫩的双腿,林天成怎么可能罢休呢,他的身体再次从背后压住丫蛋的背臀,丫蛋立刻感觉到有一个坚硬灼热的东西,强硬的顶上自己的丰臀,并且在探索着自己的臀沟,原来,林天成一直还没有提上内裤

  “啊太过分了啊不”丫蛋几乎要叫出来,可是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叫不出声音。

  坚挺灼热的尖端,已经挤入丫蛋柔软的臀沟,林天成的小腹,已经紧紧的从后面压在丫蛋丰盈肉感的丰臀上

  丫蛋顿时明白了,林天成正开始用他的那活儿品尝着自己,同时,羞涩的脸上,颤抖的娇躯,都出现了一丝恐慌和惧怕

  “够了不要了啊”

  心砰砰的乱跳,全身没有了一点力气,丫蛋几乎是在默默的乞求着背后的袭击者

  可是,林天成的进攻却毫无停止的迹象,潜入裙内的右手,早已经将丫蛋的内裤变成了真正的t字形,赤裸的臀峰在揉搓和捏弄下,被迫的毫无保留的展示着它的丰满的弹力,又被用用的挤压向中间

  操,真是极品的小美人啊林天成这样做,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在用丫蛋丰盈的屁股肉感,增加自己大懒鸟的快感。

  丫蛋嫩面绯红,呼吸急促,贞洁的肉体在遭受着林天成的进犯,充满弹性的嫩肉抵不住坚挺的冲击,陌生的大懒鸟一寸寸挤入丫蛋死命紧夹的双腿之间,好像在夸耀它的强大能力,林天成的大懒鸟向上翘起成令丫蛋吃惊的角度,前端已经紧紧的顶住她的臀沟耻骨间的紧窄之处,最要命的是,丫蛋不像一般少女腰部那么长,修长的双腿和纤细的柳腰,屁股的位置比较高,丫蛋一直以此为傲,可是现在,她几乎要恨自己为何会与众不同

  一般从后侵袭,最多只能顶到女人臀沟的位置,可是对于腰部较高的丫蛋来说,林天成的大懒鸟高高上翘,正好顶在了她隐秘的耻骨狭间,隔着薄薄的t字白色透明内裤,他那火热坚硬的大懒鸟在丫蛋修长双腿的根部顶挤着

  “天成哥,求你放过俺吧你的那玩意真的太大了,俺受不了啊你可以去弄毛毛,可以去弄柳姐,甚至可以去弄村子里所有的女人,可是俺害怕啊”

  “丫蛋,你现在害怕了晚了俺要弄你”

  一层薄薄的布片根本起不到作用,丫蛋感觉着林天成那巨大的鸟头几乎是直接顶着自己的贞洁花蕊在摩擦,从未经历的火辣挑逗,丫蛋心砰砰乱跳,想反抗,却使不出一点点的力气

  巨大的鸟头来回左右顶挤摩擦着嫩肉,像是要给丫蛋足够的机会体味这无法逃避的羞耻而此时,林天成把左腿的膝盖用力的想挤进丫蛋的双腿间,他也发现了丫蛋的腰部较高,他想把美丽的丫蛋摆成双腿叉开的站姿,用大懒鸟直接挑逗她的蜜唇

  绝对不能这样发现了林天成的企图之后,丫蛋用尽全力紧夹着修长的双腿

  可是,没一会儿,丫蛋就发现自己的抵抗毫无意义林天成把丫蛋紧紧的压在墙壁上,一边用身体摩擦着她饱满肉感的背部曲线,一边用小腹紧紧的固定住她的丰臀,林天成微微前后扭腰,在丫蛋拼命紧夹的双腿间,缓慢的抽送着自己的大懒鸟,品味着她充满弹性的嫩肉和丰臀夹紧大懒鸟的快感

  “啊”发现自己紧夹的双腿好像在为林天成提供臀交,丫蛋慌乱的松开了双腿,可是,林天成立刻趁虚而入,左腿马上插入丫蛋松开的双腿间

  “呀”丫蛋发觉自己上当,可是林天成的左腿已经插入中间,使得她的双腿无法在紧夹

  林天成一鼓作气,右手改绕到丫蛋的腰前,紧紧搂住她的下腹,右腿也硬插入丫蛋的双腿之间,两膝用力

  丫蛋“呀”的一声,两腿已经被大大的分开,这下,她已经被压制成仿佛正被林天成从背后插入的交欢姿势

  林天成的大看鸟直接顶在了丫蛋已经成开放之势的蜜唇上,隔着内裤薄薄的丝缎,巨大灼热的鸟头无耻的撩拨着丫蛋纯洁的蜜唇。

  “天成哥,不要啊”丫蛋呼吸粗重,紧咬着小嘴唇,拼命想切断小腹下传来的异样感觉

  林天成的大懒鸟十分的雄伟,所以很轻易的就能蹂躏到她的整个花园,随着他缓慢的抽送,巨大的大懒鸟一下又一下的挤压着丫蛋隐秘花园的贞洁门扉,仿佛一股电流穿过背部,丫蛋拼命的踮起脚尖,差一点叫出声来

  林天成的大懒鸟的享用着丫蛋的领土,压挤到最深的部位,突然停止动作,那是蓓蕾的位置,像是要压榨出丫蛋酥酥麻麻的触感一样,巨大的鸟头用力挤压

  “啊不不行”丫蛋内心深处暗自发出惨叫声,身子轻微的扭动,仿佛要闪避对重要部位的攻击般,猛烈的扭动着屁股,然而那巨大的鸟头紧紧压住不放

  妈的,处女的地盘就是鲜嫩啊林天成十分舒爽此刻的意境,丫蛋那滑嫩的盘丝洞简直就是人间第一美境,让人流连忘返

  “天成哥,呀那里不行啊”丫蛋拼命的压抑着几乎要从出口的喊叫声,持续的侵犯并没有停止,林天成那紧箍住丫蛋纤细腰肢的左手继续进袭,从她背后腋下绕过的左手,缓缓的往上推起丫蛋丝质的胸罩

  “啊”丫蛋低声惊呼,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林天成已经将她的丝质胸罩向上推起,胸峰裸露出来,立刻被大手占据,柔嫩圆润的娇嫩乳房马上被完全的握住,一边恣意品尝丫蛋美乳的丰挺和弹性,同时也抚捏着毫无保护的娇嫩乳尖

  “呀”丫蛋急忙抓住胸前的魔手,可是隔着外衣,已经无济于事

  林天成仿佛要确认丰胸的弹性般,贪婪的拨弄丫蛋的乳峰,娇挺的乳房丝毫不知道主人面临的危机,无知的在魔手的揉捏下,展示着自己纯洁的柔嫩和丰盈,指尖在奶头上轻抚转动,丫蛋能感觉到自己被林天成玩弄的奶头开始微微翘起来

  “天成哥,千万不能啊”丫蛋俏脸绯红,紧咬着嘴唇,从鼻腔里哼出令林天成更加兴奋的呓语。

  林天成立刻便发现丫蛋的敏感奶头已经娇挺,见到她死守胸乳,于是腰腹微微用力,占据在丫蛋那紧窄的方寸之地的巨大坚挺的鸟头,再度挤刺丫蛋的蜜源门扉,丫蛋全身打了一个寒颤,毛骨悚然,巨大的鸟头好像要挤开丫蛋紧闭的城门,隔着薄薄的内裤插入她贞洁的体内,贞洁的蜜唇被粗壮的大懒鸟不断的碾压挤刺,丫蛋明显的感觉到,纯洁的花瓣在林天成粗鲁的蹂躏下,正在无限的渗出蜜汁。

  林天成十分兴奋,双手握住丫蛋纤腰下的胯,奋力的向上一顶,滚烫的鸟头竟然带着她透明内裤底部一起挤开丫蛋禁闭的花唇蜜肉,花唇猛然张开,让丫蛋不禁长大了嘴巴几乎压迫大喊出来。

  女孩子的内裤包裹盘丝洞的地方都是柔软的面料,可是外面有坚硬的鸟头撑着感觉就完全不一样,整个大鸟头带着内裤翻转过来插进丫蛋的身体里,柔嫩的花唇蜜肉不知道危险的来临,天真甜蜜的包裹着入侵者丫蛋感觉动了疼痛,羞怯中生智,踮起脚尖,她的身体终于逃离了林天成大懒鸟的入侵,两片流着蜜汁的花唇恋恋不舍的吐出林天成的鸟头

  “天成哥,真的不要啊俺怕痛”

  &n

  sp;“丫蛋,俺要弄你,俺要狠狠的弄你”

  林天成已经是彻底想明白了,征服莲花村首先就要从征服少女开始,那些饥渴的女人,自己只要脱光了站在她们面前,不用自己说,一个个都会争先恐后的向自己的怀抱里扑过来

  此时,自己要彻底征服丫蛋,征服了她,自己还要上演姐妹花一起服侍自己的一刻,这么好的机会,不可以放过虽然鸟头没有成功的全部进入,但是他的手开始沿着丫蛋内裤的边缘探进去,丫蛋无能无力,转眼间,下身已经落入林天成的手掌,娇嫩的蜜肉不顾主人的羞涩和绝望,清晰的接受着陌生指尖的每一寸的徐徐侵入,芳美的草地已经被攻掠到尽头,林天成的指尖灵活的控制着,无助的柔唇稍稍闭合,而后又微微拉开

  “天成哥,够,够了呀真的不要在那里啊”

  林天成的手指肚摩擦着嫩肉,指甲轻刮着嫩壁,花瓣被恣情的玩弄,蜜唇被无奈的拉起,揉捏,丫蛋拼命的扭动腰身也无法逃离,羞涩的花园完全被林天成的大手占领,丫蛋几乎已经无法保持端庄的容颜,粗大的手指挤入柔弱无骨的蜜唇窄处,突然偷袭翘立的粉色蓓蕾,丫蛋的下腹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火热的手指翻搅肆虐,丫蛋已经不顾意志的严禁,纯洁的花瓣屈服了,清醇的花露开始不由自主的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