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残花败柳

  7残花败柳

  半个小时的时间,张喜成在任妮娜的身上纵意驰骋,虽然任妮娜也在配合,但是出于兴奋之中的张喜成却没有发现她眼中那一闪即逝的厌恶

  一番云雨,张喜成光着身子坐在床边,惬意而满足的抽着香烟,一口口的烟圈吐出,脸上尽是一副笑容。

  “成哥,你真是越来越勇猛了呢”

  “娜娜,我这半辈子,如果死就死在你身上,虽然我的情人有几个,可是能让我满足的只有你这个小美人”张喜成捏着任妮娜的脸蛋,披上睡衣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夜色,脸上开始浮现出狰狞的表情。

  任妮娜看着自己的身体,心里叹息了无数次,自己是一个残花败柳,怎么配得上林天成呢随意裹了一件睡袍,来到张喜成的背后,伸手抱住,笑道:“成哥,你有心事”

  “哎娜娜,我最近摊上一点棘手的事情,心烦啊”张喜成叼着烟,微微转身,哼道:“老子在官场摸爬滚打了好几年,不说领导一个眼神我就明白他的意图,也敢说我可以猜测到领导的下一步动作,现在,有一个林天成搅了我的好事,市委似乎也在秘密调查我,搞不好我会被调走,如果我离开了惠南县,我拥有的一切都会消失甚至,我还会吃枪子”

  张喜成说的并不假,眼前的局势虽然有点混乱,但是他却一清二楚,而自己能否保住现在的地位,取决于李静兰是不是想要离开惠南县,毕竟在这里自己可以打压她一番

  “成哥,我不明白,为什么你总是提到林天成他很强吗”

  “不是他强,其实,我并没有把他当做怎样的一个对手,可是,他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事情,而且,他是莲花村的村主任,你不知道,几年前铺路的事情,虽然我疏通关系解决了,可是市委并不知道啊”

  张喜成咬着牙齿,如果说自己做的最失败的事情,就是让李伟父子私吞了公款,同时,他也做出一个决定,若是自己的地位真的不报,只能弃卒保帅,李伟父子必须死

  任妮娜双眼看着张喜成,心里却在暗自发笑,一个男人如果真心的对待一个女人,有些时候就是一个致命的弱点自己是张喜成的情人不假,但是现在,自己的心却留在了林天成的身上

  “成哥,在惠南县还有人敢动你”

  “娜娜,在惠南县的确没有人敢动我,但是还有市委,还有省城啊妈的,如果老子真的被迫离开这惠南县,老子只有将莲花村的水泥路尽快修上,不能留下一点把柄,不然我的麻烦就大了”

  看着任妮娜娇媚诱惑的身姿,张喜成喜笑颜开,抱着她的身体开始梅开二度

  张喜成的快乐比起林天成现在的快乐简直就是天上地下,此时的林天成看着依旧赤裸的丫蛋,坏笑个不停。

  妈的,弄了你的话,如果马翠莲知道会咋样不知道这娘俩能不能一起让老子干一顿

  “林天成,你真的弄了俺妹儿”丫蛋说着,羞涩的眼睛看着坐在炕上一言不发的二丫,想要看出一点头绪,可是看见的却是二丫的粉面绯红,赛若桃花一般的娇艳

  “姐,你咋啥都问啊俺自个愿意的,天成哥很温柔的,俺不后悔”

  “丫蛋,现在知道了你还是让俺也弄一次吧”

  “二丫,你先出去呗”

  “不行,二丫,别听你姐的,你就在那坐着”林天成搓着手,几下脱掉全身的衣服,笑眯眯的看着二丫和丫蛋。

  二丫的脸再次泛起红晕,可是想到自己要亲眼目睹林天成和丫蛋做那档子事,不禁心里一阵骚动,人都是有好奇心,她已经忘记了眼前的情形,目光朦胧的凝视着眼前的画面

  此时,林天成迫不及待的拿着丫蛋的内裤,贪婪的嗅着上面还留着丫蛋的迷人体香,这情景使得两位少女都脸红了,二丫挪动着屁股爬过来,羞红着脸揪住林天成的耳朵说道:“哎呀,天成哥,你丢不丢人啊,快办正事吧咯咯”

  林天成忽然觉得,一旦女人想开了,那是控制不住的他抬起头,脱掉了仅有的内裤,巨大的大懒鸟呈现在两姐妹面前。

  “啊俺的妈呀这玩意咋这么大啊二丫,你是咋容下的啊,吓死人了啊”丫蛋突然看见眼前的那个大物,吓得她捂着小嘴巴尖叫,见到二丫捂着嘴巴,红着脸偷笑,颤抖的伸出小手触碰林天成的大懒鸟,弄了半天,除了坚硬就是坚硬,丝毫没有喷洒的迹象。

  “天成哥,你咋回事啊,俺没有看见过那东西,你弄出来让俺看看是个啥样子的呗,只要你让俺看了,俺就让你弄个够”丫蛋的确很野性,在莲花村这地方,不管做啥别人都不会说,本就大胆的她,此时对林天成的大懒鸟充满了好奇

  “可是,俺那东西不出来啊”

  丫蛋有些着急的问道:“可是俺想看看,天成哥,那你要怎样才能出来啊”

  “俺要你们也互相摸,俺就能出来”林天成坏笑着看着二丫和丫蛋说着。

  二丫和丫蛋顿时脸更红了,对视了一下,丫蛋笑道:“咯咯,天成哥,你真是俺们的冤家”为了顾全大局,为了追寻那种陌生的快乐,更为了那刺激的一刻,丫蛋伸出小手握着林天成的大懒鸟,另一只手在二丫的身上摸索,小手隔着二丫的白色t恤抚摸着她的乳峰,二丫的小手来到丫蛋修长的玉腿之间,摸着她隆起的山丘

  很快,林天成被眼前两位少女香艳的表演而痴迷,大股的喷涌而出,丫蛋抓住林天成大懒鸟的根部,二丫的手则是握住林天成的鸟头快速的挑动,而林天成自己则控制着方向,大滴的液体喷洒在还残留着丫蛋体香的内衣和内裤上

  “啊大坏蛋哥哥,你这是做什么啊,你怎么能弄在俺的裤衩上,好脏啊”

  “丫蛋,你不是要看吗你说做什么啊”林天成笑着问。

  “做做哎呀,你先把你那玩意收回去”丫蛋娇嗔道。可是,林天成不但不穿上内裤,反而挺起大懒鸟向她走过来。

  “啊你别过来”丫蛋捂住了双眼,林天成借着这个机会一把把丫蛋抱进了怀里。

  丫蛋挣扎着离开了林天成的怀抱,抓起衣服笑着跑了出去,林天成顿时一脸黑线,一屁股坐在炕上,看着同样发呆的二丫,不知所措妈的,咋还跑了呢

  猛的,林天成从炕上走了下来,看着小卖店里还亮着灯,大步走了过去,此时,丫蛋已经换上了衣服,正撅着小屁股看着窗外,也许是害怕有人来买东西,林天成悄悄的靠近,左手迅速的环抱住丫蛋的小纤腰,防止她在挣脱,另一只手则抚摸上她柔软还很有弹性的臀峰

  “啊”丫蛋的叫呼声还没有完全叫出口就压制了回去,她知道,现在这个样子绝对不能让二丫再看见,自己可是她姐姐啊只好把声音压到最低的说道:“天成哥,你这个大坏蛋,你放开我”

  可是这句话对林天成来说简直相当于催情剂,她那种无奈,

  娇媚,有气无力的声音让林天成疯狂,他更用力的向她的身子压过去,丫蛋被挤压在小卖店门口的拐角处,面前和两侧都是墙壁。

  背后的林天成已经完全密合的贴压在她那曲线优美的背臀,丫蛋被挤压在墙角,连动都不敢动,她刚刚换上一条淡黄色的超短裙,因为总来二丫家,所以自己有些衣衫也留在了这里,淡黄色的短群紧紧的包裹着优美动人的玉臀和玉腿,林天成很快的就不满足于只在外面活动,手放肆的探进超短裙,为了避免超短上现出内裤的线条,丫蛋一向习惯在裙下穿t字内裤,也不穿丝袜

  对自己信心十足的丫蛋,总认为这样才能充分展现自己的柔肌雪肤和修长双腿的诱人曲线,虽然莲花村没有真正的男人,可是爱美之心,每一个女人都有,何况是一个正值年华的少女呢

  因此,那几乎完全赤裸的臀峰,无知的向已经全面占领着它的入侵的手显示出丰盈的弹力

  一时间,丫蛋的头脑好像停止了转动,不知道怎样反抗背后的侵袭,空白的脑海中,只是异常鲜明的感受到那只好像无比滚烫的手,正肆意的揉捏着自己赤裸的臀峰,有力的五指已经完全陷入嫩肉里,或轻或重的挤压,好像在品味美臀的肉感和弹性

  “天成哥,不要啊”

  “丫蛋,刚刚是你说的吧,让俺弄个够”

  “啊天成哥哥”丫蛋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丰盈雪白的大腿和臀峰正被林天成的大手在恣意的蹂躏,浑圆光滑的臀瓣被轻抚,被缓揉,被力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进,一下一下的被来回揉搓

  丫蛋的脊背产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可是要驱逐那只已经潜入裙下的大手,除非自己撩起短裙

  这时候,林天成占据着丫蛋美臀的灼热五指,隔着迷你t字内裤抚摸,更似要探求丫蛋更深更柔软的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