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双飞?

  3双飞

  “天成哥,你帮俺看会小卖店,俺去做几道小菜,眼看天就黑了,你也别走了就在这里吃一口吧”

  二丫站起身体看了看时间,忸怩的样子让林天成暗吞口水。

  “也好,那就麻烦二丫妹子了”

  二丫在厨房一阵忙活,端上来四个小菜,林天成看到几颗汗珠顺着二丫的脸颊滑落下来,她还拿出几瓶白酒,给林天成到了一小杯。

  酒桌上一来二去,林天成才发觉,酒不醉人人自醉的道理,看着坐在对面的二丫,慢慢的就觉得天昏地暗,渐渐的不胜酒力。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而且还躺在了二丫家的土炕上。

  林天成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这几天,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一会看一遍手机,也时刻的期待着它会响起来,哪怕是催话费的也可以揉了揉眼睛走出了房门,在院子里喊了声

  “二丫”

  回声荡漾在院子里的上空,一阵沉寂之后,从隔壁的屋子里传出来一声回答:“啊,俺在这里呢”

  一阵阵的热气从屋子的上面的窗飘出来,林天成突然想到了两个字“洗澡”,兴许二丫没想到自己会这么早就醒来了吧。

  林天成悄悄的走近旁边的屋子,呼呼啦啦的洗澡声从门缝里传出来,林天成觉得胸口乱跳个不停,他看了看周围,一个人影都没有,瞬间,一个再也抑制不住的邪恶的想法瞬间升到了心头。

  看还是不看,林天成摇摆不定,他承认自己是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如果看了忍不住冲进去,后果不堪设想,不看,对女人身体的欲望早就霸占了他的心,十六七的少女,该是怎样美妙的身体,他觉得不但心跳的无法自持,脸也越发的发烫了。

  妈的,莲花村就是老子的老子现在怎么如此的胆小

  无形中的城里一行,林天成自己都不知道,不是自己变的胆小了,而是便的深思熟虑,目光看的比较远了一点,这也算是成熟的一种表现

  林天成终于还是忍不住那份欲望,像个初次偷窃的贼一样,再次扫了扫四周,然后蹑手蹑脚的贴近了房门,将眼睛悄悄的对准了房门的缝隙。

  房间里雾气弥漫,透过层层雾气,他看到二丫坐在一个圆圆的木桶里,披散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白如雪的肌肤上,脸色挂满了晶莹剔透的水珠,二丫宛如梨花带雨,又好像出水芙蓉,林天成觉得脸上更烫了,大懒鸟在下身迅速的膨胀,将裤子撑起了一个鼓鼓的山包。

  二丫的皮肤很雪白,如同清澈的暖玉,散发着腾腾的蒸气,两个小山丘一样的胸部高高的耸立着,那是两座未曾开垦过的小山丘,林天成如此想着,下身的大懒鸟有节奏的跳跃着。

  二丫从木桶里捧起一把水泼到脸上,又泼到玉颈处,双手由上往下滑过肌肤的每一寸,纤细的手指滑到胸部,温柔的揉捏了几圈,触摸到肉奶的高峰之处,用手指微微的提起了两粒小樱桃,又捧起一把水,散落在小腹之上,双手抓揉着充满弹性的翘臀,然后玉手滑到大腿根部,紧着着弯下腰,开始冲洗修长的一双美腿,瞬间,一头浓密长发倾泻而下,挡住了她的胸前,可浑圆的屁股却在这个时候高高的抬起了。

  林天成情不自禁的做了一个背后插入的动作,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仿佛他已经进入了二丫的身体,正在奋力的进攻着。

  吱随着林天成的一个前倾,房门突然被下身顶住了,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音。

  伴随着门响,二丫抬起了头,警惕的看着房门外,林天成心里一惊,生怕被发现了,他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

  二丫顺手拿过毛巾,走出了木桶,一具完整的少女的身体展现在林天成的面前,纤细的腰,圆滑而性感的屁股,浓密而乌黑的大腿根部,犹如一片茂密的黑森林,优美的凹凸曲线在充满了雾气的房间里是这么的唯美。

  林天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中暗想着不好,是该走了,不然等二丫穿上衣服就来不及了。他蹑手蹑脚的走回房屋,坐在炕上,脑海里不断的回想起二丫那雪白的肌肤,丰满的胸部,性感而饱满的双臀,笔直修长的大腿,那片茂盛的黑森林,这一切都如同印记一样,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脑子里。

  处于幻想之中的林天成,突然听见门外一阵脚步声,接着,一个熟悉的少女走了进来。

  “哎呀,林主任,你咋在这里啊俺妹儿呢”

  “丫蛋啊,俺来陪二丫睡觉,她怕黑”

  林天成看着眼前的丫蛋,其实长的非常可以,瓜子脸蛋,柳叶眉,丹凤眼,有点男孩子一样的倔脾气,胸部高耸的肉奶绝对是一对活跳的球体,但是相比起二丫,丫蛋郭美美显的野性十足。

  如果说二丫是大家闺秀一般的含蓄,郭美美就应该像是酒吧里摇头晃脑的骚女人一般,风味迥异,但异常勾引男人的心。

  她还喘着粗气,由于一路走的太急,脸上泛着红扑扑的色泽,胸前的扣子有一颗没有扣严实,露出一点乳白色的胸罩,一眼看上去就是质量很不好的那种布料。不过这块布料下面裹着的是两座香艳的嫩白肉峰。

  “啥你要陪俺妹儿睡觉咯咯,林主任,你不要毛毛了”

  “嗨,一只羊也是赶着,两只羊也是放着,俺这不是造福莲花村嘛”

  “咯咯你要你是造福莲花村,就赶紧把水泥路铺上,这几天,那些婶子们可是天天盼着乡里来人铺路呢,你说你这几天,除了和她们扯嘴皮子,要不就是四处闲逛,你到底想干啥啊”

  “俺想干女人可是也没有人愿意让俺干”

  林天成一瞧丫蛋那副野性,心里就痒痒,妈了个比的,你妈俺都弄了,也不差你了。今晚两个姐妹都在,难道老子可有玩双飞

  林天成的口无遮拦虽然使得丫蛋弄了一个大红脸,也就是那么狠狠的刮了几眼,随后就走近栏柜里,撅着小屁股在翻找着什么,看着她短裙子下的屁股蛋儿,林天成挪动了几下身体,回头看着外面,二丫还没有洗完,操,老子征服莲花村,首先要征服这对姐妹花

  丫蛋翻找了半天,小手拿着一块干净的毛巾,擦了一下脸上的汗珠,走到炕前,突然想到了什么,忍不住抬起头瞄了林天成一眼,眼睛的那个位置明显的就是瞄准了他的裤裆

  丫蛋好像觉察到了什么,小脸红了,她突然转过身去,说道:“林主任,你真的要陪二丫睡觉啊会不会生孩子啊”

  “丫蛋,你以为睡觉就会生孩子啊”

  林天成忍不住偷笑,也难怪,莲花村本来就没有多少男人,而且也没有一个真正的妇女主任可以给村民和少女讲解这些事情所以,大部分少女都是不明不白,单纯的以为睡觉也许就可以生出孩子

  “难道不是吗”丫蛋转过身,眨巴这眼睛看着林天成,期待着答案

  “当然

  不是了,生孩子需要办事儿的”

  “啥事儿啊”

  操,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这不是在引诱老子吗

  “你想知道”

  “嗯”

  丫蛋重重的一点头害羞的眼神中掠过一种说不出的惊慌。

  林天成站起身体站在丫蛋面前,右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左手捏了捏她的脸蛋,摇头苦笑,抽手的一颤,指尖分明是划过了那座高耸的山丘,指尖瞬间传来的温度让他感受到了深刻的温柔,一种酥软沿着指尖游走,仅仅是一瞬间的划过,他已经兴奋了起来。

  林天成一个转身,看着窗外,二丫就站在他后面,忽然间,丫蛋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腹部,她胸前的两座山紧贴着他的后背,那种柔软丰满的感觉,让林天成觉得背后一片的温软,他明显的感觉到了少女丰满柔软的身体,又是那么的富有弹性。

  “林主任,俺觉得你很特别”

  “丫蛋,你抱着俺干啥啊”

  “俺就是想抱抱你那天,谢丽丽走到时候说起你,她让俺代她好好伺候你,你们两个是不是做坏事儿了”

  渐渐的,丫蛋也发现了林天成的不对劲,她的脸色一直泛着微微的红,眼睛里充满着羞涩的神色,她紧紧抱着林天成的双手开始慢慢的放松,尽量的往柜台那里靠,以避开自己胸部对林天成的挤压。

  “丫蛋,你不是谢丽丽,所以你不需要对俺怎样”

  林天成突然坐在炕上,谢丽丽就这么走了自己以后还会看见她吗谢云龙会不会知道这件事

  妈的,为什么所有的麻烦都找到了老子难道老子这一辈子就是走霉运的人看了看眼前的丫蛋,这个时候,二丫兴高采烈的走了进来,刚刚洗澡的她,头发还是湿漉漉,虽然换上了衣服,但是还是可以显示出她曼妙的身体

  看着两个如花一般的美少女,林天成的欲望之门彻底打开了两个少女嬉笑着握着手,小声的窃窃私语,林天没有仔细听,但是却看见二丫的脸蛋越来越红,丫蛋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