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俺陪你睡

  2俺陪你睡

  看着蒋珍,林天成便是兽血沸腾,如今自己回到了莲花村,那就要征服这里所有的女人包括自己的堂嫂王英

  压着小腹之下的火焰,林天成悄悄离开了蒋珍的家,一个人来到了芦苇丛,躺在草地上,看着繁星,想到自己以后要走的路,心里一点也不平静

  七月的太阳,就像一位粗暴的汉子,毫不怜惜地将光和热撒向了大地。在这酷热的季节里,犹如处子般恬静的莲花村,在知了的鸣叫声中,也失去了往昔的恬静

  午后三四点钟,是一天中最热的时间,除了躲在树阴下吐舌头的流浪狗,村里的街道上几乎看不到半个活物

  而此时,莲花村的一个小少妇正拎着换洗的衣服,顶着释放淫威的大太阳,悄悄地向芦苇丛旁边的大河走去。其实柳溪儿家门口前面就有一条小河经过,但为了安全,柳溪儿还是喜欢多走些路,到那个比较僻静的角落里去洗澡。

  “呼啦”柳溪儿拨拉开芦苇丛,四处看了几眼,虽然莲花村留守的都是女人,可是这几日也回来了几个男人,尽管他们不中用,但是如果被看见自己还是有点不自在,看到四周空荡荡的,脱掉自己的凉鞋,将一双白嫩的小脚儿踏进了河水中。

  一道凉爽的感觉,从脚踝传遍了全身,让她很舒爽地发出一声呻吟。接着,她警觉地回头看了几眼,然后开始一件件地脱衣服,很快的,一具美得令人窒息的玉体暴露在了空气中。雪白嫩滑的肌肤,有如汉白玉般晶莹无暇,洁白得耀眼,洁白得让人头晕目眩。

  柳溪儿咯咯一笑,像条美人鱼一样,将身子缓缓地浸入了河水中,河水像情人的手,轻柔地抚摸着她二十四岁滑腻的肌肤。似乎连河边的花草都自惭形秽,纷纷耷拉着脑袋,不敢去看她美丽逼人的玉体。

  正在河中惬意游弋的柳溪儿并不知道,在一簇芦苇草后面,却躲着一双偷窥的眼睛。

  “啧啧”林天成直勾勾地盯着在水面上浮隐浮现的柳溪儿,两只眼睛瞪的几乎要爆炸了一般,他豪无意识地吞咽着口水,右手波拉开芦苇草,左手用力地抓紧裤裆里硬梆梆的大懒鸟,真想不顾地一切地冲过去,将美丽的柳溪儿给就地正法。

  柳溪儿,说是少妇,其实也不是,原本她并不是莲花村的人,只是老爷们是莲花村里的村民,自己和傻蛋子已经订婚,在农村,订了婚也就算是夫妻了,虽然没有过门,但是那些习俗还是存在的,柳溪儿的娘家是李家庄,家中还有一个姐姐和妹妹,自己还没有过门,傻蛋子便一命呜呼,逼于无奈,年仅二十岁的她来到了莲花村,活寡的日子一过就是四年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虽然莲花村贫穷了一点,但是林天成发现村里的女人个个长得脸若桃花,皮肤都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嫩得能掐出水来。

  “操,这女人咋长的呢,真他娘的漂亮”林天成看得心痒难耐,鼻孔如老牛分娩般,喘着炽热的粗气。

  头顶的太阳烤得他眼前金星乱冒,身上的衣衫早已被汗水湿透了,可是他不愿意离开,因为他知道,最美的风景线很快就会出现了。

  果然,柳溪儿在河水中接连扎了三个猛子,这才意犹未尽地上了岸。就这样光着湿漉漉的身子,曲腿坐在了一块光滑的大青石上。

  “干不干这么漂亮的女人要怎么下手”林天成痛苦极了,他心里做着天人交战,两眼仍然一眨不眨地盯着柳溪儿迷人的身子,那修长笔直的玉腿,丰隆紧致的翘臀,胸前耸立的那两团肉奶儿,还有双腿间那片神秘诱人的草丛,看得他心里直窜火。

  柳溪儿对身后的窥视毫无察觉,此时,她正弓着美丽纤细的腰枝,在河水中搓洗换掉的脏衣服。她弯腰撩水的姿态,形成了一道美得令人窒息的曲线。可是洗着洗着,她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目光下意识地朝林天成躲藏的芦苇丛里望了一眼。

  “草,被发现了”

  林天成吓得心惊肉跳,本能地缩了一下脑袋。

  其实,林天成害怕的不是被发现,而是自己堂堂的村主任偷看人家小媳妇洗澡,有点不太地道,何况村子里的女人都是饿狼,但是,不一定每一个女人都想男人,就如眼前这柳溪儿。

  很快的,林天成就知道,柳溪儿并没有发现他。

  这个小媳妇望着身下,眼睛呆呆地盯着前面翻滚的河面,竟然发起了呆。

  林天成清晰地看到,那些水滴像珍珠般,从她光滑结实的双峰和柳腰以及白嫩的长腿上滑落,在迷人的屁股蛋儿下面形成了一滩水痕。

  这一刻,林天成多么想化身成为她屁股下的那块幸福的大石头啊

  妈的,不知道在想啥呢干林天成看着她发春失神的模样,心里突然有点紧张起来。

  柳溪儿还在盯着水面发呆,她的眉头一会蹙起,一会舒开,脸上渐渐露出一付少女怀春的陶醉神情。

  这是一张清丽无匹的脸,薄薄的樱桃小嘴,小巧而又挺拔的鼻子,细细的眉毛下是一对动人心魄的眼睛,白嫩鲜润的肌肤,浑身上下散发出淡雅的处子幽香。

  林天成猫腰从草从后面向她靠近,准备在她发出惊叫之前,将她迅速拖进芦苇丛里,然后

  两人的距离逐渐接近,林天成就像一头扑向猎物的野兽,双眼赤红,邪念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反正莲花村里都是女人,老子干了她要让村子里所有的女人都知道

  “唉”柳溪儿突然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林天成被惊了一下,马上俯低身体,趴在离她不足四米的芦苇丛后不敢再动。

  “哎,年纪轻轻地,俺就要守活寡,俺这是个啥子命,莲花村还没有一个真正的男人,这日子可咋过啊”柳溪儿眉头紧蹙,脸上露出一丝失落,摸着自己鲜嫩的领土,摇头叹息着。她自怜地垂下头,脸含娇羞,轻轻地抚摸起自己坚挺饱满的双峰。她的眼睛渐渐迷离起来,樱唇微启,脸上浮现出一丝哀怨伤感的神情。

  操,这个柳溪儿想男人了老子不就是真正的男人吗

  听着柳溪儿的低声呢喃,躲在草丛后面的林天成再也忍不下去了。他嘴里低吼一声,双脚猛踩地面,像猎鹰般冲出了芦苇丛

  “啊”正在遐想中的柳溪儿被粗暴的林天成拦腰抱在了怀里,不得由发出一声惊叫

  “救命”柳溪儿突遭侵袭,吓得魂飞魄散。刚喊了一声,便被林天成蒲扇般大的手掌捂住了嘴巴。浓烈的烟草土灰气,熏得她几乎窒息。刺眼的阳光下,她看到了一张因兴奋而扭曲的脸庞。

  “你喊啥子啊”

  “啊是,是林主任任啊”柳溪儿看清楚这个人便是林天成之后,一时间没有了反抗的力量。

  “你想男人了啊要不,让俺睡一次吧”林天成带着哭腔,粗壮有力的臂膀禁锢着她柔弱的娇躯。

  柳溪儿反应过来,开始死命挣扎,双腿用力地踢踏着水面,发出“噗通噗通的”声音。

  br>

  林天成此时已经精虫上脑,顾不得怜香惜玉,老鹰抓小鸡般,抱着她开始往岸边的芦苇丛里跑。

  “林主任,你要干啥放开俺”

  林天成抱着柳溪儿滑腻的娇躯,现在只想狠狠的捅进去,也顾不得她的叫喊,几步就钻进芦苇丛,放下怀中的小少妇,冒着幽幽的火光,舔着舌头看着。

  柳溪儿哪里接触过这样的事情,顿时脸红起来,一手护住自己的奶子,一手捂着自己的小山丘,扭动着身子看了看林天成的裤裆,许久,小声嘀咕道:“林主任,你若是真的想睡俺,晚上你就来俺家,俺给你留门,现在不行,大白天的,俺不习惯,俺也没有做过那档子事儿,晚上再来,行不”

  “行晚上俺去找你”林天成丢下一句话,擦了一把脸,离开了芦苇丛,刚一进芦苇丛便想到自己和嫂子王英那一幕,欲火一下子被熄灭

  城里一行,林天成的心里总是憋着火,回来已经几天,总是一个人四处溜达,当然,几天的时间也让他彻底的和莲花村的那些女人混熟了起来,

  莲花村的女人,不论长相如何,皮肤都是个顶个的水嫩。就连那些三十四的婶子们,眼睛也是水汪汪的,丰乳肥臀,从里到外透着一股骚气。

  这一天,林天成赤裸着上身,哼着小调,走进了小卖铺中。

  二丫此时正坐在门口的小板凳磕瓜子,看到林天成走过来,马上扔掉瓜子皮热情地打招呼:“呀,是林主任啊,要买点啥”

  二丫穿着穿迷小短裙。白花花的大腿,让林天成看了心里直痒痒。身上也有一点香喷喷的,二丫翘着二郎腿坐在小板凳上,林天成居高临下,看到了她脖颈下的雪白处。但更吸引他的,却是那两条白嫩嫩的大腿。因为很少下地干农活,她的腿长的很好看,肌肤白皙鲜嫩,光溜溜的,上面甚至连个小痘痘都看不到。

  “二丫啊,给俺拿包烟“

  “好哩”

  女人的直觉很敏感,二丫感觉到林天成的目光在自己身上瞄来瞄去,脸蛋红红的,走起路来都举得有点不自在,好像林天成的目光可以看见自己的全身一样。

  “二丫啊,这几天毛毛和丫蛋哪去了”

  林天成坐在炕沿上,打开香烟便说道:“哎,已经好几天了,妈的,铺路的事情一点消息都没有,俺这心里憋得慌”

  “林主任,俺也不知道毛毛她们俩这几天忙啥,俺妈去了乡里,明天才回来,俺自己在家烦死了呢”

  “婶子去乡里做啥啊”

  “俺妈说去给俺买衣裳,今天刚走,俺怕黑,晚上可咋睡啊毛毛和丫蛋姐好像和柳姐在打理果园子,你不知道啊,村里人听说铺路的事情,现在果园子弄的可干净了呢”二丫坐在林天成旁边,丝毫没有发现他的目光在她的胸脯和大腿上看来看去。

  “二丫,你一个人睡觉不害怕啊”

  “咋不害怕,又没有人陪俺”

  “哎,俺嫂子这几天回娘家了,也不知道几天回来,要不,晚上俺来陪你睡”林天成咧着嘴笑着,抽着烟看着这个貌美的二丫,你这小妞不会接受吧

  “啊也行,林主任,那你晚上早点来,俺怕黑”

  二丫说完,似乎想到了什么,小脸一片红晕。

  林天成一个劲的抽着烟,回来的这几天,村子里的女人算是全熟悉了,难怪柳溪儿不在家,原来去打理果园子,随着一个月的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林天成也知道,自己要离开莲花村的日子也越来越近,在这仅有的时间里,能弄多少女人就弄多少女人,既然如此,这个二丫今晚就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