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闷骚的女人

  1闷骚的女人

  叮铃铃不偏不巧的,林天成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林天成尬尴的挠着头,掏出电话看了一眼,随即看了看任妮娜,一咬牙,还是接了电话。

  “是我,嗯,好,我知道了”

  打来电话的正是白桂花,林天成将电话揣进裤兜,看着不解的任妮娜,笑道:“娜姐,看来俺今天是不能和你办事了,俺要回家,十万火急过几天俺还会再来,如果你真的不想俺死掉,现在就让俺安全的离开这里”

  “林天成,咋的了出啥事了”

  “娜姐,俺家里出了点事俺现在就得回去”林天成接到白桂花的电话也感到十分意外,而她怎么知道自己来到了县城她能知道就代表着张喜成也会知道,现在不走,自己一个人在这惠南县,死了都没有人给自己收拾,回到莲花村才安全

  “我送你吧”任妮娜说完,也不管林天成是个什么目光,换上了紧身的牛仔裤,白色的t恤,长发披肩的她,体型无比的完美。

  林天成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任妮娜来到林天成面前,笑着说道:“你想走,娜姐不会挽留,但是你真的不打算欺负娜姐吗你害怕张喜成说实话,似乎他知道你来了县城,你若是想离开,没有我的护送,咯咯”

  操,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自己还是低估了张喜成,他的眼线太多了,可是自己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呢忽然间,林天成想明白了,莲花村还有一个马翠娇啊自己无缘无故消失了几天,不可能一点风声不传出去

  “娜姐,俺不敢欺负你”

  林天成羞红了脸赶紧回答,他的眼睛却一刻也没有离开任妮娜美丽动人的脸庞,丰满上翘的胸脯,和那在白色紧身牛仔裤包裹住的丰满的下身

  任妮娜一眼就看出了林天成的意思,摇头笑了笑:“林天成,坐下休息一会,一会在走吧”

  说完,任妮娜带着一股迷人的体香坐在了林天成的旁边,一只玉臂还不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可是林天成却很失望,因为自己还没有那个魄力去干张喜成的女人只能看着任妮娜美丽的脸庞,直直的秀发,高耸的胸脯,和在白色牛仔裤里包裹着的修长玉腿,连她的盘丝洞形状都看不到

  “娜姐,真的来不及了如果你真的想帮俺,现在就送俺离开这里,用不了几日,风声一过,俺还会来县城,到时候,俺一定来找你”林天成握着任妮娜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傻傻的笑道:“娜姐,俺第一眼看见你就心跳,相信俺好不”

  “咯咯,油嘴滑舌的混蛋,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假话啊算了,我也不想你死,毕竟你还救了我一次,而且郭振全的死很快就会轰动整个县城,公安局也会开始全面调查,每一个场所都不会放过”任妮娜看了看时间,拉着林天成的手,说道:“走吧,我送你离开,记住,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来”

  两人从和平旅店走了出来,林天成拎着林小雅为自己买的衣服,任妮娜出门便拦截了一辆的士,趁着夜色,林天成安全的离开惠南县,就在的士进入土城乡的时候,的士的广播里传来惠南县全城封锁的消息

  妈了个比的,好险张喜成是玩命了他会不会想到郭振全就是自己弄死的呢

  的士一路行驶,最终停在了通往莲花村的那条岔路,白桂花站在岔路旁边,抿着嘴唇一笑,说道:“林天成,你的电话是多少虽然你没有弄我,但是我还是想帮你,希望下一次见面,你可以让娜姐舒服一次”

  “娜姐,谢谢你”

  “好了,我记下了,你回去吧,县城若是有风吹草动,我会告诉你的,我也要早点回去,如果张喜成知道我离开,我们都会麻烦的”任妮娜轻轻的吻了一下林天成,红着脸坐上的士消失在夜色下

  林天成拎着几包衣服,走在崎岖的山路,心里百般纠结,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这无意的一次潜入惠南县,却为自己埋下了祸根

  早晨的阳光透过树梢照在微风下轻柔地吹着树叶。整个莲花村一片的宁静,林天成斜躺在山边嘴里叼着一根狗尾草摇晃着大腿一副很自在的样子,昨夜归来的时候,自己回到了村部,没有发现毛毛,此时,看着莲花村的面貌,心里显得有些压抑,惠南县一行让他更想从莲花村走出去,但是困难却重重

  山上,林天成呆了一天,看着莲花村那些忙碌的女人,心里盘算着,自己虽然回来了,可是心却没有回来,妈的,还得需要女人才能让老子在这里安安心心的搜遍脑子里的记忆,林天成突然想到了莲花村有一个叫做蒋珍的女人,倒不是因为她有多美,而是她有一个漂亮的女儿

  夜色之下,林天成回到莲花村,来到了村西头的一家茅草房,掐灭手中的烟头,草,老子现在不去惠南县,张喜成能把老子怎么样妈的,等你离开惠南县,老子就要大动手脚,现在还是玩转老子的莲花村

  土城乡,自己有白桂花这个女人在,有一点三风吹草动都会及时告诉自己,惠南县,有着林小雅,自己相信他可以将李大壮父子耍的团团转,有着两个女人为自己打探消息,现在的日子就要在莲花村如鱼得水

  蒋珍刚刚躺下,突然感到小腹涨涨的,就摸着黑准备出去撒尿。

  林天成向蒋珍家走去,搞女人,当然是新鲜的比较好,一看到蒋珍顿时愣住了,三十多岁的蒋珍在地里忙活了一天,又将自己的果园打理了一边,洗澡后的她穿着一件白色的丝质两根吊带将睡衣挂在她丰满的肩上,脖子下一大片的胸部也露了出来。

  林天成的眼睛顿时死死的盯着那隐隐可见的两团软肉,那凸现的两颗小奶头,让人知道她里面没穿文胸。

  蒋珍刚要在院子里蹲下撒尿,忽然看见林天成的身影,蒋珍被林天成那炽热的目光看得浑身酥麻,站在那里一时间不知所措。又不好大声叫,只能傻傻的半蹲着,那耸出的胸脯支起她的衣服,使她身前胸口下面的部位,变成象挂着的一个蚊帐一般。

  林天成定定的看着,不知怎么搭话,突然觉得她一定连内裤都没穿,这念头一出现,便有一种一探究竟的想法

  蒋珍最先恢复神智。

  “哎呦,这不是林主任么,这么晚了还没有睡觉啊听说你这几天进山了咋样,弄到山参没有”

  林天成看着蒋珍,成熟的女人身体不用说,处处都是含有味道的,自己的心脏绲奶,只觉得眼热喉干,呼吸急促的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林天成两腿间那涨硬起来的大懒鸟,早就鼓鼓的,只是夜色下,借着月光,蒋珍并没有看清楚。

  林天成用两腿死死的夹住,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蒋婶啊,还以为是谁呢,俺这不是刚从大山里回来吗,回去的时候,俺嫂子不在家,俺又没有钥匙,去了村部,房门也被锁上了,你说俺着急不,这不是路过婶子家,俺正想撒尿呢”

  “哦,那快去吧。厕所就在前面的园子边”蒋珍指着厕所说道,说完也不知道为什么,脸上突然红了一片。

  “嗨,婶子啊,俺今晚都没有地儿睡了”

  “

  啊林主任,俺家正好有地方,你要是不嫌弃就在这里先对付一宿”

  “婶子,这样不太好吧”

  林天成求之不得,但是嘴上还是说了一句,手上却是推开了木大门,走了进来。

  “怕个啥子啊俺家破草房有几间,你去西屋睡吧”蒋珍指了指身后的茅草屋。

  “那好吧,俺就在这里对付一宿,婶子,俺先睡觉去了”

  躺在炕上的林天成,一点睡意都没有,只是寻思着蒋珍到底有没有穿内裤,而她的女儿在不在呢左思右想,在黑暗中听了听外面的房间传来一阵脚步声,过了一会,估摸着蒋珍也熟睡了,林天成悄悄的走向了蒋珍的房间。

  均匀的呼吸声轻微到几乎听不见,林天成静悄悄的来到了蒋珍的房间门口,农村的房间里一般都是黑黑的,没有亮灯。

  林天成知道她已经熟睡,这才敢偷偷的跑到门口看,悄悄的一探头,就看到了躺在炕上的蒋珍,她侧着身体躺着,胸口处的睡衣张得很开,林天成的眼神看过去的时候,简直就是一览无余。

  蒋珍那两团软肉好大啊因为被胳膊挤压的原因,加上衣衫没扣好,两颗紫葡萄也能看的一清二楚偷偷的瞄了几眼,林天成的心立即惊讶起来。

  三十多岁的蒋珍,那两颗奶头竟然如同少女一般,完全没有褐色或者黑黑的颜色,鲜红的散发着光泽,她的粉背靠着窗户,侧身的她正好进入自己的视线,月光下,蒋珍的大腿也是那样的性感和迷人

  林天成的记忆想到蒋珍已经三十二岁,烫着一头h油大波浪半长卷发。简练娇小玲珑的身段,显得有些惹眼。不算很远的距离看着,她的臀部圆润,微微有点翘,翘得性感十足可爱。她胸脯丰润饱满,是那种迷你水晶梨形状。据说,这样的身材,是属于那事儿旺盛型的

  林天成的大懒鸟依然雄起,左手忍不住的伸进裤裆里,草,这个蒋珍还真不赖啊,她的的鼻梁很直,眼睛大而黑亮,睁开眼睛的时候,里面盈含着泪汪汪的春水。娇艳的红唇,不是很厚,也不是那种薄薄的形态,有一种忧悒的美感和性感,而此刻却抹着淡雅的粉红唇膏。妈的,这个女人是闷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