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骑人之福

  76骑人之福

  “放你娘的屁老子可不管你是谁,你他妈现在若是敢动娜娜姐一下,老子将你大卸八块”林天成眼一瞪,说着又抬起了那条力大无穷的腿,吓得胖男人连连后退。

  林天成不是冲动,在任妮娜说出眼前这个男人身份的时候没有一点害怕,一个女人啊,面对一个斧头帮里的心狠手辣之人能做到如此淡定,还需要说什么吗

  是以,林天成想了一番,决定赌一次

  如果自己真的赌对了,不但可以结交了任妮娜,或许还可以牵扯出她的后台,甚至还可以享受骑人之福

  任笑天急忙拉住林天成,朝着任妮娜和他挤了一个眼色,回头看看胖子,和颜悦色说道:“娜娜,表弟,我给你们介绍,这位是斧头帮的老四郭振全,全哥是斧头帮行动小组的组长,叫四哥”

  斧头帮这个组织颇有纪律性,组织内部分管明确,有管行政的,有管筹划的,有管组织的等等。而行动小组则是专门负责行动的,是最有实力的一个小组,郭振全就是负责每次行动的指挥,他的地位就算是惠南县刑侦科的科长见了也要笑脸相迎。

  林天成一听果然是斧头帮的人,而且来头还不小,同时也明白了任笑天的意思,但是自己绝对不会答应郭振全这等无礼的要求,看了一眼倒在自己怀中的任妮娜以及站在身边的林小雅,林天成再次发现一件事,两个小少妇对于郭振全的名字直接表现出无视的样子而任妮娜的脸蛋上挂着晶莹的泪珠,看着任笑天的眼神有无奈,也有幽怨

  林天成搂着任妮娜,一个成熟的少妇,身上自然有着让男人头脑发昏的魅力,咬咬牙,心道: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一样收拾了

  林天成冷冷的看着郭振全,哼道:“看在我表哥的份上,你滚吧”

  林天成这话一出不仅让任妮娜与林小雅为之一震,也让郭振全心里吃了一惊,自从斧头帮派开始飞速发展以来,还没有人敢跟自己这么说话

  郭振全冷笑一声,看了一眼任笑天,摸过床头的裤衩,冷笑道:“任老板,我已经给你面子了,是这小子不识抬举”

  任笑天急忙上前,轻轻拉住胖子的手臂,递上香烟,一副小弟的模样,咧着嘴说道:“四哥,你不知道吧咳咳你要人家陪你过夜的女人是我亲妹妹不如这样,老弟给你找一个更漂亮的来陪你,算是为我这个闯祸的表弟赔个不是”

  听到这,林天成急忙上前拉住任笑天,说道:“表哥,俺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这是干嘛草,四哥是吧你他妈的要是一个爷们,有种就朝着老子来,你他娘的这样算什么男人还他妈是组长,老子看是猪撞在树上,你撞在猪身上了吧”

  林天成说完,一双冰冷的眼神又看着郭振全,犀利冰冷的眼睛就像一把刀子

  “还是那句话,看在我表哥的份上,你马上滚出老子的视线,不然,俺让你活不过今晚不信就比划比划”

  郭振全看了林天成一眼,全身竟然一阵颤栗,转而又看任笑天,随即又看了一眼任妮娜,笑道:“任老板,想不到妹子国色天香,多有得罪了”

  郭振全说完,穿上黑色短衫,手插在裤兜中看着眼前的林天成,故作镇定的说道:“小子,你有种咱们走着瞧”

  说完,瞥了一眼任笑天几人,转身出了房间。

  砰

  任笑天刚舒了口气,郭振全竟然又飞了回来,摔在地上。

  “你们怎么能让他走呢”

  门外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

  竟然是隔壁房间的那个瘦子,没想到郭振全那么肥大的身体他竟然能够一脚踹飞

  看了一眼地上吐血的郭振全,任笑天这次并没有上前扶起,而是冷冷的看着谜一般的瘦男人,问道:“不知大哥有什么高见呢”

  瘦男人诡秘的笑道:“很简单,宰了他”

  听到这,只见任笑天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大哥,你没搞错吧,他可是斧头帮的老四你以为是小猫小狗再说了,我们都是良民,杀人的事情怎么会做呢,我就当你说梦话了,好了好了,都散了吧”任笑天说着话,摆手示意其他房客,暗自咬着牙齿看着昏迷流血的郭振全

  围观的人一下子就算开了,甚至还有人拿着皮包和衣服急忙离开旅店,和平旅店,一点不和平

  几乎虽有的房客都走的一干二净之后,任笑天缓了几口气,掏出电话看着倒在地上的郭振全,想要拨打呼救电话

  不料,这时那个男人笑着说出了让两人更为震惊的话。

  “任老板,且慢他欺负你妹妹,你就这么忍了还是你表弟有魄力嘿嘿,干掉郭振全只是我的第一步,他的死活对于我来说,我不感兴趣,我感兴趣是端掉整个斧头帮”

  任笑天一听顿时傻了眼,可任妮娜和林小雅却来了兴趣。

  任妮娜心知肚明,想要做掉斧头帮可不是说说这么简单,而且斧头帮第一号人物大蛇,如今白道黑道全都有人,光是斧头帮的固定资金就有千万,再加上流动资金,足足够开一个小型银行。不但如此,大蛇还有一个神秘的后台,就连官家一般人都不敢查他,除非哪个人脑袋被驴踢了,而最后的下场则是被斧头帮的兄弟乱刀砍死

  这么一个资金雄厚,关系错综复杂,根基牢靠的斧头帮有谁会想着将他做掉呢,这让人听起来甚至有点天方夜谭,水中捞月之感。

  然而此时就有人这么说了,而说话之人竟是刚刚与胖子争相竞价的瘦子。

  任笑天上下打量了男人一番,白了一眼,冷笑道:“我说这位爷,你还是回去歇着吧,这话可不能乱说,不然传出去被砍死在我和平旅店的门前可就坏了我店的风水啊”

  男人冷笑一声,眼光看向林天成,打量一番,满意的点点头道:“年轻人,想不想做一番大事业”

  从男人的口气以及男人的眼神之中,林天成已经看了出来,此人绝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不过此事要干就要干的干净漂亮,不过对于眼前的男人林天成还是有些怀疑。

  “怎么做才能做一番大事”林天成知道男人指的是什么,但还是明知故问了一遍。

  自己不想趟这浑水,但是浑水却自己将自己卷了进来,妈的,惠南县的局势还真是复杂啊

  此时,林小雅听着他们的谈话,不禁一阵惊颤,吓得瞪起了水汪汪的大眼睛。

  “炮哥”林小雅拉着林天成的手臂,摇着脑袋,看了看流血昏迷的郭振全,说道:“炮哥,你千万不能做傻事他的后台是”

  &n

  sp;男人忽然干笑了两声,声音盖过了林小雅的话,沉下脸色说道:“如果你真的想做,怎么做我会教你,不过我要先看看你有没有这个魄力

  “俺除了魄力没有别的,你说”林天成瞪大了眼睛,紧紧逼视着瘦男人,他从这个男人的身上看到了一丝别人没有的东西,似乎干掉整个斧头帮是合情合理的一样,忽然想起李静兰的话,如果张喜成并不想离开惠南县,如果搞出一点大动静,不知道他会不会着急呢而这个陌生的男子,似乎对所有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男人点头说道:“很好,我叫谢彪你果然是我寻觅了一年想要的人,现在你就去把他干掉”

  谢彪说着话,两只眼睛顿时看向了郭振全

  猛的,郭振全睁开眼,也不再装死了,这一切的对话,自己在一边听的明明白白,顿时一咕噜爬起来,趴在地上磕头如捣蒜,求饶的说道:“两位大哥,放了我吧,别杀我啊”

  林天成感觉事情越来越复杂,眯起眼睛哼道:“你是要俺做你的杀手”“呵呵,不是杀手,是一个能够端掉大蛇的江湖大佬”

  谢彪立刻否绝了林天成的说法。

  听到这里,任笑天和任妮娜,以及林小雅三人,再次打量起这个面生的谢彪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做掉斧头帮如果杀了谢振全,怎么把事情摆平”

  “我是谁你们别管,斧头帮势必要铲除,而且势必要以黑吃黑的方式让他消失,而且,如果有新的势力建立起来,必须要本着良心,不能让这个地区继续动荡不安”

  谢彪停顿一下,看了一眼地上的郭振全,哼道:“至于他,只要给我尸体就好,事情我来办”

  若是放走郭振全,麻烦肯定会接连不断,任妮娜也不安全,而林小雅和任妮娜没有在说话,眼角看着地上的郭振全,那一丝冷冷的笑意林天成心中有了一个猜测

  妈的,一个月的时间,张喜成肯定是在不断的运作着关系,尽量保住自己惠南县一把手的位置,老子就给你点上一把火,让你火烧屁股如今有这么一条路摆在了眼前,林天成没有犹豫,只是看了一眼任妮娜和林小雅,以及任笑天,笑道“娜姐,麻烦你们三个先出去”

  任妮娜一听便明白了,只是心里还是有一点担心,点点头,上前拉住林小雅的小手,回头瞪了一眼自己的哥哥任笑天,娇哼道:“哥,出去把旅店的门关上,今天暂不营业,妹妹,咱们先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