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干一炮

  75干一炮

  任妮娜微微瞪了一眼,沉下脸色,看着那还在晃荡着的房门,走了几步踢了一脚房门哼道:“是不是有病啊”

  任妮娜怒哼着,虽然自己是一个女人,喜欢男人,但是不是每一个男人都可以吃了自己平时很少来这里,这不赶上自己的哥哥有事,自己今天才赶了过来,面对这两个男人,只要自己一个电话就可以将他们弄死,要知道,包养自己的那个人可是惠南县最牛比的人物,而他的名字叫做张喜成

  然而就在任妮娜准备进行第二轮毁灭性攻击时,刚刚缩回脑袋的两个男人几乎又是同一时间从房间里窜了出来宽阔的走廊里,两个男人裸露着胸膛笔直的站立着。穿一条大裤衩,色迷迷的盯着任妮娜,从下看到上,再从上看到下,口中啧啧有声。

  “你们是不是有病啊居然敢打老娘的注意不想活了是吗”

  看着两个猥亵的男人,任妮娜怒骂道。任妮娜左侧的男人比右边那个男人瘦小一些,两人都是三十多岁的模样,听了任妮娜的怒骂,也不恼怒,而是笑嘻嘻的将双手背在身后

  “你们要干嘛”见两个男人不动声色,任妮娜开始紧张起来,身体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虽然这里是自己的旅店,可是谁敢保证不会遇见凶狠之人再说,几乎就没有人知道自己是张喜成的小情人

  这时,左侧那个瘦男人眼睛紧紧盯着任妮娜胸前鼓鼓的肉球,右手持一张百元大钞扬了扬,说道,“干一炮够不够我十分钟就能完事”

  任妮娜顿时大怒,她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人想找小姐。

  “你把老娘当成什么人了滚”任妮娜红着脸怒道。

  这时,任妮娜右侧的那个胖男人挺着下垂的啤酒肚白了对面男人一眼,冷笑一声说道:“没钱就别他妈出来丢人现眼,美人,四百块做不做我只要你陪我半个小时”男人说着从身后取出四张百元大钞得意的问道。

  任妮娜瞥了他一眼,心道:男人真是财大气粗,如今小姐市场居然这么火爆,做半个小时就能赚到四百啊

  瘦男人本来以为是找错人了,此时见到任妮娜看着胖男人手中的四张大钞开始犹豫起来,心道:妈的,原来跟老子装纯啊于是男人又上下打量了任妮娜一番,狠狠心,白了胖男人一眼,由于自己的身高体重都不及对方,便不敢放肆的说话,只从身后将左手中的五张大钞全部拿了出来,扬手哼道:“美人,我出六百,痛快点,做不做”

  任妮娜脸红心跳,他们两个居然把自己当成了小姐桃花一般绽放的脸颊侧向瘦男人,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嘴巴几乎都张圆了

  就在任妮娜要张口大骂的时候,胖男人脸上的肌肉抽搐一下,立即叫道,“慢着,只要你陪我一夜,这些都是你的”男人说完便将左手中的一沓小红票举了起来,两手中的钞票加起来足足有几千多块。

  任妮娜愣住了,看着胖男人两手中的钞票,缓缓走了过去。瘦男人见状叹口气道:“草,你这臭娘们那里是金子做的啊真他妈的值钱”

  说完,咣当一声关上房门。胖男人微微一笑,小小的眼睛一会盯着任妮娜修长的双腿,一会盯向她两个圆圆的肉球,一会又将火辣的目光落在了任妮娜凝脂般的脸蛋上。看得男人忙不迭的搓搓双手,裤衩已经被高高的顶起了。

  这时,任妮娜忽然停住了脚步,胸口起伏,樱唇微启,露出一排整齐的皓齿。男人嘿嘿笑道:“小美人,让我舒服了,这些都是你的”

  就在男人洋洋得意之时,任妮娜忽然向男人的脚下吐了一口痰高声叫道:“你他妈找死看在你是房客,一个字,滚”

  男人怔了一下,脸色立刻变得阴沉,脸上的横肉上下晃动,随即上前一步,突然抱住任妮娜,隔着薄薄的衣服双手粗鲁的摸向了她圆圆的肉球

  任妮娜哪里会想到这个男人如此的大胆,这可是在自己的旅店啊尽管有着强大的后台,可是没有经历过这样事情的她还是被吓到了,本能的喊道:“救命”

  任妮娜脸色煞白,立即挣扎着嘶喊起来

  然而男人肥厚的右手立即捂住了她的嘴巴,用力将任妮娜火爆的身体拖进房间

  房间中,林天成气愤的穿好衣衫,看着脸蛋红扑扑的林小雅,摸了摸她发烫的脸蛋,笑道:“小雅,你等我一会,俺去开门可能娜娜姐有事”“炮哥,你有没有听见好像是娜娜姐埋在喊救命”

  “不会吧在她的地盘,难道还有人敢挟持她”

  林天成只顾着清理脑袋里的杂念,侧耳一听,果然是任妮娜的呼叫声,然而只有一声,便再没有任何声响

  “草妈了个比的”

  林天成暗自怒骂了一句,迅如疾风,从房间眨眼间就走了出去,然而却一口大气都不喘。

  他不想惹是生非,但是直觉告诉自己,任妮娜似乎并不简单漂亮的美人不一定都是自己的,但是自己却做不到冷眼旁观,无视任妮娜的呼喊多一条朋友多一条路啊

  胖男人把任妮娜拖进屋里,立即将门反锁,疾走两步抱着她便扔在了宽大的床上。

  见到林天成愤怒的走出房间,林小雅此时也慌了手脚,心中隐隐感觉不妙,急忙换好衣服跟着走了出来来,胸前的两个肉球剧烈的上下左右的晃动,一边走一边喊:“炮哥,冲动是魔鬼,你要冷静啊”

  林天成可不管那些,能开一个旅店,而且任妮娜有些话的话外之意肯定可以帮着住店的人联系到女人,仅是这一点就要在白道有点门路来到门前想都没想,一脚踹在门锁边缘,咣当一声巨响,暗红色的房门顿时斜斜的挂在了一边。

  这时,任妮娜的呼喊声顿时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声声牵动着林天成的心房。林天成一个箭步闪进屋里,两步来到的床前,一把拽住男人的脚踝用力向后一拽,男人八十多公斤的肉团顿时飞了出去

  砰

  一声闷响,胖男人吧唧一声摔在了地板上。

  此时,任妮娜头发已经被扯乱,神情也有些恍惚,不过见林天成进来,顿时一头扑进林天成的怀中嚎啕大哭

  胖男人光着身体挣扎着爬了起来,那玩意也早已从坚挺变得疲软,只见男人一脸恼怒,抓起身旁的一张椅子便朝着林天成的头顶猛劈下来。

  “我草你妈,打扰老子的好事,送你去死”

  一阵风声响起,林天成可不是好惹的,从小就爱打架,身强体壮的,小学打到中学,中学打到高中,最后在南华医科大学立足,几乎没有一个人不知道林天成的而且他的拳头非常的硬,被人私下叫做:炮哥别人只看见了表面,其实林天成并不只是一个酷爱打架之人,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林天成大学无聊的时候,总会私自研究一下什么武术秘籍啥的,几年下来也算小有成就,但是却没有很正露招过

  虽为高手,但是林天成在大学里平时不喜欢打架

  ,因为打起架来最后总是自己要出医药费给别人看病,原本就是一个穷光蛋,所以一直都不太过于招摇,但是却不代表学校的人不知道他的强悍一旦打架,林天成喜欢别人跟自己玩狠招玩阴招,因为在林天成眼中只有两种人才最有魄力

  眼前的这个胖男人很明显属于前者,换做一般人,这椅子若是劈在了头上,不落下个脑残也要打成弱智

  可是这死胖子偏偏遇上了不一般的人

  只见林天成瞪了一眼胖子,抱着任妮娜快速向后闪动身形,同时右腿从下向上快速摆动,一直升到了男人的头顶,林天成没有别的想法,那就是单腿爆头

  只听咔嚓一声,胖子手中的板凳竟被林天成踢成两半,而这劈腿的力量却没有完全消耗,接着落在了男人的左肩膀上

  扑通一声,胖男人被林天成腿上的重力硬生生的压倒,跪在了地上。

  任妮娜看的目瞪口呆,急忙上前将林天成向后拉了一把

  这时,房间里的打斗声无疑招惹来其他房客的注意,几个男人光着膀子站在门口看着好戏,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接着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擦着冷汗闪到胖男人面前费力的拉起他肥大的身子,连连道谦。

  “四哥,您消消气,他是我表弟,不懂事,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跟他小孩子一般见识”

  来人是一个陌生的男子,但是从任妮娜的脸上辨清却看出了一丝无奈,而且,这个男人和任妮娜的相貌颇为相似

  “他是我哥哥任笑天”

  任妮娜颤抖着声音说着。

  林天成瞬间从任笑天的言语中已经判断出这个大胖子的身份绝不一般,自己偷偷潜入这惠南县,想要解决的事情八字没有一撇,一时意气用事居然招惹了这样一个人

  “谢谢你,他好像是惠南县斧头帮之人”任妮娜轻声的说着,看着那个男人前胸有着一把斧头的刺青,冷哼一声:“斧头帮的人个个都是心狠手辣不过,你救了我,你就不用害怕”

  这时,胖男人起身冷眼看着林天成,鼻孔里哼着冷气,说道:“想让这小子活过明天,就让这女人陪老子睡一觉,两千块钱照样拿去,此事一笔勾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