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要不要安全套?

  72要不要安全套

  坐在面包车上,林天成想着如何去布局,看着小少妇担心的神情,叹道:“不是俺不帮你,可是俺”

  “大哥,俺知道你是好人你相信俺,到了城里,俺一定好好报答你”

  “好吧俺就相信你一次”

  林天成启动了面包车,虽然是大半夜的,但是车灯足够亮,芦苇丛离莲花村也有着一大段的距离,虽然车响的声音惹起了一些飞鸟,引来莲花村的狗叫,但是林天成开着面包车,顺着崎岖的山路离开莲花村

  李大壮一直没有醒,就算他想醒估计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在林天成试探他鼻息的时候,已经确定他会昏睡一段时间。

  “你们住在县城哪里啊”

  面包车颠簸在崎岖的山路,林天成突然问道:“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你们咋走到这来了”

  “哎,谁知道大壮来这里干啥,好像是为了一个人,好像是一个女人”

  林天成顿时明白,估计李大壮是张喜成派来监视马翠娇一举一动的,操,这个三炮居然还带着一个美丽的小少妇来莲花村,林天成越看李大壮越憋火,但是没有办法,想要走的更远,不但要有能力去控制别人,也要有实力不被人控制

  “哎呀,好算离开莲花村了,大哥,你叫啥啊”

  小少妇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回头看着那条弯曲的山路,笑道:“还是城里好,这个破地方俺以后再也不来了”

  “俺叫大炮他们都叫俺炮哥”

  “哦,看来你很强喽”

  “还行,一晚上也就四五炮吧”林天成故作尬尴的说着,面包车逐渐进入土城乡,路过乡政府的时候,心里想到了白桂花,不免有些惦记着,那个如花似玉的白乡长这两天很寂寞了吧

  两个小时之后,天色已经见亮,林天成第一次进入惠南县,心里很害怕,但是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张喜成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来到了惠南县这并不是躲着,而是林天成在玩一个心跳的游戏

  “哎呀,可算回来了,大哥,你看见前面的路标了没顺着那条岔路往左拐,然后直走就是大壮的家”

  小少妇兴奋的指指点点。

  林天成借着车灯和有些见亮的朦胧天色,深深的记住了这一条路:沿河街

  开着面包车,几分钟就穿过了沿河街,小少妇摇下车窗,看了几眼,忽然说道:“停下,就是这里”

  林天成一脚刹车闷住,装作傻愣愣的样子,眼角却将这里看了一个遍,沿河街,山水华城小区这里便是李大壮的家

  山水华城还是挺大的,足足几十栋楼房相互挨着,小区靠在山脚下,风景也算优美,一条小河清澈的几乎见底,路过一座大桥就可以进入会惠南县。

  小少妇推了推李大壮,见他没有反应,从他腰间拿出电话,翻找了半天才拨了出去。

  “李伯父好,我是林小雅,您能下来一趟吗大壮昏迷了,俺们就在小区外面嗯,俺等着”

  林天成紧张的心快要跳了出来,转念一寻思。李伟根本就没有看见过自己,一颗悬着的心也就安稳不少。

  不一会的时间,一个矮小的四十多岁男人,风风火火的从小区里跑了出来,直奔面包车。

  “大侄女,大壮这是咋的了”

  “俺也不知道,你还是送他去医院吧,本来俺想送他去,可是俺有急事”

  “大侄女,谢谢了”

  李伟说完,皱着眉头看着林天成,上下打量了十几眼,看见林天成穿的很普通,除了个头大点儿,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而且还傻乎乎的,也没有多想。

  林天成故作傻愣愣的走下驾驶的位置,林小雅也跟着走了下来。

  李伟驾驶着面包车急速的飞驰出视线,林天成心里怒哼着,牢牢的记住了李伟的长相,国字脸,几乎塌陷的鼻子,最令人记住的是他的脸上有一块令人恶心的红色胎记

  “炮哥,谢谢你对了,你现在要是回去没有客车,你打算”

  “俺开了半宿的车,想找个地方睡觉,可是俺对这里不熟”

  “咯咯跟我走吧,带你去旅馆住”

  想要靠近李伟父子,想要掌握更多的东西,李大壮是自己的棋子,而这个小少妇却是李大壮的情人,只要将她控制在自己手里,关于李伟父子和张喜成之间的一些勾当,自然而言的会一点点浮出水面有时候,活生生的玩弄死别人比一道杀了别人更过瘾林天成就是这样想,他想控制李伟父子的一举一动,首先要控制这个林小雅

  “啊你不会要和俺一起睡觉吧”

  林天成装作惊讶的样子。

  林小雅似乎听见了林天成咽口水的声音,只见她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装作没有听见,微微一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

  “你说啥子”

  “啊,没,没有什么”

  林天成急忙把眼睛从林小雅的胸口拔了出来。

  “真的没有什么”林小雅追问了一句。

  林天成见到她似乎不肯罢休,丧气的说道:“俺真的困了”

  “哎呀,我拎不动皮包了”林小雅晃动着身体,似乎很疲惫的样子,眼底却闪过一丝狡黠。

  林天成扛起皮包,四下的看着,看着林天成高大的身影,林小雅的脸颊竟然飞出两朵红云,心里躁动起来。

  “咱们要去哪”林天成此时真的和傻子差不多,因为第一次来惠南县,首先要做的是熟悉路线和地理环境,只有熟悉了才有利于自己接下来想要做的事情,至少被人发现,熟悉了路线可以随时躲起来。

  “当然是去旅店了,跟我走吧”

  两个人就像刚刚蜜月归来的小夫妻,肩并着肩走在惠南县的街道上。

  “皮包很重吧看你累的,都出汗了呢”林小雅说着递给林天成一张纸巾。

  “不碍事,俺身体壮着呢”林天

  成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又把眼睛射进林小雅的胸口,妈了个比的,有你这朵待采的花,老子能不紧张吗这个女人必须征服,只有征服了她,让她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才能利用她从李大壮口中得知一些消息

  林小雅这时也明白了为什么总觉得林天成有些古怪,然而对于林天成的目光并不恼怒,而是抿嘴一笑了之,女人,尤其是自认为自己是漂亮的女人,都希望引起男人的目光,虽然林天成的眼光有些火辣,但是就是这种霸道性的侵略目光,反倒让林小雅沾沾自喜

  阳光逐渐从东方升起,林天扛着厚重的皮包,身旁的林小雅身上所散发的香水味一丝丝的撩拨着他有些发痒的神经,飘动的长发不断的勾动他已经难以控制的一丝丝征服欲

  没有多长时间,林天成走路的样子便不自然,速度也慢了一些,大懒鸟已经膨胀坚挺起来,十分委屈的顶撞着自己的裤子,他要飞翔

  “还要多久啊”林天成弯着腰,努力让自己的裤裆不要太明显。

  “咋啦饿了还是累了到了,你看嘛,和平旅店”林小雅搀扶着林天成,呼吸有点急促的说道:“我们进去吧”

  旅店的老板同样是一个少妇,二十七八的年纪,黑色的丝袜一直延伸进上身白色的衣衫之中,间隙之中空荡荡的,让人看不出她到底穿没穿内裤,胸脯看上去比林小雅的要大一点,而且坚挺的很,薄薄的白色衬衫竟然被顶出两个小小的凸点。

  林天成刚一进入旅店就看见了这个少妇,一眼之下又惊又喜,少妇竟然没有穿胸罩少妇看了几眼林天成,接着看了看他身后的林小雅,甜甜的笑道:“住店是吧,要不要安全套”

  就这么一句话,不禁让林小雅脸颊飞起两朵红霞,就连老道的林天成也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烫

  操,这娘们够直接林天成两眼直视着少妇的胸脯,说道:“只住店就可以了”

  见到林天成两人羞涩的模样,少妇扑哧笑了起来,细嫩的脸蛋两边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媚眼紧紧的盯着林天成的脸庞,说道:“开玩笑的啦,本店是不卖那些东西的,想要的话,我可以借你一个”

  操,这个女人肯定是憋的饥渴真是可惜了林天成暗自遗憾了一会,脸色缓和下来,笑道:“恐怕用不着那玩意,不过你留着肯定还能用到”

  “用不着鬼才相信呢”少妇媚眼扫过林天成,接着说道:“记得做的时候把房间里电视打开,不然两边的客人听见了会有意见的我可告诉你,这里有一个瘟神,如果你们惹怒了他,自己解决去”

  “我们又不做什么,只是休息一下而已”

  “是吗”少妇水汪汪的媚眼紧紧的盯着林天成,看的林天成全身像万只蚂蚁爬过一般,大懒鸟竟然更加放肆的膨胀起来

  “好吧,实在不行就下来跟我要,我随时为你服务”

  少妇故意将服务两个字说的很重,而说话时的那双美艳含着媚态一直盯着林天成

  此时,林小雅一直躲在林天成身后,根本就没有心思听两个人的对话,只顾着低着头,两颊早已红透,像熟透的草莓,似乎都要滴出水来,看的少妇都恨不得上去咬一口,眼睛里顿时浮现出一丝嫉妒